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218章 逼供

时间:2018-05-04作者:棠溪十二

    “千机弩!”连翘惊骇地站了起来。

    没有人比她更熟悉千机弩了,虽然小火模拟的这个弩冒着火焰,甚至还有一些细节也遗漏了,但是她很清楚,这就是千机弩无疑。

    “姐姐知道这个武器?”小火继续恢复成娃娃的形状,好奇地看着连翘,“可这是无忧大帝的本名武器。”

    连翘悚然一惊。

    无忧大帝,她知道。

    无忧大帝名为连无忧,这是千年前的一个最强斗帝,一生经历充满了传奇色彩。她以一介女身,统一了战火连天的各国,创立了忘川帝国。

    忘川大陆的名字,就是那个时候起的,并延续至今。

    听说那个时候突然发生了一起灾难,生灵涂炭,作为忘川大陆上的最强斗帝,连无忧义无反顾地身先士卒,找到了对方的首领,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

    最后,无忧大帝获胜,却也同样的受了重创。

    为了将那祸害人间的魔头彻底封印,她便将其帝国交与了自己的得力手下,然后带着那魔头隐退,从此不知所踪。

    但是自从那场大战以后,忘川大陆再也没有魔头为患。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初的忘川帝国渐渐地被分裂成如今的格局,战火也有了渐起的趋势。

    只不过,不管这世道如何变迁,所有的人,都知道,在中州无极阁,依然供奉着无忧大帝的塑像。

    连翘没有想到的是,这流传出来的这些故事里,从来没有人提起过无忧大帝的成名武器,此刻,她竟然在这个火灵的嘴中知道了。

    由此,她也终于弄明白,火灵,居然是千年前就有了灵智,只不过因为造化弄人,千年之后才重新苏醒。

    “这是无忧大帝的成名武器吗?这个姐姐并不知道,只是在一本残卷上看到过。”连翘随口扯了一个谎。

    她穿越而来的秘密,不能轻易的泄漏。

    小火单纯,倒也没有怀疑,而是有些沮丧地听着连翘说着无忧大帝的故事,“小火当时被封印的时候,无忧大帝还在呢,没想到,竟然千年过去了。”

    连翘摸了摸它的小脑袋,“那有什么关系,你现在依然能够好好地活着不是吗?”

    小火点了点小脑袋,情绪依然不高。

    连翘却忽然想到方才小火的动作,“你刚才,是自己模拟了千机弩吗?”

    “对啊。我的特性就是可以千变万化,只要是我看过的,都可以模拟出来。”小火得意地扬起了下巴。

    “那……如果是我来控制你来模拟呢?”连翘眼神发亮。

    小火微微迟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姐姐你可以试试。”

    连翘就等着这句话,当即眉开眼笑地将小火收了回去,然后,将蕴含了幽冥诡火的斗气放出体外,开始模拟。

    第一个,便是袖箭。

    要说连翘最熟悉的是什么武器,弩一定是第一个。

    只不过前世千机弩使用的条件太过受限,所以连翘也单独打造了一些袖箭作为备用。

    方才看到小火模拟的千机弩,她下意识地就想将袖箭模拟出来。

    从箭头开始,一把半透明的袖箭渐渐地成型,很快,那箭杆便模拟出了一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连翘忽然感觉到了一阵乏力,她的丹田,居然这个时候就空了!

    身躯一阵摇晃,连翘脚下一软,就要跌倒,一只有力的手突然从旁边托了一下,“站都站不稳,真不明白你是怎么修炼到五星斗师的。”

    连翘抿唇,看向一脸阴沉的容渊,“我这不是……脱力了嘛……”

    她的声音越说越低,显然也是有些窘迫。

    本来,她的修为在岩浆池里的时候,因为被动吸收了那么多火气,硬生生地堆上了五星斗师。

    这也幸好当初因为容渊的血,让她的经脉和丹田扩得足够宽敞,这才容纳了这许多的灵气,不至于像上次一样,濒临爆体。

    她本来是想打坐好好巩固一下境界的,可谁知道无法入定,这才有了后来的事情。

    对自己的境界不熟悉,这也是她突然脱力的原因。

    容渊抿唇,一只手忽然搭在了连翘的肩膀上,顿时,一股纯正的清凉灵气便顺着他的手,涌进了连翘的身体。

    连翘顿觉得身体一松,脱力感正在渐渐消散。

    “你的修为……又增加了?”连翘却关心着其它的事情。

    容渊输入过来的灵气延绵不绝,后劲十足,根本不像是一星斗者的实力。

    “你话真多!”容渊不耐地吐出四个字,掌心一吐,输入的灵气便加大了一倍。

    连翘顿时便被这汹涌的灵气噎得说不出话来。

    这里,连翘与容渊并没有马上出来的打算,而沧灵学院,却突然掀起了一股风暴。

    药阁的首徒,长孙彦,十日后大婚!

