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05章 榆木脑袋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实在可怕!

    连翘俯下身,将左手搭在小黑蛇的脑袋上,试图让它恢复点儿体力。

    不过这次却没有任何作用。

    她似乎只是对那根红线免疫而已。

    连翘又转身瞧了眼身后的南溪。

    他面色惨白,嘴唇发青,瞧起来分外狼狈。

    见到南溪这副可怜的惨样,连翘莫名想到之前他欺负小黑蛇的姿态,心底顿时舒畅许多。

    果然恶人自有天收。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

    她唇角多了一抹笑意,坐在林间取出纳戒,在里面翻找起来。

    如今她身为炼药师,经常会携带着各类常用药材。

    虽然小黑蛇和南溪的内伤暂时治不了。

    但是他们身上的外伤,连翘还是可以处理的。

    她掏出一瓶最低级的凝血丹,掰开南溪的嘴,正打算往里塞。

    谁知,脚底下的草皮突然炸开。

    有道紫电准确地打在她身边。

    连翘心知锦衣男子还在旁边留意自己,当下转过头去。

    “喂,这是凝血丹!算我多管闲事。”

    容渊皱起眉头。

    连翘不再理会他,转头又望向自己的小黑蛇。

    它的身上皮开肉绽,好几处伤口上鳞片也变得凌乱不堪。

    连翘见状,心疼地收回凝血丹,从纳戒里重新取了一瓶止伤液。

    这瓶药的珍贵程度,可比凝血丹高多了。

    连翘跪坐在小黑蛇旁边,动作轻柔又耐心,给它身上的伤口一一上药。

    自从跟了自己,小黑蛇还真是多灾多难。

    容渊负手站在河对岸,神情淡漠,看着她娴熟地给寒玉黑蛟上药。

    脑海中不仅浮现出,当初她用竹片捧着草糊的场面。

    这个小丫头看起来像个药师。

    但她心眼太多,容渊并不放心她给南溪疗伤。

    当下抬起手,从自己的纳戒上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瓶。

    这是上次受伤之后,赤霄非要塞给自己的,如今倒是派了用场。

    连翘刚给小黑蛇处理好伤口,脚边就多了个扔来的药瓶。

    她顺着河对岸朝那边望去。

    只见锦衣男子一身雍容气度,自然而然地指使她给南溪上药。

    “嘿?”连翘顿时气笑了。

    既然这么防备她,那就别让她给南溪疗伤。

    身为医者,有的是办法暗中动手脚。

    他以为给自己一瓶药,就可以杜绝自己生什么小心思了吗?

    连翘无奈地摇了摇头。

    罢了,反正自己也不愿意和对方结梁子。

    不就是地上躺着的人上药嘛。

    她医者仁心。

    连翘拽过南溪的手,瞥了眼他手腕上的擦伤,打开小瓶,干脆利落地给他抹好药。

    将这些琐事处理完毕后。

    她方才揉了揉酸痛的手臂,视线落到身旁的河水里。

    从清早和爷爷去拍卖行,到现在日暮西山,她滴水未进,还过得惊险又刺激。

    这种滋味连翘再也不想体验。

    她慢腾腾地踱步到河边,扫视了眼底下的河鱼。

    瞄准目标后,连翘倏地出手,斗气化针。

    连着往水里射出许多枚斗气针,直到飘起了一层白肚皮的鱼,连翘方才罢手。

    她释放出斗气丝线,将河鱼尽数缠绕起来,抛到岸边。

    随后青火一燃,悠哉地烤起鱼来。

    袅袅青烟,顺着林间风飘向天空,在寂寂无人的长生山里,十分显眼。

    容渊站在河对岸,突然开口道:

    “烟气会把刺客们引来。”

    “引来才好呢。”

    连翘不以为意地烤着鱼。

    “反正他们靠近你,八成就会变成废人,我在你身边怕什么?”

    她边说,边翻了翻几条鱼,好让两面熟得均匀。

    容渊只发出一声轻笑。

    等了许久,此地飘荡起了鱼香的味道。

    香味逐渐钻进了寒玉黑蛟鼻子里。

    它突然动了动眼皮,片刻后才清醒过来,“主人……”

    连翘闻声回头,见小黑蛇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手里的鱼,顿时就笑了。

    另一边。

    长生山深处树木葱郁,有个被密林掩盖的峡谷。

    赤霄浑身血迹,勉强藏在山坡后,用周围的灌木掩饰身型。

    在她旁边,还躺着两只身受重伤的灵兽。

    这一人两兽中,只有赤霄的实力能与逍遥王一敌。

    谁知对方竟然借来那么多火炮弩车。

    仅凭赤金火鸾和白麒麟,抵抗不住火炮弩的攻势。

    不得已下,赤霄只好和赤金火鸾一起掩护那些炮火,让白麒麟和逍遥王去斗。

    这样虽然暂时能够稳住局面。

    但拖的时间一长,赤霄等人就越落下风。

    到了最后关头,她已经是强弩之末,多亏四面八方突然弥漫过来团团黑云。

    其中蕴含磅礴的戾气,让寒江州等人面色剧变。

    他们先行撤离,赤霄才有了喘息的时间,带着两头灵兽逃向此处。

    身上负伤,加上体力不支。

    即使逃也没能逃出多远,只好暂时找了个隐蔽的藏身处。

    但是现在……周围已经逐渐出现寒江州的人影。

    她暗暗咬牙,掌心开始酝酿出异火。

    就在此时——

    “撤!”

