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234章 莫轻言之死

时间:2018-05-10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莫轻言在烈火焚天掌消散的瞬间,一口猩甜上涌,被强行咽了下去,反观蚩山,仅仅只是后退了几步,身上的暗劲也是被他给卸了去。

    “即使你服用了丹药,要杀你,我也是易如反掌!”

    “那你便来试试吧,我以命相搏,你不死也得给我脱层皮。”

    “想死,我成全你!”

    蚩山心里明白,不能再拖了,这里毕竟是在药王峰若是将席鹤引了过来,自己怕是真的走不掉了!

    斗气运转间,一条黑蛇再次缠绕上了蚩山的手臂,只是这次的能量黑蛇更为凝实,就连黑蛇冰冷的双眸都是清晰可见。

    此时莫轻言体内的斗气仅仅只够他使用一次烈火焚天掌,但是明显烈火焚天掌是伤不了蚩山的。

    真的是要败了吗?

    他不甘心!小师妹死了,自己连为她报仇的能力都没有,他好恨!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能!

    随即一个疯狂的念头一闪而过,没有丝毫的迟疑,他便下定了决心!

    好!即使我死,也要拉着你一起!

    莫轻言将纳戒内所有的丹药全部拿了出来,以斗气为鼎将所有的丹药炼化。

    各种药性的丹药化为五彩斑斓的药液,因为药力相冲,药液之中不时的有爆炸之声响起。

    莫轻言体内的斗气消耗殆尽,但是还不够,能量还不够!

    一咬牙,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尽数落在了药液之上,药液没有了刚才那般的暴动,安静了下来。

    终于是成了!

    一枚由丹药练成的能量球,在莫轻言的掌上悬浮。

    怕是也只有莫轻言这样的炼丹奇才,不,是疯子!能想出如此杀招来,用丹药里所蕴含的能量化为斗技来攻击。

    只是这样的斗技太过败家了,怕是没有点儿家底的炼药师都是不肯轻易的施展出来。

    更何况还存在着不小的风险,毕竟把丹药能量作为斗技的,从古以来怕是只有莫轻言一人了,而且此时他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才敢如此大胆。

    莫轻言看着五彩斑斓的丹药能量球,心中说不出什么感觉。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创造出斗技,竟然也是最后一次使用它。

    见得莫轻言此刻的举动,蚩山有一瞬间的愣神,怎么打着打着,突然炼起丹来了?

    但是看见药液中的爆炸声,以及翻滚的五彩斑斓的能量涟漪,就像是火山岩浆一般,蚩山本能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不能再拖了!

    淬了毒的银针被藏在指缝间,能量黑蛇在蚩山双脚离地之际,快速向莫轻言奔去。

    莫轻言没有动,没有将能量球扔向黑蛇。

    他在等,等飞跃而起的蚩山靠近,只有这样才能拖着他一起下地狱!

    就在黑蛇即将靠近莫轻言的身体时,莫轻言也是飞掠而来,运转斗气,一掌击出。

    看着蚩山打出的那一掌,莫轻言没有反应,哪怕是看见了蚩山指缝间闪着诡异绿芒的毒针,也没有丝毫的动作。

    他知道,蚩山这一掌打在身上的时候,才是他离自己最近的时候,只有这样他才能有更大的机会拉着他一起死!

    蚩山一掌将毒针打进了莫轻言的体内,此时黑色能量蛇也穿过了莫轻言的身体。

    就是现在!

    莫轻言不知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硬生生的将丹药能量球拍进了蚩山的体内。

    丹药能量球在蚩山体内爆炸开来,鲜血夹杂着些许内脏喷涌而出,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看着倒在一旁生死不明的蚩山。

    他笑了:“小……师妹……我……替你……报仇了……”

    蔺天昊找到席鹤的时候,他正在开鼎炼制七品丹药,让众位师兄弟观摩。

    见蔺天昊火急火燎的跑过来,便当是以为他是急忙赶来看炼制丹药的,毕竟蔺天昊是出了名的炼药疯子,众师兄弟便是轻笑一声,不再看他。

    谁知……

    蔺天昊“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高声喊道:

    “师傅,蚩山逃出来了,你快去救救六师弟!”

    当席鹤一行人赶到的时候,便看见刚刚倒下的莫轻言。

    入眼岂是一个惨字了得。

    莫轻言此刻七窍冒着黑血,腰腹间有着手臂那么粗的一个洞,平日里最爱白衣的莫轻言,此刻衣衫已是被鲜血侵染得不成样子了……

    见莫轻言如此模样,席鹤便是眼前发黑,一阵眩晕。

    稳住了心神之后,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上去探查了一番。

    好一会儿才偏过头来,双眼紧闭对着蔺天昊他们点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蔺天昊当下便扑了过去,用外衫将莫轻言的身体遮了起来,衣袖在莫轻言的脸上擦拭着血污,只是这黑血怎么越擦越多了?六师弟最爱干净了,不能脏,不能脏……

