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98章 消消火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什么第八名随从?

    她什么时候变成冥城的人了……

    连翘满脑子疑问,但从逍遥王怨毒的眼神中,看出自己被他记恨上了。

    难道戾是魔兽?

    这个念头从她脑中一闪而过,屋顶就发出道“轰”的巨响。

    大块的巨石砸落下来。

    连翘慌得只好用斗气丝线缠住其它石块。

    “别乱动。”

    这时候,耳边传来道清越的声音,紧接着她被声音的主人拽进怀里。

    袖袍甩过来盖在她脑袋上。

    连翘只能听到外面呼啸的风声,刚想钻个脑袋出去,却又听到那人低低的威胁。

    “想保住小命,就安分点。”

    闻言,连翘只好乖乖缩在他怀里,指尖的斗气丝线也尽数收回。

    她在心中问起。

    “戾,我该怎么逃?”

    到了这种时候,唯一能指望的就是和她性命相连的妖龙了。

    隔了半晌,脑海中才传来戾有气无力的声音。

    “本座要沉睡一段时间……你瞒住千机弩,或许能保命……”

    “等等再睡!他们要是问起你我怎么答?”

    知道逃不掉后,连翘急忙问出最重要的问题。

    她现在脑子清醒了点,想到锦衣男子是故意让她放出戾。

    在场所有人都认为戾是魔兽,而冥城的人似乎和魔兽有什么关联。

    所以逍遥王才会误以为自己来自冥城。

    连翘猜锦衣男子的目的,就是想让对方认为冥城归顺了他。

    而自己莫名其妙变成一个重要的炮灰。

    无论双方最后谁赢,都绝对要逮住她逼问。

    戾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你什么都不知道……随机应变去吧。”

    “我靠?”

    连翘不由得睁大了眼。

    这么不负责任的回答,它是怎么说出口的。

    正是因为什么都不知道,自己才怕万一踩到什么人的忌讳,小命难保。

    “戾!戾!等等——”

    连翘身体那股子戾气彻底消散,知道戾已经陷入了沉睡。

    她紧紧缩在锦衣男子怀里,余光往下一瞥,只看到脚下是万丈高空,周围景物在飞速倒退。

    如果失足摔下去,绝对会粉身碎骨。

    连翘忍不住攥紧锦衣男子的衣裳,两只手也抱得更紧了。

    这时候,逍遥王在对面嘲讽道:

    “君王的第八名随从,瞧起来像个没断奶的娃娃,她该不会是被你从冥城里哄出来的吧?”

    锦衣男子抱着连翘,另一只手招架着他的攻击,悠然自若道:

    “不甘心的话,让你家君王也去冥城哄一个出来。”

    “哼。”

    这句话戳到了逍遥王的伤疤。

    他眼神凌厉,直勾勾地盯住锦衣男子袖袍下的人。

    “寒江州得不到的人,你们无极阁也别想得到,如果她在你手上死了,冥城那边会如何呢?哈哈哈——”

    说完发出一声阴狠的冷笑,招式全部攻向连翘。

    听着外面交手时产生的碰撞声,连翘不禁冷汗直冒。

    冥城那边不会如何,因为她只是个冒牌货啊!

    连翘心中把锦衣男子给问候了八百遍。

    混账,王八蛋……

    他和那个寒江州有什么恩怨,何必牵扯到自己。

    穿越到忘川大陆遇见这么一行人。

    她真是倒了血霉!

    锦衣男子这时轻笑了声,浑身气息却变得森冷起来。

    “本君的随从,也是你想杀就能杀的?”

    连翘面无表情地抱着他。

    说得那么好听,还露出这么一副护短的姿态。

    不就想让逍遥王确信自己真是冥城的人,才值得他如此照顾。

    “小王单枪匹马,自然不敢从君王手下抢人。”

    逍遥王遥遥停在半空,瞄了眼底下的人,手缓缓地抬了起来,“上火炮弩。”

    话音刚落,凭空炸响出一道声势极盛的爆破响。

    锦衣男子的袖袍,在强烈的气流里猎猎飞舞。

    连翘终于瞥见空隙,朝下望去。

    只见已经打到了长生山,密林里一排排小型火炮弩车,蜿蜒着像条长龙。

    耳边又是“砰——”的一声。

    连翘不可思议地抱紧对方。

    我靠!现在都玩得这么高级了?

    “主子,北边没埋伏,我和南溪先在这里掩护。”

    赤霄跃到高空之上,举目眺望林中的布置。

    锦衣男子也没打算多留,随手打出一朵流转着紫电的莲花,挡住逍遥王,接着朝北边掠去。

    看见主子离开,赤霄不屑的轻嗤道:

    “寒江狗,我让你们变成一撮灰!”

