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97章 寒江州刺客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南溪,你在干什么?”

    赤霄挥手间凝聚出一道火凤,打向愣怔在原地的纳兰家众人。

    挖先君王疑冢在前,又对主子出言不逊。

    他们犯下这种大逆不道之罪,在无极阁早就被处极刑了!

    可是南溪竟然在中途跑走。

    他不屑对付这些喽啰,就全推给自己了吗?

    听到身后那道恼怒的声音,南溪不耐烦地回过头,朝赤霄冷喝道。

    “小爷找到当日暗算我的妖女了!”

    此话一出。

    全场变得死寂起来。

    甚至连锦衣男子都朝这边瞥了眼,想看究竟是谁能让自己的随从吃瘪。

    “妖女……他说的难道是连翘?”萧天香不可思议地睁着眼。

    除了她,剩下的家族们齐齐把目光投向这边。

    暗算斗皇的人,竟然是连翘那个废物。

    匪夷所思。

    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她怎么可能有那种本事……

    连烈风明知敌不过南溪,但在看到他脸上浓浓的敌意后,下意识地拔出剑,护在连翘身前。

    “哼,不自量力。”

    南溪指尖窜出青光。

    一道斗气荆棘破地而出,猛地扎向连烈风胸膛。

    它的速度快到让人无法看清。

    连翘只感到脸颊旁擦过一道劲风,斗气荆棘已经堪堪触碰到连烈风胸前。

    电光火石间,连钦拔出长剑。

    伴随着“铛”的一声脆响,斗气荆棘被斩成两截。

    连钦抬手拉住连烈风,将他送到门边。

    “又是你。”

    南溪眯起眸子,认出他就是上次劈开火鸾攻击的人。

    也想起面前这个妖女,是曾经害得主子伤势加重的少女。

    新仇旧恨齐齐涌上心头。

    他伸手抓住连翘,同时施展斗气荆棘挡住连钦的剑。

    南溪背后的斗气翼一张,就带着连翘到了不远处的半空上。

    他提着连翘,冷笑着看向窗内的连钦。

    “想不到东陵国内也有你这种高手,不过小爷——”

    话音未落,屋顶突然坍塌了一角,十几道身影裹挟着强横的气息钻了进来。

    他们突然出手,斗气尽数朝锦衣男子打去。

    “斗王……”

    “竟,竟然来了十几个。”

    在场的人顿时悚然。

    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好好的拍卖会,怎么会冒出这么多高手。

    随便一个人,拉出来都是横扫几国的存在。

    斗王强者,怎么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锦衣男子眉眼冷冽,抬手间,此地突然涌动着无数紫电。

    他悠然道:

    “寒江州的逍遥王,既然来了,何必躲躲藏藏呢?”

    屋顶外响起一道阴冷的笑声。

    紧接着,整个屋顶猛然炸裂出成千上百道裂痕。

    逍遥王钻出来,又抛了数只寒冰箭向锦衣男子袭去。

    他人在半空,背后那双斗气翼寒意逼人,阴阳怪气地说:

    “能让无极阁君王您记挂着,小王实在荣幸之至呐!”

    当看清他背后的斗气翼后。

    在场的人,几乎怀疑自己看花了眼。

    斗皇!

    又一名斗皇!

    “快跑,这里要塌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场内众人这才注意到,石壁上已经遍布裂纹。

    劈啪作响,不时有碎石掉下。

    “天香,我们走。”

    萧火野当先拉住萧天香,从暗道里离开了这里。

    其余的几个家族也纷纷撤退。

    除了连烈风,他望住南溪手上的连翘。

    几个寒江州的人同时攻过来,那个少年还手时,根本不顾翘儿的性命。

    连钦面色浮起一层冷意,转而望著连烈风。

    “将军,此地不宜久留,我先带您出去。”

    “不——”

    似乎早已料到他不会同意,连钦说完话后,就直接打晕了他。

    行动间干脆利落,半点也不拖泥带水。

    连翘自顾不暇,根本注意不到爷爷那边的情况。

    她恨恨地咬着牙,该死!该死的家伙,竟然拿她当盾牌使!

    若不是小黑蛇总在关键时刻出招,她早没了性命。

    “放手!”

    南溪闻言,低头瞧了她一眼。

    “你有本事暗算我,怎么没本事从我手里逃脱?”

    他边对付着身边的几名斗王,边不怀好意地盯住连翘。

    “妖女,你要是觉得不露出真本事,就能让我误以为认错人,那就太天真了。”

    说完,南溪把手一松,冷眼看着连翘从两楼掉下去。

    他嘲笑地开口,“你的斗气翼呢?”

    连翘只回以他两个咬牙切齿的字眼,“贱人!”

    “你敢骂我贱人?”

