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65章 五阁会审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玉如,事情是否如此?”

    妙灵天终于开了口。

    其实事情的始末她早已知晓,此刻开口,也是被逼得无奈。

    师玉如连忙上前几步,跪倒在叶寒身旁。

    “院长明鉴,几位阁尊明鉴。事实如此,玉如无法反驳。只是当时,玉如并不知晓那百鬼草就是叶寒的,所以……”

    师玉如的脸上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

    话未说完,但是也没人计较。

    几道视线就落在了连翘的身上。

    连翘无奈,只得走出队伍,站在叶寒的另一边,微微俯首,“院长,阁尊,连翘此番遭遇无妄之灾,着实无奈。只是,玉如师姐必定是蒙在鼓里的,还望院长和几位阁尊,能网开一面。”

    师玉如偏着头看向连翘,眼中透着不可思议。

    她居然替她求情?

    怕是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吧?

    连翘自然也感受到了她的注视,只是微微偏了偏头,对她报之一笑,眼神清澈,不似作假。

    玄阳却懒得看这两个丫头之间是不是有着猫腻,干脆直接转头看向百里御成,“院长,这丫头盗了草,那就按照规矩办事,将她废了逐出学院就是,用不着把我们都叫来吧?”

    席鹤冷哼一声,道:“若只是偷盗百鬼草,那自然是如此去办。只是,她后来却闯了我的药王峰,企图打杀我的弟子。若不是这丫头命大,怕是这个沧灵大陆上,又会少了一位天才吧!”

    席鹤面上有着怒气,玄阳却不买账,掏了掏耳朵,有些吊儿郎当地说道:“那和我阵阁有何关系?”

    连翘看着玄阳那副无赖的模样,忍不住有些惊叹。

    这阵阁的人,从某种方面来说,和药阁的有些相似。

    无论是炼药还是推演阵法,都需要消耗太多的心力,没有天赋没有金钱没有实力,当真是无法有太高的成就。

    所以很多时候,他们都会钻入自己的修炼室,孤独地进行研究,很少与外界接触,久而久之,都养成了一个怪异的脾气。

    或无赖或暴躁,不一而足。

    瞧这样子,这阵阁的阁尊性格,怕是无赖多一些。

    “啪!”

    一个小小的阵旗被扔在了玄阳的面前,席鹤的面色有着薄怒。

    “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你阵阁的阵旗吧?”

    正是从叶寒身上得来的阵旗。

    玄阳面色一僵,拿起那隔音阵旗,细细端详。

    良久,玄阳脸上的表情忽然一缓,重新将阵旗扔在了桌面上。

    “阵旗仿制得很像,却不是我阵阁的阵旗。”

    席鹤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楚秋白将那阵旗拿了过去,只一眼,便摇了摇头,“席鹤,这确实不是阵阁的阵旗。”

    席鹤脸上丝毫没有尴尬,反而笑了起来,“何以见得?”

    玄阳突然怒了,伸手将他的三个弟子招了过来,“把你们的阵旗都拿出来。”

    这三个弟子里也包括了容渊,当即,他们便将自己制作的阵旗拿了出来。

    玄阳伸手一招,那阵旗便如同有线条牵引一般,飞到了他的手上。

    玄阳斗气催动,一点黑色的光芒便将那三个阵旗笼罩,须臾,光芒散去,每把阵旗上却多了一个图案。

    图案并不一样,但是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这图案可不是画上去的,而是秘法烙印上的。

    除非有特殊的窍门,否则不会有人知道这其中的区别。

    “我阵阁的阵旗都有记号,几位阁尊是知晓的,还要本尊多说吗?”

    玄阳一开始还自称我,这次却是将“本尊”抬了出来,显然是气得不轻。

    连翘眨巴着眼睛,却不插话,安静地站着。

    她知道,现在似乎已经没有她什么事情了。

    席鹤却依然不慌不忙,将那隔音阵旗重新拿到了手里,然后催动斗气,顿时,那阵旗上红光艳艳,一只凤凰图案出现在了那旗面上。

    “如何?”

