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08章 少年容渊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南溪俯身,满面笑意地拾起小黑蛇。

    “主人!”

    寒玉黑蛟顿时慌了神。

    在地宫里面,不止南溪实力大减,它的灵力也掉到了一星斗王。

    如果真的斗起来,仍旧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啊!

    连翘听见小黑蛇不知所措的声音。

    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只能轻声道:“你先跟他回将军府。”

    说到这里,连翘的语气刹那间变得阴沉起来。

    “南溪,你好好对待我的寒玉,如果——”

    “放心放心。”

    南溪完全没听进去连翘说了什么。

    他小心地伸出一根食指,摸了下寒玉黑蛟的脑袋。

    “这段时间,你就是我的灵宠了!”

    “哼。”

    寒玉黑蛟只回他一句冷哼。

    然而这样丝毫影响不到南溪的兴致。

    他拎起小黑蛇,学着连翘的姿势,把它当成镯子盘在自己的手腕上。

    谁料小黑蛇猛地一甩尾,随后“嗖”地窜到他头顶。

    “吾要盘在这儿。”

    “不行!”

    南溪把它揪下来搁在自己肩膀上,“最多准你盘到这里。”

    他心里清楚。

    在兽类中,只有地位高的,才会站的最高。

    寒玉黑蛟是在和他抢地位。

    小黑蛇极不情愿地趴在他肩头,罢了,谁让这个人类比自己强呢。

    它暂且先忍忍。

    一人一蛟终于离开此地。

    南溪走在长生山里,在脑海中召唤起赤金火鸾。

    他和火鸾立下过主仆契,无论相隔多远,都可以在心中沟通。

    然而南溪在心中问了好几遍,却没有得到任何答复。

    他的眼神顿时一沉。

    这种情况,只可能是赤金火鸾遇到危险了。

    难道赤霄他们遭遇了什么不测?

    南溪手腕微动,正想甩出斗气荆棘,去控制山里的凶兽帮忙找人。

    脑海中却突然响起一道微弱的声音。

    “主人……疑冢西边的峡谷……我们在……”

    说到这里,它又没了声息。

    南溪眯起眼睛,想幻化出斗气翼。

    谁知刚一催动斗气,就发觉自己实力大减,竟然掉到了五星斗王。

    他顿时停住脚步。

    南溪不可置信地抬起手,在背后摸索了几下。

    无论怎么摸,想象中的斗气翼都没有出现。

    寒玉黑蛟见状,不屑地冷嗤起来。

    “地宫里你就变成斗王了,现在还想飞上天?”

    “给小爷闭嘴!”

    南溪一把将小黑蛇从肩膀上扯下,“你变回原形,带我过去。”

    寒玉黑蛟见他面色急切,这才现出真身。

    它盘旋在空中,嫌弃万分地探出个爪子,让南溪抓住。

    随后,它带着南溪腾空而起,飞快地朝疑冢的方向掠去。

    峡谷之内。

    赤霄动作艰难地给自己倒了颗丹药。

    最有效果的药,她全给了主子,身上只剩下为数不多的药材。

    何况她现在状态极差,实在没有精力炼丹。

    勉强给两头灵兽疗了伤后,现在连抬起胳膊这种小动作,都变得格外费劲。

    赤金火鸾依偎在她身边。

    伸出翅膀盖住赤霄,以免她又着凉。

    天边最后一抹残红已经落下,林子里的湿气逐渐泛了上来。

    长久的待在这里,对恢复伤口很不利。

    这时候,寒玉黑蛟带着南溪飞进赤霄所在的林子里。

    由于之前和连翘在林中捕猎。

    它很有经验地飞在低空中,穿过树枝,峭壁,开始搜索起了此地。

    “走,南边!”

    到了这里后,南溪已经能清楚感知到赤金火鸾的方向。

    寒玉黑蛟立刻带着他朝南边飞起。

    远远地,就瞧见林中黯淡又隐约的火光,是火鸾的尾羽散出的光芒。

    南溪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

    终于找到了。

    至于连翘这边,却是另一番情景。

    天边薄暮,林中已经昏暗得什么也看不清。

    半空中,容渊展开那双紫气萦绕的斗气翼,正抱着连翘朝之前的山洞极速掠去。

    他在那里停留过一段时间。

    里面能遮风挡雨,地方又隐蔽,还处在长生山深处。

    在那里慢慢研究自己的异脉,最合适不过。

    然而,刚抵达那片山脉时,容渊的身形突然一晃。

    他眉心那颗朱砂痣又不安分起来。

    一抹妖红从额间溢出。

    刺目逼人。

    容渊神情顷刻间浮现出痛苦之色,却抿着唇,极力隐忍。

    他揉着眉心,竟然忘掉了怀中的连翘,那只手刚一松。

    连翘顿时从百丈高空上掉落。

    “啊——混蛋!!”

