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72章 疯子余年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何人敢战?”

    胖子声如洪钟,却带着难言的韵味,将连翘骨子里的好战分子都调动了起来。

    长孙彦看到他的脸,顿时微微色变,“怎么是他?”

    连翘瞧着师兄的神色不对,“师兄认识他?”

    闻言,长孙彦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整个沧灵学院,怕是除了你们新生,没人不认识他。他就是个疯子。”

    疯子?

    在沧灵学院求学的,没一个是傻子,若是被冠上疯子的名号,怕是在某一方面特别执着吧?

    “他如何会得了这么一个外号?”连翘不由得对这个胖子起了好奇心。

    长孙彦却不多言,指了指擂台,“你瞧着就行,一会儿便知。”

    连翘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便听话地将视线投注在那胖子身上。

    胖子上台动静不小,这么会儿功夫,那擂台周围便围了十几个学员,可却无人上台,全都袖手旁观,互相小声地议论着什么。

    “他怎么又来了?每次都来,就不会厌倦的吗?”

    “人家皮糙肉厚,不怕挨揍,管他呢,咱们看戏便成。”

    “也对,只是他每次来都未曾赢过,连新生都打不过,一年多了,怎么毫无长进呢?”

    “谁知道呢?”

    连翘自从修炼后,六感的敏锐度直线上升,加上这几个人也未曾掩饰音量,让她听了个一清二楚。

    “一年多毫无长进?师兄,你知道是为何吗?”连翘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

    “不知。”长孙彦摇头,“这人是阵阁的,叫余年。家中是经商的。可还记得纳兰家?纳兰家生意遍布东原,可资产却依然比不上人家一个指头多。”

    连翘脸作惊呆状,不停地咂舌,“那还真的是有钱,难怪能去阵阁。可是,我昨日并未见过他呀?难道他是普通弟子?”

    长孙彦点头,“没错。前年他来的时候,只有三星斗者的实力,谁知道两年过去了,他依然是三星斗者。当初他复试未过,便成了普通弟子。谁成想他只学了大半年的阵法,就跑来参加这擂台挑战赛。一个月六次,他已经参加了百次有余,胜率,零。”

    “从未赢过?”连翘这次不止是惊讶了,还有惊叹。

    “难怪你们说他是疯子,次次失败,却屡败屡战,这毅力也是难得了。”

    长孙彦摇头,“不,他疯子的外号不是从这而来。”

    连翘微征,“那?”

    “有人应战了,你瞧着便知。”长孙彦忽然收了折扇,指着前方擂台。

    回头望去,果然,那余年的面前已经站了一个人。连翘瞧那脸有些眼熟,细细思索,这才想起来,这应战的,正是和她一同入门的学子之一。

    只是,他拜在了剑阁门下,成了剑阁众多普通弟子中的一员。

    “请师兄赐教。”剑阁新生明显有些忐忑,那提着剑的手在微微颤抖,显然是被这块头给吓着的。

    余年的脸上肥肉颤抖,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却是爽朗地大笑出声,“师弟莫怕,尽管放马过来。无需担心会伤着师兄。”

    “得罪了!”剑阁新生也不客气,提起剑来就冲了上去。

    余年眼睛一亮,脚下往后退了一步,并往旁边侧身。

    这动作要是完成了,必定刚好能躲开这一剑,就连连翘也对这反应竖了个大拇指。

    可是这余年每次都打不赢,必定是有原因的,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能躲开时,他却突然哎哟一声,那动作做了一半,脚下就突然打了个滑,整个人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轰!”

    连翘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面露不忍。

    良久,听到那擂台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连翘这才睁开眼睛,正好看到余年正费力地爬起来。

    那剑阁新生显然并不认识余年的,也不知道如何应对这状况,连忙跑过来搀扶,边扶边道歉。

    “师兄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

    余年挥了挥手,随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脸的无所谓,“无妨无妨,你尽管动手就是。”

    剑阁新生踌躇了会儿,最后还是放下心中忐忑,提剑再攻。

    接下来的半柱香,连翘目瞪口呆地欣赏了什么叫花样摔跤。

    那余年每次做一个躲避的动作,必定会在进行一半的时候摔倒,时而一个狗啃泥,时而一个四脚朝天,最难的就是他往后仰的时候,整个头颅先一步砸在了擂台的地面上。

    连翘甚至都看到了他的脖子折了一个九十度。

    可是下一秒,他又没事人一般地爬起来,无所谓地拍了拍灰尘,然后,周而复始。

    半柱香后,他已经将自己摔得又胖了一圈,浑身上下青青紫紫的,好不骇人。

    剑阁新生脸上露出不忍,有心想放过他。

    可这挑战擂台的规矩是除非一方爬不起来,或者被打下擂台,或者亲口认输,否则是结束不了的。

    那余年就跟打不死的小强似的,每次摔了后就很迅速地爬了起来,虽然吃力,可毕竟也没认输啊!

