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10章 于心何忍?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随便一颗,搁在将军府里也是值钱货啊!

    连翘回头瞄了眼容渊。

    “今晚我睡毯子上,你睡那边。”

    说着,伸手指了指山洞拐角处的石头,“它还能给你挡风。”

    容渊望了望那张毯子,又望了望连翘,接着面容平静地走到石头旁,依着它坐下。

    夜明珠的柔光,洒在他眉眼发梢,显得那双桃花眼也温柔起来。

    连翘转过身,拾起垫子拍干净上面的积尘,然后丢给他。

    “冷了就抱着它睡吧。”

    容渊抬手接过。

    垂眸瞥了眼手中的软垫,随后将它垫在石头上。

    连翘这才背靠着长案坐下来。

    她挽起袖子,露出两条伤痕累累的胳膊,借着光好给自己敷药。

    除了手臂上的擦伤。

    她的背部,腿上,还有脚踝到处都是被荆木刮破的口子。

    全拜这个家伙所赐。

    连翘阴阴地瞪了他一眼,没想到对方也睁着眼看自己。

    那双桃花眼里透出的神色,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眸光还一瞬不瞬地盯住自己,好像天底下就剩自己和他相依为命般。

    连翘心中还记恨着他。

    但是面对这么一位少年,无论身型,容貌,抑或是性格都和之前判若两人。

    这让她满肚子的邪火撒不出来,又憋得更加难受。

    “看什么看?”

    连翘的表情更加凶恶,“出去!本姑娘要上药了。”

    容渊先是一愣,接着扫了眼她衣裳上的血污,随后起身行出山洞。

    见他走了,连翘才懊恼地长叹一声。

    “真是……这叫什么事儿!”

    她动作不耐地撩起裙裾,拿起药瓶,给自己小腿的伤处敷药。

    容渊来到山洞外。

    他眺望着夜色里隐约起伏的山峦,一时有些怔忡。

    自己是谁?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容渊抬起手,拾起那截过长的衣袖,抖了抖这件不合身的白袍。

    他磋磨着最外层的罩纱,兀自陷入沉思。

    然而,脑海中却是一片混乱。

    明明有许多画面一掠而过,但他总是抓不住,尝试再多遍也抓不住。

    这多少让他有点儿泄气。

    他感觉不到那姑娘说的什么天地灵气。

    体内似乎有两股力量互相交缠,谁也没有占上风。

    就在他困惑不解的时候,山洞上方,有条形似蜥蜴的凶兽盯紧了容渊。

    它金色的瞳孔竖起,眼馋地瞄准下方的猎物。

    好充沛的灵力。

    从出生到现在它还没遇到,身上灵力如此浑厚的猎物。

    蜥蜴凶兽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舌头上的涎水,掉在地上发出“啪”的一声。

    容渊皱眉回头,谁料面前突然袭来阵劲风。

    他的身体本能一侧,然而速度却慢了太多,完全没有躲开。

    整个人被那只凶兽的尾巴抽中,瞬间摔倒在地。

    “啪叽——”

    凶兽抬起前爪,兴奋地抽动了下舌头。

    山洞内的连翘耳朵微动。

    她猛然起身,同时掌心瞬间窜起青火,飞快朝洞外掠去。

    容渊被凶兽按在地上。

    那只蜥蜴张大嘴,露出散发着腥气的獠牙,作势朝他脖颈咬去。

    连翘出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一幕。

    “靠!”

    好家伙,还是头六级凶兽。

    她只好甩出青火,专门朝它的舌头上袭去。

    对付这种凶残的庞然大物,仅凭自己的力量是没法把它掀飞的。

    如果攻击它的背部,恐怕自己青火打过去,它也就咬断少年的脖子了。

    但是这招很危险。

    如果容渊稍微一动弹,那么青火就会直接冲到他的脸上。

    “别动!”

    连翘的声音刚落下,容渊眉头微皱,还是选择了相信她,果然躺平在地上一动不动。

    那阵湿热又令人作呕的腥气,完全打在他脸上。

    容渊甚至能感受到,这头兽的獠牙即将抵到自己的脖颈上。

    而在下一刻。

    “嘶——!!”

    它叫得惨烈又愤怒,猛地昂起头,回过身死死盯住连翘。

    那双绿豆大小的眼睛里,窜出凶光。

    面对这种千钧一发的好时机,容渊不需连翘提醒,就自己就地一滚,从它爪下逃脱。

    连翘见状,使出轻功飞掠到他身前,接着恼怒地喝道:

    “你怎么不喊我?”

    这时候,蜥蜴已经猛扑向两人。

    跑了一个到嘴的猎物,又来了个猎物。

    容渊抿着唇,神情凝重地后退几步,脱口而出道:

    “岩蜥,动作敏捷,夜视能力强——向右躲!”

    连翘不假思索地朝右边掠去。

    那头岩蜥冲到两人先前的落脚点,尾巴横扫了半圈过来,落在地上发出金属般有力的碰撞声。

    连翘正巧从它尾巴上空掠过,险而又险地避开那道攻击。

    她目光倏地望向容渊,“你恢复记忆了?”

