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101章 真正的疑冢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一游到这里,容渊就觉得体内斗气飞快正流逝,似乎被什么力量给压制住了。

    这次情况却和进疑冢时截然不同。

    他体内的斗气十分混乱,忽强忽弱。

    尤其是靠近旁边的石壁后,心头突然涌起一种微妙的感觉,就像里面有东西在吸引他。

    恰好这时,连翘的火苗出现,照亮了附近的石壁。

    凭着微弱的光,锦衣男子侧头看去,只见上面赫然有先君王的笔迹。

    连成片的石壁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封”字。

    见到这一幕后,他眉间的莲印几乎要跃出般,钻心的刺痛扎进他脑海里。

    锦衣男子揉着眉心,突然冷喝道:

    “南溪过来!”

    “是……”

    南溪嘴唇有些苍白,嗓音也变得无力。

    听到主子的吩咐之后,他松开扶住的山壁,跳下水里。

    河水冰凉刺骨,他不禁打了个冷颤。

    如果是往常,自己有斗气护体,就不至于虚弱成这般模样。

    他手里攥着同样无精打采的小黑蛇,颤抖着游到容渊的身旁。

    刚一过来,小黑蛇突然挣扎起来。

    它泡过水的身体更加滑腻,又趁南溪手上没什么力气,还真钻了出来。

    小黑蛇迫不及待地窜到连翘手上,缠住了她的手腕,那截小尾巴垂在水中微微发颤。

    “主人……”

    连翘见它失去了往常的威风。

    独眼都快睁不开了,声音更是细微不可闻,看着特别可怜。

    但她刚在林中耗尽了精力,又在地下河里浸泡了好久,现在同样虚弱。

    连翘勉强维持住掌心的火苗。

    她浑身打着哆嗦,伸出手想抚摸两下小黑蛇。

    谁知刚一动作,就觉得腰间一紧。

    连翘回过头,看见身后的人还抱着自己。

    她试探着挣了下,结果只迎来道冷冽如冰的视线。

    容渊神情冷淡,眸子里却寒意涌动。

    这个小丫头心眼多,身上藏的秘密又深。

    如果放下她,待会儿难保不会给自己乱捅娄子。

    但是南溪中了毒烟过于虚弱,小丫头却有斗气可以使用,只能自己抱着她了。

    这样也好,一低头就能看到她想搞什么小动静。

    连翘见对方面无表情,拿那双桃花眼俯视她,无形中散发出凛人的威压。

    “我不逃,不逃。”

    她立刻乖乖地缩在容渊怀里,心中暗想:哼,正好取暖。

    “这是?”

    南溪站在水中,一边往手里哈气,一边抬起头。

    当望见石壁上那片密密麻麻的小字后,他的表情微怔。

    看起来有些像先君王的字迹。

    而且后面隐约透出一股子熟悉又令人觉得压迫的气息,让他不自觉的想到疑冢。

    “分……分明距那里还有一段距离,怎么会?”

    南溪冻得嘴唇由白变紫。

    他下意识想调出罗盘,但是手指发软,调动不出一丝斗气。

    连翘闻言也转头去看山壁。

    南溪这时却突然想起什么,盯住她,随后皱起眉头。

    “你怎么还能,阿嚏!咳……放火?”

    连翘眨了眨眼。

    脑中的意识还停留在他欺负小黑蛇那会儿,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觉得眼下处处都莫名其妙,理智让她选择静观其变。

    突然被南溪这么一问,不禁有些茫然。

    连翘冷得往身后的人怀里缩了缩,才不确定地回道:

    “我本来就是火属性啊。”

    “……”

    南溪朝双手哈气的动作一滞,眉头微皱,以为她故意在装傻。

    容渊淡淡道:

    “她刚才四感全失,恐怕那毒对她没起作用。”

    听他说完,南溪再次打量起连翘,心中觉得震惊无比。

    主子的判断绝对不会出错。

    这妖女太邪门了!

    “我四感全失?”连翘不知所措地看了看两人。

    南溪没有回答,只表情复杂地瞧了她一眼。

    容渊这时伸出手指,叩向那面山壁,发出的声音脆响。

    里面是空的。

    南溪惊诧地上前,站在水里微微发抖。

    他回想起当日罗盘上的方位,嘴里喃喃道:

    “上山下水,凶败之局……”

    南溪的表情顿时变得恍然又错愕。

    现在脚踩寒水,头顶悬山,崖外又遍布重重戾气,正应了凶败之局。

    难道先君王真正的疑冢是修建在这里?

    容渊眼中寒光一现,拂袖甩出道浑厚至极的气劲。

    刹那间碎石滚滚,轰响隆隆。

    他一拂之力,就将这里的山壁打出个巨洞。

    连翘心中震惊,好厉害呀!

