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248章 实验

时间:2018-05-17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席鹤,将你的小弟子连翘交出来!”

    妙灵天踏进大殿,便是率先开口道。

    席鹤站在连翘的前面将连翘护了下来,眉眼含怒:

    “你们几个倒是好意思踏入我药阁来!当日我将蚩山交给你们的时候,你们是怎么说的,现在蚩山逃了出来,杀了我的徒儿,你们倒是不闻不问,现在我的小弟子刚一回来,你们便是义正言辞的过来要人了!你们真当是我席鹤怕了你们不成?”

    “你!”妙灵天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百里御成拦了下来。

    “席鹤,对于莫轻言的死,我们确实深感愧疚,但是你的小弟子连翘,现在身上嫌疑最大,并没有什么证据显示她不是幕后黑手,为了沧灵学院的安危,我们不得不将她关押起来,不然这难以服众啊!”

    “哼!一句深感愧疚,就能够让我的徒儿起死回生吗?我若是再将小徒弟交给你们,怕是要连她的性命也是保不住了!”

    席鹤向前踏了一步:

    “今日,你们想要带走我的徒弟,便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玄阳道:“师弟,蚩山我们可以交给你处置,但是这连翘,我们是必须得带走的,今日师兄在这里向你发誓,我以自己的性命担保,你的徒弟若不是炼毒师,我一定将她毫发无损的送回来!”

    “你们的保证还有用吗?今日要带她走,便杀了我,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席鹤说完,便将气息放了出来,此时大殿之内几位阁尊也是同时将自身的气息放了出来。

    这时连翘上前,拉住了席鹤的衣袖道:

    “师父,弟子愿与几位阁尊离开,清者自清,我相信几位阁尊定能够还弟子一个公道!”

    “小七,你别糊涂,你这一去,怕是凶多吉少,你放心,为师就是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他们带走你的。”

    连翘看着剑拔弩张的大殿,摇了摇头:

    “师父,连翘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师父请你相信几位师尊,也相信我。六师兄的在天之灵也会保佑我的。”

    席鹤看着坚决的连翘,也不好再阻拦,便对着玄阳道:“记住你说的话!”

    “师父,不能让他们带走小师妹!”

    此时晨炎看着连翘向百里御成他们走了过去,出声制止道。

    “你们相信你们的小师妹是炼毒师吗?”

    “不相信!”

    几位师兄异口同声道。

    “那你们便尊重你们小师妹的决定吧。”

    连翘转过身,对着几位师兄道:“连翘今日随几位阁尊离开,希望诸位师兄能够每日为六师兄上香之时,多为连翘上一炷,多谢!”

    看着几位阁尊将连翘带走的背影,席鹤叹了一口气,转身向内殿行去:

    “老三,你进来一下,关于老六的死,为师还有话问你!”

    这次关押连翘,仍旧是选择在了思过崖,这里先是死了叶寒,后又有蚩山逃了出去,很多弟子都是不明白,为何还要将连翘关押在这里,但是当得知看守的人是阵阁阁尊玄阳的时候,所有人便是停住了质疑的声音。

    思过崖上。

    “谢过阁尊。”

    “何必谢我,本就是我们几阁对不住你们药阁,先是用你做饵,后又被蚩山逃了出去,还害死了你六师兄,倒是真的有些对不住!”

    “阁尊不比介怀,想必今晚便是能够知道幕后的主使者是谁了。”

    原来抓连翘过来,不过是一个幌子,更重要的还是今晚的药阁之内。

    “再等一会儿,我们便去药王峰吧。”

    “好!”

    在知道连翘被关押起来的时候,容渊身形便是朝着思过崖闪掠了过去,但是到得崖下的时候,容渊停了下来,倒真是关心则乱啊。

    想必这只是那丫头的计策罢了,今夜的重头戏怕是在药阁,容渊转了身形,往药王峰去了。

    “老三,为师思来想去,还是想不通,就只有那么一条路通往山顶,你又一口咬定,那天路上是绝对没有人的,但是百鬼草却是就这么不见了。你再仔细想想可是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席鹤坐在内殿的高位上,看着底下跪着的蔺天昊。

    “师父,弟子也是思前想后了很久,但确实是没有碰到任何形迹可疑的人。”

    “为师现在只能够对你六师弟的死,得出两个结论,第一,要么就是你在撒谎,要么就是那幕后的炼毒师便是在当日与为师上山的人中。”

    蔺天昊猛地抬头看着席鹤,他自己清楚,自己是绝对没有撒谎的,但是当日上山的人就只有他们师兄弟几人,若是凶手就在他们之间,那么朝夕相处的师兄弟们竟然能够对六师弟下手,这让蔺天昊是万万也不敢想的。

    “师父,徒弟是绝对不敢蒙骗师父的,但是众位师兄弟,素日里的情分也是深重的,也断没有这样的可能啊。”

    “那你怎么解释百鬼草不见了,还有那日蚩山怎么会放过你?独独让你下山来报信了?”