    眼泪一滴一滴的落在了莫轻言的脸颊上。

    “是师兄害了你,是师兄无能,是师兄害了你,不该丢下你一个人的,我不该啊……六师弟,我就应该和你一起去了,你也不至于落得如此模样。师弟,是师兄的错……”

    说着说着,蔺天昊便趴在莫轻言的身上痛哭了起来。

    他的六师弟再也回不来了,再也没有人为他在后山抓兔子了,再也没有人和他斗嘴抬杠了,自己的六师弟没了,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若是当时自己留下来,他就不会死了。若是自己留下来,他就不会……

    古驰想上前安慰些什么,却不知说些什么,到底是师兄弟一场,虽说没有蔺天昊这么悲切,心里也是不太好受。

    他的目光落在了悬崖边上的生死不明的蚩山身上,趁众人不防备的时候走了过去。

    压下心中的悲愤,席鹤拍了拍蔺天昊的肩膀:

    “老三,你不必太过自责,你师弟一向聪明,当时让你走,怕是他最好的打算了,只怪为师竟然只顾着炼丹,这里发生了如此激烈的打斗却浑然不知。若是我早点儿……你六师弟他也不至于如此!说到底还是怪为师……”

    “师傅,人死不能复生,六师弟若是在天有灵,他也是不愿意看到你们如此的自责。”五师弟晨炎不忍见师傅与三师兄如此自责,出声安慰道。

    刚刚见到六师弟的时候,他险些快要晕了过去。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平日里吵吵闹闹的小师弟,此刻却静静的躺在了这里,他没有像三师兄一样哭出声,因为他知道六师弟不喜欢。

    “师傅,三师兄,六师弟他最喜欢热闹了,不喜欢死气沉沉的氛围,你们这个样子,若是被六师弟看到了,他该不开心了。”

    晨炎比莫轻言早入门一年,成为了莫轻言的五师兄,莫轻言经常找晨炎打赌,他们什么都赌,功法、斗技、炼丹、识药,就连吃饭都赌过,但是赌注却没有变过,依旧是那个谁输了便是小师弟的赌注,但多次比试下来,莫轻言却从未赢过,这也是众人每次叫他小师弟时,他最为不满的。

    早知道自己就让让他好了……

    蔺天昊趴在莫轻言身上哭泣,突然视线朝莫轻言所望之处看去,他看到了蚩山。

    “师傅,是他!把六师弟害成这般模样的!”

    顺着蔺天昊所指之处发现了蚩山,刚才沉浸在了丧徒之痛中,竟是忘记了蚩山还躺在一旁。

    席鹤上前探查蚩山的尸身,竟然没想到他还活着!

    自己的徒儿死得如此凄惨,没想到这个叛徒竟然还能苟活于世。席鹤掌上斗气运转,想一掌将蚩山拍死。

    但是理智让得他停下来,终是在掌风触及蚩山面门的时候停了下来。

    他是如何从思过崖逃出来的?阵阁已经将阵法换了,还严加看管,没可能他会逃出来的。一定有人暗中相助!

    那幕后之人,先是连翘含冤受苦,接着又被害得生死不明,现在自己的六徒儿也是被害得丢了性命,这幕后黑手一定得查出来!到时定要让他血债血偿!

    “哼,倒是便宜你了,先留你一条狗命!”

    席鹤极为不情愿的将复元丹喂蚩山吃下。

    此刻的蚩山筋脉尽毁,五脏俱损,哪怕是救活了也只是废人一个。

    “师傅,蚩山偷偷潜入药王峰,盗走了百鬼草,被六师弟发现,前来追赶!只是没想到会因此要了六师弟的命。”

    蔺天昊止住了眼泪,却是止不住心中对蚩山的恨意!

    古驰见席鹤喂蚩山吃下丹药,便是明白,他还活着,眼神中闪过一丝杀意。心道:竟还能活着,也真的是命大!

    师傅能让蚩山活着,倒是另得他有些意外,不过既然师傅下不了手,那不如就由自己代劳了,此刻所有人都沉浸在莫轻言死去的悲痛之中,倒是没有察觉到古驰诡异的笑。

    “什么?蚩山来盗取百鬼草?”

    席鹤心中一冷,他刚刚在探查蚩山伤势的时候,并没有发现有百鬼草的踪迹,当下又细细的查找了一番,身上是有百鬼草的气息残存,但是却找不出百鬼草的踪迹,就是连蚩山手上那枚黑色的纳戒也是不见了。

    “你们二人当时遇见蚩山的时候,可有遇见其他什么人?”

    蔺天昊细细回想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没有,徒儿和六师弟当时追他到山顶的时候,四周并未发现有人,上山的路只有一条,徒儿下山的时候也未曾看见有人。”

    “也就是说在我们上山之前,这里并未有人来过。”

    当下席鹤的心沉到了谷底。

    “百鬼草和蚩山的纳戒一起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