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97章 你喜欢他?

时间:2018-04-24作者:棠溪十二

    皮肤破裂,鲜血迸出,连翘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躯在继续地膨胀了。

    “不想同归于尽的话,快点!”连翘急声催道。

    “放开你的心神,不要抵抗。”戾也知晓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直接说道。

    连翘也来不及管戾在打什么主意了,连忙放开心神,容纳戾的侵入。

    空间内,戾控制住自己窃喜的心情,小心翼翼地从那封印的缝隙中将身躯挤了进去。

    然而,就在这时,那急速运转的斗气突然一滞,连翘一时不查,一口鲜血骤然喷出。眼睛一闭,晕了过去。

    昏迷前,隐隐的,她似乎听到了一声惨叫。

    但是,她已经没有精力去分辨了。

    那站在山顶上的人一直没有挪动过脚步。

    本来他见着连翘坐着修炼,便要动手除掉后患,却不料,忽然发现这丫头气势节节攀登,一下子从五级斗者进阶到了九级斗者。

    但是随之而来的,是这丫头急剧膨胀的身躯,这分明是身体无法承受斗气的现象。

    他一下子顿住了脚步,打算先看看再说。

    果然如同他所料,连翘的身体皮肤最先崩溃,一道道口子不断出现,她那件红色的衣裙更是直接被染成了黑色。

    虽然不知连翘为何不停下来,但是这情况,无疑是他最想看到的,是以,他打算以不变应万变。

    看到连翘晕倒,那男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略一犹豫,打算还是亲自出手,将其解决掉。

    然而,还未及动手,连翘的旁边突然出现了一锦衣少年。

    锦衣少年迅速将其抱起,往前一步,便消失在了空气中。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那少年离开的时候,似乎有意无意地看了他一眼。

    “卫庄……”黑衣男子喃喃吐出两个字,一转身,消失在了那浓重的火山烟雾中。

    无涯峰,一座木屋在云雾中若隐若现。

    痛!

    连翘皱着眉,从沉睡中惊醒,只动了动手指,便牵扯到了浑身的伤势。

    这种由内而外的疼痛,让连翘忍不住低吟出声。

    坐在门口的锦衣少年闻声回头,“醒了?”

    少年声音清淡,连翘却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一丝轻松。

    “水……”连翘哑着嗓子,努力将头偏过来,眼巴巴地看着桌上的水壶。

    容渊轻轻起身,将桌上早就倒好的茶水端起,递到连翘嘴边。

    连翘够不着,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容渊瞪了她一眼,从纳戒中取出一根芦苇杆,一头插入水中,一头放入连翘的嘴里。

    茶水入口温热,温度刚刚好。

    连翘舒服地眯了眼,看着容渊的冷脸突然想笑,可嘴角刚动,就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

    “嘶——”

    容渊放下茶杯,淡淡地扔了两个字,“活该。”

    连翘翻了个白眼,手中纳戒光芒一闪,一瓶丹药就出现在了床上。

    “药。”

    容渊看了一眼,不动。

    “药!”连翘又喊了一声。

    半晌,容渊才叹了口气,将那瓷瓶取过,倒了一粒丹药出来,塞进连翘的嘴里。

    连翘使劲咽了咽,将丹药咽下,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药力划开,缓缓地沉入四肢百骸,修复着她的内伤。

    又一瓶丹药出现,容渊不用她说,将其取了过来,给她喂了一粒。

    这药是席鹤给的蕴灵丹,连翘当时留了两颗,打算在九星斗者的时候服用,没想到,一个月不到,她就用上了。

    蕴灵丹入口即化,药力迅速化开,将连翘那被蛮力撑宽的经脉全都包裹住,然后迅速修复。

    这么一折腾,一个时辰就过去了,连翘甚至听到了鼓声。

    睁开眼,容渊不何时已经离开,连翘慢慢地动了动手指,然后是手臂,渐渐地活动开四肢,这才有些艰难地坐了起来。

    低头看着自己不知何时换上的锦衣,连翘忍不住苦笑。

    风水轮流转,上次是容渊穿自己的衣服,这次却轮到自己了。

    只是不知,是谁替她换的……

    小心翼翼地站起来,发现全身依然还有些疼痛,经脉却在蕴灵丹的作用下,已经恢复了部分韧性,方才近乎停滞的斗气也缓缓地运转了起来。

    连翘也不着急,坐着小心翼翼地推动着斗气运行,同时,将心神大部分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体上,企图找出那控制着自己斗气的东西。

    “戾?戾,你在吗?”连翘轻声呼唤着。

    “哼!”戾冷哼一声,并不言语。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连翘觉得戾的声音里藏了一丝的忌惮与虚弱。

    “是你帮我停下来的?”连翘问道。

    “不是。”戾一句多余的话的不想说。

    连翘一愣,也不再多问,而是皱着眉,开始在身体各处细细查探着。

    &n

    bsp;   她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些什么。

    然而,将自己的身体扫荡了五六遍,连翘甚至连藏在深处的万毒蛊都找出来了,却依然没有察觉到其它的异样。

    “吃点东西。”容渊忽然从外面回来,手中端了一碗米饭,和几个小菜。

    看着容渊那张不苟言笑的脸,连翘并未动手,而是皱着眉,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你在生气?”