    容渊按着隐隐作痛的脑袋,“没有。”

    他闪身躲到一块被荆木掩映的巨石后,又继续道:

    “它听力最弱,怕火,致命处在腹上三寸的地方。你设法躲到它背后,屏息靠近,就不会察觉。”

    岩蜥就趴在那块巨石后,虎视眈眈地望向连翘。

    却听不到后面有个人在说话。

    “知道了。”

    连翘脚步微抬,无比缓慢,落脚时却疾如闪电。

    一急一缓间,身后掠出道道残影。

    那些残影瞬息间将岩蜥包围。

    作为一头凶兽,它顿时傻眼了,无论面前的是不是残影,都凶猛地扑上前撕咬。

    连翘趁机运起轻功,来到岩蜥背后。

    她动作间没有发出半点动静,换做人都不一定能察觉到。

    何况是那头半聋的岩蜥。

    连翘掌心的青火冒出,脚踩到它背上,在夜色里如只蝙蝠般倒挂在它身上。

    岩蜥察觉到背上的连翘,猛地转过头。

    动作间暴露出那截白色的腹部。

    连翘趁机打出青火,五指成爪探进它腹上三寸。

    那块地方果然无比柔软,皮肉轻薄。

    青火碰上的瞬间,就在上面烧灼出一个拳头大小的洞。

    连翘的手迅速伸进去,青火在她的驱使下猛烈地燃烧起来。

    给岩蜥的肚子里放了团火后,连翘才收回拳极速后退。

    她飞身站定在山洞上面的那块石头,冷眼瞧着那头六级凶兽在地上翻滚,挣扎,最后连嘶吼声也渐渐变低。

    没想到,自己不用麻醉剂,也能单打独斗地干过一头六级凶兽。

    这种级别的兽,那可是相当于一星斗王的水准。

    容渊这时从石头后走出来。

    他撩起过长的白袍,神情淡漠,视身旁的岩蜥如无物,径直朝山洞这边走来。

    到了距离洞口几步远的位置,方才停下。

    容渊抬起头,望着站在石头上的连翘,突然扯唇一笑。

    “我以为你不会出来。”

    说完这句后,他顿了顿,接着道,“现在又欠你一条命了。”

    连翘被他上句话搞得莫名其妙,半晌才反应过来,他在回答自己刚才的问题。

    “你怎么不喊我?”

    “我以为你不会出来。”

    ……

    连翘面上起了层波澜,她把厌烦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还是说,这个人看起来淡漠清冷,其实内心极其敏感。

    连翘微微皱起眉毛。

    确实。

    如果不是南溪在将军府,担心他死了,自己没法回去交代。

    刚才自己真不一定会出来救他。

    连翘垂眸,望着下面那个意态温和的少年,心中无端生出一股烦躁感。

    “还杵着干嘛,进洞!”

    她从石头上轻盈地跃下,拿眼角余光瞥了一眼少年,当先迈进洞内。

    容渊回头看了眼周围的环境,才跟了进去。

    他走到洞内拐角处,刚打算坐下,却见连翘已经占了那块地方。

    “你?”

    容渊不解地询问道。

    连翘眉头不自然地一跳,抱着软垫,抬起下巴对他示意里面那块毯子。

    “睡里面去。”

    说着,连翘便不耐烦地闭上眼睛。

    “你伤势比我重,要是晚上着凉发烧了,本姑娘还要照顾你,想想都麻烦!”

    她的语气虽然生硬,但是态度比之前柔软许多。

    连翘闭着眼,迟迟没听见对方的脚步声。

    眼睫不安分地颤动好几下,终于没忍住睁开眼。

    却见锦衣少年俯身,那张脸很近地凑了过来。

    那身月白罩纱的衣袍,在夜明珠的光辉下映出暧昧的光晕。

    桃花眼里映着自己的脸,态度温和,举止雍容。

    连翘被他吓了一跳,惊得立刻坐直。

    “你离我这么近干嘛?”

    容渊微愣,似乎没察觉到这份距离在缩近,他直起身,回首指向那块野狐毯。

    “你身上也有伤,睡在这里同样会着凉。”

    温和的话语从他口中缓缓道来。

    连翘对此极不习惯。

    分明之前还被这个人威逼要挟,现在他的态度却这么关心体贴。

    连翘直皱眉,“我好歹有斗气傍身,吹点风不会有事。”

    容渊轻摇着头,“山里夜凉,你还是个姑娘家,睡在石头上让人于心何忍?”

    我靠!

    连翘睁圆了双眼,几乎不敢自己的耳朵。

    这……这和那个睥睨众生的锦衣男子是同一个人吗?

    容渊已经伸出食指,在半空中轻点了两下。

    “你睡这边,我睡那边。一案相隔,我不会碰你的。”

    接着,转过头望住连翘,低声问道,“嗯?”

    连翘在他的注视下,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她整个人都是恍惚的,走到案边后,坐下蜷成一团。不时抬起眼睛,用诡异的目光盯住对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