    她身后浮现出九条巨大的火凤,全朝地面喷出火焰。

    异火所到之处,寸草不生。

    南溪此时也展开斗气翼,离开了赤金火鸾,他吩咐道:

    “火鸾,你去助赤霄一臂之力。”

    说完后抬起眼,重新甩出一道斗气荆棘,上面隐现着古老的符号。

    荆棘上的刺突然崩裂,像有意识般,尽数扎进密林里逃窜的凶兽颅内。

    南溪唇边透出抹狠绝的笑,下了命令:

    “一个不留。”

    做完这些后,他转头看向赤霄,“我去保护君王。”

    赤霄望向和逍遥王厮斗到一起的白麒麟,冷淡地点了下头。

    君王身边必须有个随从听令。

    南溪嘴角的笑意加深,转身掠向北边。

    妖女,小爷来了。

    北边密林里寂寂无人。

    锦衣男子带着连翘,直接进了这处清净地。

    他刚松开手,就见怀里的小丫头连蹦带跳的往后疾退了数十步。

    锦衣男子顿时轻笑出声。

    “初次见面时,你胆子还没这么小。”

    “那是我看你相貌堂堂,没想到今天才发现,竟然是个连无辜幼童都不放过的混蛋!”

    连翘后背撞到一棵树上时,才堪堪停步,仍旧防备的盯着他。

    她没有打算逃。

    因为在斗宗的眼皮底下,没法逃。

    锦衣男子朝她摇了摇手指,像在叫唤自家养的狗。

    “无辜幼童,过来。”

    连翘转了转眼珠,左右思忖了好久,最后心一横朝他走去。

    来到锦衣男子面前后,她咬着牙,突然“噗通”一身跪了下去。

    连翘双手作揖,眼神可怜。

    “哥哥,我就只是个四星斗者。长得丑,本事弱,还喜欢骂人——”

    锦衣男子挑了挑眉。

    连翘接着道:

    “对付我这种小人物,实在犯不上您出手。

    您大人有大量,让我自己出去找棵歪脖子树,了断此生吧!”

    这时候,身后的密林突然传来一声讥笑。

    “主子身份高贵,当然不会对你出手,这等小事自该由我代劳。”

    南溪阴着脸走过来。

    债……债主来了!

    听到他的声音后,连翘浑身一颤。

    她反应极快,马上手脚并用的爬起来,藏到锦衣男子身后只露出个脑袋。

    “你家主子没发话,你就想杀我,你怎么知道我还有没有用处。”

    南溪不免冷笑。

    却因她躲在锦衣男子身后的缘故,终于收回了掌心的斗气。

    “你有什么用?”

    这时候,锦衣男子饶有兴致地转头看她。

    “我!”

    连翘瞥了眼南溪眼底的杀意,急忙辩驳道:

    “我要是没了,寒江州的无耻之徒一定会借机挑事。

    那个逍遥王身上有……

    他有魔兽留下的伤口,说不定会借此去欺骗冥城的人。

    而我活着,还能让他一直误会下去,因为只有哥哥您身边的人,才能活得久!”

    话音落下后,锦衣男子眼中的兴味更浓。

    南溪却彻底阴了脸。

    “我看你才是无耻之徒!主子什么身份,凭你也配叫他哥哥?”

    连翘在心中嘀咕:那总不能叫爷爷吧。

    想归想,她立刻挽起袖子,趴在地上行了个礼,抬头笑得讨好。

    “喔——我现在应该改口叫主子。”

    她用余光瞟了眼南溪。

    “我是主子亲口承认的第八名随从,咱俩也算同僚了,消消火。”

    “你!”

    南溪没想到这妖女还是个不要脸的,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连翘不再理会他,只仰起头望着锦衣男子。

    “多谢主子在拍卖行救属下一命,主子长命万岁!”

    她抓住机会表起忠心。

    希望锦衣男子能看在她识趣的份上,心情变好点,说不定就高抬贵手了。

    毕竟到现在,他还没有刁难自己。

    那么想从他这里求得生路,还是有一丁点希望的。

    她一口一个主子,听得南溪眼中冒火。

    “冥城怎么会出你这么个毫无骨气的东西!”

    连翘刚想开口,锦衣男子却淡淡道:

    “她不是冥城的人。”

    说完,那双桃花眼一转,眸光落到连翘身上,让她无意识的打了个冷战。

    连翘心中暗道:

    这个人怎么知道?

    她原本想编造个冥城的身份,使自己变得奇货可居。

    眼下看来是行不通了。

    锦衣男子接着道,“她的手臂上没有冥印。”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变得莫测几分。

    “丫头,你的魔兽从哪儿来的?”

    连翘立刻放下袖子,表情茫然的跪坐在地上,“魔兽……”

    见她这副装傻的模样,南溪冷嗤一声。

    “魔兽是天底下至邪之物,靠汲取万物的恶念存活。

    你那条黑龙比寻常魔兽更邪气,又生长在你体内,你敢说自己不知道?”

    连翘皱紧眉头,双眼望向锦衣男子,“我不知道。”

    “妖女,现在还敢嘴硬——”

    “如果我有收服魔兽的本领,现在就不会是个四星斗者了。”

    连翘扭头打断南溪的话,随即又盯住锦衣男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