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37章 同宗契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二楼。

    深红色的木板铺地,屏风,圈椅,色泽皆是深红。

    窗边的长案上,摆着一株青釉盆的白蝴蝶兰,悠悠散着芬芳。

    席鹤端坐在圈椅上。

    连翘则跟在师兄们身后,站在下首,一字排开。

    “师父。”

    几道声音齐齐叫道。

    席鹤微笑着颔首,目光落到了连翘身上。

    莫轻言这时暗中捅了她一下,悄声说:“还不快磕头拜师?”

    连翘闻言,上前半步,对座上的席鹤连着拜了三下。

    她刚抬起头,就见旁边一名师兄,递过来一杯热茶。

    青釉的茶杯里,徐徐飘散出一缕热气。

    磕头之后,还要敬茶。

    这些规矩连翘心里明白,当下捧着热茶,恭敬地递了上去。

    席鹤接过茶杯,缓缓啜了口,方才开口。

    “阿翘,亲传弟子要做的功课,比普通学子更多。为师先传授你一招基础功,过来。”

    连翘依言上前。

    她抬起头,看着席鹤的指间溢出星点火光,眼神里充满期待和好奇。

    碧蓝色的火。

    在空中悄无声息的燃烧着。

    这是《异火录》上第十名的沧海灵火,不畏水,浇不灭。

    他的斗气已经和异火融为一体。

    想必已将灵火收服了多年。

    连翘颇为羡慕地盯着那团碧蓝斗气。

    只见席鹤屈指一弹,蓝色的斗气仿佛只流萤,飘荡着钻进自己额间。

    撕裂的痛感,猛然间在她眉心翻搅起来。

    “唔……”

    连翘捂着眉心,痛得浑身一抽,差点没跪稳倾倒下去。

    脑海中闪过无数张兵器图谱,快到无法看清,铮铮之音在她脑中猛然炸响。

    蓝火没入她的眉心之后,又溢了出来,在空气中逐渐消散。

    “怎么会?”

    席鹤面上闪过惊诧之色,随即双眼一眯,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在场的几名师兄,纷纷投去困惑地眼光。

    小师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

    “你们出去!”

    席鹤的眉头紧锁,又抬头睨了长孙彦一眼,冷声道,“老大留下!”

    那语气里透着压抑不住的阴沉,使得几名师兄心中惶惶。

    他们面面相觑,终于一个推一个走出这里,却没有下楼,而是趴在门外偷听起来。

    长孙彦站定在原地。

    他率先抛出个斗气罩,护住此地,让外面的人听不到任何动静,方才面色凝重地上前。

    “同宗契……”

    这个东西,他当初游历中州是,听人说起过。

    眼下连翘的情形,像极了同宗契发作时的模样。

    这三个字被念出来后,连翘的面色大变,瞬间想起了那个女人。

    席鹤此时表情阴冷,直接质问出口。

    “连翘,你既然入了宗门,为何还来沧灵?”

    叛师忘祖,在忘川大陆上的任何宗门,都格外忌讳。

    长孙彦发觉连翘面色慌乱,不禁皱起眉毛。

    他想起初进学院时,连翘身边有个自称为她师兄的人。

    难道她真的另拜了师父?

    “我没有拜进任何宗门。”

    连翘从两人表情的细微变化中,意识到此事的严重性。

    她立即望向长孙彦,开口解释道:

    “师兄,你可还记得当日我从暗街逃出来?是叶竹青,她给我脑袋里塞了什么东西,我根本看不清!”

    “我记得。”

    闻言,席鹤的面色稍缓。

    同宗契有一个限制:

    如果中契者生出异心,脑海中的所学会被全部封印,以防将宗门内的秘法泄露出来。

    无论这小家伙有没有拜入宗门。

    起码眼下看来,她的心思没那么复杂。

    长孙彦的神情不解,“她为什么要收你为徒?”

    “她以为我是你的徒弟……”

    连翘欲言又止地看了眼席鹤,不知那点恩怨情仇当不当说。

    长孙彦皱起眉头,心中已然信了大半。

    当初是他带着连翘进入赌坊,何况相处过一段时间,他自问对这小丫头的性格也算了解。

    然而有些话,必须当着师父的面解释清楚。

    否者触犯这种禁忌,她将被逐出药阁。

    更严重的话还可能勒令退学。

    长孙彦无奈的垂下眼,望向连翘,“说清楚点,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连翘深吸了口气,缓缓道,“那天,我拿着养灵丹去暗街……”

    她从如何被叶竹青擒住,讲到被她按在地上磕头,接着脑袋里便多了个东西。

    但是平时并没有任何异样。

    日久天长,她便逐渐淡忘了那件事。

    “那个死女人……”

    长孙彦面色顿时变得无奈起来。

    想到她记恨着自己,连自己身边的人都要如此折腾。

    长孙彦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席鹤仍然面色严肃,只是拿余光轻轻扫向自己的大徒弟。

    好小子,偷偷欠了那么大一个烂桃花债,竟瞒得半点风声都不露。

    连翘皱着眉头,心中颇为烦恼。

    “我记得她说过,除了同宗同门之人,旁人无法撤掉这道契,同宗契真的没法强行解开吗?”