    “这……”蔺天昊也是说不出来为何蚩山会放他走。

    “躲在门外的几人,你们都给我进来!”

    见被发现了,几位师兄弟也是走进来。

    “师父。”

    “你们六师弟的死,与百鬼草的失窃,为师是越想越不对的,那时你们的师妹生死不明,蚩山更是追杀过你们的师妹,她们两人是绝没有可能是一伙的。”

    “所以,现在幕后之人要么就是在你们之间,要么就是老三!”

    众人看着席鹤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皆是跪了下来。

    此时众人心中所想皆是一样的,师父因为刚刚小师妹被带走,而在拿这件事情发脾气吧。

    所有的人便是没有将此时太过当真,就是以为师父要责罚他们罢了。

    “残害同门之人,逐出师门,再是受千刀万剐之刑,老三你可要想好了。”

    这时众人见席鹤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皆是替三师兄求饶道:

    “师父,不可能的,六师弟死了,三师兄在灵堂前不吃不喝不睡的守到了今日,他是不会害六师弟的。”

    “师父,六师弟的死,我本来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与其苟且偷生的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求师父成全。”

    “好。既然你对此事供认不讳,那么为师便成全你!”

    席鹤此时站了起来:“来人,将古驰拿下!”

    众师兄弟呆在了原地,师父是气糊涂了吗?古驰是二师兄啊,三师兄是蔺天昊啊。

    “都聋了吗?”

    此时众人才反应过来,将二师兄擒住。

    古驰笑了一声看着席鹤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晨炎第一个反应过来,看着古驰:“二师兄?”

    席鹤冷哼一声:

    “我倒是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收了你这个白眼狼做徒弟。我早就该想到的,那日是你叫晨炎来说,想向我讨教炼制七品丹药的技法,然后诱导我在阵法之中炼丹,致使那日蚩山与小六在山上打斗,我却无法察觉。”

    “那日在山上的时候,我便怀疑过你,但是你是我最早收的徒弟,我怎么忍心怀疑你。”

    “直到刚才,我才确认是你!”

    古驰挣开了几位师弟对他的钳制,站起身来:

    “原来,这不过是你们设的局啊,倒是怪自己高兴的忘记隐藏自己的情绪了。”

    这时,连翘推开门走了进来:

    “二师兄,即便是你将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但是你依旧是逃不过去的。”

    连翘将手中的玻璃瓶子拿了出来,里面有几只黑色的小虫。

    “二师兄,你杀人的证据,我已经找到了,你残害了沧灵学院那么多条无辜的生命,你还有何话可说?”

    古驰笑看着连翘手中的瓶子。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只承认是我害了六师弟,你说的什么沧灵学子,我根本就不认识,为何要害他们,再说了这虫子是我的不错,这个众位师尊是知道的。”

    “你是与他们没有任何的交际,所以这样便是查不到你的头上来,因为你在沧灵学院里拿活人做实验!这虫子便是最好的证据,你用百鬼草的汁液喂食他们,只要是被这些虫子咬到的人,死状便是会同百鬼草的死状相同。”

    “再加上伤口腐烂,便是连真正的死因都找不出来。”

    连翘看着古驰,眼中尽是毫不遮掩的杀意:

    “二师兄,可是要我再来验证一下我刚刚说的话?”

    古驰这时才正眼看了一下连翘:

    “不必了,倒真是小瞧你了,不过你们知道了又能如何?”

    席鹤掌中运转斗气向古驰劈了过去。

    “孽徒!当真是好狠的心肠,连日来的师兄弟情谊竟然都是可以枉顾,今日为师便要清理门户!”

    古驰微微闪身,躲过了席鹤,淡淡的开口道。

    “莫轻言的死,是蚩山擅自做主的,倒是怨不得我。不过,我却是可以让你们都下去陪他。”

    古驰拿出一支黑色的小笛子,放在嘴边吹了起来。

    刺耳的声音从黑笛之中传出。

    连翘瓶子中的虫子听到笛音之后,竟是撞破了瓶子,飞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