    她没有斗气翼,寒玉黑蛟也不在身边。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那是妥妥的没命啊。

    容渊揉着眉心,余光朝下方投去一瞥。

    他立刻将收拢起斗气翼,极速朝连翘那边掠去。

    刚碰到对方的瞬间,容渊眉心的红光又开始大作,这次疼得他浑身一颤。

    连翘还在半空就慌忙抱紧了他,

    谁知道这个人竟然收了所有斗气,甚至背后的斗气翼也猛然消失。

    幸好这里离地面已经不远。

    两个人虽然摔得惨了点,好歹性命无忧。

    连翘从山坡上滚出去数十米远,直到撞到一块巨大的岩石,方才稳住身体。

    她浑身都剧痛无比,胳膊上划出数道血痕。

    要不是连翘机智地用双手提前护住脑袋,现在还不一定会撞成什么样。

    “真不靠谱……”

    “什么人!亏他还是斗宗呢!”

    她骂咧咧地爬起来,捂着受伤的胳膊向下一看,顿时乐了。

    只见下面的那边山坡,有个穿白衣的人正不停地往下滚。

    “活该。”

    她低低地道了句,随后不紧不慢地小跑过去。

    这里好歹是长生山深处,万一出现什么意外,还是需要这个武力高强的人当靶子。

    不过他那么厉害,哪里需要自己救?

    可样子还是得做做的。

    连翘捉起裙角,跑得越来越近。

    当看清那到不断滚落的身影之后,她的内心逐渐起了疑惑。

    怎么感觉……那个人好像变小了呢?

    容渊眉心的那点朱砂,不断的溢出红光。

    异脉在长生山的地底下,吸收各种路过飞禽走兽和武者的生命力,持续了十几年。

    刚回到主人体内,又对寒江州刺客展开了一场毫不留情的屠杀。

    这些混杂的斗气和生命力,如今全积攒到一起。

    被异脉吸收过后,便急不可耐地涌进他体内。

    当察觉到那种混乱又强悍的力量。

    容渊心中顷刻间生出戒备。

    异脉里的力量太过浑厚庞杂,这么直接钻进体内的话,绝对会留下隐患。

    想到这里,他立即把浑身斗气全部用来消化这股力量。

    即使从山坡上滚落下去,容渊也无暇顾及,甚至没有分出一丝斗气护体。

    不知不觉间,他的容貌愈发年少。

    连翘眯起杏眼,锁定住那个不断滚落的身影。

    如此陡峭的山坡,荆木和岩石比比皆是,他却不知道用斗气护体,就这样无遮无拦地滚下去。

    原本那身皎如明月的白衣,此刻已经处处染上血迹。

    就在下一刻,对方猛地撞到块凸起的石头上。

    他脸上瞬间被鲜血覆盖,身体稍微倾斜了点,又继续横滚下去。

    连翘却突然停了脚。

    她没看错的话……

    锦衣男子竟然变成了锦衣少年。

    那张脸即使被血污沾住,也能看出明显稚嫩了许多。

    容渊的嘴角渗出丝丝血迹,在撞到许多块石头和荆木后,终于停在了山脚下。

    连翘惊疑不定地站在半山腰。

    她那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底下那名昏迷的白衣少年。

    究竟发生了什么?

    难道他吸走的斗气和精力,都能为己所用?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眼前的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只要他想,就可以活上一百年,一万年……

    连翘生平还是头一次,对一个人产生如此强烈的忌惮之情。

    她脚步极其缓慢地走过去,来到锦衣少年身边。

    深深地吸了刚入夜的冷空气后,连翘才蹲下身,小心地探出一只手。

    她的手有点颤抖,举棋不定,在半空徘徊好久。

    连翘才敢碰上他的胳膊。

    “主子?醒醒……”

    “你没事吧?”

    “喂……”

    皎洁的月光给这里投下一片清辉,洒在两人的身上。

    锦衣少年的白袍早已脏污,最外层的罩纱也被撕扯得不成样子。

    他面色苍白,额头正不断地往外淌血。

    而眉心的红光却悄然隐没,小小的一点朱红,像极了颗朱砂痣。

    连翘咽了口唾沫,四下环顾一圈后。

    她从纳戒里掏出凝血丹,把少年的嘴掰开,将丹药塞了进去。

    昏迷不醒的他,自然是没法咽的。

    连翘也不管这些,任由等他逐渐含化那枚丹,手底下又取出瓶伤药。

    反正这人迟早会醒,到时候一定会责怪自己没伺候好他。

    南溪那些人现在应该都到了将军府吧……

    哼,真是把自己拿捏得死紧。

    为了能让爷爷平安,自己这段时间也要照顾好他。

    连翘虽然心里不怎么情愿,但是手底下并没有含糊。

    疗伤上药的事情,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她都做得太多了,此刻称得上是得心应手。

    他身上穿了一层罩纱。

    连翘干脆利落地扯下几块,当做纱布给他包扎起了伤口。

    月色下。

    锦衣少年的眼睫微颤,突然睁开那双桃花眼,目光闪动。

    他抿着唇,面无表情地打量身前的少女。

    连翘察觉到对方的视线,当下抬起头,脸上露出个讨好的笑容。

    “你醒啦。”

    少年恍若未闻,继续上下打量着她,眼神里几分迷茫,几分戒备。

    过了片刻,他终于开口道:

    “你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