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42章 莫忘初心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想跟就让她跟着。”

    另一名学姐漫不经心地说:“反正亲传弟子和我们的住处不在一个地方。

    她怎么上的山,半夜就得怎么下去。”

    想想那场面,几名女学子顿时嬉笑起来。

    最先开口的那位,忍不住朝身后露出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见到她一副看好戏的表情,木苓不禁愣住。

    然而那名学姐又悠哉地转过头,继续和同伴大步朝山上走去。

    还跟不跟?

    这个念头在木苓的脑海里一闪即逝。

    她看了看黑魆魆的密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不跟上她们的话,自己又能去哪呢?

    木苓只好又追了上去,整个人却变得更小心翼翼。

    今朝月色凉如水。

    药王峰。

    连翘枕着胳膊,平躺在屋顶的瓦片上。

    凉风拂过,吹动她的发丝。

    她那双盈盈水杏眼底,不时映出一条婉若游龙的影子,在空中时而飞腾,时而跳跃。

    寒玉黑蛟现出原型,吞吐起了此地的星月精华。

    这里灵力充沛。

    比起在长生山的潭底修炼,效果还要好上几分。

    沧灵本就是得天独厚的一块宝地。

    何况药王峰里,又栽种了数不清的天材地宝,对寒玉黑蛟大有裨益。

    它在峰顶的天上恣意飞腾。

    隔得远了,只能看到云雾里隐约有条黑影,速度极快。

    稍不留神,便很难再捕捉到它的身影。

    无涯峰,是距离药王峰最近的一座山峰。

    “寒玉黑蛟?”

    悬崖边的石台上,有个少年伫立于此,盯住云雾里的影子。

    他身穿银袍,领口绣着一枚阴阳鱼,而他身后,苍松古树掩映着一座小院。

    这里背靠悬崖,有些凶险,因此弟子们不愿意住,所以周少英才把自己打发过来。

    没想到,遥遥相对的峰顶上,住的人竟然是连翘。

    容渊眼底浮起了一层浅浅的笑意。

    他悠然地移开视线,垂下眸子,观测起此地与药王峰的距离。

    喏……有点儿远,看来要先学个传送阵了。

    天色初晓,晨星寥寥。

    钟鼓之声在山林间传了出来,悠长又响亮,回音缭绕着五座山峰。

    这时晨钟的声音。

    沧灵学院的新生们立即睁开眼,穿好衣服,匆匆赶到了归云殿前的练剑台。

    连翘换上了一身红衣。

    那身红明艳无比,像是有一团火焰在肆意燃烧。

    她的腰间悬挂着个银炉子。

    镂空的,小巧精致,代表着药阁亲传弟子的身份。

    按照惯例。

    第一年进入沧灵的学子,每日清早都要在登天梯上来回跑六圈,风雨无阻。

    既是磨炼耐心,又是告诫学子们莫忘初心。

    不多时,新晋学子们已经到齐,数十个人站在偌大的练剑台上,显得此地格外空旷。

    练剑台之上,还有个演剑台。

    长孙彦独自站在上面,漫不经心地扫视着新生们。

    登梯这种功课,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累了点,于是经常有小崽子逃课。

    数年前,有位学子在逃课时,一不小心从山崖上滚落,摔断了腿。

    从那之后,沧灵学院里便多了一项规定。

    每日的早课晚课,必须有人跟着监督。而监督人通常是由阁尊在亲传弟子中选出来的。

    每逢七天,会换另一阁的监督人。

    今年五大阁尊抓阉,席鹤的手气最差,抽到了头签。

    于是药阁的长孙彦便被派了出来。

    他此刻站在台上,悠然道:

    “小小的登天梯,师兄我当年连着跑二十圈,都不觉得吃力。你们可争气点儿,别叫我看了笑话。”

    长孙征在心中腹诽:得了吧!

    他还能不清楚自家二叔?

    练剑台下,层层云海已经被染的通红,丈丈金光从东边逐渐射出。

    长孙彦看到了时辰,方才摇了摇手中的铃铛,高声宣布:

    “登天梯,跑——”

    连翘调头,步伐轻快地迈下台阶。

    等学子们全部踏上台阶,长孙彦才跃下高台,悠然地跟在队伍最末。

    众人脚下,是一条看不见尽头的石阶,旁边是峭壁,另一旁是山坡或悬崖。

    蜿蜒的石阶如同长龙,环绕着整座扶摇山。

    云海诡谲,一轮红日颤动着跃出,刹那间,光芒万丈。

    连翘被刺得眯起眼睛,而在这时,身边突然多出道身影,替她挡了光。

    容渊神情从容,目视前方,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连翘,似乎只是恰好跑到她身旁。

    若不是低声问了一句话,“比比脚力?”

    连翘或许真以为他只是路过。

    然而她还没有开口,身后就突然掠出道疾影,朝山下飞奔而去。

    脚下的速度,竟然比两人快上许多倍。

    “长孙征?”

