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224章 味道不错

时间:2018-05-06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噗噗噗——”

    一连几声轻响,那几条潜入水中的海兽直冲水面。

    “小心!”连翘轻呼一声,率先出手。

    这一次,她没有使用那威力不足的掌弓,而是直接用了自己最熟悉的杀手技。

    “噗噗噗——”沉闷的声音响起,连翘最先面对的那三条海蛇直接软趴趴地掉进了海里。

    连翘在电光石火之间,看清了那些海兽的种类,直接击在了它们的七寸上。

    一击毙命!

    顿时,剩下的一条海蛇面露惊惧,直接一转头,扑向了一旁看似无害的容渊。

    容渊看都未成看它一眼,背后如同长了一只眼睛一般,他的肩膀冒出一缕电芒,直接将那海蛇电得在半空中僵直。

    “啪嗒!”

    冒着黑烟的海蛇直接落入了海面,再也没有爬起来。

    连翘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忍不住挑了挑眉头,好奇地看了一眼他的肩膀。

    “嗤——”

    容渊脸色顿时一凛,撇了一眼被蹭到的手指。

    一道口子慢慢地渗出了一滴血液,然后,缓缓地聚集,将坠未坠。

    连翘下意识地便觉得寒毛直竖,“别让它落下去!”

    下意识地一声惊叫,容渊还没什么,他们脚下的球兽却突然被吓得摆了一下尾巴。

    容渊的身体顿时微微一晃,那滴血液便穿过容渊另外一只手的指缝,“啪嗒”一声,掉进了海里。

    连翘的脸,顿时就白了。

    就连容渊都不清楚,自己的血液里面蕴含着什么,对于这些凶兽,意味着什么!

    容渊尚且不解,连翘却直接指着来时的方向惊呼,“快走!我们回去!快!”

    没有多问,容渊再不保留,一道拇指粗细的电芒就注入在海里。

    水善导电,顿时,那其余幸存的海蛇便在海里跳起了舞蹈。

    连翘手脚麻利地将自己的头发束起来,回头一看,果然,一大片的黑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不用她催促,感受到危机的球兽们一瞬间速度飙升到了极限,载着两人火速返回。

    容渊也看到了身后追来的那一片黑影,脸色顿时就变得更加难看。

    而两人都没有留意的是,容渊平时愈合极快的伤口,此刻并没有愈合,随着他们的速度增加,悄无声息地被颠进了海里。

    一滴血,能量再高,这海水一冲,也会稀释,只要速度够远,肯定能逃脱。

    但是这一滴接一滴的,如同一盏明灯,牵引着那越来越庞大的黑影急速逼近。

    “越来越多了。”连翘看了一眼容渊,“这次我们如果逃脱,你似乎,又欠下我无数条命呢。”

    容渊本来脸色极其难看,闻言,忽然轻笑,“这一次,貌似是我救的你。毕竟,没有我,你可控制不了这些球兽。”

    连翘眸光微闪,心中涌起一股不好的感觉,“什么意思?”

    “这次我们如果逃掉,以前的那些命,就就此抵消,如何?算起来,还是我吃亏了,毕竟这海里的海兽,可比陆地上的多太多了!不过考虑这些海兽还是因为我的血液引来的,我们就打平了,怎样?”容渊不紧不慢地趁机提出条件。

    果然!

    这个人,可是一点亏都不愿意吃的,以前失忆了还好忽悠,此刻,连翘还真的忽悠不了。

    “不怎样!”连翘一点也不开心,竟然有一种想要停下来与那些海兽拼一拼的念头。

    当然,只是想想,她还不想死!

    容渊扯开嘴角,“这这么说定了!不然,我们就停下来,和那些海兽拼一拼,看看谁先活下来?”

    “赶紧走吧你!”连翘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要不是此刻站在球兽上,要尽力保持平衡,不然她真想将他踢进海里喂鱼!

    想来那些海兽肯定会很高兴的!

    容渊心情极好,也不在意连翘的语气,安静地操控着脚下的球兽,尽力逃窜。

    这一次可不是长生山,他们本来就离海岸不远,加上那些海兽是从远方聚集而来,尤其是容渊时不时地往后面扔一团电球,两个人竟然有惊无险地逃上了海岸。

    来不及多想,两人将那十几只累得直喘气的球兽扔进那水池,然后,跑到阵眼处,毫不犹豫地又钻了进去。

    而直到此刻,那远远追踪来的海兽群,才将将地到了海岸边。

    海兽是可以离开海水生存一段时间,但是它们并没有脚,所以,它们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连翘等人消失不见,不甘地绕着海岸不停地游着。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海兽也只得不情不愿地摇了摇尾巴,回深海去了。

