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86章 师兄的风流债3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连翘忍不住摇了摇头。

    “怪不得叶竹青恨你入骨,她都被你非礼了。

    师兄,你非但没有赔礼道歉,还把人家打晕过去。”

    长孙彦没有言语。

    他抿着唇,表情里透着点儿怅然若失,一言不发地凝望着天空。

    连翘万分嫌弃地撇了撇嘴,“师兄,你也没打算负责,就直接回府了?”

    “怎么可能。”

    被她这句话拉回思绪,长孙彦立刻喊冤。

    “我当然会负责,那天蹲在火堆旁想了很久,决定等她醒来,交待清自己的身份,再谈提亲之事。

    哪知道她醒来后就对我喊打喊杀,根本不愿听我说半个字。

    而且下手招招狠毒,是真想取我性命。

    不得已下,我只好又把她打晕了。”

    “……”

    连翘已经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

    连着被打晕了两次啊。

    长孙彦接着道,“我知道她家人在城西开了赌坊,就带着她回到奉京。

    敲了一家赌坊,里面的人认识她。

    瞧着她被那些人安顿好了,才调头回了府上。”

    连翘眨巴着眼看他。

    “你知道她想杀你,上次干嘛还带我去赌坊?”

    长孙彦低咳两声,语气里有些不好意思。

    “这不是去看看她嘛,气色如何,别想不开自尽了。”

    听完这句话,连翘的唇角微微勾起。

    怎么越听,越觉得师兄对叶竹青还挺上心。

    她收了青火,来到青石跟前,俯身把烤熟的鱼递到花猫嘴边。

    大花“喵喵”叫了两声,张嘴叼住那条鱼,随后灵巧地从长孙彦怀中跳下去,钻进了竹林深处。

    连翘瞧着它没了影子,又问道:

    “师兄,那你知道她是暗街的武煞吗?”

    长孙彦心不在焉地点了下头,“她没告诉我,不过我之前派人打听过。”

    连翘思忖了会儿,提醒他道:

    “我记得奉京府的人,和你家似乎有点渊源呢。”

    京城内一派安宁,因此奉京府主要用来管辖暗街,这梁子结的可不浅。

    长孙彦眼神更莫测了几分,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半个字。

    这时候,竹林外面有个鬼祟的身影,徘徊在外面迟迟不敢进来。

    “谁?”

    这里是他的地方,突然多了道气息,长孙彦立刻就察觉出来,当下朝那边冷喝一声。

    那人吓得一抖,缩着脑袋走近这里。

    “回二爷,小人找乔姑娘……”

    连翘转头打量起他,当看到对方那张脸庞后,眼底顿时闪过丝明悟。

    她冲长孙彦一笑,“师兄,我待会再过来。”

    长孙彦目光落到那名家仆脸上,想起来这个人似乎是征儿身边的随从。

    他有些困惑,眼神在连翘和那人身上流转了圈。

    连翘这时已经拽着随从,转身朝外面走去。

    竹林外,连翘抬脚走到一处隐蔽的墙角,随从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后。

    见连翘停下,立刻也停下了脚步。

    “这是解药了,给你。”

    连翘从纳戒里掏出一枚铅丹,递到随从手上。

    自从上次在皇宫里,忽悠这个随从吃下所谓的七日丧命散后。

    他每隔七天,都绝对会准时来西院找自己。

    连翘抱着双臂,这次仍然是老规矩,亲眼看着他当面服下。

    毕竟镇北侯府是炼药第一世家。

    连翘还得防着他偷偷拿铅丹去药房里验,以免自己的谎言被戳穿。

    这样的日子,真是麻烦啊。

    送走那名随从后,连翘又回到了竹林里。

    长孙彦瞧着她,“刚干嘛去了?”

    “料理琐事。”

    连翘无奈地撇了下嘴。

    自己的两个身份,长孙彦全知道,瞒着他也没必要。

    于是连翘把皇宫里的事讲了一遍。

    “你倒是能编。”长孙彦嗤的一声笑了,“看你能瞒到什么时候。”

    “能瞒一天算一天。”

    连翘背靠着翠竹,眼神变得和他刚才一般惆怅。

    “等什么时候,长孙征待见我了,我再告诉他我是连翘。”

    说到这里,脸上不禁染上一层苦恼之情。

    唉!

    路漫漫其修远兮。

    她垂下眼睫,突然想到一事,急忙问道,“师兄,玲珑紫衍炉收回去了吗?”

    自己的药材还剩下一份,这次她说不定能炼出三枚来。

    如果炉子被拿走了,她实在不好意思跑去再要一次。

    万幸,长孙彦摇了摇头。

    “它在征儿那里,这几天他一直苦炼丹药。”

    “那就好。”

    连翘眼神一亮,当下辞别了长孙彦,心情甚好地往南院走去。

    此时,丹房。

    周少英独自靠在门外的廊柱上,意兴阑珊地玩弄了几下手里的弓箭,他回过头,冲着门里叫道。

    “你打算在里面待一年吗?”

