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20章 结交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南溪背腹受敌。

    他现在只有斗王的水平,即使和连烈风交手,也难以一时分出高下。

    何况正面有连钦出手,退路又被他的剑光遮掩。

    迫于无奈下,南溪只得硬抗连烈风那道攻击。

    青色光华猛然间大作,将迎向连烈风的那半边身体覆盖得严严实实。

    如此行为,等同是把斗气铠甲折成两层,只护住了重要部位。

    南溪的举动无疑是明智的。

    但他低估了连钦对待敌人的冷酷程度。

    一抹剑光犹如闪电,快得惊人,朝他另半边身体劈来。

    南溪心惊之下,立刻在身体上覆盖出一层完整的斗气铠甲。

    眼前的小侍卫够心狠!

    竟然想趁机把自己给腰斩了,无耻!

    谁料连钦见他这幅举动后,突然冷嗤一声。

    “草包。”

    话音落下后,他轻描淡写地收回剑,转身。

    原本笼罩在连钦周身的无上剑气,顷刻间烟消云散。

    只有剑风拂落的残叶,柔柔飘摇在他身旁。

    而这时,连烈风那道气势磅礴的攻势已然逼近。

    南溪即使料到了被骗,也来不及做出应对。

    那一层薄薄的斗气铠甲,完全挡不住斗王强者的全力一击。

    “噗——”

    南溪被打得倒飞出去,半跪在墙角旁边。

    他一只手撑着地面,眼神不善地抬头,几缕鲜红的血迹从嘴角里逐渐渗出。

    “死老头子,你插什么手?!”

    连烈风眼底闪过一抹讶色。

    本来只想打断两人交手,万没想到,竟然还把这个少年斗皇打飞出去了。

    不过他刚才展露出来的斗气波动,分明和自己不相上下。

    依他这种骄纵的心性,还会让钦儿不成?

    心底思虑虽多,连烈风脸上却是不显山不露水。

    他面色肃穆地负着手,冷冷地哼出一声。

    “无论你是何人,出于何种目的,倘若硬要在将军府里闹事,老夫绝不会袖手旁观!”

    连烈风抖了下眼皮子,继续向南溪斜去一眼。

    “如果你在隔壁打,即使打翻天,老夫也不会插手。”

    言外之意就是,要么滚出去,要么安分点。

    总之不许在将军府里胡来。

    “哼!”

    南溪不甘心地别过头。

    若非主子指明了在将军府汇合,他岂会委身这种小小府邸。

    这东陵国的人,一个个没见过世面就算了,还全部都横得不像话。

    可恶。

    心底虽然气恼,但南溪终归咽下了这口气。

    他面色冰冷地站起来,狠狠擦拭掉唇边的血,才抱着双臂站在院内,静等着赤霄出来。

    这时候,院外突然跑进来一个小厮。

    他身穿白衣青褂,手上捧着个精美的锦盒,急匆匆地跑到连烈风身边。

    “将军,镇北侯世子前……前来拜访。”

    把话说完,小厮立刻深深的弯下腰,绝不敢看连烈风此时的面色。

    饶是他在府里地位卑微,也知道老将军对镇北侯府,是横竖都看不顺眼。

    谁知那世子竟然在这节骨眼上,贸然拜访。

    要不是特意捧着珍贵的疗伤丹药来,恐怕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上门找茬的。

    果不其然,听到“镇北侯”这几个字眼后,连烈风面色一沉。

    他冷睨着锦盒,良久,才抬手拿起上面的玉瓶。

    瓶身的玉质没有异样。

    连烈风打开瓶塞,扫了眼里面的东西,也没有异样。

    “呵呵……他看望翘儿?我看是跑来瞧热闹的。”

    他随手把玉瓶往锦盒上一抛,面上余怒尚未平息,冷声道:

    “不见,把盒子退回去!”

    “小人领命。”

    得到答复后,那名小厮抱着锦盒正欲转身,谁知院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连将军此举未免有些不近人情。”

    人未到声先至。

    长孙征大步踏进院内,身后还跟着一溜儿将军府的护院。

    那些护院个个都拎着长剑,却不敢以下犯上。

    见状,连钦眯了眯眼。

    连烈风则冷笑出声,浑身透出的气势无比威严,语气没有丝毫客气。

    “世子不请自来,意欲何为啊?你家长辈知道这件事吗?”

    听见对方扯到长辈,长孙征眉头微皱。

    早知道连烈风不会对自己客气,可架不住双脚不听使唤。

    回过神时,就发现已经跑到了将军府的大门前。

    都到这里了,那……那不如顺便看看连翘。

    “家中长辈不知,我是诚心来看望连大小姐的。”

    长孙征对连烈风拱了拱手,同时拿眼睛往四下里一瞄,结果就瞅见站在院内,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南溪。

    难道是这个小子和连翘混在一起?

    好面生啊。

    不像是奉京城里的人。

    那张脸娘里娘气的,胆子竟然还挺肥。

    “诚心来看,老夫竟然不知你跟我家翘儿,何时有了这么深的交情?”