    容渊不语。

    连翘抿了抿唇,“你这几日为何躲我?”

    容渊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没有。”

    连翘撇了撇嘴,“有就有,我来寻过几次,每次你都刚好不在。要说全是凑巧,我不信。”

    容渊干脆转移话题,“你既不吃,我便端走了。”

    连翘觉得气闷,直接将手中的筷子放下,“不吃。”

    “……”

    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桌上的油灯摇曳着,偶尔“噼啪”一声,却是一只细小的飞蚊撞了上去,烧得焦黑地落入那油中。

    容渊抿着唇,带着稚气的脸在灯光下明明暗暗的显得有些冷凝。

    连翘实在想不通这人在气什么,连带着自己也莫名地生了一肚子的气,看着他的脸,她只觉得有一股无名火想要发泄出来。

    忽然——

    “咕噜噜……”

    一阵饥饿的声音将这气氛打破,连翘尴尬地捂着肚子,有些苍白的小脸不知不觉地有些红了。

    容渊推了推面前还散发着热气的米饭,“吃吧,等会儿凉了。”

    连翘也不推辞了,端起饭碗一口一口地扒着。

    容渊坐在她的对面,静静地看着她埋头吃饭的样子,不知不觉,眼中就带上了一丝的笑意。

    连翘疑惑地抬头,那笑意却已经重新被那平静的眸子隐藏在了深处。

    “看着我干嘛?”连翘被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伸手在脸上抹了抹。

    没饭粒啊。

    容渊抬眼看着她,“为什么要那么拼?”

    “哈?”连翘扒饭的动作一顿,有些莫名地看着他。

    “我指……擂台。”

    连翘一愣,随即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突然就抿着唇笑了,“你在为这个事情生气?”

    还一气就是半个多月,这人的气性也太大了些。

    容渊不答,只是看着她。

    “我上次在天梯的时候告诉你的嘛,就是和某人有个约定罢了。”连翘有些心虚地低下头。

    “我要听实话。”容渊却没有那么好糊弄,不依不挠地追问。

    连翘咬着筷子,有些为难,“你就别问了嘛。”

    容渊看了连翘一眼,忽然起身往门口走去,“你不答,我去问那条蛇。”

    连翘顿时急了,一把拉住他的衣袖,“我说,我说就是了!”

    他可是个灵兽眼中的香饽饽,她害怕小黑蛇忍不住一口将他吞了。

    当然,她担心的不是容渊会出什么意外,她担心的是小黑蛇会在他的血液下一命呜呼。

    容渊看了自己的衣袖一眼,连翘连忙干笑着缩手。

    拍了拍衣袖,容渊重新坐了下来,看着连翘。

    知晓躲不过,连翘也不瞒着了,将当初和南溪的约定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包括后来在辛夷树林的那一幕。

    边说,连翘边偷眼看容渊的表情,却发现他除了眼眸更深了些,并无其他的变化。

    “就这些?”

    连翘扒完了最后一口饭,边点头边喝茶,“就这些。”

    “那天我看到你与你那六师兄坐在一起说笑……”容渊忽然换了个话题。

    连翘眨巴着眼睛看着他,这家伙什么时候找的她?

    “你们很聊得来……”

    “嗯,六师兄人很好,上次还给我炼制了回灵丹。”连翘依然觉得口渴,重新倒了一杯茶。

    容渊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的异样,“你喜欢他?”

    连翘一口茶含在了嘴里,不上不下,目露惊悚。

    容渊看着连翘呆滞的表情,眼中的光芒忽然有些暗淡了下来,“我知道了。”

    连翘惊骇地看着他,无意识地将茶水咽下,却不小心呛入气管,出口的话顿时就变成了一段咳嗽。

    “咳咳咳——你知道什么了?咳——”

    连翘的小脸憋得通红,又由红转白,整个人难受得不行。

    容渊被连翘的这个反应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轻轻地拍了拍连翘的背。

    半晌,连翘才将气喘匀,不自觉的,只觉得自己胸口闷闷的难受,烦躁地把容渊的手拍开。

    “你管得真宽!虽然你失忆前你是我的主子,可不代表我什么事情都要被你管着吧?”

    连翘说着,也不等他搭话,气冲冲地出了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