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40章 天塌不惊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师父这是什么意思?

    谁不知道阁尊每年只能收一名徒弟,他把自己置于何地。

    “哼!”

    长孙征当下冷哼出声,拎着剑缓步走来。

    他站定在楚秋白和连钦身侧,抱着双臂,没有说话,只面无表情地盯着两人。

    在自己眼皮底下,他倒要看看,这位阁尊真准备把他当弃子吗?

    斜地里突然钻出个人。楚秋白定睛一看,发现正是在归云殿中收的小徒弟。

    他猛然间清醒过来。

    哎呀!这可如何是好……

    人家的二叔在学院里整天晃悠,不能不给点儿面子。

    可是这个连钦,天赋当真罕见又绝顶,如果能把他收为徒弟,自己一定做梦都能笑醒。

    楚秋白顿时陷入两难。

    还好,连钦开口替他将麻烦了断。

    “我不拜师。”

    清冷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那双犹如寂寂长夜的眼珠一转,眼风扫到长孙征身上。

    “他才是你徒弟。”

    说完,抿着嘴后退了一步,将和楚秋白之间的距离拉开。

    那份疏离和拒绝之意,显而易见。

    长孙征的脸更阴了。

    他就不该过来!现在倒有些像对方施舍自己一般。

    当下,长孙征冷笑两声,看着楚秋白。

    “这声师父叫了,阁尊的心里应该很不情愿吧。”

    说着他也往后退了几步。

    长孙征的眼神冷漠,语气却异常平静。

    “家中长辈一直教导学生做人该懂事知趣,我自愿退出弟子之列,好为阁尊分忧。”

    倘若因技不如人而被嫌弃,他认。

    当不成亲传弟子的话,剑阁这个地方真没什么好待的。

    大不了,换阁。

    看着两个和自己保持距离的小家伙。

    楚秋白嘴唇颤动了几下,没能说出半句话,最后苦笑出声来。

    想不到,他有一天还要亲自安慰两个小娃娃。

    “咳咳……你们两个都是好苗子,只不过一个擅长使剑,另一个擅长炼药,并没有高下之分。”

    长孙征只勾了勾唇,笑容里面没有丝毫温度。

    没有高下之分,会让他不顾一切地冲到对方面前,收人家为徒吗?

    连钦看着满天飞雪。

    他面上没有因为楚秋白的话起半丝波澜,似乎置身事外般。

    “唉!”

    楚秋白望住连钦,忍不住惋惜地叹了一声。

    这小家伙浑身透出的淡漠,极为符合剑法要求的心境。

    天塌不惊,心若冰清。

    可越是拥有这种剑心的人就越难缠。

    他若无意拜师,自己哪怕说破天,恐怕在对方耳中都是放屁吧……

    连着摇了几下头后,楚秋白转身面朝长孙征。

    “收徒之事已经在归云殿内定了,哪能由你做主,想退就退?”

    说这些话的同时,他是眼光还忍不住在连钦身上逗留。

    长孙征逐渐收紧袖子里的五指。

    他看着阁尊惋惜失落的目光,看着他情不自禁地望住连钦,看着他说话时连个眼神都没投给自己。

    原以为,在过去那些年里。

    因为废物未婚妻而沦为笑柄,已经是他此生最大的耻辱。

    没想到人生还真是无常。

    总会时不时给他来个迎头一击。

    长孙征的拳头攥得更紧,他突然盯住连钦,眼神又凶又狠。

    那双瞳仁里,似乎都燃烧着熊熊火焰。

    他掷地有声地开口,“三个月内,我要用这招‘游龙出水’击倒你!”

    此言一出,连钦和楚秋白微愣。

    两人齐齐转头,看向神情无比认真的长孙征。

    他的脸上看不出半丝开玩笑的模样,语气也变得严肃至极。

    “你敢应下挑战吗?”

    连钦面无表情地摇头,“你打不过我。”

    他非但没有给这位镇北侯世子留半点面子,反而面色平静地说:

    “别说三个月,就算给你三年时间,也打不过我。”

    如果在往常,连钦很少会对外人说这么长的话。

    他面无表情地抱着长剑,转身欲走。

    竟然完全不把自己瞧在眼里!

    长孙征被这份强烈的耻辱感,气得面色发白,整个人都愤怒至极。

    浑身上下,都酝酿着呼之欲来的暴风雨。

    他的拳头握得死紧,指骨被攥得毫无血色,手也微微的颤抖起来。

    “四个月!”

    长孙征气得头脑发昏,后面的话几乎是吼了出来。

    “连钦,如果还觉得我不配做对手,那就五个月!六个月!总有一天我要用‘游龙出水’击倒你!”

    向来都意气风发的长孙征。

    竟然能在众人面前,喊出这种忿发着冲天怒火的话,使得连钦心中不可思议。

    他终于停下脚步,转过身,视线落在对方的眼睛上。

    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充满了不甘,渴望,和想变强的野心。

    不错。

    连钦对这位世子的印象,终于有了几分改观。

    他沉声道,“给你三个月,到那时我不会留情。”

    长孙征眯起眼睛,“一言为定!”

