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47章 毁你容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第147章毁你容

    二十柄飞剑,“哐当”一声掉落在地。

    谁也看不清里面擂台里面发生了什么,目之所及全是妖异的青火。

    除了刚才那数道飞剑碰撞石台的脆响声后,擂台里面变得寂然无声。

    连翘伫立在火光中。

    她的青火,自然伤不到她分毫。

    不过身前的叶寒就狼狈多了。

    那一身樱粉的炼香阁服饰被熏成了焦黑之色,空气中还散发出若有似无的焦味。

    她半跪在原地,一只手按在胸前。

    想以这种举动,来压住喉咙里涌动的血腥气。

    叶寒原本梳得齐整的发髻,也散落在肩头,发梢被青火烤的微卷。

    如果不是在最后关头,她凝聚出了水盾。

    现在的下场一定会更惨。

    连翘用手指勾着幻音金铃,漫不经心地拨弄了两下,随后来到她跟前。

    “给你。”

    金铃被她毫不犹豫地丢了出来。

    在地上骨碌碌的打着转,直滚到叶寒的裙裾旁,方才停了下来。

    连翘懒得在擂台上杀人,也不屑于抢走对方的武器。

    这般磊落的态度,却刺中了叶寒那一颗敏感又薄弱的心。

    施舍?

    一个新生,竟然做出这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在众目睽睽下用了那样不入流的打法,凭什么还能云淡风轻地还回金铃。

    “学妹还真是好手段……”

    叶寒缓慢地抬起头,眼中暗藏怨愤。

    输了今天这场生死决斗,她已经彻底没脸了。

    以学姐的身份和新生上生死擂台,又拿出幻音金铃和断金鼠,却还是败了。

    想想这一战以后,小婊子该会多么风光。

    自己绝不会让她风光的!

    “不敢当。”

    连翘弹了弹衣袖里的红鼠毛,随后望住叶寒,语气冷硬了不少。

    “我只是想告诉你,辱人者,人恒辱之。”

    在她欺压木苓时,是否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受到别人的欺凌。

    刚才在擂台上,有很多机会可以击中她的要害,但是连翘没有做。

    既是为了木苓,也是不想一入学院就闹出风波惹人嫌。

    连翘望着眼神阴狠的叶寒,摇了摇头,继续道:

    “还有,得饶人处且饶人。我这次不动你,希望你以后在炼香阁安分点。”

    这次算是给她个教训。

    让她以后想对木苓使绊子时,心中好好掂量一下。

    “呵呵呵。”

    叶寒瞥了眼擂台上散尽的烟尘。

    她看着底下的学子们,那一双双直勾勾的眼睛,仿佛都在讥笑自己。

    看啊,竟然被个新生教训了。

    她已经想到了别人该是如何把这件事当个笑话,传得满院皆知。

    叶寒眼中闪过一抹狠毒之色。

    她低着头,掩饰住脸上的神情,站起身拱了一下手,低声道:

    “学妹身手不凡,是我输了。”

    说完,便从连翘身边擦肩而过。

    她的袖子里突然滑出两根细长的金针,针头有个小型勾爪,泛着青黑色,显然是淬过毒。

    叶寒巧妙地用连翘挡住自己的手臂。

    压低声音,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说:

    “小婊子送死吧!”

    连翘心中顿时警铃大作。

    她条件反射地低头,只见叶寒袖子里藏着两根模样古怪的暗器,朝自己腰间扎来。

    好一个心思歹毒的女人。

    这次定不能轻饶了她!

    连翘倏地探起手,攥住叶寒的手腕,把她的胳膊反扭过去,让那两根金针朝叶寒的脸上袭去。

    谁知那暗器上的勾爪突然暴涨,竟然勾住了连翘的手指。

    乍看上去,好像是她戴着两个指环。

    叶寒唇边多了丝阴狠的冷笑。

    小婊子终于中计了!

    她任凭连翘抓住自己手腕,顺势将金针刺进自己脸上。

    “啊——!!”

    擂台之上陡然爆出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

    叶寒无力地跌坐在地,捂着自己被刮花的脸,难以置信地指着连翘。

    “我认输了……你为什么还毁我的容?”

    她哭天抢地着呐喊,“脸烂了还不如让我去死!”

    这一惊变使得围观的学子们皆愣在原地。

    他们的视线全落在连翘的手上,还停留在半空中,保持着攻击的姿势。

    食指和中指上,戴着两个镶嵌长针的指环。

    在阳光的照射下闪出晃眼的白光。

    师玉如当先上前,疾步走上擂台扶住叶寒,见她脸上不断冒出血珠。

    “四师姐……我不活了,我的脸,我的脸现在是不是很难看?”

    “学妹,做人不能这么两面三刀吧!”

    师玉如转过头,声音沉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连翘正望住手指上的勾爪,闻言不禁眯了眯眼。

    好个四师姐,什么都没搞清就上来先定了自己的罪。

    “呵!”她冷笑出声,“学姐说话悠着点,我怎么两面三刀了?”

