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36章 切莫轻言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连翘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

    她抿了抿嘴,舌尖尝到了淡淡的泥土味……

    “寒玉错了!”

    小黑蛇见状瞬间变怂,卷着抹布跑到了角落的桌子下,偷偷朝这边望过来。

    这副模样的小黑蛇,着实少见。

    自从跟了自己后,它身上那股子兽性越来越淡,对人类也不像最初那般排斥。

    甚至有时候,还能朝自己撒撒娇,使使坏。

    连翘笑着擦掉脸上的泥水,“我又不会吃了你,过来。”

    小黑蛇对连翘的任何话都相信。

    当下从桌子腿儿的后面窜了出来,缠在连翘的手上,甩了甩尾巴。

    “不闹了,赶快收拾完这里,待会带你去吃东西。”

    “嗯!”

    小黑蛇重重地点起了头。

    一人一蛟,各自用抹布擦起了新屋子。

    苍苍莽莽的山峦边,逐渐泛起暮色。

    日头倾斜。

    “好累啊——!”

    连翘四肢无力地躺在地板上,抹布被丢到了一边。

    终于把院子里里外外都打扫完了。

    小黑蛇毕竟是灵兽,精力依然旺盛。

    它甩着尾巴,从门外嗖的飞进来,接着用脑袋拱了拱连翘的手心。

    “主人,现在是申时了。”

    听它说完,连翘一个鲤鱼打挺,从地板上跳了起来。

    她甩了甩酸痛的胳膊,低头瞧着自己身上脏兮兮的衣裳,转身在柜子里重新取了一套。

    小黑蛇趴在桌子上,用尾巴无聊地敲着桌沿。

    等连翘换完衣裳之后,它立即起身,蹿到了连翘的手臂上,小声说道:

    “寒玉想吃肉。”

    “好,待会儿给你藏几块肉。”

    连翘笑眯眯地答应了。

    她走出院子,反手关上了门,随后顺着山间小路,悠然自在地朝星斗楼走去。

    正值黄昏时分,思过池的水面被镀了层金,映出星斗楼的影子。

    空中偶尔落下几片兰花,将水面的倒影搅得支离破碎。

    连翘从思过池旁绕过,笑意盈盈地朝前走去。

    星斗楼,据说起这个名是因为此地开阔,宜在夜间于楼上观星。

    它只有三层,并不算高。

    一楼摆着许多张桌子,却只零零散散的坐了几个人。

    药阁学子稀少,此话果然不假。

    “小师妹,过来过来!”

    莫轻言和几名学子坐在门侧,刚一抬头,就瞧见了独影单只的连翘。

    他立即笑嘻嘻地招手。

    连翘转头看见他,于是朝这边行了过来。

    她对着这张桌子的众人抿嘴一笑,“各位师兄好。”

    一个学子立刻往旁边挪了点,给她腾出块地方。

    连翘也不客气,大方落座。

    “嘿嘿,小师妹,今天来了新学子,星斗楼决定给咱们加餐~”

    闻言,连翘的眼神一亮。

    加餐的话,那她给小黑蛇多拿点东西,想来不会太引人注意。

    “待会儿师父也过来,和咱们一起吃。

    等人齐了,大家互相认识一下,我先给你介绍——”

    说到这里时,莫轻言的话音戛然而止,他眼尖地瞧到了独自入内的蚩山。

    “小师弟,这里~”

    他热情地挥了挥手。

    蚩山面无表情地转头看过来。

    “过来坐啊!”

    莫轻言拍了下旁边的空条凳,往一旁挪了挪。

    然而蚩山只停顿了片刻,接着调头,自己选了个无人的位置落座。

    好不给面子。

    见状,莫轻言面色微僵,又立即扯出一抹笑,“来,师妹我给你介绍……”

    连翘双臂搁在桌面上,撑着脸颊,听六师兄介绍起药阁里的学子。

    她的眼神微微飘忽。

    脑海中莫名其妙的浮现出那枚黑色刺青。

    耳畔似乎回想起木苓的话。

    “大小姐,您看那个人……他手臂上的图腾,是不是有点眼熟?”

    岂止是木苓觉得眼熟。

    她也——

    连翘猛然眯起眼睛。

    怪不得眼熟,原主当初在街上捡回木挽时,她的手里始终攥着个破旧的香囊。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香囊上的刺绣,就是火焰围绕着一枚枫叶。

    连翘不动声色地转过眼,用余光瞥了眼角落里的少年。

    这个蚩山,她要好好留意了。

    几人在饭桌上嬉闹了阵,进入星斗楼的人逐渐变多。

    蚩山始终独自坐在角落里。

    任凭谁去叫他,都不予理会。

    药阁中人觉得他生性孤僻,不喜被打扰,索性也就当没有这个人。

    莫轻言这时拿起筷子,甩了下头发,做出一副风流倜傥的模样,模仿起剑阁的学子。

    “看剑!我这招无痕剑法一出,保准你们四阁吓得屁滚尿流——”

    “咳咳……小六。”

    他刚耍了个剑招,门口就传来隐忍的低笑声。

    众人抬头望去,只见席鹤一身青色服饰,背后跟着两位师兄。

    出声阻止的人是二师兄。

    而幸灾乐祸的则是他们三师兄,蔺天昊。

    席鹤负手来到他跟前,板着一张脸。

    “为师竟然不知,你还学会了剑阁的斗技。”

    “徒弟是……是闹着玩的。”

    莫轻言面色顿时一垮,飞快的动起脑筋。

    他当下拍着胸脯,义正辞严道:

    “药阁传承博大精深,阿言这辈子都领悟不完,怎么会学其他斗技呢?”

