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228章 青岩岛的贺礼

时间:2018-05-07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四目相对,连翘趴在容渊的胸膛上,眼神有一瞬间的迷茫。

    “怎么?不相信我吗?”容渊伸出一只手,轻轻地将连翘的头发撩到耳后。

    连翘没有挣扎起身,而是将自己的身体半撑了起来,右手的葱白手指,在容渊的脸上滑动。

    “我只是在想,我们这样,算是什么关系?”

    “那你以为,我们是什么关系?”容渊轻笑,直接将问题扔了回去。

    连翘的手指顿住,指尖停留在了容渊的唇上。

    她看着他,白皙的小脸上慢慢地爬上了一抹嫣红,“或许,你这里,已经有了答案。”

    连翘戳着容渊的胸膛,巧笑嫣然。

    容渊却一把将她不安分的手指抓住,然后,慢慢的,慢慢的,移到了右边,轻轻按住。

    “它在这里。”

    连翘讶然地看着他,感受到掌心下那有力的跳动,一时间,竟然有些微的慌乱。

    容渊的目光一直没有移开,他牢牢地盯着少女的眼睛,眉毛,每一个细微的表情。

    少女在惊讶,在慌乱,甚至在疑惑。

    却唯独,没有半点的杀意。

    连翘将手抽了出来,缓缓地,将自己的耳朵贴近了容渊的又胸膛。

    “咚!咚!咚!”

    他的心脏强劲而有力,连翘微微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那胸腔里血液传输的声音。

    一直听到少女微微传来的鼾声,容渊这才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他搂着她,将身体轻轻的,慢慢地偏转,少女的身体便慢慢地滑了下来,枕着他的手臂,安然睡在了床上。

    似乎是感觉到了耳畔消失的心跳声,连翘微微颦眉,呢喃有声地拱了拱,直到平躺着,一只晶莹剔透的小耳朵贴在了容渊的胸膛上,她这才渐渐安静下来,重新沉入梦乡。

    小心地将被子给连翘盖上,看着少女那尚且稚嫩的面庞,容渊的目光微微变得有些迷茫。

    他其实也不知晓,自己为何一而再,再而三地放过怀里的少女。

    他从来都不是鲁莽的人,相反的,他对每一个接近自己身边的人或者物,都有着很深的戒心。

    即便是赤霄,他也在心底深处,有着一丝丝的戒备。

    他从来不怀疑赤霄的忠心,但是,他不相信赤霄背后的家族是否也会如此忠诚。

    人心毕竟是会变的,没有人甘愿永远成为别的家族的家奴。

    容渊一直觉得自己的孤独的,所以他对谁,也都是冷冷淡淡的。

    可是,连翘却出现了。

    她嬉笑怒骂,她嚣张跋扈,她古灵精怪,她端庄大气,她心狠手辣。

    可无论是哪一面,容渊都知道,那绝对不是她的本性。

    大概是对同类的一种直觉,容渊总是觉得眼前的少女无论在做什么事情,都与这个世界,与所有的人格格不入。

    她是孤独的,就如同他一样。

    怀里的连翘又微微地动了动,那盖好的被子,更是直接被她一脚踢到了一旁。

    容渊收回思绪,见此情景,顿时觉得有些哭笑不得。

    重新给其盖好被子,容渊慢慢地将手抽了出来,轻手轻脚地,走出了船篷。

    船篷的门开了又关,连翘顿时睁开了满是血丝的双眼,她的眼神清明,哪有一点睡着的样子?

    其实,在容渊将她放下的那一刻,她便已经醒了。

    一个金牌杀手的基本要求,便是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就要迅速清醒。

    所以,容渊接下来的动作,她全部都知晓。

    连翘侧耳倾听着外面的动静,可她除了海浪的声音,什么也听不到,也不知道容渊带着青衣去了哪儿。

    轻轻一笑,连翘不再多想,合上了眼帘,抓紧着时间休息。

    这一觉,她直接睡到了第二日的傍晚。

    微微扭头,那门没有动过的痕迹。

    连翘伸了个懒腰,神清气爽地走了出来,一眼,便看到了独自坐在船头垂钓的某人。

    “今天阳光还不错!”连翘看着那在乌云中穿梭的太阳,没话找话。

    “嗯。”容渊看也没看她一眼,目光牢牢地定在水下。

    连翘靠着船沿,只看了一眼,便觉得实在无趣,干脆好好地打量了一番这艘小船。

    扫了一圈,她没有看到青衣的踪影,便捅了捅容渊的胳膊,“那个女人呢?”

