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48章 百鬼草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大小姐……”

    木苓欲言又止地看了眼在擂台上哭嚎不休的叶寒。

    连翘这时也回过头。

    她抱着双臂,朝擂台上的叶寒冷笑了声。

    随后,转身拉住木苓,大步朝归云殿的方向走去。

    这个梁子已经结下了。

    眼下对她们也没必要摆好脸色。

    连翘拉着木苓,容渊则无所事事地跟在两人身后。

    三人绕过归云殿,连翘快步拽着木苓拐进了山脚下,来到一处无人的小径。

    她打量了四下,没有发觉任何异动,这才从纳戒里取出一枚蛇果。

    通体金黄如玉,状若小蛇,晶莹剔透。

    果子刚被取出来,此地的空气里的顿时多了一股淡淡的馨香。

    “这是……”

    木苓虽然不懂药材,但是也能嗅出这果子非凡。

    她神态疑惑地望向连翘。

    “它是金鳞蛇的伴生老蛇果,你服下后,起码能突破到四星斗者。”

    连翘边说,边掰开木苓的手,将蛇果放置在她掌心。

    她低声嘀咕道:

    “那个叶寒,还有她周围的人一定会找你麻烦。

    你成了四星后,阁尊应该会多注意你几眼,叶寒就算想挑衅也不敢太明目张胆。”

    木苓哭笑不得地反握住连翘。

    “大小姐,这种好东西还是留给您自己吧,奴婢……”

    她真心实意地希望连翘能更好。

    谁知连翘却扬起眉毛,提高音调反问道,“奴婢?”

    沧灵学院不许呼奴唤婢,想到这个规矩,木苓立刻自觉失言地捂住嘴。

    连翘不再纠结这个话题。

    “以后叫我连翘,还有,你觉得凭我刚才在擂台上的身手,需要吃这果子吗?”

    她边说,边将手在空中甩了下,做出一副摇铃状。

    那副得意洋洋又俏皮的模样,使得木苓“扑哧”一声笑了。

    大小姐的一番好意,她领下了。

    不过直呼对方的名讳,还……还是有点。

    木苓垂下眼皮,握着手中的蛇果,压根不敢看连翘,半晌才支支吾吾地叫了声。

    “连……连,连翘。”

    仅仅是个称呼而已,却困窘得说话都结巴起来。

    连翘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这样吧,让她以后再慢慢习惯。

    纳戒里还剩下两枚蛇果,另一枚是准备赠给连钦的。

    “说起来,连钦人呢?”

    连翘以为他还在登天梯上,当下拉着木苓准备前往练剑台。

    谁知突然从天而降一道人影。

    银色长袍,腰间佩剑,眼眸一如既往的沉静冷冽。

    连翘几乎被他吓到。

    这个人总是无声无息的出现,来无影又去无踪。

    “咳,你在啊……给。”

    连翘从纳戒里掏出另一枚蛇果,轻巧地搁在他掌心上。

    对方只是盯着果子看了几眼,接着朝她一拱手,动作干脆地收下了。

    连翘忍不住拍了下木苓的肩膀,顺便抬手指住连钦,嘴里道:

    “瞧瞧人家。”

    木苓的声音微弱了几分,“嗯……瞧见了。”

    “走,去练剑台。”

    扔下这句话后,连翘当先朝小径的尽头迈去。

    原本木苓身体不适,才停在登天梯上小憩,如今自己一行四人都逃课跑去了生死擂台。

    啧,希望消息没传得那么快。

    她现在赶过去,装作刚跑完的模样,应该会来得及吧?

    练剑台。

    台子正面迎着陡峭的悬崖,云海茫茫。

    此时,长孙彦正站在台边看着下方诡谲的烟云。

    他的身后一片空荡,没有别的身影,看来上早课的新生早已离开。

    连翘等人刚抵达这里,就见练剑台边的长孙彦回过头。

    “师妹,我该怎么说你好呢?”

    一声又好气又好笑的叹息从他嘴里发出,长孙彦边摇头,便缓步朝她行来。

    “第一天就逃课!”

    他恨铁不成钢般点了下连翘的额头。

    “你说你逃就逃呗,还闹出这么大动静,师父一定得罚我没有盯紧人了。”

    连翘急忙作揖,冲对方讨好一笑。

    “嘿嘿……师兄我错了。”

    她的态度和神情,都无比诚恳,令得长孙彦挑不出半根刺来。

    当下,他抚额一叹,“跟我道歉有什么用?你呀,要让师父知道你知错了。”

    连翘对他的话心领神会,立即点了点头。

    只是没想到,师父他老人家平日只窝在药王峰里,消息竟然半点都不落下。

    长孙彦又转过头,目光在容渊和连钦身上打量了一圈。

    这两个小崽子,又不是自己药阁的人。

    看见小姑娘家打架,就逃课跑去凑热闹,该罚。

    他当下指住登天梯,悠然道:“你们两个,去跑个十二圈,师兄我会派人盯着。”

    话里的意思无非是,别想偷懒。

    容渊和连钦对视一眼。

    这里站着四个人,却只罚了他们两个……这位师兄心眼还真偏。

    两人不说二话,转身掠向了登天梯。

    见他们走了之后,长孙彦才将视线落在木苓身上,状似不经意地说道:

    “丫头,身上有宝贝就藏好,别惹人眼馋。”

    木苓讶然地倒退一步,将袖子里的蛇果握紧了几分。

    药阁的人,鼻子都这么灵吗?

