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61章 万毒蛊的异动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席鹤的脸色很难看。

    他也没想到,有他坐镇药阁,居然还有人敢闯入药王峰来击杀他的亲传弟子。

    虽然连翘还没入门多久,他与这丫头相处不深,但是,随着这两天来的观察,他是挺喜欢这丫头的性子的。

    不然他也不会拿出那珍贵的七品丹药,让长孙彦转交。

    更何况还有一个看起来很是贵重的丹炉。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的这个小弟子,居然差点被人打杀了,由不得他心中怒气翻滚。

    见阁尊到来,连翘和几个师兄连忙上前行了一个礼,“见过师父。”

    “炼香阁的丫头?”

    只瞥一眼,席鹤便认出了那被捆绑之人的身份。

    连翘上前一步,将刚才的事情事无巨细说了一遍,当然,也将自己设计故意让叶寒伤到自己的心思说了。

    席鹤是斗王,虽然专注炼药,可毕竟境界在那里,她瞒不住。

    果然,话一说完,席鹤刚才还藏着的怒气便再也无法收敛,冷哼一声,手一招,一个三角小旗子便从叶寒的袖口飞了出来。

    “可移动的隔音阵旗!”长孙彦惊呼出声,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连翘疑惑地偏了偏头,“师兄认识这个东西?”

    长孙彦摇了摇头,剑眉因为忧虑而封锁,“没见过,但是听说过。这是中州才会有的东西,怎么……”

    席鹤只看了一眼,便冷哼一声,将那东西收了起来,手一扬,一枚纸鹤便飞了出去。

    “师父,您这是……”

    莫轻言认识这个东西,是五阁阁尊之间用来传讯的纸鹤,虽然没有那烟花快,但是好在比较隐秘,除了收信人,无人可知纸鹤里的消息。

    “她炼香阁的人跑来袭击我的弟子,我总得去要个说法!”席鹤面色冷凝,语气不善。

    莫轻言向来惧怕这个师父,当即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了。

    而席鹤身后的其它几个师兄,见此情景,也不敢多言,只是默默地束手站立,等待妙灵天的到来。

    而作为当事人的连翘,顿时就有些无奈了。

    她刚才还怪席鹤几人不来救援,而此刻,她倒是巴不得人来得少一些。

    这样她还能让小黑蛇悄悄地搜一搜那叶寒的身,好知道她身上是不是还有百鬼草提炼的毒液。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在席鹤刚到的时候,她突然发现自己的体内有了异样。

    她顿时想到了赤霄给自己说的万毒蛊。

    那东西以毒为食,自从进入自己体内,便悄悄地吞噬着自己体内的剧毒。

    连翘脸上的毒斑之所以能消失得如此之快,无不得益于万毒蛊。

    本来这东西在她体内安安分分几个月,连翘都快忘了这万毒蛊的存在了,可是,刚才叶寒喂自己喝了半瓶的百鬼草毒液,这虫子居然有了反应。

    万毒蛊本来是潜伏在连翘的经脉某处一点一点蚕食剧毒的,那毒霸道,它总是吃一点消化一点,速度并不见得多快。

    长期这样的饱食,这万毒蛊估计是吃得有点腻了,这一嗅到那百鬼草毒液,顿时就如同苍蝇嗅到了臭鸡蛋,马上从经脉深处爬了出来。

    连翘立刻就感受到了万毒蛊传来的欣喜之意。

    赤霄临走时曾经告诉过她,这万毒蛊已经认她为主,只要吃完这经脉里的陈年毒素,便可以脱离她的身体进行攻击。

    虽然连翘不知道如何指挥这万毒蛊,但是从刚才的反应来看,她也知道,身上多准备一点毒药绝对没错。

    只是可惜,这个机会貌似只能等以后了。

    席鹤的千纸鹤飞出去没多久,一脸寒霜的妙灵天便带着师玉如来了。

    “席鹤,你刚才给我传讯的话是什么意思?”

    一落地,妙灵天甚至都没打量周围,就直接先找席鹤算账了。

    席鹤冷哼一声,脸上怒气未消,指着那依然被捆绑着的叶寒说道:“你的弟子跑到我药王峰来行凶,不给一个解释吗?”

    妙灵天回头一看,脸上的顿时露出愕然的神情来,“她怎地会在这里?”

    席鹤一听这话,本就难看的脸又阴郁了几分。

    “你的弟子为什么会在这里,你应该更清楚才对。”

    妙灵天没说话,凌厉的目光顿时扫向了站在一旁低头不语的师玉如身上,“怎么回事?”

    师玉如浑身一抖,顿时知道再瞒不住,扑通一声便跪倒在地,“师尊赎罪,弟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跑出来的,弟子……”

    妙灵天柳眉微皱,扫了一眼旁边围观的其余弟子,突然说道:“席阁尊,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可否移步?”