    师玉如皱起眉。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顶自己的嘴。

    让她四师姐的颜面往哪里搁?

    看着周围的学子们,食欲和当下也不再客气,句句逼人。

    “你刚才说不动手,接着就趁叶寒放松警惕时刮烂她的脸,难道是我听错了?”

    她眸光扫向擂台下的学子,立刻有人跟着附和。

    “四师姐没听错。”

    “对,我也听见连翘说不动手了。”

    “她说那些假惺惺的话不怕打脸吗?还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呸!”

    “我看是她脸上有块疤,见不得寒师姐的脸蛋比她漂亮,才故意下黑手。”

    “这可怎么办?整个学院的女人都比她好看……”

    在那几名炼香阁学子的煽动下,话题被引得对连翘极为不利。

    木苓顿时急了眼。

    “你们乱说,大小姐要是想动手早就动手了!”

    她一个人的声音实在太微弱,瞬间被淹没在人群的议论声里。

    反倒是有名炼香学子不屑的讥讽道:

    “大小姐,怪不得为她说话呢,你家小姐给了你多少好处,赶紧闭嘴吧。”

    连翘眼中杀机毕露,转头盯住地上的叶寒。

    她正倒在师玉如的怀里嚎啕大哭。

    为了对付这个小婊子,毁了自己的脸蛋,虽说凭炼香阁的本事一定能治好这种外伤。

    但是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叶寒也憋屈不甘得紧。

    她把所有积攒在心里的怨愤,都化作眼泪流了出来,在台上哭得是撕心裂肺。

    原本娇嫩的脸蛋上,此时布了两道深可见骨的伤。

    被蹭破的皮还挂在伤口附近,看起来极为凄惨和可怜。

    虽然说生死擂台上能捡一条命算不错了。

    但是对于连翘这种故作姿态,又把所有人当瞎子一般下黑手还不承认的。

    大家心底多少都有些嗤之以鼻。

    甚至投向连翘的目光,都变得谴责起来。

    不想留情就直说呗!何必惺惺作态的?

    师玉如当下扶着叶寒起身,想带她返回炼香阁,然而连翘却挡住了她们的路。

    “算计了我还想走?”

    这句话刚落下,师玉如就沉了脸色,“你想干什么?”

    她紧紧地蹙起眉毛,“念在你是药阁的人,我不想与你计较,还请让开!”

    连翘面色冰冷地抬起手。

    那两个勾爪在她指间泛着青黑的色泽。

    原本对峙的南溪和百里灵儿两人,也被擂台上的变故吸引了目光。

    只见连翘猛地卸下勾爪,随后身形一动。

    许多道残影出现在叶寒身前,饶是师玉如也猝不及防,没想到她会突然下手。

    “啪!啪!”

    两声清脆至极的耳光声落下,连翘已经掠回到擂台另一边。

    她抱着双臂,冷眼看着叶寒的脸上多出的两个巴掌印,又红又肿。

    那两个勾爪攥住她脸上的皮肉,刺了进去。

    “啊啊啊——”

    这次的惨叫,比之前还要惊天动地。

    叶寒的面色惨白如鬼,抬手就想把勾爪扯下来。

    上面淬的毒,是她亲手涂上去的,能彻底腐蚀掉一个人的肌肤。

    本想趁此机会能废掉那小婊子的手。

    没想到她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下,把勾爪刺进自己脸上。

    “连!翘!”

    师玉如这次动了真怒。

    好一个新生,本因为她是药阁的人才给了她点儿脸面,可她却给脸不要脸。

    连翘压根没理会她,只面色冷漠地望住叶寒。

    “你那么急着想毁容,我就成全你。”

    周围的学子,眼下都被她那一番张狂的举动镇住。

    这个人怎么能如此的嚣张,如此的理直气壮!

    连翘不以为然地冷笑出声。

    真以为她是在乎那点儿名誉的人?

    真以为在众目睽睽下,她就会忍了这口气,咽下这个哑巴亏?

    不惹事,只是为了避免不必要麻烦。

    连翘抱着双臂,一字一语都透露出浓浓的冷意。

    “收起你的雕虫小技,我今天能毁你的容,下次就能毁了你的命!”

    生死擂台上,能给她留下一条命,仁至义尽!

    至于那些不相关的人,他们爱怎么想,爱怎么说,随便。

    要是这点承受能力都再没有,她刚穿越过久就得自杀了。

    连翘冷哼着转身,径自下了擂台。

    她浑身上下透出凛然不可侵犯的冷意,表情也冷漠得没有一丝波动。

    周围的学子们看她过来,都情不自禁地让出了一条路。

    “我们走。”

    连翘来到木苓身前,用眼神朝她示意了方向。

    当初在迷雾谷里拿到的蛇果还剩下三枚。

    让木苓服下后提升实力,以后炼香阁里还有想欺负她的人,行事前都要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