    连烈风面色冷淡地盯着他。

    人已经带着礼进了府,态度又客气有礼,何况还是个小辈。

    再把他赶出去,显得自己没有器量。

    虽然心中如此想,连烈风仍然没有给他好脸。

    长孙征知道自己不受待见,也不在这个话题继续纠缠,而是拿手一指锦盒。

    “那是玄天髓,对外伤有奇效,服用它便不会落下疤痕。”

    此话一出,连烈风不禁挑了下眉。

    玄天髓,六品灵液,是恢复创伤的最佳良药。

    即使在东原也一滴难求。

    除了丹王席鹤,没几个人能炼制出来。

    即使在镇北侯府里,玄天髓也只有两瓶,还是侯府二爷从席鹤手中拿回来的。

    没想到长孙征竟然真有几分诚意。

    连烈风面色稍缓,看他也不再像之前那般不顺眼。

    “难为你如此有心。”

    说着这里,连烈风顿了顿,语气中夹着一丝伤感。

    “不过翘儿昏迷至今,还不知要到何时才能醒过来,恐怕你今天要白跑这趟了。”

    闻言,长孙征笑着摇了摇头。

    就算是白跑一趟,也比守在侯府里心神不宁强。

    何况还看见了那个小子的脸。

    长孙征眼角的余光朝南溪瞥去,把他上下打量起来。

    这小子唇红齿白的,相貌上似乎略胜少英一筹。

    可那浑身的气质就差得太远。

    不说那眼神阴测测的,浑身一股子倨傲劲,让人看了就来气。

    他这般不加掩饰的视线,使得南溪皱起眉毛,视线也转而落到长孙征的脸上。

    这个不知从哪里蹦出来的人,老是盯着小爷干嘛?

    看见南溪望向自己,长孙征面上浮起一抹笑意,当下朝他走去。

    “这位兄弟的气质……啧!不俗,面相也是贵不可言呐!”

    一开口,就是明着褒扬暗里奚落的话。

    这种事长孙征做熟练了,简直是手到擒来。

    “是吗?”

    南溪上下瞄了他一眼。

    没想到这东陵国内,还是有懂事的人嘛。

    “当然是。”

    长孙征边咂嘴,边肯定道,“虽是初次相见,但我心中已经生出结交之意,不知你——?”

    南溪矜傲地点了下头。

    这才对。

    这才是正常人该有的态度。

    “我是河凉南家的二子,南溪!”

    他语气中满是傲然,似乎报出身家是抬举了长孙征一般。

    长孙征的心里却在暗忖:什么河凉南家?听都没听过。

    但是他面上仍然笑意不改,附和道:

    “久仰,我是镇北侯府的世子,长孙征。”

    说到这里,长孙征话锋一转,上前低声询问起来,“南溪,我听闻你和连家大小姐,两人患难情深啊?”

    南溪顿时愣住了,“嗯?!”

    ……

    房间内。

    赤霄脸上的神情格外惶恐。

    那个少年究竟是什么人?

    不过用斗气去试探他的经脉而已,不但斗气被吞噬了,还差点殃及到自己体内。

    那种感觉,就像有什么力量在强行剥夺自己的斗气般。

    可怕!

    她完全不敢动那个少年。

    赤霄苍白着一张脸,心怀余悸地望向容渊。

    幸好在刚才短暂的试探中,发现对方体内拥有难以想象的灵力,无比驳杂。

    但那么磅礴的灵力,会逐渐滋养他的身体。

    只要处理好他身上外伤,调养几日,应该有九成能醒过来。

    看来眼下,只能先救活连翘。

    毕竟如今清楚主子的踪迹的人只剩下她了。

    赤霄眼神专注,五指上覆盖了层火红的斗气。

    她将手贴在连翘身后,顺着脊背的骨骼,缓缓向上移去。

    “噗——”

    昏迷中的连翘,竟然吐出一口毒血,色泽乌黑。

    雪白的被褥登时被溅上点点墨水般的污渍。

    赤霄伸出一根食指,沾上点毒血放在眼下细细瞧去。

    隔了半晌,她似乎看出什么苗头,不禁微微惊叹起来,眼神发亮地望向连翘。

    “好厉害的毒,好狠的毒,你竟然还能挺着活下来。”

    声音压得很低,更像是喃喃自语。

    屏风那边甚至根本听不清她说了什么。

    赤霄的面色变得愈发认真。

    她从纳戒里取出数十只小瓶,先帮两人疗了外伤。

    紧接着,不再理会容渊,实在是这个少年已经让她无能为力。

    除了治疗外伤,更深层次的内伤她没办法感知,自然就无法对症下药。

    只好寄希望于他体内磅礴的灵力。

    现在更重要的,是在连翘体内沉淀数年的剧毒。

    这个丫头似乎也懂炼药,不知是用什么法子把毒暂时压抑住了。

    但她这次身受重伤,身体底子又太差,导致那些毒素突然间全部爆发。

    如果再不解毒,恐怕小命休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