    席鹤这时转过眼,上下打量起连翘。

    “你知道那叶竹青来自哪个宗门吗?”

    连翘在脑中回忆起来,终于想起几个关键字眼。

    “唐家单传……暗器机关书……”

    “那是蜀国的机关世家,唐门!”长孙彦摸着下巴思忖道,“唐家从不接见外客,咦,难道那女人不姓叶?”

    连翘茫然地望向他。

    原主的记忆里,不曾有蜀国这个地方,更别提唐门了。

    以后她一定要好好恶补这方面的知识。

    免得被暗算了,都不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

    席鹤眼看好好的小徒弟,竟然被下了同宗契,而事情的源头,还和自己的大徒弟有关。

    他只感到心中一阵哭笑不得。

    “唉……”

    席鹤长长地叹息起来,开口道,“阿彦,小七这件事因你而起,便由你来解决。”

    眼下暂时无法传授给连翘任何独门技巧。

    何况那个同宗契,确实是一个心结。

    “是!”

    长孙彦立即点头。

    师父能这么说,并非直接逐连翘离开药阁,那么心底还是将她视作为徒弟。

    只要能解掉同宗契,她就能成为真正的药阁弟子。

    唉,那个女人!

    长孙彦抬手撤掉斗气罩,随后带着连翘朝师父告了声辞,方才转身朝门外走去。

    刚推开门,便见外面有几个探头探脑的师弟,猝不及防下差点摔进来。

    莫轻言站在人群最前面,偷听得最起劲。然而由于斗气罩的缘故,什么也没听到。

    他看到长孙彦后,立即“嘿嘿”一笑,打着哈哈。

    “大师兄,小师妹,出来了啊~”

    长孙彦抬手在他头顶盖下一巴掌,顺势揉起了他的头发,把那个发冠揉的一团糟。

    “别动!”

    莫轻言顿时垮了脸,急忙护住自己的脑袋,“别动我的头!”

    “呵~叫你偷听。”

    长孙彦懒洋洋地松了手,随后回头瞥了眼连翘,朝外面使了个眼色。

    知道他有话要对自己说。

    连翘当即下了楼梯,路过先前那张桌子时,把三师兄送的两只兔子抱上,接着大步朝星斗楼外走去。

    她安静地伫立在思过池旁,等长孙彦出来。

    没过多久,身后传来一道低咳。

    “去人少的地方。”

    长孙彦瞧了眼站在星斗楼门边,满脸好奇地莫轻言,又抬手指向药王坪的方向。

    “好。”

    连翘跟着他,两人一前一后到了梯田旁。

    “我们上去。”

    长孙彦说完,便飞身而起,选了处视线开阔的高地。

    见他如此谨慎小心,连翘不免想笑,接着也提气轻松地跃了上去。

    站定在长孙彦身边之后,才听到他浅浅的一叹。

    “那些师弟们都不省心,闲着无聊就爱瞧热闹,千万不能让他们听去了。”

    “……”

    连翘抚摸着兔子的绒毛,开口问道:

    “师兄,你准备怎么办?”

    原主既然没听过唐门,想必那里一定远在天边。

    贸然上门求访,不是个好主意。

    “我打算亲自去一趟暗街。”

    长孙彦眯起眼睛,眺望着东陵国的方向,淡淡道:

    “唐门中人,生性冷傲,从不接见任何外客。如果想解你身上的同宗契,只能去找那个女人。”

    说到这里,他的唇边泛起一丝极淡的笑意。

    看不出是苦笑,还是期待。

    连翘知道他和叶竹青的恩怨情仇,当下也不多嘴,只担忧地皱起眉。

    “你去暗街,那里可是她的地盘,万一遇到什么生命危险……”

    叶竹青。

    那个脾气反复无常的女人。

    已经在连翘的心底蒙上一层淡淡的阴影。

    “师兄当然不会贸然去闯,这几天我要闭关修炼。”

    长孙彦眉头微挑,神情颇为自信。

    “服下养灵丹,说不定可以一举突破到斗王,那时候我再去。”

    “养灵丹……”

    连翘顿时想到了送给万师爷的养灵丹。

    当初给了他两枚。

    其中一枚,会不会就是为叶竹青准备的。

    连翘试探着问道,“师兄,你知道她的斗气段位吗?暗街那里还有两枚养灵丹。”

    长孙彦面色微僵。

    差点忘了这一茬儿,叶竹青和自己的实力不相上下,都是斗灵巅峰。

    自己突破到斗王的同时,她会不会也突破了?

    连翘看出他眉眼里淡淡的担忧,忍不住问道。

    “她该不会也是六星斗灵吧?”

    长孙彦沉痛地点头,随即陷入沉思。

    他斟酌了半晌,方才大义凛然地开口,“如果她也突破了,师兄就为你牺牲一次色相。”

    连翘:“……”

    色诱?恐怕会被那女人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