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18章 回府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那个人身材瘦小,步履艰难,背上似乎还背着名伤员。

    “小兄弟,你没事吧?”

    为首的大叔率先呼喊出声。

    连翘几乎快站不稳,她将剑插进地面,勉强支撑着身体,接着仰起头望住前面那几个人。

    “救命——”

    嘶哑的声音从她苍白的嘴唇里溢出。

    那几人闻言一愣,立刻朝她这边跑来。

    长生山里每隔一段时间,总会有受重伤的人走出来,附近住着的百姓早已习惯。

    跑的近了,看清连翘两人的身影后,他们嘴里议论起来。

    “你看,好像还是俩孩子。”

    “呦!还真是。”

    “现在连孩子都敢孤身闯进长生山了。”

    连翘拄着剑把,她的眼前已经变得花白,但还是咬着唇,勉力支撑着不倒下去。

    等远处的脚步声抵达身前时,连翘才抬起头。

    这张布满血污的脸,尤其是另半边脸上的疤痕,使得几人吓了一跳。

    “请……送我们回将军府,必……必有重谢……”

    说完这句,她心头的巨石一松,顿时像被抽干了所有力气般,整个人摔倒在地。

    那把握到现在的轻剑,也“锵”的一声跌落在地,沾满了尘土。

    “将军府?”

    几人同时困惑的出声,齐齐低头看向连翘。

    她脸上那道火焰状的疤痕赫然出现了他们面前,使得几人心中震惊。

    “她的疤,她是连家的小大姐!”

    “我的天呐,快快快,赶紧送人回去——”

    那几人手忙脚乱,急忙将地上昏迷不醒的连翘扶起。

    其中一个年轻人想扛起容渊,谁知刚拉起他,就发现两人攥紧的双手。

    “唉,怎么昏迷了还不忘拉个手?”

    年轻人俯下身,想把容渊的手松开。

    然而尝试了几遍后,那只手竟像焊在了连翘的五指里,怎么都拉不动。

    “算了算了,别管这些了。”

    眼看连翘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为首的大叔忍不住出声。

    “我们马上把她抬到将军府去。”

    剩下的两人点点头,立刻扛着这两人,脚步匆忙地朝奉京城内跑去。

    长生山外。

    秋风卷着落叶,打着旋儿飘到地面那滩新鲜的血迹上。

    这里再度变得清冷,和往日并无不同。

    将军府。

    那扇朱漆大门被人敲开,里面的护院走了出来。

    他抱着长剑,当看到几人背上血迹斑斑的连翘后,顿时惊慌失措地一扭头。

    “喊将军出来看……大小姐回来了!”

    另一个护院见状,立刻头也不回地奔向书房。

    此时,厨房外。

    赤金火鸾循着香味,翩然降落在树梢上。

    它收拢翅膀,伸出修长的脖颈,凤眼朝下方扫去。

    “赤金——”

    谁在唤它?

    将军府内的人,都不敢亲近自己。

    木苓站在空荡荡的鸡笼前,摸着下巴,眼神落到外面那群乱跑的小鸡身上。

    “赶快进来,赤金。”

    “非要本姑娘赶你们进来啊。”

    金黄的小鸡崽们,撒欢着满地乱跑,每只都不愿回到笼内。

    木苓双手叉腰,抬脚冲进了鸡群里面,挥舞着手帕赶它们进去。

    在不远处的树梢上。

    赤金火鸾宛如石化一般,怔然地望着底下嬉笑的姑娘。

    为什么?

    人类会给鸡取名字……

    这时候,不远处快步奔来一个年轻的小厮。

    他气喘吁吁地跑来,东张西望一番后,当看见木苓才终于松了口气,立刻冲她喊道:

    “木苓姑娘,大小姐回来了,你快过去伺候着吧!”

    “小姐回来了?”

    木苓既惊又喜地转过头。

    她立刻拎起裙摆,不再理会那群小鸡崽,跳着从它们头顶跃过去。

    “小姐现在走到哪个院子了?”

    小厮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开口说道:

    “大小姐不能走,你快去她院子里伺候上,老爷叫你呢!”

    闻言,木苓不禁微愣。

    什么叫不能走了,难道大小姐出了什么事……

    她不再多想,立刻随着他朝连翘的院子大步跑去。

    赤金火鸾展开双翼,也调头朝客房的方向飞去。

    既然那个小丫头回来了,那么主人的主子一定也回来了。

    ……

    木苓赶进房间里时,里面的气氛格外沉闷。

    连烈风站在床榻旁边,连钦俯首陪在他身侧。

    两人身后站着的几排丫鬟,每个都缩着脑袋,一声大气也不敢喘。

    如此压抑的气息,使得闻讯赶来的木苓也谨慎了起来。

    她低垂着头,缓步走到连烈风身后,先对两人行了个礼。

    “奴婢见过将军。”

    木苓微微侧头,对连钦也施了一礼,“连侍卫。”

    听到身后的声音,连烈风面色仍然严肃,却终于开了口。

    “木苓,在药师赶来前,给大小姐擦净身体……”

    “是。”

    木苓低低地应了声,同时朝床榻上瞥了眼。

    当看到浑身是伤,而且脸上还被人刻了个“丑”字的连翘后。

    饶是早已预感到不妙,这么猛然瞧见大小姐的惨状之后,她也倒抽一口凉气。

    谁?

