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43章 臭婊子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生怕她担心,木苓急忙道:“已经吃了师兄给的丹药,调息一会就没事了。”

    连翘皱着眉头,还想多问几句。

    登天梯上面,却突然传来一道讥讽的声音。

    “苓学妹,别人都在跑,你却坐在这儿,让其他人以为我们炼香学子多娇气呢?”

    说着,话锋一转将矛头对准长孙彦。

    “这位师兄,您也不管管?”

    那种阴阳怪气的语调,真该拖出去打死。

    连翘眼神冷冽,转头去看登天梯上面缓步走来的几人。

    她们都穿着炼香阁的服饰,莺声燕语,香风阵阵。

    长孙彦一挑眉,哪个学妹敢这么对他说话,“怎么着,要不学妹来帮我监督这帮人?”

    他毫不客气反击,随后转过身去。

    刚一回头,便看见为首那名女子,面容温婉,气质端庄,腰间悬挂一条红羽。

    师玉如,炼香阁四弟子。

    被誉为女学子中娴雅文静的典范。

    若说她在沧灵里做过最出格的一件事,恐怕要数对药阁大师兄倾诉恋慕之情,还不幸被人偷听了去。

    闹得一番风雨后,从此学院里达成共识。

    这两个人绝对要成为一对儿。

    长孙彦见到她,心中暗叫不妙,当场就想跑。

    唯恐跟她在一起,第二天又闹得漫天流言。

    他立刻朝后面退了几步,义正言辞,“各位师妹,恕我师命在身,告辞!”

    扔下这句话后,便头也不回地掠出去老远。

    师玉如眼神变得黯淡,又很快恢复如常,她转眼打量起连翘和容渊。

    当视线从容渊身上扫过时,忍不住顿了顿。

    可在下一秒,又被连翘腰间的那个银炉所吸引。

    原来是新入药阁的小师妹。

    她唇边立即多了抹温柔的笑,朝连翘走去,嘴里说着好听的话。

    “看这位师妹,长得可真有灵气,让师姐猜猜,你就是药阁新来的小七吧?”

    “是。”

    连翘打量着她。

    这个学姐看起来温和亲切,可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看自己真正的师妹一眼。

    木苓从冰冷的石阶上起身。

    见到四师姐,作为炼香阁弟子当然要上前问好。

    她声音透着几分虚弱,懂事地打了招呼。

    “四师姐好,各位学姐好……”

    “哼~”

    其中一名学姐极不领情,“昨夜我捡了那么久的牌子,现在一点儿都不好。”

    木苓顿时垂下头,“是我不对。”

    她看了眼师玉如身后的另一名学姐,忍不住为自己澄清。

    “可是如果寒学姐不踩我的裙子,我也不会摔下去,当然我知道她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是故意想摔的……”

    闻言,连翘微微眯起眼睛。看来木苓在炼香阁过得并不顺利。

    这个丫头是什么心性,她最清楚了。

    从来只有别人算计她的份,木苓绝不可能主动诬陷人。

    这炼香阁里究竟是些什么人。

    连木苓这么老实的都欺负,专挑软柿子捏吗?

    “我何时踩你裙子了!拿出证据,别空口诬赖我!”

    叶寒立即反驳,并跑到师玉如身旁晃了下她的胳膊。

    “四师姐,你看这个新人什么瞎话都敢说!我好端端的,踩她裙子干嘛,那么多人我干嘛非踩她!”

    “没……我没有瞎说……”

    木苓几乎愣怔在原地。

    本来发烫的脑子就有点昏沉,现在变得更茫然了。

    证据?

    这要怎么拿出证据?

    自己分明没记错啊,昨晚就是她站在身后的。

    只是在含香楼里没人过来问,她也不好意思当着许多人的面,说学姐犯下什么过失。

    但木苓无论如何也没想到。

    对方死不承认就罢了,竟然还反咬自己一口。

    分明和她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这么做?

    “叶寒,别激动,苓师妹是怕我们责怪她。”

    师玉如终于看向木苓,她语气温和,好言相劝道:

    “小师妹放心,师姐们绝对不会怪你,人非草木,孰能无过。”

    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是木苓不但犯错连累众人,还死性不改诬陷旁人。

    那副无奈又温婉的模样,真是像极了一个体贴善良的师姐。

    连翘不禁冷笑出声。

    如果不是摸透了木苓的性格,说不定这会真相信了她。

    木苓连连摇头,急切道,“四师姐,我真的不是怕你们怪我,昨晚她先踩了我……”

    见她一直揪着这事不放,叶寒顿时竖起眉。

    “师姐都原谅你了,你还想往我身上泼脏水!心肠这么毒,绝对是欠收拾——”

    边说,边扬起了巴掌,竟然想掌她的嘴。

    连翘终于动手了。

    原本这是炼香阁的事,她不想参与其中,免得木苓以后和阁内人关系更差。

    可眼下看来,这种人没必要相处,根本就是来找茬的!

