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06章 死人妖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逍遥王面色冷肃的转过头。

    眼珠子一瞬不瞬盯着下面送死的兵士们。

    他微皱起眉头,时刻等待着容渊出现破绽。

    “快活王。”

    珩儿这时眯起眼睛,遥望着河对岸正吃鱼的连翘。

    “您说我们这么围攻容渊,他的小丫头怎么还不出手?

    快活王搂住他,“别管那丫头,她和容渊是敌是友还不一定。

    上次出手攻击容渊,这次她乐意看好戏,就让她看呗。”

    “嗯……”

    珩儿深深地点头,随后点了下快活王的胸膛,语调含嗔。

    “我也不想惹上她。”

    逍遥王在一旁看得直皱眉,索性离两人远了点。

    他心中暗啐道:死人妖!

    河岸边。

    十几个身穿白色软甲的刺客跃至半空。

    窜出来的同时,脚下的力道如同爆破一般溅起泥沙。

    他们手中凝聚出各色斗气,纷纷朝最中间的锦衣男子的抛去。

    容渊负手而立,面容淡漠又从容。

    白袍外的罩纱随风而动。

    他微一抬眉,那双桃花眼扫过这些杂兵,眼神微冷。

    容渊悠哉地抬起手掌。

    吸——

    没见他有过多动作,只是身姿挺拔地站在包围圈中。

    那些刺客们的斗气尽数落入他的掌中。

    容渊浑身气息变得越加磅礴。

    “啧啧……”

    连翘啃了一口鱼,连连摇头。

    这些人真是争着抢着跑来给他送斗气。

    在下一瞬间。

    刺客们体内被榨得精光,纷纷从半空中栽倒下去。

    他们的手臂如同暮年老人般布满皱纹。

    头发也变得稀疏又花白。

    第一波白衣刺客倒下之后,容渊又如法炮制地吸干了第二波,第三波……

    这番车轮战下来,他的面色丝毫不见疲惫,反而愈加容光焕发。

    终于,容渊收回手,不再理会那些杂兵。

    他背后猛然张开一对电光流转的斗气翼,紫气萦绕,流光隐现。

    “斗气翼!”

    连翘羡慕地看着他背后。

    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修炼出这种翅膀。

    “你们寒江州的人,果然无情。”

    容渊飞掠至林子上方。

    他扫了眼地上的白衣尸体,接着朝山坳上的三人投去一瞥。

    这般轻描淡写的态度,好像刚才大开杀戒的人不是他。

    见容渊精神抖擞的模样。

    逍遥王忍不住瞪了珩儿一眼,“这就是你的战术!可真好用!”

    讽刺完后,他飞身而起,掌心射出三道冰箭。快活王紧随其后。

    “呦~你自己带的兵没本事,还赖我头上?”

    珩儿羞怒地跺了跺脚,紧接着也展开斗气翼。

    他纵身而起,加入天上的战局。

    “这可是好戏呐!”

    连翘暂时放下了手里的烤鱼,目不转睛地盯紧上空。

    修炼到斗皇的南溪,在地宫里也落得浑身狼狈。

    真不知道这三人,会打成什么样子?

    林子上方。

    容渊冷眉冷眼地凝视前方,三道斗气飞窜而来,在空中掠过一抹虹光。

    来得好。

    他勾唇一笑。

    当下不再客气,紫色斗气翼一张,速度堪比电光石火。

    容渊飞掠到三人面前。

    他刚靠近,逍遥王的脑袋就开始隐隐发晕。

    说起来,三王之中他的实力最弱,却最受君王宠信。

    当初火枫国发现容渊等人的踪迹时,寒江州君王就指名让他,来办这件重要的差事。

    长生山里数次追杀,都是他先发现容渊的落脚点。

    毕竟斗宗不是好跟踪的。

    就连拍卖行劫杀,也是他先发现奉京城西漫天的骨灰……

    如今他已经拿到古籍,要是再能捉住容渊。

    那就是头功一件啊!

    逍遥王的身形微微不稳,他定了定神,再次挥出数道冰箭。

    这种紧要关头,自己可不能出岔子。

    容渊眼神微动扫过这三人后,直接先拿最弱的开刀。

    他调头逼近了逍遥王。

    眉心那颗朱砂痣隐隐明亮了下,紧接着,容渊浑身散发出无比磅礴的神秘力量。

    逍遥王挥手射出的三道冰箭。

    堪堪临近容渊身边时,竟然诡异的消失了。

    他心中震惊又困惑,完全搞不清发生了什么情况。

    连翘却心知肚明……

    冰箭是斗气凝聚而成的。

    那几道威力惊人的冰箭恐怕已经被他吸进体内了。

    容渊缓缓拉开双手,又猛地一收。

    瞬间掌心出现了朵熠熠生辉的紫莲,电光闪烁。

    他拂袖一甩。

    紫莲被准确地丢到逍遥王胸口,陡然爆开。

    电光和雷火的隆隆声,霎时间响彻此地。

    “砰——”