    南溪脸色一黑,气得浑身颤抖,差点就被寒江州的刺客砍个正着。

    小黑蛇这时腾空而出,它现出原形,一下就抓住了连翘。

    这时候,拍卖行已经毁了大半。

    无数坚硬的花岗岩砸落下来,寒玉黑蛟知道主人的身体娇气,万一被擦中就要收重伤。

    它只好用身体替连翘挡住石块。

    幸好那一层鳞片刀枪不入,也没有受太大的伤。

    可此地已经变得比修罗场还恐怖,空气中处处交错着斗王强者打出的斗气。

    没几下,寒玉黑蛟就被割出好几道伤口。

    连翘又心疼,又无奈,眼底几乎快冒出火星儿。

    “寒玉,我们先冲出去。”

    “不行。”

    寒玉黑蛟的独眼望住门口。

    那里,逍遥王和锦衣男子正在交手。

    无论是寒冰箭,还是那个斗宗的紫电,寒玉黑蛟都不敢碰上。

    而在身后,南溪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如果不是寒江州的刺客挡住了他的路,肯定早就冲过来了。

    “向左走,里面有密道。”

    连翘情急之下,飞快做出了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

    往年的拍卖行发生过很多起血案。

    基本都是客人没拍到想要的东西,起了抢夺之心,潜伏在门外跟踪幸运其它客人,然后偷偷下手。

    后来为了杜绝此类事情,商会就给每个贵宾室都修建了条密道。

    连翘只知道一条密道。

    如果不立刻离开,要么被殃及而死,要么被南溪折磨死。

    哪种后果连翘都不愿意。

    她抬眼看向门边,密道离锦衣男子很近。

    但这是唯一的生路了。

    连翘和寒玉黑蛟悄悄潜伏到角落里。

    这两个高手相斗,总有几个出招前的空隙可钻,连翘想趁那个时机钻进密道。

    她心急如焚,整座拍卖行已经摇摇欲坠。

    如果不能尽快离开,恐怕就算她进入密道,里面也已经塌了吧。

    连翘深吸一口气,死死的盯住两人交手。

    然而,她几乎是刚来到角落,就被逍遥王发现了。

    他神情倨傲,“哼,还有个没死的。”

    话毕随手打过来一道斗气。

    完蛋!

    连翘心中只有这个念头,她急忙在心中呼唤起来:“戾——”

    可是戾还没有动静,身前就多了个人影。

    锦衣男子闪身掠到连翘跟前。

    他抬手间,一朵紫电莲花在掌心绽放,“去。”

    逍遥王猝不及防,只好挥出冰箭。

    然而那朵紫莲遇到冰箭之后,电光更加强烈起来。

    逍遥王身边,还悬浮着许多道蓄势待发的冰箭,纷纷吸引着电光前去。

    他身处雷火电光中,被炸得皮开肉绽。

    那些杀伤力极强的冰箭,竟然成了绊脚的石头。

    锦衣男子回身一把揽住连翘,将她禁锢在自己身边,脸上流露出了威胁的笑容。

    “小丫头,放你的魔兽出来。”

    什么魔兽?她哪里有魔兽。

    连翘本想摇头。

    但对上他那道冷峻无情的眼神后,直觉选择了顺从。

    连翘眼珠一转,“我……我能先穿个斗篷吗?”

    凭自己的力量是逃不出去了。

    如果让戾帮忙,或许还有生机,但这是在人头攒动的西城。

    就算她能逃出去,也很难对其他人解释清楚。

    锦衣男子没想到她会提出这种要求,微愣过后,惜字如金道:

    “穿。”

    连翘立刻从纳戒里取出斗篷和面具,这个斗宗身边,无疑是最安全的地方。

    任何威胁都近不了身。

    连翘手脚麻利地换好斗篷。

    现在不敢指望这个人,此地险象环生不说,她还欺负了人家的手下。

    连翘在心中急忙叫道,“戾,出来!”

    然而叫了几次,也没有感应到戾的任何气息。

    锦衣男子已经不耐烦了,又重复了遍,“放魔兽。”

    “我马上放……”

    连翘还想再拖延一段时间,可惜她这点小心思,完全逃不过对方的眼睛。

    “哼。”

    锦衣男子眼神微冷,抬手把连翘推了出去,正迎着逍遥王射来的冰箭。

    完蛋了……

    连翘没想到自己这么短命。

    她咬牙放出斗气丝线,想缠住从身旁砸落的碎石,让它稍微做个缓冲。

    这时候,脑中终于响起一道阴柔的嗓音。

    “废物!”

    斗气丝线那头,猛然出现了个龙头,散发着浓浓的邪气。

    当感受到它身上的戾气之后。

    寒江州的人,包括逍遥王的表情全部凝固住了。

    他不可思议地盯住连翘,“你是冥城的人?”

    戾张开嘴,将那些冰箭尽数吞入腹中,随后冲他猛扑而去。

    这时候,锦衣男子才动了手,将连翘重新拽回到自己身后,一副保护她的姿态。

    “逍遥王难道不知,本君身边又添了第八名随从,就是她。”

    此话一出。

    不仅是寒江州众人,南溪和赤霄都愣在了原地。

    “好啊!好手段,竟然让冥城的人归顺了你们无极阁!”

    逍遥王一边被迫和戾交手,一边用愤恨的眼神紧盯住连翘,似乎是想记住她那张脸。

    “呵~”

    锦衣男子低笑出声,侧头瞥了眼连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