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227章 青衣

时间:2018-05-07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哗啦啦——”

    一盆冰凉的海水直接浇在了被捆缚着的女人头上。

    那个女人惊叫一声,费力地睁开眼睛。

    连翘抱着手臂挑着眉看着她,嘴角则噙着一抹冷笑。

    他们二人上了船后,依然顺着东方努力地划桨,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经历了千辛万苦,终于等到了暴雨停歇。

    此刻天色虽然依然阴沉,可海面也终于渐渐地平歇,一直到没有了危险,她这才将注意力转移到那被绑缚的女人身上。

    可她方才将穴道解开后,这个女人居然依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竟然是打算装晕到底。

    对于这样的人,连翘前世的时候遇到许多,自然有自己的方法治理。

    所以,方才的那一盆水里被她悄悄地放了一点料。

    果然,没一会儿,那女人就一脸惊恐地抬头看着眼前的一男一女,“你们,你们对我做了什么?我的脸——”

    那女人只觉得脸上如同蚂蚁在啃噬一般,瘙痒难耐,可偏偏,她的手被捆绑着,根本动弹不了。

    连翘取出方才收起的匕首,蹲在那女人面前,娴熟地耍着刀花,“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题,我便给你解药。”

    “解……解药……”女人的脸顿时变得煞白。

    连翘又掏出一个小瓷瓶,在女人的面前晃了晃,又将手中的匕首,往她的脸上轻轻拍了拍,“若是让我发现你耍花招,这把匕首,将会是我给你的赏赐!”

    “我、我回答,你、你问、问吧!”女人忙不迭地点头,看着那匕首的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连翘看了容渊一眼。

    容渊会意,从船尾提出一具男人的尸体,扔在了那女人的面前。

    “砰!”

    尸体重重地砸在了地上,软绵无力的手臂甚至还弹了几下。

    那男人的脑袋上扎了一支箭矢,脸上的皮肤呈现青紫色,明显是中了箭头上的毒。

    箭矢就是连翘射回来的那支,想来这人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还敢还手,直接死不瞑目,死死地盯着那个女人。

    女人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不敢去看那尸体的惨状。

    “你叫什么名字?”连翘瞅了一眼那尸体,面不改色地扔出了第一个问题。

    “青、青衣。”女人战战兢兢地答到。

    “倒是个好名字。”连翘嘲讽一般地说道,“你们为何在这里?”

    “我、我们是从青岩岛来的,去、去东陵送……贺礼。”女人瞥了一眼连翘身后一脸威严的容渊,心里发抖。

    “去东陵送贺礼?可是镇北侯府家的二爷长孙彦成亲?”

    “是、是的!”女人忙不迭地点头,心脏却又沉了几分。

    连翘偏了偏头,看着容渊。

    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发生。

    “呵!我记得没错的话,青岩岛距离东陵可有上百里海路,你们就这么一艘小船,在这茫茫大海上行驶这么远?别的不说,这路上的海兽,应该能把你们都吃了个干净吧?”连翘顿了顿,看了一眼青衣的反应。

    青衣的目光闪了闪,下意识地躲开了连翘的对视。

    呵!果然有问题!

    连翘毫不犹豫地直接一匕首砍掉了她的小指,然后,手指翻飞,将血止住,并防止了那毒素的蔓延。

    青衣完全没有料到对方居然说动手就动手,等她察觉到痛楚的时候,连翘已经将匕首抵在了她的喉咙处,“再给你一次机会,重新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容渊的手指微微一颤,看着连翘的目光再次发现了一点变化。

    没想到,眼前的少女竟然如此果断狠厉。

    青衣一直篼着的眼泪终于决堤,直接流了下来,“我、我们真的是去送贺礼的,也真的是从青岩岛出发的,只是……”

    连翘将手中的匕首往前递了一寸。

    青衣顿时脸色煞白地止住了哭泣,颤抖着声线,“只是,行到半途,我们……悄悄溜下了船,打算……就我们两人独往……”

    满意地点了点头,连翘将抵着的匕首拿开,将那小瓶拿起,“那你们方才为何无缘无故地袭击我们?”

