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96章 危机

时间:2018-04-24作者:棠溪十二

    连翘看了席鹤一眼,见对方没有反应,沉吟了半晌,运转斗气,输入进那无字书内。

    依然没有反应。

    连翘忽然淡淡一笑,指尖忽然弹出一缕火焰,将其点燃。

    不过眨眼功夫,那无字书便成了一堆白色的灰灰。

    席鹤捻着胡子,对连翘的动作丝毫没有意外,只是淡然问道,“为何烧了?”

    “此书无字,留之无用。”连翘答道。

    席鹤眸中闪过一丝失望,摇了摇头,“你可知,你大师兄当初是如何回答的?”

    连翘低头推敲了一番,“大师兄性格温和,这书,他当时应是留下了。”

    席鹤面上闪过一丝惊讶,“你对你大师兄倒是了解。他当时不仅是留了书,还在上面写了字。”

    连翘不语,对此倒是没有什么意外。

    “你可知他写了什么?”

    连翘摇头,她虽然能猜出长孙彦当时的选择,可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哪儿知道会写什么。

    “闲。”

    “闲?”连翘微微一琢磨,突然“噗嗤”一声笑了。

    席鹤无奈摇头,“你可知何意?”

    连翘忍住笑意,“弟子不说,怕师父责骂。”

    席鹤瞪了她一眼,“你连为师的书都烧了,还怕被责骂?”

    连翘一摊手,也不遮掩,“师兄是说,师父您闲的。”

    “咳——”席鹤一口茶呛在嗓子眼里。

    连翘连忙上前替他抚了抚背,“师父您不用激动,虽然弟子也觉得师兄说得挺对的。”

    席鹤一口气差点没喘匀,好半天,才憋红着老脸,将连翘赶回座椅上。

    “你们师兄妹还真的是大胆……”

    席鹤眼中忍不住闪过一丝恼怒,那长孙彦自小在他身边长大,无拘无束惯了,自然有什么话都直说。

    没想到这丫头小小年纪,居然也有这胆识敢与他说笑。

    连翘“嘿嘿”一笑,并不搭话。

    其实从一开始,连翘便察觉到席鹤今日的异常,完全没有往日的严肃。

    所以她大着胆子试探了一番,才发现,席鹤私底下居然也有如此随和的一面。

    “你师兄提字,那你烧书的真正目的是什么?”席鹤忽然问道。

    连翘一摊手,“弟子是觉得,书最重要的用途便是记载。人生如同一本无字书,随着年岁的增长,这书上便会记载许多的经历,留与后人参观评论。”

    席鹤眼睛一亮,“你能想到这一层,难得,难得。”

    连翘抿唇轻笑,话风却突然一转,“但是,弟子私以为,人活在这世上,不过是求一个问心无愧。既然无愧,那何必留书让后世研读?是非功过,本就没有一个标准的定论。”

    席鹤捻胡子的动作一顿,眼中放出精芒,“你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还是,旁人说的?”

    “弟子的肺腑之言。”连翘站起来,微微躬身。

    “好!”席鹤一拍手,忽然大笑起来,“就应当如此!人活一世,但求问心无愧。好!好!好!”

    连翘眨了眨眼睛,忽然觉得今日的席鹤实在是怪异。

    “你下去吧。明日开始,你便与你几位师兄在那火山周围好好修炼,对你裨益很大。”席鹤也不与连翘多说,挥了挥手,下了逐客令。

    望着那个瘦小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席鹤的目光往前延伸,那视线的尽头,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倩影。

    “青儿,今日,竟然有人和你说了同样的话,那一瞬间,我以为,是你回来了……”

    席鹤喃喃自语,眼中忽然有一滴泪滴落。

    连翘出了门,看到蚩山依然站在门口,“你怎么还在这里?”

    这里,平时除了几位亲传弟子,并不许人来的。

    蚩山面无表情,“阁尊让我在这里等候。”

    连翘微微偏头,倒也没说什么,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转身离去。

    “师姐,天色已晚,路上当心。”蚩山的声音忽然从背后传来。

    连翘脚步微微一顿,“多谢师弟挂心。”

    再不多言,连翘迅速出了门,看了看天色,心中暗暗戒备起来。

    蚩山的话,是何意思?

    他平时话不多的,今日,会好心地给她提醒?

