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74章 盗墓贼(加更2)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没想到随手救的人,竟然是纳兰家族成员。

    不过眼前这个少女似乎对自己并不喜欢。

    “谢了。”

    连翘随手将晶卡放入纳戒里,这时雇佣兵们只差十几步就能跑到她面前来。

    “纳兰小姐,再会。”

    语气温和地说完这句,连翘转身,快步走向寒玉黑蛟。

    石滩的低空处,寒玉黑蛟已经不耐烦地盘旋许久。

    这时候见连翘走过来,它迫不及待地伸出前爪,连翘轻松地一跃而起,牢牢抓住了它。

    “我们走。”

    此时,长生山深处。

    数以千计的凶兽表情浑噩,目光茫然,如同行尸走肉般游荡在禁区内。

    而在最高的山巅上,有位身穿苍蓝色云锦劲装的少年。

    他伸出手,修长的指尖不断往外涌出青芒,正隔空勾勒第六百三十一道笔画。

    有头金光闪闪的火鸾正扑扇着翅膀,盘旋在他头顶。

    在南溪面前,一个青光烁烁的罗盘逐渐成型,其形雄伟宏壮,几乎能覆盖半个山头。

    罗盘之上,又亮着许多密密丛丛的小点,如漫天星子。

    每个小点都是一头被控制的凶兽。

    南溪缓缓地闭上眼,细细感应着罗盘上的任何动静。

    突然,他的眉头皱了下。

    西北有处地方,但凡有凶兽进入就会莫名失踪,罗盘上的小点也随之消失。

    南溪倏地睁开眼,盯住上面的方位。

    “那里,辰山戍向……上山下水,凶败之局。”

    难怪他之前死活都找不到,谁能想到先君王竟然不选个万年吉地的风水修冢。

    皇陵选址,选不好的话,动辄会影响到中州运势啊。

    南溪收回掌心的斗气,那个耗费七天才形成的罗盘也消散在了空气中。

    他纵身跃到赤金火鸾背上,出声道:

    “走,回去见主子!”

    ……

    荒芜的田埂旁,有间摇摇欲坠的草屋,正对着莽莽重山。

    此地已经很久没有人踏足过。

    可在眼下,却迎来了三位锦衣华服的人,以及两头传说中的灵兽。

    “就是这里?”

    赤霄锐利的眼神扫了圈四周,确定没有危险后,才打量起周围。

    南溪从火鸾背上跳下,抿着唇点了下头。

    “先王把疑冢建在了最不可能的地方,前段时间我没有领会到先王的深意,才耽误那么久。”

    听完他这句话后,赤霄看了南溪一眼。

    “你如果不杀那些守禁区的人,恐怕我们现在都回中州了。”

    “就算我不出手,他们也不肯张口,还有可能暴露主子的踪迹。”

    南溪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驳起来。

    “到那时寒江州的刺客肯定比现在来得多,十个你都杀不完。”

    锦衣男子任由二人斗嘴,率先朝茅草屋里走去。

    见他动了,赤霄和南溪再不敢做声,立即跟随在他身后,一左一右地护卫着。

    锦衣男子站定在草屋前,眯起了那对桃花眼。

    此地有古怪。

    他能感受到地下隐隐有股力量,压制住了自己的斗气。

    锦衣男子瞥了眼身后两人,南溪和赤霄的面色如常,丝毫不觉得压抑。

    看来找对了,埋着的东西是专克制他的。

    脑海中似乎响起了地牢里那个人的话。

    “你是个妖物……邪祟。”

    “东原,他死前特意去了东原,你不是想知道眉心那个莲印的秘密吗?”

    锦衣男子目光一瞥,眼中掠过道淡淡的紫气。

    他眼皮底下的茅草屋似乎被雷电劈中了般,陡然间炸开,木屑和草灰飘飘扬扬,却半点也未落到三人身上。

    南溪率先走上前,拍掉了一处可疑物上的木屑。

    “主子,这里有块石碑。”

    锦衣男子从容地扫过去一眼,当看清那块石碑的形状后,才出声道:

    “到我身后来。”

    话毕,南溪和赤霄两人顺从地站在他的身后。

    “这里有人来过,并布下了障眼法。”他的语气云淡风轻。

    赤霄惊奇地开口,“主子什么时候学会破阵了?”

    “不曾学过,只是恰好见过罢了。”

    锦衣男子负手而立,长袍外的罩纱皎如明月,薄如蝉翼。

    他的神情淡漠而雍容,抬手间,三人脚下废弃的地基,连同大片田埂一起隆隆作响。

    南溪见状,急忙收起了赤金火鸾。

    白麒麟则脚下生云般,飞速来到两人中间,躲好。

    待会可不能劈焦它那一身无暇的皮肉。

    锦衣男子扫了眼自己身后,这才真正出手。

    瞬息之间,此地如同坠入万劫不复的雷海中。

    电火,惊雷,半边天似乎燃烧了起来,熠熠的紫光在地面割开了数道如蛇般的裂口。

    那块石碑仅是在一弹指的功夫,就灰飞烟灭了。

    而周围的田埂等景物,更是像被烧过的纸般,逐渐化成灰烬,露出了此地的原本面目。

    原来是座一巨大的陵墓入口。

    “这种障眼法,倒像是冥城王族使用的幻阵。”

    赤霄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四周。

    她无意间说出的两个字,却戳到了南溪的心底。

    “冥城?”