    连翘惊诧地望着他远去的身影。

    这家伙未免太积极了,他炼药时都不一定这么认真吧……

    两人对视一眼,连翘扬起唇角,“比就比,超过前面那家伙。”

    容渊颔首。

    几乎是在同时,一银一红两道身影,如离弦的箭般窜了下去。

    见状,始终跟随在连翘身后不远处的连钦,也加快了速度。

    长孙征眯着眼睛,他要尽快跑完六圈,回去练剑。

    三个月内,他要击倒那个家伙!

    想到这里,原本濒临极限的速度,竟然又快了起来。

    连翘在后面眉头微挑。

    这家伙进步好快,刚拉近的距离,竟然转眼间又被拉开了。

    原本只是用来磨炼心性的天梯,在前面三人的你追我赶下,俨然成了比拼速度的高难度赛场。

    南溪漫不经心地跑着,东张西望,纯粹是过来图个新鲜。

    木苓跑得最慢。

    昨天夜里,她独自在山上几乎快被冻僵。

    本想原路返回到含香楼里,可是烟霞峰的地势错综复杂,她又是第一次来,不慎之下在林子里迷了路。

    夜深露重,山里又凉。

    她只好释放了一整夜的护体斗气,等到了天明。

    接着,又跟着出来的新生们匆匆赶到练剑台。

    因此整个人都显得无精打采,神色恹恹,几乎是走着下了登天梯。

    长孙彦跟在最后,而他们面前,已经看不到其他人的踪影。

    “小崽子,偷懒也不能这么明显吧?”

    “我……没偷懒……”

    木苓有气无力地回了句,稍微加快了速度。

    长孙彦摇了摇头,出言提醒道,“装病的师兄见多了,这招没用。”

    他话音刚落,就见面前的丫头身形不稳,脚步踉跄。

    呦~还挺像一回事。

    长孙彦索性伸出手,有没有病,自己轻轻一探便知。

    木苓只觉得头重脚轻,眼前发黑,突然被身后的人一拽,就撞到了他身上。

    她刚准备起身,就听长孙彦说道:

    “先别动,着凉发烧,啧……还真是颗烫手的脑袋!”

    木苓昏昏沉沉地听了话,果真没动。

    紧接着,两人身后突然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动静。

    长孙彦转身望去,只见几名炼香阁的学员跑进了山坡深处。

    她们脚步慌乱,好似背后有虎狼在追般。

    “学妹——”

    长孙彦刚叫出口,那几人却跑得更快了,他无奈低头地瞧了眼木苓。

    “你们炼香阁就这么对待同门的?”

    “……”

    木苓没有说话。

    密林中。

    身穿樱粉直裾的学员们凑在一起,义愤填膺道:

    “那个叫木苓的好不要脸!”

    “昨天勾引三师兄,今天勾引长孙师兄,明天还不知道勾引谁呢。”

    “那种人怎么配成为亲传弟子?斗气段位还没我高!”

    “我们把这件事告诉四师姐吧,四师姐一定会扒了她的皮。”

    她们下定主意之后,调头前往炼香阁。

    登天梯上。

    长孙彦从纳戒里摸索出几个小瓶,一一对比过之后,他才从瓶中倒出枚丹药。

    “小崽子,你的运气不错,今天是师兄我在监督。”

    说着,将那枚丹药递了过去。

    木苓看了眼他腰间悬挂的小银炉,才接过丹药,咽了下去。

    “你先坐这儿调息会,我去看看别人。”

    长孙彦刚说完,余光就瞧见石阶下冲出一人。

    身穿银袍,面色沉冷,正是还在和自己闹别扭的征儿。

    这下长孙彦向前走不是,向后退更不是,索性就负手站在原地,看着他朝自己这边疾奔而来。

    长孙征目不斜视,仿佛没看到这两人般,飞快地从他身边掠过。

    果然还没有消气……

    长孙彦抿了抿唇,任凭小家伙擦肩而过。

    谁知到了他背后时,长孙征的脚步微停,声音也低不可闻,“二叔。”

    轻轻地叫了这两个字后,他又毫不犹豫地往练剑台冲去。

    长孙彦在原地伫立了半晌,有些不知所措。

    隔了半晌,他才轻笑出声。

    长孙彦转过身,双眼望向那座高高的练剑台,知道那个臭小子就在上面。

    这时候,连翘和容渊也追了过来。

    当看到面色苍白,尚在原地调息的木苓后,她顿时皱起了眉。

    一晚不见,怎么会变得病恹恹的。

    连翘停在长孙彦身边,开口问道,“师兄,她怎么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木苓顿时松开结印的手,睁开双眼去看。

    果然是大小姐,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

    见到她,木苓便感觉见到了亲人般。

    “小姐——”

    “原来你是将军府的人,巧了。”

    闻言,长孙彦重新打量起木苓。

    “学院不许呼奴唤婢,你还叫大小姐?”

    连翘俯身,伸手摸了摸木苓的额头,“这么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