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07章 第八名随从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快活王不甘心地瞪大眼睛。

    他面孔扭曲,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逐渐布满皱纹,失去光泽。

    斗气被容渊吸干后。

    体力的生命力也在飞快流失。

    “不——!!”

    此地陡然爆发出一声极其惨烈的嘶吼。

    然而,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生活这里的凶兽也没能幸免,此地已经毫无人气。

    容渊神情淡漠地收回手。

    这根异脉……

    自己完全没有办法控制。

    他扫了一圈周围早已失去生命的凶兽,眸光冷冽。

    这时候。

    连翘坐在河岸边,若有所思地撑着下颌。

    “我发狂了?”

    她转头看向小黑蛇的尾巴,伤口已经被敷上药,完全没有黑气的踪影。

    应该不是戾。

    它没有办法使用千机弩。

    小黑蛇重重地点了下脑袋,“但是主人很厉害,那两个斗皇最后都不敢靠近您。”

    言语中带着浓浓的骄傲和自豪。

    好像大展神威的是它一般。

    连翘顿时想起河岸边那个不男不女的人。

    之前的对战中,她隐约听到另一个斗皇叫他“珩儿”。

    连翘不禁咽了口唾沫。

    一个大男人竟然愿意让对方这么叫他。

    在连翘身后,昏迷许久的南溪突然动了动手指。

    他的眉毛微皱,随之眼睫颤动了几下,方才缓缓睁开眼。

    察觉到身后的动静,连翘回头朝他瞄了眼。

    看见对方满脸茫然的坐起来后,又满不在乎地转过头,继续逗弄起她的小黑蛇。

    南溪清醒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环顾四周。

    却没有在周围发现容渊的身影。

    “我家主子呢?”

    他盯住河岸边那个娇小的身影。

    连翘懒得转身看南溪,嘴里随意答道,“他追杀刺客去了。”

    “来了多少人!”南溪瞬间回过神。

    “挺多的,没数。”

    连翘悠然地说:“你不用急,再来一百个你家主子都能应付,他现在啊……”

    可能在整个忘川大陆都找不到敌手。

    然而,后面的话还没说完。

    南溪已经摇晃着起身,脚步还有些虚浮,大步走到连翘身边。

    他刚探出手,连翘就机敏地从他胳膊下钻出去。

    “虚弱成这样了还想抓我?”

    使出轻功之后,她悠然自若地站在南溪身后。

    “妖女!”

    南溪恨恨地回头,紧抿着唇,颊边隐现一个小小的梨涡。

    他再次开口,声音已经有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主子去哪边了?”

    闻言,连翘干脆利落地抬起食指,朝长生山深处指了指。

    “就那边——”

    他那么忠心就去呗。

    迟早被自家主子吸成一具干尸。

    南溪循着连翘的手指看去,结果在繁茂的树木后看到一个身影。

    身穿白色锦袍,外面那层罩纱薄如蝉翼。

    他伫立在密林之中,却没有走出来。

    “主子!”

    南溪见状心头微喜,连忙打算上前。

    可是他刚走一步,就被容渊给叫停了,“不要过来。”

    “哈哈哈……”

    连翘这时也抱着双臂转身,幸灾乐祸地看着这一主一仆。

    锦衣男子折了她的手臂,吸了小黑蛇的灵力。

    南溪和她的那点怨恨就更不用说。

    如今见到两人只能这样相处,连翘心底别提有多畅快。

    “我劝你呀,最好别接近你家主子。”

    话音刚落,连翘就对上南溪那道掺杂杀机的眼神,当下警惕地朝后退开几步。

    她急忙出口。

    “喂,你家主子可是吩咐过,不许对我出手。”

    南溪隐约中也能记得地宫里的事情。

    他眯起眼睛,最后冷笑一声,转过头去。

    连翘这副幸灾乐祸的模样,全部落到容渊眼里。

    他唇角微扬,“过来,小丫头。”

    连翘心情甚好地转过头,朝那边走了几步后,又突然停下。

    “什么事?”

    “之前还跪下叫我主子,现在翻脸不认人了。”

    连翘咂摸着他话里的意思,顿时惊慌失色起来,“你要干嘛?”

    闻言,容渊拨开挡在面前的树枝,动作慢条斯理。

    穿枝拂叶间,露出那张颠倒众生的脸,脉脉桃花眼里盛满笑意。

    “第八名随从,这段时间就由你来伺候本君。”

    此话一出,河岸边的两人都面色僵硬。

    “主子!”

    君王身边的随从,全是在中州万里挑一的人,享受着无极阁顶尖的待遇。

    南溪背后有河凉南家,召唤天赋又是几百年来最顶尖的。

    连他都是经过层层筛选和训练,最后才成为君王身边的第七名随从。

    这个妖女凭什么!

    南溪眼中含着两簇怒火,转头盯住连翘。

    谁知——

    “凭什么?”

    连翘比他还不乐意,当下攥紧拳头,“我为什么要伺候你!”