    门内传来一道冷冷的嗓音,“闭嘴!我的丹快成了,别烦我。”

    周少英烦躁地抬起弓,对准紧闭的门,将空弦扯了几下。

    “两个时辰前你也这么说,天天都这么说。

    半粒丹我都没见着……”

    他的话总是能准确戳中长孙征的痛处。

    “滚!”

    里面的声音顿时变得焦躁了几分。

    紧接着,丹房里面再次传来一声极细微的炸响。

    周少英连连摇头,长叹了口气。

    “唉,你状态最好的时候,都不见得能把它炼出来。

    现在不吃不喝不睡的,能炼出来才怪呢。”

    话音刚落,丹房的门被人用力拉开。

    长孙征眼眶通红,面含煞气地走出来,阴着脸径自走到周少英面前。

    “你就不能自己找点乐子?”

    不到半柱香,就在门外喊一次他。

    要多烦有多烦。

    周少英一胳膊揽住他,“我说兄弟,你瞧瞧你眼睛都炼红了。

    走走,先回去休息会。”

    他拖住长孙征,刚一转身,就看见身后站着个人。

    青天白日下披着个漆黑的斗篷,戴着别有深意的鬼面具。

    高人,就是这般神秘。

    连翘打量着刚准备走的长孙征和周少英。

    “我来的时候不太巧啊。”

    周少英瞬间抽回自己的胳膊,满面堆笑地走上去,“乔庄大人,不知有何贵干啊?”

    “我找他。”

    边说,连翘边伸出一根食指点了下长孙征。

    赵少英面带憾色地回过头,用胳膊肘撞了下他,低声道,“每次见人家都不问好。”

    这句话只迎来了长孙征的白眼。

    “找我何事?”

    他转过头,表情平静地望向连翘。

    “嘿嘿。”

    连翘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面具下那双眼珠子骨碌碌地乱瞟。

    见她这副模样,长孙征皱起眉头,“你该不会又有事相求吧?”

    “世子征神机妙算啊!”

    连翘鼓了几下掌,快步凑过去,郑重其事地竖起一根指头。

    “玲珑紫衍炉,我再借最后一次,以后绝对不会来烦你,我保证!”

    长孙征将信将疑地看了眼她。

    “上次是炼制养灵丹,这次你要炼什么?”

    “还是养灵丹。”

    连翘生怕他嫌自己得寸进尺,不答应,立刻补充道:

    “这些日子来,我在侯府里承蒙你和师兄关照,心中感激,所以想送你们一枚丹药报答。

    但思来想去觉得只有养灵丹最合适,所以……”

    她眼巴巴地看向长孙征。

    长孙征突然一笑,“难得你良心发现了啊?”

    连翘没有顶嘴,只拿那双水光潋滟的杏眼望着他。

    “成。”

    这种好事哪有拒绝的道理。

    长孙征当下点头同意,随后又瞥了连翘一眼,“你还有其它事吗?”

    “没有没有。”

    连翘心满意足地摇头,随后一转身,离开了此地。

    等她走后,周少英抓住长孙征的肩膀,羡慕得双眼冒光。

    “你小子运气太好了吧!我也想要这种师父!”

    长孙征打掉他的手,心情甚好地开口,“你去拜呗,我又没拦着你。”

    这句话瞬间戳中了周少英的伤心事。

    “她不收我。”

    周少英神色郁闷,“每次在府上碰见了,也不喜欢搭理我。”

    他越说越委屈。

    “我都怀疑,是不是说过她什么坏话,被听见了呢!唉……”

    长孙征心疼地拍了下他的肩头。

    这时候。

    “你怎么让她当你师父的?”

    周少英仰起头,一本正经地请教起来。

    见他如此虚心求教,长孙征只能说出事实。

    “本来呢,我发发善心,想指导她炼药。结果她炼药比我厉害,就把我收为徒弟了。”

    说到这里时,长孙征唇边飞掠过一丝坏笑。

    “我觉得吧,她这个人比较不正常。你越是以礼相待,她越不把你放在眼底。

    当初我在长生山和她大打出手,结果,她就立刻要收我为徒。

    所以说,你应该把自己的态度改改,再凶点,再傲点。

    说不定她就觉得你很不一般。”

    长孙征煞有介事地说完。

    他已经看够了周少英恨不得为乔庄瞻前马后的模样。

    多丢人啊!

    “你是说让我对她凶点?”周少英若有所思地问。

    “对。”

    长孙征微笑着颔首。

    “你是说让我欺负她?”周少英继续追问。

    “差不多。”

    长孙征继续颔首。

    “有你这么对待姑娘的吗?你还是个男人吗?”

    周少英直接揍了他一拳,随后活动了下刚揍他的手腕,才不屑地睨了长孙征一眼。

    “半点风度都没有!”

    他那一拳,长孙征始料未及,被打得趔趄了半步。

    匆忙站稳后,才皱眉望着周少英。

    “你未免太护着她了吧?”

    周少英只是抿了抿唇,没有搭理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