    本来,如果是普通人的话,这成亲嘛,就亲朋好友参加就得了,就连师长也不一定出席的。

    可此刻的主角却是长孙彦,东原最有天赋的炼药师。

    这个消息一出,所有有背景没背景的,都想方设法地也要弄到一张请帖,哪怕最后只能在门口看一眼也是好的。

    毕竟,和一个未来的高级炼药师搭上关系,说不定,就多了一次保命的机会。

    而此时,席鹤正站在连翘的屋前,盯着那池水发呆。

    小黑蛇已经回来有半个月了,这半个月里,席鹤用了许多的灵药,又结合着自己的对灵兽的研究,终于将它体内的所有混毒清理了干净,并且将它的伤给治疗得七七八八了。

    只是,这条寒玉黑蛟自从来了后,便没有再说过一句话,每次面对席鹤的时候,那只独目中总是闪着骇人的寒光。

    要不是连翘有命令,它早就一尾巴把这老头给抽飞了。

    “寒玉,你能感知到翘儿的所在吗?”

    对于连翘,席鹤心里充满了愧疚,所以,也不曾在意小黑蛇的态度。

    只是,随着深入的治疗,席鹤越来越心惊,那混毒,居然如同跗骨之蛆一般,牢牢地吸附在小黑蛇的体内,难以祛除。

    直到他最后没了办法,取出了自己珍藏了许久的万年壬水灵芝,直接让小黑蛇服下,这才将余毒彻底的清理干净。

    也因为这万年壬水灵芝,小黑蛇终于觉得,眼前这个人类顺眼了些。

    “不能。”小黑蛇浮出水面,若有所思地看向那火山。

    主人到现在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是如何了。

    席鹤叹了一口气,回了星斗阁,打开一道暗门,走了进去。

    蚩山正一脸晦暗地被绑缚在角落里。

    “蚩山,本尊给过你机会,无奈,你却毫不珍惜。”看着蚩山,席鹤的眼中闪过一丝痛楚。

    蚩山微微抬起了头来,“阁尊,你不用多言。蚩山说过,任务在身,身不由己。”

    席鹤的嘴角微微抽搐。

    上次,容渊将小黑蛇送来的时候,也顺便提到了蚩山,让他没想到的是,当他来到蚩山房门前的时候,他居然选择了束手就擒。

    蚩山对自己迫害连翘的事情供认不讳,却怎么也不愿意将身后的主子供出来。

    席鹤也曾经亲自去那火山口寻找连翘,但是,那里除了已经渐渐冷却的火山岩,什么都没有。

    只不过,外人不知道的是,他知道一些火山的秘密。

    所以,一直到现在,他对连翘依然活着这个事情,比谁都坚定。

    席鹤没有过多的对蚩山进行处罚,因为失去了冥阴丹的他,每天晚上都痛苦得满地打滚,这精铁铸造的暗室,早已经被他身体的毒液侵蚀得坑坑洼洼的了。

    饶是如此,蚩山也未曾松口。

    “唔——”

    忽然,蚩山的面容变得扭曲起来,那灰败的面颊,此刻更是浮现出一抹不正常的血色。

    席鹤知道,这是他体内的毒在反噬。

    “你体内的毒本尊已经研究清楚了,你只要将那背后的人告诉本尊,这瓶丹药,可以完全地驱除你体内的反噬之力。”

    席鹤晃了晃手中的一个紫色小瓶,循循引诱道。

    这是他耗费了将近十天的功夫才炼制出来的解药。

    正在痛苦挣扎的蚩山闻言眼神一亮,本能地露出了渴望的眼神。

    席鹤往前递了递。

    蚩山看了看席鹤,又看了看那紫色的瓶子,青筋直冒的手臂颤抖着,艰难地伸了出去。

    一寸,一寸,很快,他的指尖距离那小瓶子,终于只有了半寸的距离。

    再坚持一会儿,再坚持会儿,就能解脱了!

    蚩山眼中的渴望暴涨,忽然一用力,伸手将那小瓶抓在了自己的手里。

    席鹤挑了挑眉,没有多余的反应。

    手忙脚乱地打开瓶塞,蚩山颤抖着手,将瓶子凑到了自己的嘴边,狠狠一倒。

    清冽的水顿时涌进他的喉咙,给他如同燃烧了一般的喉咙带去了一丝滋润。

    蚩山眼中的光芒顿时熄灭,手中的小瓶“叮当”一声,掉在了地上,磕裂了一个口子。

    席鹤微微一笑,重新取出一瓶一模一样的小瓶来,当着蚩山的面,倒出一枚浑圆的金色丹药。

    丹药散发着淡淡的清香,钻进蚩山的鼻孔里,顿时,他便觉得浑身的痛楚轻了几分。

    “告诉本尊,谁是你的主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