    容渊指了指船尾。

    连翘立马将他撇下,行到船尾,这才发现,容渊不知何时,竟然将那球兽的尸体重新寻回,放在了船尾。

    而青衣,则被赶在了那一片尸体上,苦逼地拉着绳索,靠着小船拖动着前行。

    连翘看了一眼她的手臂,尤其是被匕首砍过的地方,那里,已经开始溃烂,腐蚀,而且还有着扩大的趋势。

    球兽的毒腐蚀得不快,所以这一天过去了,青衣伤口处的伤也只是扩散了一圈,不留意的话,还真的没法发现异常。

    “救救我——”

    看到连翘,青衣疲倦的脸上顿时充满了一丝希冀,直接艰难地张开干裂的嘴唇求救。

    看着牢牢系在船尾上的绳索,连翘倒也没有和她啰嗦,直接拽着绳子,将起拉到了近前。

    “你怎地跑到这上面来了?”连翘没有急着将她拉上来,而是好奇地问道。

    “我……我也不知,那位少爷就将我扔在了这里,说……说要我好好地反省反省……”青衣目泫欲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哦——”连翘长长地哦了一声,然后看了看被扔在了脚边锦衣,心内大致有了个数。

    “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吧!我、我知道我一开始不对,但是,但是你已经砍了我一根手指作为惩罚。就求求您,将我拉上去吧,这海里,有好多的海兽!”

    连翘撑着下巴,不为所动,“那你告诉我,你们偷的宝贝,在哪里?”

    青衣一愣,眼中闪过一丝讶异,“那宝贝,已经被你们拿走了呀!”

    连翘微微挑眉,冷笑一声,手中的绳索便放了一截出去,“你不老实哦!”

    青衣惊叫一声,眼泪啪嗒啪嗒地就掉了下来,“我说的是真的,真的,那宝贝就在你们搜出来的那个玉盒里!”

    连翘一时间,竟然被这冥顽不灵的女人弄得哭笑不得。

    她也懒得多费唇色,直接掏出那玉盒,毫无顾忌地直接往青衣的身上一扔。

    青衣完全摸不透连翘的路数,此刻骤然见那玉盒砸向自己,她顿时脸色煞白,惊骇欲绝地狂乱惊叫起来。

    “啊——不要!”

    这一声还真的有用,那玉盒竟然真的就这么停在了她的面前,既不下坠,也不再往前冲。

    青衣骇得连连后退了两步,一直踩到了那球兽筏子的边缘,这才惊呼着,挥舞着手臂将身体平衡重新掌握。

    连翘的手就那么搭在船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拨弄着那根被容渊鲜血染红的半截绳索。

    “你这么害怕这里面的东西啊?那里面是什么?”

    青衣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自己的步伐,尽量地离那凌空的玉盒远一点,对于连翘的问话,她直接来了一个沉默以对。

    “不说?不说也简单,我现在就打开那玉盒看看。”

    青衣依然不说话,只是沉默地盯着那玉盒。

    连翘冷笑一声,指挥着小火将那玉盒慢慢地靠近青衣。

    “不、不……”

    青衣没有想到,这玉盒居然能凌空移动,而且看那形似,连翘是打算直接在她的面前将其打开。

    连翘对青衣投来的恳求目光视若无睹。

    这个时时刻刻都想着算计他们的女人,她一点儿心软的意思都没有。

    玉盒离得越来越近,那上面的搭扣,竟然缓缓地就这么被掀开了。

    这一幕,直接刺激得青衣一屁股坐倒在那球兽筏子上,“我说!我说!那盒子里的,是毒液!”

    话音刚落,那打开了一丝缝隙的玉盒就这么停在了半空中。

    一滴墨绿色的毒液顿时就从那缝隙中漏了出来,直接滴在了球兽筏子上。

    “滋——”

    如同火上的烤肉,那球兽筏子竟然发着滋滋的声音,从中间,迅速地扩开了一个大洞!

    青衣惊骇地跳了起来,恳求地伸出了手,“救我!快!快救我!你只要救我上去,我就把藏着的宝贝给你们!否则,否则我毁了它!”

    连翘挑了挑眉,倒也没有再为难她,伸手一拉,便将她拽回了船上。

    小火迅速地将那玉盒盖上,然后将其送到了连翘的手上。

    连翘手腕一翻,那玉盒便消失不见了,而她的眼睛,却盯着海面上已经融化得只剩下外围半圈的球兽筏子。

    “这毒可真的是霸道!你当初,怕是想着,让我们打开这玉盒以后,死在这毒液之下吧?”连翘的脸色并不好看。

    青衣不语,直接默认了。

    连翘不想和她多说废话,直接伸出纤纤素手,摊开掌心塞到了青衣的面前,“宝贝拿来。”

    青衣顿时苦笑一声,不情不愿地张开嘴,气运丹田,将被她用秘法存在丹田里的宝贝逼了出来。

    连翘的眼神急速收缩,盯着那一朵幽幽的白色火苗发呆。

    阴冥冷火!

    这份贺礼居然是和师兄长孙彦拥有的异火一模一样!

    这青岩岛,倒是真的有心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