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56章 他?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曲幻心有余悸地扭头看向那块黑石,他这才发现,那哪里是石头,而是一堆毒虫的尸体,这周围的腐蚀痕迹,便是那些毒虫带来的。

    曲幻在附近寻了一棵树,脚尖轻点,整个人便飞跃而上,轻轻地立在树梢,自高而下地俯视着那片被腐蚀的区域。

    是一个已经模糊了的人形!

    人形……

    曲幻忽然想到那些失踪的淘汰者,莫非……

    想到这里,他再也顾不得寻找金麟蛇了,而是不顾斗气的消耗,开始迅速地在周围勘察起来。

    且说这边,妙灵天一脸怒气地出了药王峰,身形一盏,不过片刻,便到了自己的炼香阁。

    “去,将师玉如和叶寒带来。”

    妙灵天随意指了个弟子吩咐道,脸色平静,哪里还有刚才的狂风暴雨?

    “是。”

    那学子不敢怠慢,连忙放下手中的功课,去寻找师玉如和叶寒。

    回到自己的住所,妙灵天仪态万方地给自己沏了茶,瞧着那袅袅升起的水雾,唇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那个药王峰的小丫头,倒是有趣得紧,不过十四岁,竟然比寻常孩子还要镇定。

    还有那个药阁首徒,真的以为那点拙劣的伎俩能瞒得过她吗?

    她是谁,炼香阁的阁尊,要说对熏香的了解,这沧灵学院,还没人比得过她。

    她一眼就瞧出,那所谓的证据,是伪造出来的。

    呵!

    她似乎是最近几年脾气太好了点,这一个个的,都忘了她当年的威风,竟然都开始在她的面前动起了小脑筋来。

    那药王峰的小子就罢了,横竖药阁就没一个正经人,若是没有一点小聪明,她还真的不习惯。

    千不该万不该,师玉如……

    “阁尊,玉如师姐和叶寒师姐来了。”

    刚才的那个弟子是外门学子,虽然是炼香阁的门下,却没有资格叫妙灵天师父的。她们的师父,都是已经出师的直系弟子。

    “见过师父。”师玉如娉娉婷婷,盈盈下拜。

    “见过阁尊。”相比之下,蒙着面纱的叶寒就没有师玉如那么镇定了,她的心里有着隐隐的不安。

    妙灵天端着茶盏,不急不缓,撇了茶沫,微微喝了一口,细细品着,似乎没有看到那半屈身的两个弟子。

    师玉如低着头,迟迟不见妙灵天开口,一条腿支撑着半屈的身体,早已开始酸麻。

    而叶寒更是不济,本就心虚,加上妙灵天积威已深,她的身躯竟然渐渐地便颤抖了起来。

    饶是如此,两人也不敢贸然起身,只得咬牙坚持。

    好在两个虽是女子,但毕竟也是斗师的修为,一时半刻,倒也坚持得住。

    妙灵天目不斜视,可她的身周,渐渐地出现了无形的威压,一波一波的如同潮水一般,挤压冲击着师玉如两人。

    师玉如两人顿时暗自叫苦,俏脸煞白。随着那威压原来越难以抵挡,两人更是不自觉地提起了斗气抵挡。

    但是斗师的修为毕竟不高,妙灵天怎么着也是个斗王,岂能让这两人翻了天去。

    不过十个呼吸,师玉如两人身上的衫裙便被冷汗浸湿,而修为更低的叶寒脚下,更是洇开了一片水渍,而且还有迅速扩散的趋势。

    妙灵天慢悠悠的喝完一盏茶,这才不动声色地将放出去的威压收敛起来。

    感觉到那威压如同潮水般褪去,两人顿时身躯摇晃,明显的体力不支。

    师玉如还好,咬着牙凭着毅力坚持着半屈的姿势,叶寒却是抵不住,直接脚下一软,瘫软在地。

    “起来吧。”

    妙灵天声音清冷,听不出是喜是悲。

    师玉如暗自送了一口气,运转残留的斗气,勉强起身站立,还不忘拉了叶寒一把。

    倒不是她与这个外门师妹感情多深厚,只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既给妙灵天看,也是给叶寒看的。

    叶寒哪里知道这些,只当是师玉如是真心搀扶,不由得心中微暖。

    “你们,可知错?”

    妙灵天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幕,嘴角微动,红唇轻启,充满了杀意的字眼便如同惊雷一般地砸在了两人的心头之上。

    师玉如和叶寒身躯微震,背脊发凉,顿时有一种深入虎口的感觉。

    尤其是叶寒,更是心虚得不敢抬头。

    师玉如毕竟是师姐,又是妙灵天的亲传弟子,很快便回过神来,迅速双膝着地,俯身低头,“师父明鉴,弟子不知错在何处。”

    叶寒也赶紧拜倒,那面纱下的面庞,已经因为害怕而有些扭曲。

    难道,阁尊知道了些什么?