    他的脑海中又浮现出那角漆黑的斗篷,还有少女那道得意的嗓音。

    南溪面色忿忿,嘴里碎碎念道:

    “看来那个妖女定是冥城的人了,能驭魔兽,还能令寒玉黑蛟臣服。

    这拥有般手段,说不定她就是王女之一。

    说不定还来过这里!”

    他无意识地抚摸着左手胳膊,上面被连翘用火烧下的小字还在。

    这些天来,每当伤口快愈合的时候,南溪都会重新刻上去。

    背后偷袭算什么本领?

    自己竟然让那种卑鄙小人给暗算了。

    赤霄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

    无论是长生山或是东原,她都已经待够了,如果南溪再暗中耍什么幺蛾子……

    不行。

    自己必须时刻都盯紧着他,免得再被耽误行程。

    想到这里,赤霄冷冷地眯起眼。

    陵墓入口十分显眼,数根浮雕着青龙的石柱撑着此地,石柱之间就是条空荡荡的青砖路,直通地底。

    隐约有水滴落在地面上的动静,却看不到任何水渍。

    锦衣男子当先行去,南溪和赤霄紧随其后,赤金火鸾与白麒麟则伴在左右。

    一路上的机关,全都被人破坏过。

    他们这行人走得顺利至极,脸上的面色也变得严峻至极。

    越往深处走,此地的气氛越古怪。

    但除了锦衣男子外,并无一人能察觉到,他走了几步,动作突然停滞下来。

    “主子,您怎么了?”赤霄担忧地上前几步。

    漆黑的陵墓中,她只看到君王眉心那朵莲印恍若活了般,微微颤动了两下,闪过一道黯淡的红光。

    锦衣男子揉了揉眉头。

    进入此地后,他的斗气就被一股子神秘的力量压抑。

    现在更是到了几乎释放不出的地步,和他刚到东陵国的那天别无二致。

    当今世上,竟然有专克制自己的死物。

    他要弄明白深处到底有什么东西。

    “无事,继续走。”

    得到他的命令,赤霄只得退后半步,紧紧跟着他的身旁。

    此处隐冢,在寻常人眼中算是十分正规的皇族陵墓。

    但在锦衣男子这行人的眼中,毫无半点亮眼之处。

    他们径直去了最深处。

    然而,踏入那间石室后,映入三人眼里的场面却是凌乱不堪。

    棺椁大开,陪葬物不翼而飞。

    此地如蝗虫过境般,除了空荡荡的石室外,竟然什么都没剩下。

    “盗墓贼!”

    “竟然犯到了无极阁先君王的隐冢里,小小东陵,里面的人倒是胆大包天!”

    “主子……”

    锦衣男子沉默地看着眼前此景,目光锐利如刀,半晌发出“哧”的一声冷笑。

    “去东陵,找不到墓中之物就不用回去了。”

    他话里掺杂着浓郁的杀意,令得南溪和赤霄脸色同时一变,却都不敢抬眼去看他的神情,只齐声道:

    “属下领命!”

    此刻,长生山外围。

    连翘站在潭边,脚下的水里飘着头被麻醉过去的云雪鹿。

    她撩起水花,耐心地将它每一根毛发都洗刷干净。

    寒玉黑蛟的独眼中闪烁着嫉妒的神色。

    “主人,您什么要服侍这只鹿?”

    连翘含笑扫了它一眼,小黑蛇的脾气她心里清楚,当下温声道:

    “我不给它洗,只能让你来洗了,会累到你。”

    寒玉黑蛟顿时愣住了,连爪子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合适了。

    “……主人真好,寒玉不会累。”

    说着,便一头扎进了潭里,非要替连翘帮忙。

    它那锋利无比的爪子刚抬起,连翘就急忙把云雪鹿拉到一旁。

    那架势,分明是开膛破肚吧。

    “去去去,一边玩去。”

    连翘把它的脑袋推开,顺手撩了一串水花浇在它的鳞片上。

    “我说,这水潭你挺久没回来了,不想去底下看看?”

    寒玉黑蛟扬起脑袋,“想。”

    随后一甩尾巴,转身朝潭底潜去。

    见它眨眼就消失在了水里,连翘这才俯下身,继续清洗起那头云雪鹿。

    不愧是速度最快的观赏灵兽,费了她好大的功夫,才追上这头鹿。

    从峡谷追到泥潭,雪白的云雪鹿都变成了泥猴子,要是不好好地洗涮一番,实在拿不出手。

    连翘俯身又撩起一串水,正欲起身时,远处突然响起道嘹亮的鸟鸣。

    “唳——”

    好耳熟的声音,她下意识地抬头望去,只见林子上空似有火焰席卷而过。

    刚才还在远处的赤金火鸾,瞬息之间到了她跟前。

    南溪恰好低下头,看到了林中那片水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