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09章 哼,以貌取人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嗯?”

    连翘愣了愣。

    随后望住锦衣少年,眸光在他脸上上下那么一扫。

    当看出对方眼里的迷茫后,顿时心中暗惊。

    他……忘了自己?

    不对!

    连翘又眯起杏眸,说不定这个混蛋是在诈自己。

    不,也不对!

    以他的实力和手段,没必要装傻骗自己。

    何况已经将南溪等人安排到了将军府。

    他现在应该有恃无恐才对。

    短短一瞬间,连翘的脑海里已经想出许多种可能。

    她抿着唇没有说话,只拿那双水灵灵的杏眸打量对方。

    借着月色,容渊看清了面前的少女。

    她明眸似水,肌肤胜雪,浑身透着一股灵秀狡黠之气。

    不过脸上却横着一块肆无忌惮的疤,另半边脸,还被什么人刻了个“丑”字。

    少女手里拿着药瓶,以及半截金纱。

    而自己的身上血迹斑斑,到处都是擦伤,有的伤口已经被包扎起来。

    容渊迟疑片刻,再度开口,“你救了我?”

    “……”

    连翘盯住他脑袋上的伤,心中暗想:难道这家伙从山下掉下来,被撞傻了?

    这报应未免来得太快了吧。

    “嗯,我救了你。”

    连翘立即厚颜无耻地点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容渊抬起手,捂住自己的脑袋,环顾起了四周后,方才问道,“这是哪里?”

    “长生山。”

    连翘嘴上答得飞快,同时动起了小脑筋。

    像他那么厉害的斗宗,就算被撞到头,怎么会什么都不记得。

    而且刚才他眉心的红光异样。

    难道说,是那根钻进他体内的红线在作祟?

    那他什么时候会恢复记忆……

    自己如果想趁机报复,等他清醒后会不会来翻自己旧账。

    最重要的是,自己就算想抛下他回将军府都不行,南溪一定会追问自己。

    可现在他莫名其妙变成一个少年。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要不是自己亲眼看见,也很难相信。

    把现在的他带回将军府的话,南溪等人绝对不会信自己。

    真糟糕。

    在发现容渊记忆全时候,连翘脑海里顿时涌进许多念头。

    无非是如何算计他,或者是要不要算计他。

    但是思来想去,连翘无奈地发现:

    自己还得继续照顾这个人。

    “唉——”

    她认命地一叹,随后掏出两枚凝血丹,递给容渊。

    算了。

    管他身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呢!能保护自己就行。

    连翘漫不经心道,“这是能治伤的丹药,你吃下后,用斗气催化一下药力,这样能好得快点儿。”

    这时候,容渊的神情里透出丝丝疑惑。

    “斗气是什么?”

    “……”

    连翘不禁睁大了眼,“你不会——”

    他不会连怎么使用斗气都忘了吧!

    我去。

    老天爷莫非是在玩儿她。

    现在可是身处在长生山深处,凭自己个四星斗者,怎么保护他。

    连翘的表情瞬间严肃起来。

    她绷着小脸,指导起容渊来,“气运丹田,能感觉到有一股气在你身体内游走吗?”

    容渊依言照做,最后无辜地摇了摇头。

    “没有。”

    “没有?不可能!”

    连翘立刻急眼了,此时夜色沉沉,林间已经隐约能听到凶兽们咆哮的声音。

    她纳戒里的麻醉剂所剩不多,必须省着点用。

    周围还不知道有没有毒草。

    突然陷入这种困境,连翘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紧咬贝齿,蓦地上前抓住容渊的手,“我教你,这是最基本的结印,看好了。”

    连翘将他两只手腕握得死紧,在夜色里缓慢地划动,结成一个手印。

    月色下,她的神情认真又专注。

    身体凑过来时,微热的吐息轻柔地打在自己脸上。

    容渊的面容清冷,神情淡漠,手却有些微不自然地想缩回去。

    “别动!”

    谁知连翘立刻抓紧那双手,语调里竟然还多了几分威胁又急迫的意味。

    “把手搁到膝盖上,盘腿坐好。”

    “……好。”

    片刻之后。

    连翘凑过去望着他,神情期待,“感受到天地灵力被吸纳进体内了吗?”

    瞧着那张焦急的小脸,容渊轻轻一叹,摇头道:

    “没有。”

    “我靠!怎么可能没有!”

    再次听到这种回答后,连翘几欲抓狂。

    她五指成爪,想挠醒对方又不敢真的下手,最后只能气愤地转过头。

    “算了,真是什么时候都要靠自己。”

    连翘眯起眼睛,竖着耳朵,仔细地分辨起周围的动静。

    好在周围虽然隐隐传来凶兽的咆哮声,但是距离自己还有段距离。

    现在还没到深夜,出来活动的兽类不算很多。

    连翘俯下身,抓住容渊的胳膊把他搀起来,同时警惕地打量了圈四周。

    这个人带自己来这里,说不定附近有什么落脚点。

    “喂,你觉得这里眼熟吗?”