    一个交手,逍遥王遭受重创。

    背后那双散发寒气的斗气翼颤了颤,差点凭空消失掉。

    容渊欺身而上,抬出一掌贴在他头顶。

    无穷无尽的斗气从逍遥王头上散发出来,缭绕着冰寒的水汽。

    容渊身上的电光更强。

    他的眼角在这时瞥到两抹身影,于是蓦地收手,朝左右两个方向同时挥出紫电。

    珩儿和快活王各展神通,躲过他的攻击,随后缠上容渊。

    得此空隙,逍遥王才勉强有了喘息的机会。

    他从半空中跌落,最后关头又幻化出斗气翼,才没狠狠地摔下去。

    饶是如此,也就地滚了两圈,方稳住了身形。

    “君王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

    珩儿嘴上说着奉承话,手底下却半点不客气,招招阴狠。

    快活王和他并肩作战多次,早有默契。

    一个人攻前,一个人袭后。

    片刻间就和容渊在林子上空缠斗起来。

    他们越是近身,容渊的面容越是红润,尤其眉心那点朱砂,红得逼人。

    连翘在心中暗忖:

    这几个人,什么时候能发现锦衣男子的异常呢?

    而这时。

    跌落在密林中的逍遥王,将要起身时,突然愣住了。

    他面前躺着一具尸体。

    面容干瘪不说,手臂上全是松弛的皱纹……

    看起来完全是个九十多岁的老人。

    但是身上的服饰,却是寒江州兵士的软甲。

    逍遥王转眼望向其它地方,只见周围零零散散的干尸。

    每个都白发苍苍,穿着白色软甲。

    很明显。

    这些都是自己派出去的人,竟然在突然间衰老成这种模样。

    见鬼了。

    青天白日的活见鬼了!

    林间阳光灿然,他却好似被人从头到尾浇了桶冰水。

    心底里油然生出一阵冷飕飕的恐惧。

    逍遥王缓慢地来到最近的一具尸体前,翻开那个人。

    被他轻轻碰过后,尸体的白发顿时掉下许多,有几缕还缠在他手指上。

    “……”

    逍遥王嘴唇都在颤抖,不可置信地抬起头。

    当看到快活王和珩儿的斗气尽数被他吸进掌中后,心头猛然清醒了。

    难道容渊以前都在隐藏实力?

    这种诡异至极的招式,能在顷刻间剥离一个大活人的斗气。

    甚至是生命力。

    妖物。

    无极阁的君王是个妖物。

    “撤啊——!”

    他用尽全力吼出这个字。

    身在半空的容渊挑起眉梢,眸中紫气升腾,此地瞬间陷进雷海里。

    一河相隔的连翘正抱着双臂。

    “啧啧……看来不准备放过任何人,好毒辣的男人。”

    珩儿和快活王交手了那么几回。

    心中已经生出忌惮。

    每次催动斗气时,就会觉得体内的力量在若有似无的流失。

    两人开始还以为是错觉。

    直到容渊释放出雷海之后……

    他们的斗气几乎被什么力量强行撕扯出体外。

    当听到逍遥王的声音后,两人对视一眼,立刻分头向两边掠去。

    容渊转身去追快活王,同时抬起手掌,继续吸取对方体内的斗气。

    珩儿原本已经跑远,这时又掉头返回河岸。

    他攥住身上负伤的逍遥王。

    “想不到我还要来救你这个丑东西,可委屈死人家了!

    要不是怕君王怪罪,人家才不想碰你呢。”

    逍遥王阴冷的目光盯住河对岸。

    “那边还有两个。”

    见状,珩儿的视线也跟着他扫向对面,当看到面无表情的连翘后,他顿时惊得掩住嘴唇。

    “哎呦喂,那个小丫头我可不想惹——咱们赶紧跑吧!”

    他怕逍遥王轻举妄动,激怒那个会放黑云的小丫头,殃及自己性命。

    说完之后,就紧紧抓住对方的胳膊。

    珩儿背后的斗气翼一张,带着逍遥王掠上半空。

    连翘皱着眉,看着他们从自己眼皮底下跑远。

    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表情似乎挺怕自己……

    连翘想起当初在地宫里,锦衣男子口中的戾气。

    她面色微沉,转过身朝寒玉黑蛟走去。

    自己莫名其妙的断片,难道是戾暂时控制了身体?

    如果真是这样,戾岂不能放自己出来,这个问题必须搞清楚。

    “寒玉。”

    连翘蹲在寒玉黑蛟身边,低声叫道。

    此刻。

    在荒无人迹的密林中,不断有紫色的雷光迸出。

    容渊一手攥着快活王的衣襟,随手将他丢进身后的古树上。

    林子里,还躺着几只来不及逃走的凶兽。

    它们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牙齿零落,毛发稀疏。

    看上去似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快活王已经生出一小撮白发,他撞到树上后,又砸在泥地里,连着滚了好几下。

    身上沾满了草屑青苔。

    脸上、肩膀、腰腹间各有道极深的伤口,隐现电光。

    浑身上下更是布满各种数不清擦伤。

    “你……”

    快活王已经爬不起来,勉强撑着头,就看见自己枯瘦布满皱纹的手。

    他恐惧惊慌之下,口齿都变得不清。

    容渊缓步上前,轻描淡写地抬起掌,按在他头顶。

    “听说你和逍遥王,两个人兄弟情深。不久后,本君就送他来见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