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99章 快活王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深思熟虑后,她选择坦白。

    “我确实不是冥城的人,只是七岁那年被人暗算,然后身中剧毒,无法修炼。

    此事在奉京城内早已传开,您大可派人去打听。

    中毒没多久后,我体内莫名其妙的多出一个声音。

    直到最近,它会借助我的斗气跑出来,就成了你们口中的魔兽。”

    这话里七分真,三分假。

    说完,连翘就深深地伏下身,绝不敢再抬头瞧对方一眼。

    戾那句话在她脑海里不断盘旋。

    “你瞒住千机弩,或许能保命……”

    记得它的提醒,连翘只好试着把当年的变故和戾联系到一起,希望能蒙混过关。

    听完她这番话后,锦衣男子迟迟没有作声。

    此地寂静的有些可怕。

    连翘脑门上逐渐冒出层薄薄的冷汗,他不信吗?

    眼前这两个人,就算戾没沉睡,面对他们也要避其锋芒。

    如果自己再出半点差池,可能真要命绝此地……

    就在她快被将死的恐惧淹没时,锦衣男子终于发话了。

    “什么人暗算的你?”

    “火枫国!”

    听到对方肯继续问,连翘急忙回答道,“火枫国和我体内的毒有关系。”

    这时候,南溪突然望向锦衣男子。

    “主子?”

    锦衣男子眯了眯眼。

    那不是和寒江州关系甚密的一个小国么。

    逍遥王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布置下火炮弩,周围一定有国家支援。

    火枫国,或许就是寒江州麾下的兵器制造点。

    连翘心中像揣着只兔子般忐忑,她恨不得将两人的呼气声都听清楚。

    此时南溪语气中的异样,立刻就察觉到了。

    连翘心下一动。

    这两人听到火枫国后,似乎有点儿在意。

    “你去过火枫国?”

    南溪朝连翘走了过来。

    他的脚步声像催命符,每近一步,连翘的心就跳的更快。

    即使面对逍遥王怨毒的眼神时,她都没这么害怕过。

    “没……没有。”

    简单的两个字,却因为连翘牙关打颤,而变得有些哆嗦起来。

    这个斗皇的表情,分明是想让她死啊。

    南溪俯身,挑起她的脸,摘掉那张面具,目光怀疑。

    “火枫国为什么暗算你?

    你该不会故意引我们去火枫国吧,或者你就是寒江州的奸细?”

    瞥见他眼中陡现的杀意后,连翘全身寒毛竖起,立刻澄清道:

    “我不是奸细!对付你们这么厉害的高手,怎么可能派我这种四星斗者做奸细。

    至于火枫国为何对我下毒,我真的不知道。

    当年一直以为是突破失败落下病根,前段时间才突然发现,原来体内被下了毒。

    可是我想炼解毒丹时,药材已经被火枫国禁止流通了。

    所以我才怀疑他们和那场暗算有关联。”

    南溪再次开口,不肯错过她表情里的蛛丝马迹。

    “什么人下的毒你也不知道?”

    连翘除了摇头还是摇头,不知道该怎么答。

    她缩成一团,满脸可怜相,低着脑袋才敢悄悄瞄上南溪一眼。

    锦衣男子这时抬手,突然按在她头顶。

    动作虽轻,姿态却不容抗拒,丝丝紫电从他指尖溢出。

    他想做什么?

    连翘浑身一抖,惊骇之下,想挣脱出去,可惜根本斗不过对方分毫。

    电流窜进体内时,她的眼神瞬间迷茫,整个人就像丢了线的傀儡,四肢僵硬地坐在原地。

    仅是过了短暂的一瞬,锦衣男子便从容地收回手。

    “确实有剧毒。”

    他神情淡然,“懵懵懂懂却能活到现在,也算种本事,南溪,交给你了。”

    此话一出,南溪面色微喜,刚准备上前。

    林子里却陡然爆发出一声悲怮的哀嚎。

    “不要!!”

    连翘刚回过神,就听到锦衣男子那句话。

    欲逃无法,加上刚又被他的威压慑住,不敢再把他视作救命稻草。

    眼下只能自救了。

    连翘眼神惊惧地瞥了眼锦衣男子后,随后猛扑到南溪脚边。

    她几乎抱住南溪的腿,双手拽着他的衣袍。

    “小哥哥,我当初不该暗算——”

    “闭嘴,谁是你小哥哥?”

    南溪面色微变,想到刚才她把主子叫哥哥,现在又叫自己小哥哥,岂不是逾越!

    连翘见套不成近乎,又不敢直呼他姓名,索性飞快的改口。

    “求您饶过我这一次,就一次!您神志不清时,我也没有对您下毒手。”

    南溪饶有兴致拎起她肩膀,“你哪里敢?”

    连翘紧张到了极致,说话都结巴起来,“我……能做到,只是没……没有做。”

    “凭你什么角色,也敢羞辱小爷我?”