    席鹤扫了一眼旁边的弟子,挥了挥手,莫轻言几个师兄便知趣地上前疏散,离几人远远的。

    长孙彦没动,他是药阁首徒,有这个资格站在这里。

    更何况,这叶寒刚才用了百鬼草毒液,这事情本就和他有些牵连,他自然不能离开。

    见周围没有了无关的人,妙灵天脸上的怒气便重了几分,“说!你为何连个人都看不住?”

    连翘微征,与长孙彦对视了一眼。

    这个叶寒,来之前是被看守着的?

    师玉如当着长孙彦的面下跪,深觉得难堪,巴不得扭头就走。

    可是她不敢,妙灵天的脾气,她早上才领教过。

    “启禀师尊,您让弟子看守叶寒师妹,弟子不敢怠慢。只是叶寒师妹突然说口渴,弟子念着这几年的同门之谊,便去取了水来。谁知道,回来一看,叶寒师妹已然失踪。弟子当时就知道上了当,便想去禀告师尊,谁知道,刚见到师尊,还未来得及汇报,便到了这里。”

    师玉如的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这看守不力的错处,三言两语的,却变成了她体恤同门,所以被骗的冤屈。

    连翘忍不住心内冷笑。

    从炼香阁到药王峰,哪怕是提着斗气急速前进,就算那叶寒长驱直入没有任何的耽搁,到了这里,至少也得盏茶功夫。

    而叶寒和自己争斗到席鹤传讯,这中间又起码过了半个时辰。

    这师玉如倒个水需要如此之久吗?

    不过,妙灵天显然并没有戳穿她的意思。

    “唉!”妙灵天忽然幽幽一叹,也不叫师玉如起身,而是对席鹤低了低头,“这一切,都是本尊管教不严。早上本尊回去时,无意间发现了百鬼草竟然是这丫头所盗,便立刻让师玉如将她关押看守,没想到,却被她骗开了门,逃了出来,打伤了药阁弟子。真的是……师门不幸啊……”

    连翘面上神情不动,心内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妙灵天说话如此好听,怕是不想担这个责任吧?

    席鹤不为所动,场面一度冷了下来。

    迟迟不见席鹤表态,妙灵天也有些绷不住了。

    想她炼香阁,何时这样低声下气地向药阁服软过?

    要不是这次实在理亏,她没理由闹,不然,这药王峰,早就被她折腾得鸡飞狗跳了。

    见师父是真的生气了,长孙彦抿了抿薄唇,将方才连翘给她的药瓶取了出来。

    “阁尊,这是叶寒留下的药瓶,里面装的是半瓶百鬼草的毒液。刚才她为了取小师妹的性命,整瓶药都被让小师妹喝了,这……”

    妙灵天大惊失色,面色难看地看向连翘,“长孙彦,你是药阁首徒,百鬼草的毒性如何你也应该清楚,你何须在我面前睁眼说瞎话。这丫头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像是喝了半瓶毒药的样子吗?”

    连翘嘴角微微抽搐,只得上前一步,解释了缘由,“阁尊明鉴。弟子自小被剧毒侵体,差点因此丧命。直到前段时间因缘巧合得以将这毒素解了,才侥幸活了下来,得以修炼。大概是因为从小被剧毒缠身的缘故,似乎得了百毒不侵的体质,这百鬼草喝下去,确实并未对弟子造成任何的影响。”

    师玉如本是跪着不敢抬头的,此刻也惊异地直身看向连翘,看她面色不似作假,顿时心里就一阵不是滋味。

    这个连翘,怎地如此命大?

    得了解释,妙灵天虽然觉得不可思议,倒是也没深究,而是重新回过身来,看着席鹤的眼睛说道:“叶寒在早上便被我逐出了炼香阁,早已经不是我炼香阁的弟子。药阁如何处置,不用告知我。”

    这一下,席鹤终于面色微动,挥手布下了一个斗气罩,将妙灵天和他笼罩在其中,两个人就这么交谈了起来。

    也不知道两人之间说了什么,连翘看到席鹤的面色越来越凝重,最后,眉间更是笼上了一层愁绪。

    不过片刻,席鹤再一挥手,收了斗气罩。

    而妙灵天也不多话,提着师玉如,便飞下山去了。

    临走,师玉如的脸色难看得紧,看着长孙彦旁边的连翘,目光微闪,一颗叫嫉妒的种子悄然开花。

    “师父,这……”

    长孙彦上前一步,撇着叶寒请示道。

    席鹤脸上阴晴不定,他看着自始至终都未醒来的叶寒,忽然一伸手,拍向了她的丹田。

    叶寒闷哼一声,顿时一口鲜血便溢出了嘴角。

    “把她交给院长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