    风过,雪过。

    腊梅树下飘起片片飞花。

    寂然冷清的雪川峰上,因这两位少年之间的交锋,沸腾了。

    此时,鹿鸣峰。

    草木茂盛,随处可以见到小兽在四处奔走。

    它们并不怕人,心情好的时候,会亲热地主动上前蹭学子的手。

    但是心情不好时,龇牙咧嘴都算温柔的。

    鹿鸣峰内,任何学子都与山上的野兽相处愉快,他们天生就拥有对动物的亲和力。

    除了一个异类。

    南溪不耐烦地扫视着满山乱窜的雉鸡,它们身上五颜六色的鸡毛,简直俗不可耐。

    他冷冷地转过身,谁知旁边的少女突然惊呼道:

    “脚下!”

    反应能力极快的南溪,立即在空中硬生生地顿住脚。

    他做金鸡独立状,低头望向那只杂毛松鼠。

    “……”

    这个丫头有病吧。

    真正的召唤师当属河凉南家,能以天下凶兽为武器。

    而不是把这些随处可见的动物,当祖宗一般供上!

    松鼠没有见过南溪这张生面孔。

    它好奇地停下来,仰头盯着他,迟迟没有走,南溪也保持着那个姿势。

    几秒之后。

    “哼。”

    他一脚踢开松鼠,心安理得地继续走。

    松鼠惊得吱吱乱叫,连滚带爬,飞快逃窜出此地。

    南溪的举动,瞬间引起少女的不满。

    “站住,你为什么踢它?”

    南溪看着挡在身前的百里灵儿,知道她是院长的闺女,于是翻了个白眼。

    “小爷懒得和你计较,赶紧让开。”

    百里灵儿双手叉腰,不依不饶,“小爷?在灵阁里没人敢在我面前自称爷。”

    见她不肯让路。

    南溪毫无怜香惜玉之情,一胳膊横扫过去,把百里灵儿撞得身形趔趄,腾出了地方。

    他嘲讽的一笑,径直从她面前走过。

    其实这条山间小路够宽敞。

    即使百里灵儿不让,南溪也有足够的身手从一侧绕过去,但他不愿意那样做。

    非要挡他路的人,就别怪他不客气。

    百里灵儿震惊地指住自己鼻尖,“你竟然敢推我?”

    娇细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南溪头也没回,神情矜傲地继续上山。

    可是在下一秒,身后的少女便如泥鳅般,灵活地钻到他的身前。

    百里灵儿心底打着主意:

    臭小子,要不是爹爹指名让我带你,早就……

    她再次拦在南溪身前,扬起下巴,“小子,赶紧给我道歉!”

    “嗯?”

    有那么一瞬间,南溪怀疑自己听错了。

    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他见多了,但是像面前的百里灵儿这般不知天高地厚的,他还真没见过。

    “少装迷糊,道歉!”

    百里灵儿把下巴扬的更高,眼神刁蛮又任性。

    南溪极不耐烦地绕过她。

    事精。

    这两个字莫名出现在他脑海里。

    谁知百里灵儿不肯死心,又跑到了他面前,甚至拽住他的胳膊。

    “你不道歉我就跟着你,一直跟着你。”

    “别逼小爷出手。”

    南溪眼神变得阴测测,“无论男的女的,我照打不误,三!”

    “二!”

    “一!”

    他刚扬起巴掌,百里灵儿眼尖地瞅见,立即放声痛哭起来。

    “呜呜呜……负心汉,大骗子,刚还说会爱我一辈子,转眼就说柳师姐更貌美。”

    南溪微愣,错愕地抬起头。

    只见前面多了两道身影,一男一女,原本亲密的身影,却因百里灵儿的话变得僵硬。

    那个男学子身材魁梧,是沧灵学院有名的力士。

    百里灵儿还在痛哭,抽抽噎噎道:

    “迷情丸我没有……就算你得到柳师姐的人,也得不到她的心!”

    山坡上的两人,顿时大惊失色起来。

    “柳儿,你——”

    “我没见过他!”

    那两道声音传来,南溪立刻知道自己被阴了。

    他面沉如水,一把抓住百里灵儿的脖颈,几乎想掐死她。

    那名男学子见到这般情景,更是忍无可忍。

    “禽兽不如的东西,快放开学妹!”

    说话的同时已经飞身过来,他连着释放出数道气刃,招招逼人。

    南溪带着百里灵儿与人交手不方便。

    他直接像扔垃圾般,把她往密林中一丢,随后掌心蹿出斗气荆棘。

    百里灵儿人在半空,却不慌不乱,悠闲地吹了声口哨。

    哨音在林间响起的瞬间,一匹银毛雄狼仿佛闪电般,从树木后飞跃而出,稳稳地接住她。

    象征着百里灵儿的银狼一出,那名男学子便知有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