    玄阳张大了嘴巴,步了妙灵天的后尘,脸如锅底般黑,却是不说话了。

    楚秋白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上不由得染上了一丝的凝重。

    连翘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心下略一计较,便涌上了更大的疑惑。

    这阵旗,怕真的是阵阁之物了,如此一来,沧灵五大阁,便有三阁被牵连进了这百鬼草的事件中。

    连翘突然便感觉到背后有一只黑手,在缓缓地推动着事情的发展。

    隐隐的,她的心头笼上了一层不安。

    大殿里一时间就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中,事情发展太快,以至于所有人都忘了大殿上还躺着一个关键的人物,叶寒。

    叶寒修为低微,昨日又被连翘狠狠地扎了两针,便一直沉睡着没有清醒。

    哪怕后来她被席鹤废了丹田,也依然没有丝毫的醒转。

    本来连翘预计,这两针可以让叶寒昏睡三四个时辰的,谁知道后来她没了修为,这麻醉的效果就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这丫头应该是被人当了枪使,那天她漏了口风,不小心透露,她的背后还有一个人。”

    大殿的气氛实在沉闷,妙灵天也不藏着掖着了,将那天她审问出来的东西说了一遍,丝毫没有避讳的意思。

    她那一双妙目,将殿内所有人都扫视了一遍。

    百里御成将那四把阵旗拿在手里把玩,头也不抬,“所以妙阁尊的意思是,那背后的人,就在大殿里吗?”

    妙灵天不说话,但是连翘却嗅到了空气中突然浓郁的花香。

    “无论是百鬼草,还是那个阵旗,都是藏在我们阁中要地的,除了亲传弟子,并没有人能如此悄无声息地将东西带出来。”

    连翘恍然,感情这次的召集,是想从他们之中找出内鬼?

    楚秋白此时就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这事情如此复杂,他说什么也不会将连钦带上的。

    “那这些新生,怕是和这事情没有多少的关系。”还是百里御成明理,开口就将连翘等人划了出去。

    妙灵天不置可否。

    玄阳却突然坐直了身体,“是不是有关系,我们暂时无法得知,但是,既然新生被牵扯了进来,断没有抽身的道理。”

    连翘等人一愣,忍不住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什么意思?这是要将他们也划入嫌疑人的行列?

    别人连翘不知道,但是此刻殿中的新生,她都认识,除了长孙征,她完全可以保证,这些人和那个什么百鬼草一定没有什么关系。

    之所以排除长孙征,实在是因为,这个人用不着她来担心,自有长孙彦来处理。

    容渊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丝毫不担心自己身在其中是否危险,木苓却凡事以连翘为首,自然不会说什么,而连钦,完全是无妄之灾啊!

    连翘心中微微叹气,她身在其中,完全没有立场说话。

    哪怕她是受害者。

    忽然——

    “嗯……”

    躺在地上的叶寒忽然呻吟一声,揉着脑袋有些茫然地坐了起来。

    楚秋白脸上忍不住浮上一抹冷笑,“嗬,醒了。背后是谁在动手,直接问她不就行了吗?”

    顿时,五阁阁尊和其它弟子都将目光齐刷刷地集中在了叶寒的身上。

    “唔——”

    叶寒刚刚清醒,记忆有些模糊,丝毫没有察觉到现在的环境有何不同。

    微微转头,她的眼中便看到了身着红裙的连翘。

    顿时,昏迷前的记忆瞬间涌了上来。

    “贱人!你敢暗算我?”

    说着,叶寒就要起身给连翘一下,谁知道刚一动弹,丹田忽然传来撕裂般的疼痛,她一时不察,顿时痛得跌倒。

    “贱人,你对我做了什么?”

    叶寒伸手去抓连翘的脚,谁知道连翘轻轻移了一步,轻松躲开。

    连翘也不管叶寒脸上的狰狞,而是微微弯腰行了一礼,“院长,阁尊,您们也瞧见了,叶寒对弟子报了必杀的决心,请院长与几位阁尊为弟子做主。”

    叶寒身躯顿时一僵。

    她原本是躺在地上的,此刻坐起来,正好背对着五大阁尊,丝毫没有看到那上面五道蔑视的目光。

    此刻连翘毫不留情地戳穿,她的脊背顿时就有些发凉,一阵巨大的恐慌将她包围。

    叶寒脖子僵硬,却强迫着将自己的身体一寸一寸地转了过来,在看到上方那五张黑如锅底的脸时,深深的绝望将她淹没。

    “院长,阁、阁尊……”

    “胆子不小!”楚秋白本身性格比较豪爽,最看不得这种勾心斗角。

    “学院里禁止学生自相残杀,看样子,有的人并不当一回事!”

    席鹤在火上添了一把柴。

    妙灵天面上肌肉微微颤抖,看着叶寒的目光,就更加不善了起来。

    “我……”

    她想打杀连翘是一回事,这明明白白被阁尊抓住把柄,又是一回事。

    环顾四周,看着那些亲传弟子毫无顾忌扔过来的冷漠眼神,叶寒终于忍不住瘫坐在了地上。

    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被捉了来,竟然惊动得五阁进行会审。

    却是不知,自己是否还能活下来,又会面临怎样的惩罚。

    想到这里,叶寒忽然悲从心来,她这才突然后悔,当初就不应该沾染那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