    锦衣男子背后势力定然不凡。

    随从全部是斗皇不说。

    连追杀他的人,都能轻易地将东陵国夷为平地。

    自己只有四星斗者的实力,身后的依靠就是一个将军府。

    如果卷到他身边,随便一点小风浪就能把自己拍死。

    说不定还会连累整个连家。

    “妖女,哪里有你嫌弃的份?”

    南溪本来有些眼红,主子竟然亲自开口指她当做随从。

    但是他不乐意是一回事,外人竟然敢嫌弃,就是另一回事了。

    “你闭嘴。”

    连翘急怒之下,也顾不得忌惮对方的实力。

    她将小黑蛇放在河岸边,随后疾步上前,来到容渊身边。

    还没来得及开口,容渊先问道,“逍遥王看见你的脸了?”

    连翘不解其意,就听他接着说:

    “寒江州这次损兵折将,一定将本君恨到了骨子里,但他们无法奈何我。”

    容渊轻笑着敲了下自己眉心,接着话锋一转。

    “如果他们想泄愤,就会从本君身边的随从下手。

    换做是你,决定先拿谁开刀呢?来自冥城的小丫头。”

    听到最后几个字后,连翘面色一紧,低声喝道:

    “我不是冥城的人!”

    容渊拉起她的胳膊,挽起她的衣袖,嗓音清越,“本君说你是,你就是。”

    随即,紫色电光突然窜到了连翘的手臂上。

    “啊!”

    她痛得惊呼出声。

    转瞬间,容渊就轻笑着松了手。

    连翘光洁的手臂上,多了一道淡淡的烙印,形似梅花。

    当看到那块印记之后,连翘的脑海里飞速回想起他曾经说过的话。

    “她不是冥城的人。”

    “她的手臂上没有冥印。”

    连翘怔怔地瞅着那块梅花,顿时发了火。

    “这是什么……你给我烙了什么?你这个混蛋!为什么非要牵连我!”

    事情在这个时候,已经变得很显然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抽身而退。

    结果还是在不知不觉中搅进了这趟浑水。

    容渊看着连翘气怒交加的神色,却不为所动,只淡淡地阐明利害。

    “现在明处暗处的人,都知道本君和你关系匪浅。

    你如果听话,我便护着你,以及你的家人。

    你如果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念头,便不再是本君的随从,寒江州那些人可不会放过你们。”

    他说一句,连翘的面色就惨白一分。

    直到说完最后一句,连翘猛地攥紧拳。

    半晌,她冷笑出声。

    “好啊!主子您现在无法接近任何人,看来大小事宜都要属下为您一一代劳了。”

    连翘深深地低下头。

    她眸子微眯,眼中闪烁着诡谲的暗光。

    “属下定会尽心尽力!”

    听出她语气潜藏着的汹涌寒意,容渊轻笑着摇头。

    好久没见过,哪个小丫头像她一样浑身带刺儿。

    “本君是中州无极阁的人,你呢?”

    连翘低下头,“属下名叫连翘,是……东陵国人。”

    她瞒住了将军府。

    但是这点伎俩在容渊面前根本行不通。

    “本君要在长生山休养一段时间,就让南溪他们暂时去你府上歇息。”

    “属下……”

    连翘正在心里飞快寻思着应对,又突然听闻对面的笑声。

    容渊俯视着欲言又止的连翘,低声喟叹。

    “你涉世未深,不要试图欺瞒本君。

    倘若真有什么难言之隐,本君大可让南溪自己去奉京城里打听。

    谁家的女儿在七岁那年无法修炼,面上有疤,再去拜访即可。

    只是那样会惹出更大的动静,你不愿意看到吧?”

    连翘猛地抬头。

    她怔怔地望着对面的容渊,极其缓慢地开口:

    “镇国将军府,就是属下的家了……”

    说话的同时,连翘心底将锦衣男子彻底记恨上了。

    容渊颔首,“你给南溪一个信物,好让他回去对你家人报声平安。”

    报平安。

    她被带出来这么久,爷爷现在一定很着急。

    连翘沉默地解开脖子上的玲珑锁,递了出去。

    容渊的神情从容不迫,拿起那条精致小巧的长命锁,顺手抛给河岸边的少年。

    南溪抬手接住,随后听见林内传来一道吩咐。

    “你和寒玉黑蛟一起去找赤霄,找到后就离开长生山,到奉京城的镇国将军府等我。”

    “属下遵命。”

    南溪攥住连翘的长命锁,垂眸瞥了眼旁边的小黑蛇。

    他的脸上无端浮现出几分笑意。

    对这个安排,连翘并没有任何异议。

    从现在开始她就要时刻跟在锦衣男子身边,如果小黑蛇也留下来,只会被吸干灵力。

    还不如让它回到将军府。

    事已至此,连翘只能尽力往好的方面想。

    如果南溪他们留在连家……将军府就会成为东陵国内最安全的地方。

    府中的人想来不会出任何事。

    她面无表情地垂下眼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