    不用斗气,只拿袖子轻轻一甩,就能造成如此大的破坏。

    南溪刚抬脚,容渊却伸手挡住他,率先进入里面。

    见状,南溪心中不免微微感动。

    如果山壁那面真是疑冢,定然机关重重。

    主子知道自己无法施展斗气,所以才挡在他面前……

    南溪紧跟上前,心中第一次想念起赤霄。

    要是她在,就能为自己解毒,自己也能帮上主子的忙了。

    山壁里面极为开阔,和之前的疑冢入口几乎一模一样。

    足足有十九根浮雕青龙的石柱撑着此地。

    最中间是一条延伸向地下的石阶,黑乎乎的看不到尽头。

    那种压迫人心的气息,就从地下最深处散发出来。

    除了连翘,在场的两人一蛟都面色微变。

    小黑蛇几乎快睁不开眼,但还是强撑着探起脑袋。

    它浑身都透出了抗拒的姿态。

    “主人,里面很古怪。”

    小黑蛇悄悄瞟了下容渊,声音变得更低。

    “我们别进去……寒玉觉得,这里比禁地还可怕。”

    连翘听小黑蛇这么形容,不禁朝容渊看去。

    虽然她没察觉到任何异样,但是在场的人和兽,都比自己实力高,或许是她没能力感知到。

    连翘期期艾艾地抬起头。

    看见锦衣男子神情淡漠,毫不停滞地往里走,完全没有停留的意思。

    她边放着火取暖,眼珠边滴溜溜一转。

    这才发现南溪也满面疑虑,正拿余光不断瞟着自己。

    这个少年显然更聪明点。

    即使察觉到什么,也不出言劝阻。

    那模样显然是在等她开口当一只出头鸟。

    她才不会当呢。

    连翘抿紧嘴,将头一扭装作没看见。

    “……”

    见她瞅了眼自己后,就突然转头神色认真望起了石柱。

    分明冻得发抖,还故意装出欣赏景色的模样。

    南溪面色顿时一沉。

    好狡猾的妖女!

    他不再指望连翘,虽然脚步虚浮,但还是立刻上前拦住容渊。

    南溪苍白的脸上透出几分凝重之情。

    “主子,此地总不会……凭空消失,不如我们先和赤霄他们汇合,做好万全准备后再过来。”

    说到这里,他的视线落到容渊怀里的连翘。

    “何况这个妖女还跟在身边。

    她心底指,指不定在打什么鬼主意……我们——”

    容渊抬手止住了南溪接下来的话。

    一进入这里,他体内的斗气就变得磅礴如海,浑身舒泰,比鼎盛时期还强上七分。

    地底下明显有什么东西,在强烈又迫切地呼唤着他。

    容渊淡淡地出声,“你留在这里。”

    他早已察觉到,南溪和小黑蛇那种难以言状的恐惧。

    容渊站定在原地,扫了眼还在东张西望的连翘,“我带她进去。”

    什么?

    连翘一听,立刻怔住了。

    他觉得地下有危险,就让南溪留在上面,把自己带下去。

    “那把它也留下!”

    连翘急忙抬起手臂上的小黑蛇。

    谁知锦衣男子恍若未闻,带着她和小黑蛇朝石阶里走去。

    南溪和寒玉黑蛟都吸入了毒烟,暂时发挥不出斗气。

    但是灵兽的身体,比人类强悍上不止一星半点,如果这头兽突然起了什么恶意,南溪不见得能敌过。

    连翘不明白他心中这些弯弯绕绕。

    只觉得这个人可恶至极。

    拉自己倒霉就算了,连她的小黑蛇都不放过。

    南溪这时候苍白着一张脸继续跟上来,声音虚弱无力。

    “属下……不能让主子独自涉险。”

    他扫了眼连翘和小黑蛇,神情流露出几分戒备。

    方才林中那一幕,深深印在了南溪的脑海。

    他实在不放心这个妖女和主子在一起。

    连翘被他用这么警惕的眼神盯住,不免在心中嘀咕:

    就在他脸上画过几个王八,不算伤天害理吧?至于这么怕自己么……

    容渊瞥了眼南溪,“你跟在我身后。”

    随即向里走去。

    几人终于踏上石阶,在这甚至不见五指的地方,向更深的地底行去。

    连翘指尖冒出的那一小簇青火,勉强照清了路。

    原来脚底下是条深不见底的甬道,两旁的石壁上,浮雕着高大的人像,个个凶神恶煞,无端让人心底生出股惧意。

    “阿嚏!”

    小黑蛇这时也禁不住寒意,越往底下走,周围就越阴冷。

    连翘再次往容渊怀里缩了缩。

    这个人的身体温度很正常,竟然完全不受影响。

    容渊面不改色地往前走。

    他心中已经确定,此地才是真正的疑冢。

    父皇生前曾经留下一本古籍。

    在南溪寻找疑冢耽误时间时,他忙着将古籍上的内容熟记于心,所以没有过于追究。

    上卷记载了忘川大陆上已知的阵法和迷宫。

    中卷描绘着许多图案,其中就有此地的修罗石像。

    至于下卷,通篇文字颠倒错乱,让人难以理解……

    而赤霄在拍卖行拿到的那本古籍的封皮,和他手上这本极为相似,破解下卷的秘密或许就在其中。

    南溪觉得自己身上好像堆满了雪,又冷又沉。

    他脑中一片昏沉,偏偏此地的气息格外让人不安,让他不得不提起精神。

    这般恍惚地走了不知多久,终于出了甬道。

    南溪抬起沉重的眼皮,当看清面前是什么后,不禁倒抽了口凉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