    只不过,连翘与容渊不知道的是,那些海兽因为受了刺激,这回去的路上,居然带起了一路的血腥,近海边的海兽直接就被吃了一半。

    另一边,容渊已经知道了自己血液的特殊性。

    “所以说,其实以前的那些灵兽,是被撑死的?”容渊找了一个很贴切的词。

    连翘挑了挑眉,“没错,就是撑死的。啧,幸好本姑娘福大命大,才没有被你血液里的那海量灵气撑爆,不然,你可能真的永远都出不去了。”

    容渊看了一眼手上的伤口,淡然一笑,“也亏得你喝了那许多血液,不然,我可能还没那么快想起来。”

    “嗯?”这下,轮到连翘惊讶了。

    她是辨别出了这血液里的成分,却想不通这和记忆有什么关系。

    容渊找了一个地方席地而坐,面色平静地指了指自己的眉心,“你可知,当初地宫里的那东西,是什么?”

    连翘看着容渊那光洁的眉心,却问了另外一个问题,“你确定要说?不怕我出去后,将你的秘密公之于众吗?”

    “你不会。”容渊的语气笃定,回答得毫不犹豫。

    “为何?”连翘饶有兴致地撑着下巴看着他。

    “因为,你是连翘!”

    连翘顿时皱眉,这话,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容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一脸的挑衅。

    看着这欠揍的表情,连翘一拍大腿,终于想起来了。

    这不是前几天她刚说过的话吗?

    他居然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连翘忽然觉得脸颊有些痛,“好吧好吧,你要说便说吧。那地宫里的红线,究竟是什么?”

    容渊微微低头,掩去了唇角的那一抹忍俊不禁。

    “那红线,是当初,我的父亲,从我的身体里抽出的一条异脉。”容渊低着头说着,没有将眸中的那丝痛苦暴露在连翘的面前。

    “异脉?”连翘坐直了身体,微微一思索,顿时耸然一惊,“所以你之所以会掠夺灵气,是那个异脉带来的副作用?”

    “不,那就是异脉本身的作用。”容渊将头抬起,“并且,它除了掠夺灵气,更重要的是,掠夺生命力。”

    连翘点头,她已经在长生山见识过了。

    说道这里,容渊脸上忽然浮现出一抹嘲讽,“所以,当时因为无法控制,身体里积累了太多的生命力与灵气,直接将经脉阻塞,甚至,将记忆完全封闭。”

    “封闭记忆……”连翘本就不笨,容渊这简单地一解释,她便将事情都理解了个七七八八,“所以,因为你失血过多,然后,被阻塞的经脉被疏通了一些,然后,连记忆也因为经脉的恢复,而慢慢地复苏,对吗?”

    容渊点头,并不意外连翘的聪明,眼中是毫不掩饰地赞赏。

    得到肯定的回答,连翘却只觉得嘴里泛着苦涩。

    这一刻,她是真的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应该气恼自己当初的无意识行为。

    连翘终于明白,为什么容渊一开始,动不动就会晕倒。

    那是记忆在解封的过程。

    容渊没有继续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连翘的反应。

    但是,在他袖袍里藏着的手,却无意识地微微颤抖着。

    连翘看着容渊平静的脸,忽然开口,“你可知道,你将这事情告诉我,便是送了一个命脉在我手中?”

    “知道。”

    连翘站起身来,走到他的面前,居高临下,“你明明知晓,你无法吸取我的斗气与生命力。只要我愿意,当我有朝一日与你齐肩的时候,我便可以轻松杀了你。”

    容渊没有回答,但是却是施施然地站了起来,背着一只手,另一只手,静静地垂在身旁。

    连翘眼眸一凝,没有说话。

    这是一个可攻可防的动作,看样子,他是真的恢复了。

    “你不会动手。”容渊平静地说道,“因为,你是连翘!”

    同样的话,但是这一次语气,却与方才完全不同。

    这一次,他更加笃定,也更加严肃。

    连翘抿着唇,垂在身侧的手却是缓缓地抬了起来。

    她的掌心有一团火,将吐未吐,“其实,我一直很想对你说一句话。”

    容渊面色不变,甚至还带上了一缕笑意,“什么话?”

    连翘上前一步,手中的招式却并未收敛。她踮起脚尖,缓缓地凑到了容渊的耳边。

    “永远,不要想着了解我。”

    容渊眼眸忽然睁大,神色几番变幻,最终,沉入黑暗。

    连翘将唇移开容渊的唇,脸上带着轻笑,甚至,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上面残留的温热。

    “味道不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