    容渊环顾起了四周,夜色下只有一片黑漆漆的密林,谈不上眼熟。

    他便摇了摇头。

    “好吧,我就不该问你。”

    连翘索性闭了嘴,拽着他的胳膊,两人一前一后往山上摸索着爬去。

    由于身后有个受伤的拖油瓶。

    所以连翘连拖带拽,费劲千辛万苦才把他顺利拉上山坡。

    夜色转浓,荒山野岭间格外静谧,除了深山里隐约传来的嘶嚎声。

    明亮的七颗星子嵌在深蓝的天幕上,排成勺状,指出了方向。

    连翘只埋头朝南走。

    她记得锦衣男子当时就是带她往南边飞。

    这行人在长生山逗留过一段时间,说不定就歇脚了附近。

    四下静谧,容渊抿着唇,一言不发地跟在她身后。

    那双桃花眼微微垂下,不时扫过连翘那只抓着他的手。

    有个淡淡的疑惑出现在他脑海。

    “你认识我吗?”

    连翘闻声,并没有回头,面无表情地翻了个白眼。

    “不认识。”

    “你怎么救的我?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你知道——”

    “打住。”

    连翘终于转过头。

    这个人就算失忆了,骨子里那种咄咄逼人的讨厌劲儿还是没变。

    “我救你,是因为我心地善良!你管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本姑娘进山逛逛,不行?”

    说到这里连翘顿了下。

    她用那双杏眸上下打量着容渊,随后发出一声阴笑。

    “你再问东问西,我就把你从山上扔下去。”

    说罢,示威性地比划了下拳头,同时朝他投去一瞥。

    却见少年不知何时低下头,正幽幽地注视自己。

    面上虽然染了血污,桃花眼却粲然若星,目光沉静中透着几分冷冽疏离。

    就像头不幸离群的小狼,戒备凶狠又流露出星点儿怯意。

    被他这么一瞧,连翘顿时闭着嘴转过头。

    换做是自己,莫名其妙的在深山里面醒来,浑身是伤,又记忆全失。

    眼前只有一个人,看定会揪着他打听情况。

    可是,连翘现在暂时还没想好该怎么给少年讲自己的身份。

    总不能说:

    主子,我是您的随从,但我也不知道您是谁,总之您可以随意地使唤我。

    连翘只要想想那场面就摇头。

    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暂时把这些抛之脑后,先寻找个庇身之所。

    两人在山坡上走了不知多久。

    连翘终于沿着山根,找到个山洞。

    她掌心窜出青火,照亮此地后,带着容渊朝里面走去。

    猛然见到她手心升腾起火焰,容渊不禁有些愣怔。

    他心中浮现出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却想起来那是什么,当下只提醒道:

    “你的手……”

    “嗯?”

    连翘顺着他的视线,朝自己的右手看去。

    当瞥见那朵扭动着的青色火焰后,连翘差点笑了,她瞄了眼容渊。

    “是不是很好奇,我的手为什么会冒火?”

    “嗯。”

    容渊凝神盯着那团青火,眉头微皱。

    这副认真的神色落在连翘眼底,她忍俊不禁,戏弄般地眨了下眼,语气意味深长。

    “这叫法术,我就是救你命的神仙。”

    容渊抿着唇没有回应。

    但是从神情上可以显而易见的看出,他并没有相信。

    而且他还朝连翘投去一瞥,眼神耐人寻味。

    连翘被他那种目光盯着,顿时觉得受到了轻蔑。

    靠,这家伙不是摔傻了吗?

    分明连斗气都不认识,怎么知道自己是在编假话。

    “神仙没有你这种样子的。”

    容渊淡淡地说,目光在她脸上的“丑”字停了一滞,随后移开视线。

    连翘差点忘了南溪在自己脸上刻的字。

    见到对方盯着自己,顿时想起了那件事。

    她立刻捂住被刻字的半边脸,冷嗤道,“哼,以貌取人。”

    说完冷冷地摔开他胳膊,独自朝山洞深处行去。

    容渊将手负到身后,尾随着她走了进去。

    这个山洞有点像被人雕琢般,洞壁平整顺滑,内部别有洞天。

    连翘顺着山壁拐个弯,立刻被眼前所见惊愣在原地。

    数十颗夜明珠,足足有婴儿拳头大小。

    被人随意的镶嵌在山壁内,往外散发出柔和的荧光。

    地上铺着一块毫无瑕疵的野狐皮毯。

    毯上搁置着张乌檀木的长案,落了尘的玉杯,案边有个深色软垫。

    她走到最近的一颗夜明珠前面,看着因为被强行塞进山壁里,导致表面裂开的数道细纹。

    “暴殄天物啊!”

    成色这么好的夜明珠,怎么用不行?非要塞到山壁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