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64章 五阁齐聚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连钦绕过那个看起来狡黠的女孩,紧紧跟在长孙征的背后,始终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长孙征抿着薄唇,瞥了一眼身后的人,心中的气闷一点儿也没有消散。

    前天的事情,长孙征一直记在心里,那种不甘和憋屈,在方才,积蓄到了顶点。

    他是楚秋白的亲传弟子,加上有长孙彦在学院里几年,他自然知道,这次召集,其实只有五位阁尊和五阁亲传弟子有那个资格。

    可刚一出门,楚秋白看到正在树下练剑的连钦,居然毫不犹豫地将他带上了。

    这个师父,从一开始,似乎就没将他放在眼里过。

    “哼!”

    冷哼一声,长孙征神情冷漠,脚下提了点速度。

    连钦似是完全没有听到那声冷哼,面不改色地尾随其后,继续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另一边,木苓忐忑不安地站在炼香阁所在的角落里,眼睛不停地往门外瞥。

    大小姐会来的吧?

    师玉如知道这小师妹和那药阁的丫头关系不错,心里自然不待见她,瞧着她那有些畏缩的表现,对其更加不屑。

    “哼,上不得台面的家伙!”

    师玉如也只能心里鄙视,面上却不曾流露出分毫来。

    这里可不是烟霞峰,她们如果在这里表现出了不和,只会让别的几阁看了笑话去,这点道理,她还是懂的。

    剑阁紧跟在炼香阁后面到达,当即便有鹿鸣峰的亲传弟子将楚秋白他们引到了早就安排好的区域。

    楚秋白是阁尊,自然不会和这些弟子待在一起,所以他也只是回头简单交代了几句,便向前走去,坐在了百里御成的身旁。

    “院长这么着急地将我们带来,可是有什么大事?”

    楚秋白瞧着桌上有酒,顿时眼睛一亮,也不管是不是合适,兀自先倒了一杯,一口饮尽,这才大声问道。

    妙灵天一脸嫌弃地误了口鼻,“一股酒气……”

    百里御成微微一下,不慌不忙,取了酒壶,亲自给楚秋白的杯中倒满,“不急,药阁和阵阁还未到,人齐了再说。你若无聊,就先喝着酒。”

    这话深得楚秋白的心,也不客气,端起酒杯放在鼻尖轻嗅,顿时,一股果香便钻进了鼻孔,这个平时只知道埋头修炼的阁尊,立即便感觉到四肢百骸都有灵气钻入,舒适异常。

    楚秋白脸上惊异,“院长,这可是你珍藏了许久的猴儿酒?”

    百里御成抿嘴,“鼻子倒是挺灵的。”

    楚秋白端着杯子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你倒是舍得。”

    百里御成呵呵一笑,并不搭话,而是将视线投向了楚秋白带来的几个弟子身上,“老楚,这次你带的人好像多了。”

    楚秋白看了一眼那安安静静背着剑站在角落里的连钦,眉目微动,对这小子又在意了几分,“瞧着顺眼,就带来了。”

    妙灵天安静地听着他们的对话,自然也看到了多出来的连钦,稍微思量一番,便知缘由,忍不住多了几分心思。

    门口脚步声纷沓,阵阁的几名亲传弟子在玄阳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连钦瞧了一眼,便看到了不疾不徐走在中间的卫庄。

    似是察觉到了连钦的注视,容渊微微偏头,俊朗的面容上便挂上了一丝浅笑。

    “混得不错。”

    容渊微微启唇,没有声音,连钦却从那口型上读到了他的意思。

    连钦凝眸,并不搭理。

    稍稍环顾了四周,一个身着樱粉的少女便落入他的眼帘。

    少女面上强制镇定,可眼底却透着微微疲倦,两双原本嫩白的小手被袖口遮着,那微微露出来的一角,却出现了一点点淤青。

    这个少女,不是木苓是谁?

    瞧着那手上的淤青,连钦一眼便认了出来,这是磕伤。

    这丫头,在炼香阁待得不顺心吗?

    心下这么想着,连钦便将视线重新投到了门口,沧灵五阁,可只有药阁还没来了。

    也不知道那丫头在药阁过得如何?

    随着阵阁的加入,来得最早的妙灵天就有些坐不住了。

    “院长,药阁什么时候过来?”