    “我们……以为是追兵……”青衣的目光躲闪,面部微微扭曲,只觉得脸上更加痒得难受。

    可她不敢开口要解药。

    “追兵?”连翘疑惑地看着她。

    青衣瞥了一眼男尸,又看了看虎视眈眈的连翘,欲哭无泪,将事情的经过娓娓道来。

    原来,青衣本是青岩岛少岛主的侍女,也是暖房丫头。

    可那少岛主却是一名断袖,除了首次被其父亲逼着开了身后,他就再也没有碰过青衣。

    而食髓知味的青衣不得不压抑着自己的本能,久而久之,竟然与那少岛主身边的侍卫勾搭上了。

    一来二去,两人渐渐地生出了异心,尤其是知道这次的贺礼里有着一宝贝,他们更是心生贪念,直接趁着夜色,将其盗走。

    却不料,他们运气不好,只行了一日,竟然遇到了如此大的风暴。

    连翘微微沉吟,思索着她话中的真假。

    青衣眼巴巴地看着她手中的瓷瓶,欲言又止。

    连翘将手中的丹药取出一粒,直接弹入青衣的口中,站起身来,却没有解开她绳索的打算。

    与容渊对视一眼,两人默契地走到了船头,“你相信她说的话?”

    微微摇头,连翘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一半一半吧。我现在更好奇的是,她们为何不是拿着宝贝远走天涯,而是依然想要送去东陵呢?要知道,只要那少岛主一到场,他们就完全无所遁形了。”

    容渊唇角勾起,脸上闪过一丝嘲讽,“恐怕,那少岛主这辈子都去不了东陵了。”

    连翘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的意外,“我也这么觉得。所以,她所说的追兵,可就有些值得玩味了。”

    虽然一直在和容渊说着话,连翘眼角的余光却从来没有离开过那青衣半寸。

    这个女人说话真真假假,别看方才她一副六神无主模样,可说的话,却条理清楚,可不像是一个被吓着的人。

    “不过,倒是得了一个好消息,这里,应该确实离陆地不远了。不然,他们也不敢乘着这样一艘小船在海上晃悠。”

    容渊对此没有异议,而是掌心一翻,取出一个玉盒来,“从那男人的身上找到的,应该就是他们口中的宝贝了。”

    连翘挑眉,饶有兴趣地瞥了正偷眼观察他们的青衣一眼,“还真的有宝贝。呵,越来越有意思了。”

    毫不客气地将玉盒接过来,连翘作势欲打开。

    青衣的目光中有一丝窃喜一闪而过,面上,却做出焦急的表情来。

    连翘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中暗暗冷哼,忽然就停了手,“这里不太安全,我们上了岸再看吧。”

    手腕翻转,那玉盒便被收进了连翘的纳戒,然后,这红衣少女便巧笑嫣然地走近青衣,轻柔地替她松了绑。

    “看在你还算老实的份上,我便大人大量,原谅你们方才的举动了。”连翘脸上带着真诚的笑容,丝毫看不出方才的狠辣来。

    青衣揉着被绑得青紫的手腕,怯怯地不敢抬头看她,但是,她垂着的眼眸中,却露出了怨毒的神情。

    容渊走上前来,旁若无人地拉起连翘的手,站在了那船篷前,“我们就先进去了,你没有意见吧?”

    青衣连连摆手,“没有没有!你们请便!”

    容渊唇角微勾,揽着连翘进了船篷。

    “砰!”

    船篷的门直接被关得严严实实的,将青衣晾在了外面。

    再没有了外人,青衣脸上的怨毒终于不再掩藏,更是狠狠地对着那门淬了一口,“呸!狗男女!”

    连翘和容渊靠着门,听到青衣的轻声嘀咕,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他们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杀意。

    本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连翘虽然来到这个忘川大陆这么久,却没有杀过几个人,她心底的杀性可是压抑了许久。

    而前不久青衣等人的率先袭击的行为,直接将她的杀心给挑了起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是连翘的行事准则。

    并不是她怂,而是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些琐碎的事情上。

    这青衣接二连三地使小动作,在她的心里,早就已经画上了一个红色的叉叉。

    两人接下来没有多话,而是打量了一下这个不大的空间,目光齐齐落在了那唯一的一张床上。

    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两人早已经身心疲惫,这张不大的床对他们来说,有着难言的诱惑。

    连翘率先上前一步,小心地在周围检查了一番,这才将那床上的床单等等全部扯下,一把火烧了个干净,然后,重新换了一套全新的。

    有时候连翘也不得不感叹,容渊这纳戒里真的是什么东西都有,除了床单,甚至还有好多零零碎碎的东西,比如,一个火炉。

    “你先休息。”拍了拍手,连翘看着容渊说道。

    容渊微微挑眉,“你呢?”

    “我看着那个青衣。”作为一个金牌杀手,随时随地需要保持警惕,哪怕是几天几夜不眠不休,她也依然能打起精神来。

    容渊没有再坚持,直接躺了上去。

    连翘转身欲走,手臂却突然被人一把抓住。

    用力一扯,便将连翘拉到跌在自己的身上,“一起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