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222章 明月几时有

时间:2018-05-06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鹿鸣峰,麒麟阁。

    百里御成坐在上首,冷眼看着下方跪着的蚩山。

    席鹤站在蚩山的身旁,而妙灵天与玄阳,则坐在另一边的椅子上。

    “师兄,你说,他就是那个炼毒师?”妙灵天妙目流转,在蚩山的脸上转了一圈,又转回到席鹤的脸上。

    这蚩山,可是新生入门时候,第一轮考核的第二名呢!

    “你若不信,大可以验验。”席鹤冷眼说道。

    炼香阁与药阁本就隐隐有些不对付,但是平时,两位阁尊见面还是有说有笑的虚与委蛇。

    可是现在,自从连翘出事,席鹤就再也没有给过妙灵天一个好脸。

    “你——”妙灵天被这一番话呛得脸色微红,脾气顿时上涌,就要动手。

    玄阳站起来拦住了她,“师弟。这蚩山可是第一轮考核的第二名,当初你都未曾看出他是炼毒师,怎地现在如此肯定?”

    席鹤冷笑,看了跪倒在地的蚩山一眼,“你来说。”

    蚩山脸色晦暗,只是沉默地伸出自己的手,往地板上一按。

    “嗤嗤嗤——”

    顿时,那厚实的青石板,便被腐蚀出了一个掌印。

    轻轻将手拿出来,蚩山若无其事地拍了拍手,继续沉默着。

    炼毒师浑身剧毒,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有说服力了!

    百里御成的手顿时便捏成了一个拳头。

    妙灵天的脸也在霎时间变得铁青。

    只有玄阳,若有所思地看着低头的蚩山。

    “如此,可以证明了吗?”席鹤冷笑一声,有些挑衅地看着百里御成。

    “那当初盗百鬼草的人,是谁?”妙灵天忽然开口。

    她很清楚地记得,当初百鬼草失窃,是新生考核前半个月。

    当时这蚩山,尚且没有动身。

    席鹤的脸色微微一沉,“百鬼草的失窃,和这炼毒师的事情无关。”

    “若是无关,那叶寒为何会被灭口?”妙灵天不依不挠,步步紧逼。

    蚩山微微抬头,看了一眼这大厅中的几人,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个嘲讽一般的笑容,重新垂下头去。

    百里御成将他的小动作全部看在眼里,却没有说什么,而是看着席鹤,“师兄,你的心情我了解。只是,各种迹象表明,这炼毒师至少还有一个是早就潜入到沧灵学院的。”

    席鹤花白的胡子微微抖动,“另外一个炼毒师,本尊自然会找出来。蚩山,我可以交给你们处置,甚至,你们想继续原来的计划也可以。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你们,要还连翘一个清白!”

    “这是自然。”百里御成微微点头。

    席鹤这才冷冷地扫了玄阳和妙灵天一眼,袖袍一甩,转身离开了麒麟阁。

    看着空空如也的大门口,又看了看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的蚩山,玄阳忽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隔阂,怕是难消了。”

    妙灵天好不容易将怒气压下,却又被席鹤临走时的眼神挑起了怒火,“他席鹤什么时候与我们齐心过?”

    百里御成挥了挥手,“好了,师妹,别说了。先将他关在思过崖吧,这一次,多派几名弟子盯着。师兄,麻烦你,重新将那阵法布置一遍吧。”

    “是。”

    “是。”

    平日里百里御成都是与他们商量着的,此刻他竟然直接说了处理结果,妙灵天与玄阳便知道,这事情已经没有了商量的余地。

    妙灵天微微一扬袖袍,将蚩山弄晕,这才以斗气凝成的爪子提着他与玄阳一起踏入传送阵,前往思过崖。

    连翘沉默地继续例行训练。

    只是小火看得出来,她那模拟出来的东西,渐渐地竟然变成了一个男子的面容。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连翘将手中的东西散去,又无意识地凝聚起来,心内只觉得有些烦躁,不停地回想前几日容渊的举动。

    他竟然强吻她?

    为什么?

    难道是因为……孤男寡女相处太久了,然后,他又慢慢地恢复了记忆,所以……

    毕竟怎么说,他失忆前,也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血气方刚,然后又和自己被困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这才血涌上头?