    油嘴滑舌的小子!

    席鹤哼笑了声,“今晚回去,把你的名字抄三百遍,明天交给你大师兄。”

    莫轻言,切莫轻言。

    这小子怎么就悟不到呢?

    莫轻言垂头丧气地答道,“阿言领罚,谢师父宽宏大量。”

    席鹤看了眼他身旁的连翘,面上露出和蔼的笑容,随后转身朝二楼走去。

    如果他在一楼用饭,恐怕这些小崽子都不敢多夹几口菜了。

    蔺天昊挤眉弄眼地撞了下莫轻言,故意逗他。

    “小六,无痕剑法使得不错~”

    “你少来!看我以后还帮不帮你抓兔子了!”

    莫轻言噘着嘴,抱着双臂坐在冷条凳上。

    “哈哈哈。”

    蔺天昊笑着转身,低头盯住连翘,“你就是新来的小七,连翘丫头?”

    连翘站起身,朝他微微弯腰,“是,见过师兄。”

    “果然乖巧得很,来来,师兄给你个见面礼。”

    蔺天昊把手伸进宽大的袖袍里,掏了半天,竟然掏出一只白毛小兔崽。

    兔子浑身白毛,两眼通红,被吓得缩成一团。

    “……谢师兄。”

    连翘伸手接过那只兔子,捧在了手心里。

    “谢什么,既然入了药阁,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

    蔺天昊豪迈地笑了起来,随后摆了摆手,径自走到蚩山那张桌子前。

    “小子,你也是新来的?”

    蚩山抬起头,沉默地注视着他。

    紧接着,就见这个五官透着威严之气的师兄,从袖子里掏出一只灰毛小兔子。

    连翘抱着怀中那只小白兔,眨了眨眼。

    “这是……”

    蚩山望着那只灰兔,表情有些茫然。

    他拎着兔子站在自己面前,想干什么?

    蔺天昊显然误解了他的意思,面色变得惊诧起来,“兔子啊,你没有见过吗?”

    “见过。”

    “给,师兄送你的见面礼,拿去烤了或者养着都行。”

    那只灰兔被放在桌子上之后,慌乱地四处蹦跶,还踩翻了蚩山的碗筷。

    他却避之不及地起身。

    连连后退,甚至退至墙根处,皱着眉盯紧了那只兔子。

    见状,蔺天昊眼角抽了抽。

    “你该不会怕兔子吧?”

    “……”

    蚩山没有回答,却也没有上前。

    他仍然如临大敌般,盯住桌面上四处乱蹦的灰兔。

    要成为炼毒师,第一步便是淬体。

    他浑身上下沾满剧毒,别说碰兔子,就连人都碰不得。

    虽然这只灰兔,是他平生收到的第一件礼物。

    连翘打量着桌子两边对峙的人,她瞅了眼怀中的白兔,索性快步上前。

    “师兄,这兔子我很喜欢,能给我吗?它们两只在一起正好能作伴。”

    那可是自己的礼物。

    蚩山的眼神突然冷厉起来。

    连翘察觉到他充满敌意的视线,当下转过头,指住灰兔挑了挑眉,“你想要它吗?”

    良久的沉默之后,蚩山摇了摇头。

    “那我抱走咯?”

    “嗯。”

    连翘这才捧起灰兔,临走前,眼神意味深长地瞥了眼蚩山。

    这时候,门外又走进一人,英姿俊逸。

    “呦,师妹是准备它俩烤了,还是炖了呢?”

    长孙彦一眼瞅见她抱着两只兔子,不禁戏谑的出言。

    在他身后,陆续跟着三名银袍少年,比起莫轻言等人稍显老成,想来应该是剩下的几名师兄。

    谁料这句话刚落下后。

    连翘尚未开口,身后就突然多了点淡淡的敌意。

    她没有回头,也知道是蚩山。

    “这满桌子的菜,还想打我兔子的主意。”

    连翘轻轻挥袖,用衣料罩住那两只可怜的小兔崽。

    长孙彦蓦地一笑,“不跟你闹了,先把这两只放下,随我们去楼上行拜师礼。”

    闻言,连翘立即小跑到莫轻言那一桌。

    她把兔子交给刚才认识的学子,又笑着拜托道,“麻烦学长了。”

    那名学子连连摇头,将两只兔崽搁在膝间。

    长孙彦这才动身,他走在最前面,连翘乖巧地站在了莫轻言身后。

    自己是阁中辈分最小的弟子。

    在药王峰,便不能像曾经去镇北侯府时那般吊儿郎当了。

    她跟着几名师兄,缓步走上二楼。

    蚩山独坐在角落里,望着狼藉的桌面,随后转过头,目光怔怔地望着那只兔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