    剑阁新生舍不得认输,也就只能咬着牙打下去,这么会儿,他反而被折磨得比那余年还痛苦几分。

    “这……这是……”连翘指着余年,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瞧见了吧?这样的情形这一年多来,每隔五天就能看到一次,每次都活生生地将自己摔得鼻青脸肿才罢休。”长孙彦面色平静,显然是真的见怪不怪了。

    “这又是为何?我明明看到他是有实力躲开的,甚至他还能预判对方的招数提前进行躲避,可为何最后都是这样的结果?”连翘咬着指甲,百思不得其解。

    别说她了,恐怕这在场的人除了那余年自己,谁都无法理解这是为什么。

    别看擂台上“砰砰砰”地打得热闹,可那动静都是余年摔倒弄出来的,那剑阁新生可是连他的一根毛发都没碰着。

    “要结束了。”长孙彦固然说道。

    连翘一愣,尚未来得及反应,擂台上就有了变化。

    余年再摔一跤,可这次和前几次非常的不同,只见他如同一个肉球一般地在擂台上滚了几圈,最后“砰”地一声,掉下了擂台。

    长孙彦拉着连翘后退了几步,看着眼前这个活生生把自己摔成肉球的人。

    “欸,我认输了!”

    余年的脸埋在地上,声音闷闷地说道。

    擂台上的剑阁新生呆滞地举着剑,依旧维持着进攻的动作,可他的进攻才进行了一半,对手就直接掉下擂台认输了。

    一时间,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愣在了原地。

    不过此刻也没人关注他了,纷纷把视线投在了余年的身上。

    余年在地上挣扎了几下,那被摔得肿了的手怎么也够不到地面,干脆费力地偏了偏头,让自己的口鼻得以呼吸。

    连翘上前去拉,可是刚一碰到他身体,他便“哎呦哎呦”叫唤个不停,五官更是因为疼痛纠结在了一起。

    长孙彦连忙拉住她,“别插手,让他自己爬起来。你现在碰他,会加剧他的疼痛。别碰他就是对他最好的帮忙了。”

    连翘的手指僵了僵,最后还是站了起来,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在众人围观下挣扎的余年。

    “我终于知道你们为什么叫他疯子了。”

    长孙彦偏过头来,“你看出来了?”

    “看出来了。唉,也是个可怜的人。为何师父不出手救他?”连翘叹了一口气,非常地不解。

    “他不让救。”长孙彦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连翘顿时有些哭笑不得,“这是为何?那东西在他的身体里肆意破坏,早日取出早日解脱,他也用不着来这里故意找虐减轻痛苦了。”

    “这好像牵扯到了他的家族。既然人家不要我们施救,那我们也没有眼巴巴贴上去的道理。反正受罪的是他自己,他能忍得,我们也无法干涉。”

    说着,长孙彦转身便走,打算带连翘去看看其它擂台的状况。

    连翘行了几步,转头看着已经坐了起来气喘吁吁的余年,忽然上前了两步,“抱歉,刚才不了解状况,让你平白受了些罪。”

    余年费力地睁开那已经成了一条缝的眼睛,裂开厚厚的嘴唇,“药阁的新生?还是亲传弟子。”

    连翘也不意外,而是露出一个笑容,很真诚地说道:“以后还望师兄指点。”

    “指教不敢当,这位师妹若是有空,可以常来我阵阁玩玩,师兄带你看看我们阵阁的风景。”余年嘿嘿一笑,脸上的肥肉就不停地乱颤。

    “好!”

    笑眯眯地答应了下来,连翘便站起身来,重新回到了长孙彦的身边。

    长孙彦上下打量了连翘一番,“你平时可没有这么热心肠,今天怎么转了性了?”

    此时,余年已经站了起来,颤巍巍地拨开人群,一步一晃地往阵阁走去。

    连翘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语气平静,“我可没转性,只是看着这人顺眼罢了。”

    长孙彦轻笑,显然并不相信。

    “走吧,我们去看看其他擂台。这会儿,气氛差不多了,正戏算是开始了。”

    连翘收回目光,听着长孙彦的话,心头顿时便有些微微发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