    话音刚落,南溪的指甲化作成五根斗气刺,在连翘脸上摩挲起来。

    “我刺下去,你脸上的花儿这辈子都洗不掉了。”

    他指头陡然一陷,刺深深地钻进连翘的脸里。

    这时候,密林后的悬崖上,有片数以百计的蒙面刺客趴在山头。

    最前方是个长相阴柔的男子,身穿孔雀羽衣,像没有骨头般缩在另一个男子怀里。

    他语气透着股子尖酸。

    “快活王,您瞧瞧下面,容渊身边怎么还有两个随从!

    我们把火炮弩车借给逍遥王,他就只困住了两头灵兽啊,呦~那人还真是……”

    快活王搂住他的腰身,“引开两个就够了。

    他们已经进入此地,珩儿,你等会放出毒烟。我们人多势众,再加上你我斗皇巅峰的实力,还愁耗不死他?”

    那位被叫“珩儿”的男子挑起嘴角,视线望向林中的三人。

    “哈,这两个随从怎么还打起来了?”

    语气惊诧又幸灾乐祸。

    快活王闻声看去,只见一头寒玉黑蛟在林中和少年斗了起来。

    他也皱起眉头,“情报上说,女的是北家小女儿赤霄,九星炼药师,男的虽然是召唤师,灵兽却是赤金火鸾呐!

    这头寒玉黑蛟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冒出来?难道又是一个九星召唤师?

    本王可真想探探底下是个什么情况。”

    珩儿懒洋洋地趴在快活王怀里,点了下他的胸膛。

    “别呀,你一探不就被容渊发现了。

    管他们是窝里斗,还是第三方势力介入呢!反正打起来我们又不吃亏。

    让他们两个打得再激烈点,那时候我再放毒。”

    快活王怜爱地捏了下他的脸,“珩儿放心,我就是嘴上说说,不会探的。”

    林子里。

    “吼——”

    寒玉黑蛟现出原形,头上的角流光四窜。

    它这时回头,看了眼连翘脸上被刺一半的“丑”字,独眼都气得腥红起来。

    “不许伤吾主人!”

    说完冲上前去。

    结果南溪眯起眼睛,扬起手抽了一巴掌,硬生生把它拍到了不远处的林子里。

    “得寸进尺,别以为小爷不会打你。”

    想教训一下那个妖女,却三番五次被寒玉黑蛟打断。

    南溪的耐心也被磨到尽头,他抬手释放出一条斗气锁链,冷嗤道:

    “你这么野,看来不能用软的。”

    寒玉黑蛟见状,急忙躲避起那条锁链。

    它打不过这个人类,却无法忍受他欺负主人,此刻既急怒又惊慌。

    连翘捂着血淋淋的半边脸,咬住嘴唇,眼看小黑蛇在自己眼皮底下被人追的乱窜。

    她心中的悲愤难以言表,眼中也腾起深不可测的煞气。

    凭什么?

    再怎么卑躬屈膝,他都不会放过自己!

    小黑蛇明知敌不过他,也敢冲上前为自己一搏。

    连翘的眼底逐渐弥漫上一层血色。

    戾曾经说的话,在她脑海里像念经般回荡不停。

    “你最近在忘川大陆,过得太顺风顺水了吧?”

    “身为杀手,连颗杀心都没有。”

    杀心。

    连翘两眼变得猩红,表情也狰狞得像一头欲择人而食的狼。

    她左臂上隐约溢出星点儿黑气。

    祭坛里沉睡的黑龙,身边的雾气疯狂聚散,它虚弱地动了动眼皮。

    好重的恶念……

    难道她记起什么了……

    这时候,祭坛周边的黑雾漩涡,突然被强行抽得一干二净。

    该死!

    竟然动它的护体戾气!

    黑龙还没有清醒又再受重创,彻底昏迷在祭坛之上。

    “我要杀了你。”

    连翘仿佛变了个人,她惨然一笑,左臂上瞬间多了个黑雾凝聚的弩。

    浓浓的戾气缠绕着那条胳膊,使得无人能看清千机弩的模样。

    南溪听得分明,眼中凶光一闪。

    想杀自己?

    他回头抽过去一道荆棘,没想到的是,连翘徒手接住了它。

    南溪在看到她此刻的模样后,表情顿时骇然。

    连翘已经神智全无,眼前只有一片漫无边际的血光。

    她无意识地抬手,凭空凝成许多枚黑雾箭矢,却不知该往哪里射,索性不分敌我的攻击起来。

    南溪就地滚了几下,险险避开那几枚诡异的箭。

    锦衣男子也没料到会突发变故,衣角被箭矢擦过,竟然瞬间腐蚀起来。

    他眼神凝重,掠到南溪身边替他打掉几枚箭矢。

    “怎么回事?”

    南溪察觉到她箭矢的凶险,有苦说不出,眼看着连小黑蛇都被她射中尾巴,痛得嘶叫起来,“主人——”

    连翘却浑然不知,手上丝毫未停。

    见状,南溪不由得握紧拳头,“她可能疯了!”

    林子里处处窜动起汹涌的黑气。

    悬崖之上。

    快活王紧皱眉头,望向林间上方浓重的黑云,“那是什么?”

    “管它是什么,正好能掩护我的毒烟。”

    珩儿眼神兴奋地扬起手,“放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