    百里御成面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稍微多等会儿。席鹤回药阁取了点东西,很快便到。”

    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了衣袂破空的声音,席鹤当先行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的是药阁首徒,长孙彦。

    药阁一次便来了八人,连翘作为最小的师妹,自然是走在最后,普一进门,便有七八道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连翘喜红,身上着的是一袭樱红色裙子,外面罩了一层云纱。头上却没有过多的装饰,就在脑后梳了个百合,其余的头发披散着。

    莲步轻移,连翘整个人便如同处在一片烟霞之中,瞧起来满是灵气。

    可惜,她那脸上的刻字和毒斑,生生将她从仙女化作了泥巴。

    在师玉如眼里,连翘真如那夜叉一般难看。

    感受到身上落下的视线,连翘毫不慌乱,跟着灵阁的弟子找到自己的位置,这才有闲暇抬头望去,一眼,便瞧见了正站在她对面的容渊。

    容渊难得没有穿上他那玄色锦衣,而是换上了阵阁的着装,明黄色的长襟衣袍,腰上束了个墨色的腰带,一个精致小巧的八卦便悬在他的腰侧。

    再瞧着他的脸,连翘忍不住感叹,这俗语说的人靠衣装,怎地到了容渊身上,反而是人衬衣冠呢?

    瞧他旁边的几个阵阁师兄弟,一个个穿上这衣服无精打采的模样,唯独容渊,如同明珠一般吸人眼目。

    连翘移开目光,看向连钦。

    连钦的脸依然如同冰块一般万年不化,只是看见连翘,他的眼中透着询问,“过得可好?”

    连翘微微颔首,表示无事,便将目光投向了木苓。

    而长孙征那道复杂的目光,她直接选择了无视。

    木苓看到连翘出现,那有些愁苦的脸上便堆上了笑容。她身处炼香阁,自然在昨天隐隐约约听到了叶寒闯药王峰的事情,从那个时候开始她就在担忧着连翘的安危。

    她对沧灵不熟,加上妙灵天下了命令,不许炼香阁的人靠近药王峰,她也只能自己暗自焦急。

    幸好,这次院长召集,妙灵天将她带来过来,她那颗悬着的心微微放了下来。

    连翘看着她那骤然放松的姿态,忍不住心口微微泛疼,她重生以来,从原主的记忆中得知,这个丫头打小就在她身边伺候着,自始至终心都向着她,她怎能不知。

    木苓也就比原主大个一两岁罢了,在她眼里,这丫头还是个孩子。

    她再薄情,也早就将木苓当成了自己的妹妹。

    环视一周,连翘的唇角微微勾起,这大殿里,熟人可真的不少,除了方才那几位,她甚至还看到了萧天香和周少英。

    “人齐了,那就开始吧!”

    不等连翘多看,坐在首位上的百里御成咳了一声,站了起来。

    顿时,屋内二十多道视线便投到了他的身上。

    其余四阁阁尊点了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百里御成拍了拍手,偏殿便开了一道门,两个弟子压着颓废的叶寒往大殿方向走去。

    妙灵天的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叶寒是她门下的弟子,在沧灵也待了好几年了,在场的除了那几个新人,谁不认识她?

    百里御成将叶寒这么押出来,是存心给她看的吗?

    妙灵天的变化其余几位阁尊自然看在眼里,不过很显然,她不是主角,于是,除了席鹤,玄阳和楚秋白的目光便先落在了叶寒的身上。

    很快,叶寒便被带到了大殿中央,那两个弟子将她随手一放,便退了下去。

    “怎么回事?为了一个弟子,用得着如此兴师动众吗?”

    玄阳只看了一眼,便没了兴趣。但是他也知道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虽然不耐,他也只能开口询问。

    席鹤咳了一声,有些尴尬地接过话头,“不知道各位,是否还记得前段时间药阁被盗窃之事?”

    百鬼草可是禁药,当初失窃,下面的弟子不知,几位阁尊却是知晓的。

    当即,玄阳和楚秋白便点了点头,妙灵天一声不吭,黑着脸,静悄悄地坐着。

    百里御成看着下方的叶寒,一直温润儒雅的面庞也有些凝重,“和她有关。”

    话音刚落,妙灵天便冷哼一声。

    楚秋白手中的酒杯也缓缓地放了下来。

    席鹤不动声色,玄阳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并未听说有弟子受到伤害,院长是如何知道的?”

    最后还是楚秋白开了口,他也很好奇这么一个柔柔弱弱的丫头,是怎么有胆子做出这样的事情的?

    百里御成将目光投向席鹤和妙灵天,“这件事情,两位阁尊最清楚,便说说罢。”

    知晓妙灵天不愿开口,席鹤站了起来,将这两日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甚至都没有遗漏那师玉如和叶寒在星斗阁内的所作所为。

    师玉如深深地垂着头,恨不得地上有个裂缝,好让她钻进去。

    她当时虽然气恼连翘,却并不完全知晓叶寒的动作,只是隐隐猜测罢了。

    就连后来叶寒脸部中毒,她也以为是连翘后面弄上去的。

    谁知道,现在她竟然完全无法洗脱嫌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