    是谁这么大胆!

    难怪老将军如此生气。

    被全府上下视若珍宝的大小姐,出去一趟后,回来竟变成了这副模样。

    伤痕累累就算了。

    那张小脸白得没有半丝血色,都不像个活人了。

    而且还被人那样羞辱。

    最重要的是……

    那张宽敞的床榻上,此刻还躺着一个少年,同样是身负重伤。

    他穿的那套衣服,和大小姐身上的完全一样。

    木苓立刻垂下眼皮不敢多看。

    她低着头,也和屋内的其他丫鬟般,不敢大声喘气。

    木苓快步地走到一个端着水盆的丫鬟跟前,把湿布放在里面浸了浸,随后又返回到床榻前。

    先从连翘的手指头擦起。

    仅仅是一只手,上面堆积的血污和尘土,就让木苓洗了三次白帕。

    连烈风眯着眼睛,目光严厉地注视着容渊。

    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年,在记忆中从未出现过,应该不是奉京城内的人。

    他怎么会和翘儿在一起。

    而且听说,这个人还是翘儿从长生山里背出来的……

    连烈风的眼神更加冷厉,他的目光从容渊的脸,落在那只怎么看都不顺眼的手上。

    “钦儿!”

    连烈风浓眉紧皱,“把他的手撬开,再把人送到其他院子里。”

    “属下遵命。”

    连钦依言上前。

    其实刚才他已经试过一次,但是两人的手攥得太紧。

    除非伤到人,否则很难分开他们。

    如今连将军又下这道吩咐,看来是忍耐到了极点,他该用点手段了。

    连钦的掌心顷刻间溢出点点白光。

    一个手刀劈下,只听容渊的指骨里传来道“咯嘣”的细响。

    两人紧握的手终于比先前松了点儿。

    连钦五指并拢,带着犀利的掌风再次劈下。

    屋外却突然响起道清亮的声音。

    “放肆!”

    南溪阴着脸率先走进来,赤霄也面色凝重地尾随在他身后。

    “谁给你的胆儿敢动我家主子,活腻了——咦?”

    当看到床上躺着的少年后,南溪顿时停住了接下来的话。

    那张脸……

    那个人和几年前的主子堪称一模一样。

    恍惚间,南溪以为看错了人。

    赤霄这时也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当发现床榻上面无人色的容渊后,眉头蹙得更紧。

    “这个人……”

    长得太像主子年轻时的模样了。

    “两位认识他?”

    连烈风面色阴沉地转头,眼神里没有透出丝毫善意。

    他肯让南溪等人留在府上,最重要的原因就是想等翘儿回来。

    没想到人是回来了,却丢了大半条命。

    亏那个少年当初还在城门口,信誓旦旦地说,翘儿跟着他主子,半根头发都少不了!

    赤霄眼神飘忽不定,勉强把视线从容渊的脸上移到连烈风那边。

    “不认识。”

    她上前一步挡住南溪,接着面色诚恳地请求。

    “将军,我是九星炼药师,请把你孙女暂且交给我。”

    生怕被果断地拒绝,赤霄连忙又补充道:

    “当日她确实跟着主子走的,如今却自己回来。

    就算是为打听主子的踪迹,我也会想方设法地救醒她,请将军让我一试。”

    连烈风面无表情地凝望着她。

    九星炼药师……

    如果她真的肯出手,翘儿一定会能转起来。

    怕就怕眼前这个小女娃,和她身边的少年一样,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连烈风陷入沉思。

    屋内顿时变得静悄悄。

    赤霄始终低着头,额前的刘海掩住了她蹙起的柳眉。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但是那个少年绝对和主子有极大的关联。

    床榻上的那两人伤势极重,几乎都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东陵国内的药师,她很不放心。

    而且之前拍卖行一事,让眼前的连烈风对自己这行人成见颇深,万一拒绝她的请求。

    自己总不好在连府里强行抢人。

    毕竟主子已经吩咐过,就在将军府内等他。

    南溪原本抱着双臂,这时候已经不耐烦地放下手,正欲上前。

    “你最好安分儿!”

    然而赤霄似乎早料到他会有动作般,先一步再次挡住南溪的路。

    “少添麻烦。”

    这几个字近乎咬牙切齿般,从赤霄嘴里说出来。

    闻言,南溪冷哼一声。

    他的目光落到床榻上的两人身上,终于还是没有妄动。

    连烈风始终打量着他们。

    在看到赤霄的小动作之后,他眼神微动,终于下定主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