    连翘连忙晃了晃脑袋,将这个荒唐的念头晃了出去。

    根据她的了解,容渊觉得不是那种轻佻的人,而且,依照她前世对人性的观察,她很肯定,这个男人对自身的欲望,绝对克制得比任何人都好。

    换句话说,他对别人狠辣,对自己,同样不手软。

    但是……

    “害人精!”连翘气恼地锤了一下地面,伸手扶额,一副头疼模样。

    她这里想了好几天了,一直都猜不透容渊的想法。

    而容渊呢,从那天开始,就一直在外面的那个池子边上,再也没有进来过。

    也没有给她一个解释。

    “姐姐……你头疼吗?”小火有些怯怯地问道。

    这几日,连翘时不时地就会扯一扯自己的头发,偶尔干脆就是仰头嚎一嗓子,一副郁闷的样子。

    连翘勉强抬起自己的眼帘,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算是吧。”

    其实她纠结的不是自己被强吻了,而是容渊这背后的用意。

    这个多智近妖的男人,失忆前每做一件事情,都有其背后的用意在。

    比如上次强行让她成为了第九名随从。

    她最怕的,就是自己再次突然陷入到了那个人的圈套中。

    虽然她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地方可以让他惦记的。

    “姐姐,你要是烦闷了,就唱歌吧!小火记得,以前有一个女子,她每次炼丹不开心的时候,就会唱歌,可好听了!”小火的眼睛在放着光。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连翘立马抓住了里面的关键词,“炼丹?”

    手掌一翻,那小巧的雾虚炉就出现在连翘的掌心上,“是这个吗?”

    小火跳了起来,落在连翘的怀里,“就是这个!只是当时小火在沉睡,并没有看到那女子的容颜,只是记得那声音,犹如天籁一般,听着让人舒服。只是可惜,后来她不唱了,这炉子,也再也没有人用过……”

    越说,小火情绪越低落。

    连翘微微沉吟,便明白了,大概是小火沉睡了千年,只有那声音短暂地陪伴了它一段时间,所以,才会如此怀恋吧?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少女清脆的声音悄然响起,犹如黄莺轻啼,玉珠落盘般动人心弦。

    歌声远远传递开去,有一黑衣男子站在暗处闭眼聆听,那冷凝了不知许久的面容,缓缓地舒缓。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余音袅袅,连翘的眼神不知不觉,竟然有些恍惚。

    她忽然想到了将军府里的老爷子,想到了那灵魂早已逝去的原主,想到了许久没见的丫头木苓,还有……那一直躲在自己袖子里傲娇的小黑蛇。

    渐渐地,她的嘴角微微翘起,这几日的烦闷一扫而空。

    不就是个吻嘛!多大点事儿!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己在这里猜测了半天,出不去,也无济于事。

    “啪!啪!啪!”鼓掌的声音忽然从少女的身后传来。

    连翘回头,看着男子的面容,心脏还是不可抑制地突然快了几分。

    “好歌!好词!”容渊的眼中有着不加掩饰的欣赏与赞许。

    连翘淡然一笑,前世的地球,前世的华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好词好诗多着呢!

    “你的训练任务完成了?”连翘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停留。

    容渊看着少女忽然变得异常平静的表情,突然低头一笑,“怎么,这次不怕我出去后,杀了你吗?”

    连翘撩了一下自己的秀发,“你不会。”

    “哦?何以见得。”容渊眸光微闪,心中却升起一股怪异来。

    连翘上前一步,微微仰头,右手食指却戳着容渊的胸口,“你,还欠着我的很多命。”

    容渊看着少女的面容,恍惚间,似乎又看到了第一次见面时候,她的那副嚣张模样。

    “呵,你就那么笃定,我不会毁约?毕竟,那只是口头承诺。”

    连翘秀眉微挑,目光嚣张,“因为,你是无极阁,阁主!”

    中州当之无愧的主人,无极阁阁主!

    容渊瞳孔微缩,有些诧异地看着少女的转变。

    连翘并没有等他的回答,而是弯腰抱起小火,朝着阵法壁垒走去,“走吧,我们去验收一下,最近的成果。”

    少女淡红色的裙角微微扬起,如同朝霞一般散发着活力。

    容渊忽然轻笑一声,负着一只手,跟了上去。

    “走吧。”

    空间漾起了几圈涟漪,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这个空间里。

    站在池子边上,看着那些球兽井然有序地排列在自己的面前,连翘惊异地瞥了容渊一眼,“没想到,你倒是很有驭兽的天分。”

    容渊脸上没有多余的神情。

    他可是驭过麒麟的,这些二级海兽,对他来说,完全不是什么大问题。

    连翘取出几根绳索,将那鼓着气的球兽绑在了一起,不过片刻,一个球兽筏子就做成了。

    拍了拍手,少女挑衅地看了容渊一眼,“敢不敢上去试试?”

    “有何不敢?”容渊足尖轻点,落在了其中一头球兽身上,稳稳地站立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