    突然,此起彼伏的声音回荡在密林内。

    原本已经快搜寻到赤霄的那一小队人马,听到命令后,又调头朝外奔去。

    赤霄疑惑地皱起眉。

    下这种急令,难道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一处高耸的山坡上。

    快活王和珩儿,逍遥王正站在众人最前端。

    几人刚碰面,就针锋相对起来。

    “呦~北家小女儿被放跑就算啦。”

    珩儿用眼角扫向逍遥王,“怎么您连头灵兽都没抓住啊?”

    逍遥王冷嗤一声,从怀中缓缓掏出一本古籍。

    “本王好歹拿到无极阁苦寻数月的东西!

    你——身为斗皇巅峰,又要了最多的兵,竟然连两个人都没困住。”

    看到那本古籍后,珩儿不禁眼睛发亮,“这是什么?”

    他伸出手就想抢。

    奈何逍遥王早已警惕着他。

    翻手间,古籍在他掌心消失,被装进了纳戒里。

    “哼,瞧你小气的模样~”

    珩儿冷哼着转过头,还不忘出言讥讽。

    “我没困住他们,说得换做你,就能把他们逮回来似的!

    容渊身边可是有两个随从,尤其那个小丫头片子,手段像极了冥城的人。”

    闻言,逍遥王更加不屑。

    “那个没断奶的娃娃,就吓得你领着兵落荒而逃啦?”

    “没断奶?”

    珩儿一听这三个字,立刻就不服气了。

    他瞪起眼睛,“那小丫头厉害得不像话,不惧毒,不怕痛,还会腐蚀斗气!

    那团黑云就是你口中没断奶的娃娃放的,换你不跑吗?哼——”

    见两人又争吵个不停,快活王这时候长叹了声。

    “你们先停下,看那边!”

    他抬起下巴,示意性地往东南方一点。

    两人齐齐转身望去,只见缕缕烟气从林子里飘出。

    “那里有人。”

    “还是长生山深处,此地早已被我们封锁,无人能进,一定是容渊他们!”

    闻言,珩儿兴奋地扬起手。

    “传令下去,撤!集中所有兵力。

    今个儿我们三王齐聚,定要捉他个活口。”

    ……

    连翘笑吟吟地凑到寒玉黑蛟跟前,撕下一块鱼肉后,吹了吹才塞进它嘴里。

    小黑蛇跟着她饿了一天。

    灵兽的食量本来就比人类大多了,现在想必是饥肠辘辘。

    连翘把肉塞进它嘴里,就见寒玉黑蛟眼眶一湿。

    她不禁愣在原地,“怎么了?那么难吃吗?”

    小黑蛇咽下那块肉后,无比感动道,“主人对寒玉真好!”

    不但亲手喂它,还体贴到了把刚烤好的肉吹凉。

    太幸福了。

    连翘摸了摸它的脑袋。

    兽还真是一种单纯的动物,太容易满足了。

    与这边的其乐融融不同。

    容渊原本闭着的眸子突然一睁,眼底寒光乍现,“来了。”

    轻轻念出这两个字后。

    他转过身,神色风轻云淡,只等待寒江州刺客降临。

    连翘耳朵动了动,随后抬头环顾了圈四周。

    她什么动静都没听到,什么危险都没发现,刺客应该还在很远的地方吧。

    “啧,倒霉啊。”

    连翘砸了咂嘴,继续给小黑蛇喂食。

    那声意味深长的感慨,随着风消失在了林子里。

    过了片刻。

    此地的树叶微微颤动,连翘心头也察觉到一丝若有似无的杀意。

    来了。

    她唇角微勾,也站起身。

    望向河对面单枪匹马的锦衣男子。

    那个红线在他体内,究竟能发挥出什么作用,连翘对此十分好奇。

    数个身穿白衣的刺客猛然间扑出。

    带着浓浓的杀意,他们忽略了容渊背后的连翘,齐齐朝他一人扑去。

    擒贼先擒王。

    然而,那些人还未靠近就觉得头脑发昏。

    浑身都起似乎被什么力量强行撕扯般,破体而出,尽数涌向正中的容渊。

    眨眼间,先头兵们全部倒下。

    他们体内斗气被榨得精光。

    甚至头发也变成了苍苍雪色,和身上的白衣混为一体。

    逍遥王,快活王和珩儿伫立在远处,冷眼看着这些小卒们前赴后继的送死。

    “你现在是火枫国的王,就只心疼你们火枫国的人。”

    逍遥王面色冰冷,在看到又一波兵倒下后,语气都瞬间阴沉起来。

    他望住珩儿,“我的兵你就让他们这样送死?”

    “榆木脑袋就是不懂战术。”

    珩儿斜了他一眼,“先用车轮战把他打疲了,我们三个再出手,定能将他一举拿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