    “学姐,打人可不好。”

    她一把握住叶寒轮得生风的胳膊,将它牢牢牵制在半空中,动弹不得。

    同时五指陷进对方的衣袖里,布料堆起的皱褶掩盖住了连翘的手。

    趁这分秒之间,一根斗气针在指间凝聚成形。

    连翘的眼神格外冷漠,毫不留情地将针全扎进她胳膊里。

    “啊——!!!”

    只听叶寒发出一声凄惨的尖叫。

    连翘立刻惊讶地收手,“师姐,您怎么了?您……您不会要说自己手断了吧……”

    她讪讪地举着手,表情无辜地望向师玉如。

    “四师姐,天地良心,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呐。”

    “臭婊子!”

    叶寒面色扭曲地跌落在石阶上,她猛地掀开衣袖,刚看自己伤到了哪里。

    然而,光洁的手臂上什么都没有。

    她不可置信地瞪大眼。

    怎么回事,明明感觉被人用针扎了。

    “喂,我敬你一声师姐,你竟然骂我婊子?你这个人没娘教吧?”

    骂人带上娘,已经算连翘很客气的骂法了。

    以前在东陵国,整个奉京城的人都认识她,出门在外总要注意大小姐的形象。

    可是到了沧灵学院,骨子里的天性便全释放了出来。

    连翘当下嬉皮笑脸地凑上去。

    “横看竖看,明明你才是个婊子呢~这话我还给你,婊子婊子~臭婊子!嘻嘻……”

    木苓:“……”

    容渊:“……”

    这幅模样的连翘,实在不可多见。

    师玉如也没有想到,这个能讨到席鹤喜欢的小徒弟,竟然是如此的心性。

    叶寒被她脸上的笑容刺到。

    一个新生,竟然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吃下暗亏,又堂而皇之的辱骂自己。

    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今天就让她见识一下,老生和新生的差距在哪里。

    叶寒眼神凌厉,倏地抬起腿,上面包裹了层淡淡的墨蓝色斗气。

    这一脚力道刚猛,单看这架势,连翘的小身板绝对会被踢飞。

    哎呀,水属性。

    连翘顿时亮了眼睛,穿越了这么久来,她遇到水属性只有几头凶兽。

    听说水属性的人,天生压制火属性。

    她倒是想瞧瞧,这个叶寒能怎么压制自己。

    连翘不禁勾起嘴角,掌心的青火猛然窜起,正想接下她这一脚。

    谁料身前竟然多了只手,动作从容优雅,却牢牢抓住了她的脚踝。

    隔着层衣料,那只手轻轻一挥。

    便见叶寒被人丢到了登天阶上面,又从蜿蜒的石阶上滚落下来。

    师玉如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那个少年。

    竟然能徒手接住叶寒带着斗气的一击。

    一星斗师的力量,在他面前却被轻轻松松的化解。

    木苓也目瞪口呆地望住容渊。

    他把师姐丢出去了,真是……

    干得漂亮!

    连翘侧头瞄了眼容渊,不满地嘀咕道:

    “多管闲事。”

    对方只低笑了两声。

    他不出手,难道隔岸观火才能让这丫头满意吗?

    “竟然敢打学姐,你这样算什么男人!”

    “别说了……”

    一名学子轻轻拽了下先前开口的那名。

    没看见人家是阵阁的吗,而且腰间还挂着一条玉雕八卦盘,肯定是亲传弟子。

    能进阵阁的人,家里大多都富贵泼天。

    尤其是那些亲传弟子,随便搬出一个也是贵戚权门。

    何况这少年身手如此不凡,少惹为妙啊!

    连翘冷笑着盯住她,说出口的话却比谁都甜。

    “学姐?只有像四师姐这种值得敬仰之人,才当得起一声学姐。”

    恭维之后,连翘抱着双臂,语气凉凉。

    “像你们这种,不过是年龄比我大点,模样比我老点罢了。”

    “你竟然说本姑娘老?!”

    那名学子愤怒至极,她们加入炼香阁,多是奔着驻颜之术去的。

    平时对于容貌上的关注,不消多说。

    现在哪里冒出来的毛丫头,嘴巴实在贱得很!

    另一名学子也按捺不住火气,当下怒道,“你会不会说话,我六月才及笄而已。”

    “天呐——”

    连翘掩唇,做出一副不可思议状,“你们都及笄了啊?我还要等三年才及笄呢。”

    那眼神里浓浓的嘲讽。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是故意的。

    “……”

    早已及笄好几年的师玉如,顿时陷入沉默。

    “你这小贱人绝对是成心的!”

    “我最讨厌别人骂我。”

    连翘就等着这句话。

    她倏地收了笑,眼神变得冷漠起来,浑身上下隐隐透出凛冽的杀意。

    “你侮辱我,来打一架吧,敢和我打吗?”

    刚才就看这群女人不顺眼了。

    连翘的气势越凌厉,对方越不肯被她压一头。

    她深谙这点,故意用阴测测的眼神盯住那名师姐,满脸写着挑衅。

    “竟敢如此嚣张……打就打,我们擂台上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