    “呵,不知错在何处?你可真的是本尊的好弟子。”妙灵天面含薄怒,越瞧这弟子越不如意。

    亏得自己最疼爱这个弟子,谁料她竟然将心思打在自己身上。

    师玉如咬牙,并不敢搭话。

    师尊是真的怒了,这个时候,多说多错,不如先闭嘴看看形势,再寻化解之法。

    妙灵天也不为难她,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那个微微颤抖的身躯,“叶寒,你可知错?”

    “弟……弟子不知。”

    叶寒惶恐,那心底的不安更是越来越浓烈。

    “不知?”妙灵天眸子微缩,素手一扬,手边的茶盏便被扫落,在叶寒的面前摔得粉碎。

    叶寒顿时吓得一缩,强撑着不敢抬头。

    “沧灵学院最忌讳学子之间自相残杀,你和那新来的学子上了生死擂台便罢了,以一个斗师的身份居然打不过四级斗者,将我炼香阁的脸面丢尽!”

    妙灵天唇角闪过一丝冷笑,开始从头算起。

    昨日,师玉如和叶寒回来之时,她便传唤了这两个人了解前因后果,以她的心智,岂不知这两人言语之间的不实。

    当时不说,不过是想将计就计,干脆去那药王峰瞧一瞧那个丫头,顺便,也是想验证一下自己心中的猜想。

    百鬼草牵连甚广,她也不得不谨慎对待。

    别看烟霞峰和药王峰平时不对付,但是在遇到这个事情上,两个阁尊有着惊人的默契,同时压了下来,并未兴师动众,而是各自安排计划,悄然调查。

    毕竟,无论是烟霞峰还是药王峰,如果真的和百鬼草的失窃有关,那最终的结果,必定好不了哪儿去。

    今日一行,妙灵天一番装模作样的兴师问罪,早已经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这百鬼草,怕是真的和那丫头没有什么关系。

    连翘对这个妙灵天并不了解,但是席鹤却是清楚的,要说这五阁之中,谁的心窍也比不上这炼香阁的阁尊。

    这番做戏,当真是心有灵犀。

    不然,依着席鹤的性子,他岂能在妙灵天胡闹一番后,轻描淡写地放人离去?

    妙灵天的话音刚落,师玉如便身躯一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刚要开口的心思瞬间便没了,那被遮挡的脸上,一片煞白。

    妙灵天去了药王峰的事情,师玉如很早便知道,唯一蒙在鼓里的,只有她身后惶恐的叶寒。

    “我……”叶寒的眼中闪过一丝惭愧,还有一丝难堪。昨日生死擂台上,她确实输得实在难看。

    但是,阁尊居然只是问这个事情,难道说,她并不知道自己栽赃的事情?

    一想到这里,叶寒的心思便活络了起来。

    “阁尊,叶寒技不如人,给炼香阁丢脸了,甘愿受罚。”

    “受罚?”妙灵天冷笑连连,“你受得起吗?”

    师玉如的身躯伏得更低了,就连呼吸,也收敛了起来,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叶寒则是疑惑地抬起了头,“弟子不明白。”

    师玉如闭上了眼睛,心道,叶寒完了!

    果然,妙灵天更是懒得废话,一挥手,叶寒的身躯便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起,狠狠地砸在了旁边的石墙上。

    “技不如人,认输就是。那连翘已经饶了你一命,你不知悔改也就罢了,竟然栽赃陷害,你这张脸,毁了也是活该。说!百鬼草你从何处所得?”

    叶寒脑袋嗡地一声炸响,惊骇地看着妙灵天。

    阁尊知道那武器是她的!

    阁尊竟然知道是自己在陷害连翘!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自己做得那么隐秘,就连师玉如在场也没有看出自己怎么做的手脚,阁尊并不在现场,如何发现的?

    “阁尊,弟子——冤枉——”

    叶寒眼中露出委屈,依然不死心地辩解。只是一张口,她便呕出一口鲜血,却是受了内伤。

    “冤枉?”

    妙灵天气极反笑,这个叶寒,真的当她是傻子不成?

    “药阁首徒长孙彦,已经找到了证据。在百鬼草失窃的现场,遗留着一节残香。证据我亲眼瞧了,正是你惯用的迷幻香。你,还有何话可说?”

    妙灵天将叶寒隔空摄起,咄咄紧逼,甚至更是用上了斗王的实力,用浑厚的斗气,震得叶寒神智恍惚。

    那长孙彦的证据是假证据,但是不妨碍妙灵天顺手取材。

    说谎,谁不会?

    “这不可能!”叶寒失声尖叫,眼神中的慌乱再也掩饰不住。

    “他不会熏香,怎么可能会留下证据,这个证据是假的,假的!”

    师玉如闭上了眼睛,这下,叶寒是真的神仙难救了。

    妙灵天脸上似笑非笑,“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