    她以为已经没气味了,想不到还会被人发现。

    提醒过她后,长孙彦懒洋洋地瞥了眼登天梯,随后叫了声连翘。

    “走,跟师兄回药王峰一起领罚吧。”

    连翘拍了下木苓,紧接着小跑追上了长孙彦。

    偌大的练剑台上在顷刻间,只剩下了木苓一个人。

    她犹豫片刻后,才朝炼香阁的方向走去。

    不过这次木苓谨慎了许多。

    她专程挑了一条僻静的小路走,并没有直接返回炼香阁内,而是在烟霞峰里找了个角落。

    这枚蛇果,尽快吃掉比较能安心。

    毕竟炼香阁内的学子也擅医,说不定有人就能闻出来呢。

    木苓警惕地环顾周围后,才一头钻进茂密的树丛里。

    她在盘错复杂的山林间兜了几圈,终于挑好了满意的地方。

    金黄色的蛇果从袖口滑到她的掌心。

    空气中顿时浮现出隐约的馨香,使人精神为之一振。

    木苓盘在坐地,轻咬上蛇果一口,开始了修炼。

    另一边。

    栽满辛夷树的落花小路上,连翘跟在长孙彦身侧,面上露出一抹哭笑不得的笑容。

    她试探性地问道:

    “师兄,凭你对师父的了解,他会怎么罚我呀?”

    长孙彦摸着下巴思忖道,“不好说,没准让你跳进思过池里泡几个时辰。”

    “……”

    所以当初为什么要挖这个池塘?

    连翘终于懂了药阁学子对那个地方的怨愤。

    她悄悄将手探进袖口里,挠了下小黑蛇。

    如果待会真被罚跳进思过池的话,刚好能让寒玉在水底玩一会。

    两人顺着小路,一直行到了药王峰的山腰上。

    这里是整座山上气温最宜人之处。

    既不像峰顶的寒凉,又不像山脚的潮湿,光线恰好斜斜地照着,辛夷花香在空中浮动。

    身为五大阁尊之一,席鹤的住处自然不简单。

    穿过几道深红的抄手游廊,两人眼前多出一座院子。

    连翘几乎是刚到此地,就听到师父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语气似乎还透着些微不悦。

    “进来!”

    连翘看了一眼身侧的长孙彦,才朝拱门里面走去。

    当进入席鹤的院子后,她才明白师父的脸为何这么臭了。

    原因无他,院内有两道纤细的身影,一跪一站。

    那身樱粉的服饰,以及无比眼熟的发型,分明就是叶寒和师玉如。

    “阁尊……师妹被药阁弟子用毒药毁容,请您为她主持公道。”

    师玉如眼神担忧地望着叶寒,语气温柔。

    “我身为炼香阁的师姐,如今师妹竟遭此毒手。

    玉如实在不忍心,所以冒昧前来打扰,烦请阁尊不要见怪。”

    听闻她这番说辞后,连翘登时冷笑起来。

    “毒手?”

    她快步上前,先朝席鹤拜了一拜,方才冷睨着叶寒和师玉如。

    “不知道师姐口中的毒手指的是什么?难道是指我在生死擂台上,留了寒师姐一命。”

    师玉如不与她对视,只低头不冷不淡地扫了叶寒一眼。

    叶寒顿时掩面痛哭起来。

    她这时跪在地上,突然朝席鹤狠狠地磕了几个头,语气里透出十分的伤心。

    “擂台之上刀剑无眼……师妹没取我性命,我已经心怀感激。”

    她抹着眼泪,扬起头,对席鹤露出那张皮开肉绽的脸。

    叶寒的脸上显出几分痛苦之色。

    “可是姑娘家哪个不在乎自己的脸蛋?本来这等小事,绝没有打扰阁尊的道理,可连学妹用的毒是白鬼草。”

    她话音落下后,席鹤和长孙彦的面色皆是一变。

    连翘见状,不禁皱起眉头。

    “十几年前那场惨祸,学院的人都知道。”

    叶寒说话的同时看了连翘一眼,那眼神里透出的阴毒令人心惊肉跳。

    她又接着道:

    “连学妹初来乍到,可能不知道百鬼草是禁药。

    阁尊,我是真的走投无路才来求您的。除了药阁,再也没人能拿出百鬼草的解药了。”

    长孙彦这时阴着脸开口。

    “说话可要负责任,你是老生,知道这件事牵连到百鬼草是什么后果。”

    气氛似乎在一瞬间变得凝固。

    叶寒的表情僵了僵,又连忙点头,“我知道,师兄不信的话大可验验我脸上的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