    怎么想,怎么不对劲。

    连翘一路行得小心,哪怕是碰到药阁的其他弟子,也是小心地避开,一直到看到自己的小屋,她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才行几步,连翘忽然“哎呀”一声,捂着脚蹲了下来。

    撩开裙摆,连翘的小腿

    上忽然多了一个口子,有一只拇指大小的小虫正往她的肉里钻去。

    这种活生生被什么东西钻进肉里的感觉实在疼痛难忍,连翘的眉毛纠结在一起,掏出小刀,狠一狠心,直接将那块肉剜了下来。

    顿时,小腿上多了一个小坑,鲜血汩汩而流。

    在腿上点了几个穴道,连翘封住了血口,这才一瘸一拐地走到那块肉掉落的地方查看。

    连翘面无表情地将那小虫扒了出来,却发现这虫子居然已经死了。

    这虫子浑身漆黑,却形如春蚕,肥肥胖胖的,前面的口器却是妖冶的红色,仔细一看,还能看到那口器里布满了细细的倒钩。

    并指如刀,连翘将那虫尸一分为二,里面有绿色的汁液喷射而出,溅在了旁边的草地上,顿时,那草忽然冒出一缕青烟,一簇黑色的火焰忽然燃起,将其直接燃烧殆尽,连灰都未曾留下。

    连翘深吸一口冷气,不由得庆幸自己方才没有鲁莽地将其拽出。

    这虫子实在怪异,若她方才莽撞地将其拽断,怕是此刻自己的脚已经落到了和那草一样的下场。

    说不定,连身体也会被那黑色的火焰一并吞噬。

    那虫尸喷射出汁液后,便突然干瘪,轻轻一碰,便化成了粉末,风一吹,便彻底没了踪迹。

    连翘看着那方才被烧的地方发呆。

    那里,此刻已经只剩下光秃秃的土地,仿佛那里并没有长过草一般。

    这到底是什么虫?那火是什么火?

    简直是太奇异了!

    连翘抿着唇,不再多想,一瘸一拐地回到了自己的屋子。

    第二日,连翘早早地就直接去了那火山旁,发现那里竟然已经有药阁的弟子在低头寻找着什么。

    火灵石,虽然是火山的产物,但是其数量也并不是太多,这山太大,席鹤直接派出了一半的弟子来寻找。

    连翘站在山脚,感受着那只带着微微暖意的风,信步上前。

    一直行到半山腰,她这才觉得发热,她的发烧,也因为这高温,而变得微微蜷曲,甚至散发出一股烧焦的味道。

    知晓这是自己的极限了,连翘寻了一地,直接开始打坐修炼。

    只是,昨日的事情终究给她留下了一点阴影,她虽然是在打坐,却将心神留了一分注意着外界。

    远远的,在连翘的上方,有一黑衣男子正定定地看着她的背影。

    此处火气甚浓,连翘只修炼了半日,突然心有所感,斗气运转加速,竟然一举冲开了五级斗者的壁垒,直接升到了六级,还一路往上攀升。

    连翘一惊,顿时想收工,却发现,自己的身躯不能动弹了。

    这感觉……怎么那么地熟悉?

    连翘急得满头大汗,尝试了诸多办法,甚至想要逆转斗气运行路线,可那斗气却如同脱缰的野马,在她的经脉里呼啸着,不停地冲刷着她的经脉。

    连翘只觉得那经脉被这充盈的斗气撑得生疼。

    也幸好她吃了席鹤给的蕴灵丹,经脉里的药力在这斗气冲刷下不停地被激发出来,她的经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更宽,变得更加坚韧。

    连翘却完全顾不得这些变化,她终于想起来了,上次在修炼室里催动雾虚炉的时候,就出现过这种身体不受控制的情形。

    难道,上次自己真的忽略了什么吗?

    可这次,她并没有取出雾虚炉啊!

    连翘无力地内视着,眼睁睁地看着丹田不停地扩张,斗气等级之间的壁垒如同一层纸般,轻轻一冲就破,不过一个时辰,她已经从六级斗者,升到了八级!

    这速度,实在可怖!

    连翘也慌了,她很清楚,这么不受控制地增加修为,最后要么身体承受不住爆体而亡,要么,就直接会伤了根基,以后一辈子都再无寸进。

    无论是哪种,都是她无法承受的!

    “戾!戾!”连翘此刻也顾不得许多了,她现在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只能在心里呼唤着戾。

    “何事?”半晌,戾懒洋洋的声音在连翘的脑海中响起。

    “我的斗气不受控制了,你有办法吗?”连翘语气中含着焦急,就在她说话的这当口,八级斗者的壁垒再次被冲破了,她正式踏入了九级斗者的行列,只差一步,就到了斗师了!

    但是,她也同样感觉到,自己身体的皮肤在破裂,她的眼角余光甚至瞄到自己的手臂如同充气了一般粗了一倍。

    这是爆体的征兆!

    她的身体,快要承受不住这越来越多的斗气了!

    戾冷哼一声,“本座当然有办法,但是,你肯答应吗?”

    “快说!别忘了,我死了,你也活不了!”连翘才没时间和她啰嗦。

    “嗤——”说话间,连翘的手指忽然爆开一个口子,鲜血顿时喷了出来,然后,在这高温下,迅速蒸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