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70章 玲珑紫衍炉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最后那句话,连翘加重了语气,一字一顿地念了出来。

    长孙彦彻底愣在原地。

    不仅是因为她刚说的话,更是因为她脸上那种凛然坚决的表情。

    她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这个念头完全扎根在了长孙彦的脑海里。

    平日里,接触最多就是她身为乔庄时,戏谑怒骂,骄傲不羁,吊儿郎当的模样。

    除了炼药和修炼外,她对任何人和事似乎都不用心。

    没想到她也会露出认真的一面。

    连翘说完,俯身抓住放在地上的鬼面具,动作熟练地把它扣回脸上。

    恍惚间,她身上的气质又重新变得散漫了几分。

    连翘瞥了眼长孙彦,“你说话啊。”

    “没大没小的,叫师兄!”

    长孙彦猛然间回过神来,抬手,不轻不重地在她头顶敲了一记头栗。

    “哼。”

    连翘不情不愿地捂着脑袋,极轻地叫了一句,“师兄。”

    在前世,古武门派的弟子辈中最出风头的两人,就是她和师哥。

    连翘是自己师父座下的大弟子,而那位师哥拜了另一位师父,他学的是阵术,和天干地支,五行八卦。

    两人在同一个门派,又都是天才,总会在暗地里较劲。

    你来我去地斗了好几年,最后不打不相识,关系竟然变得极好。

    长孙彦和连翘的师哥,一个风流俊逸,一个竹清松瘦,只看外表绝无半点形似之处。

    但骨子的气质、行事、甚至语气都实在太像。

    每次连翘面对侯府这位二爷时,总是能轻松地放下防备心。

    “乖了乖了。”

    听她愿意把师兄这两个字叫出口,长孙彦知道她心里真的再无芥蒂,当下满意地颔首。

    “既然你叫的这么好听,师兄就带你去个地方。”

    “哪里?”

    连翘心中暗想,该不会像上次去赌坊一样,不是什么正经地方吧。

    幸好她已经戴了面具,长孙彦看不出她的猜疑。

    “镇北侯府的药房,这可是东陵国炼药师们梦寐以求的宝地……”

    说到这里,长孙彦的语气陡变,言语间充满了得意。

    连翘很看不惯他这种模样,立刻嘲讽道,“我怎么没听说过?该不会是你自封的吧。”

    “没见识!今天就带你瞧瞧,什么才叫炼药世家。”

    长孙彦蓦地转身,当先朝竹林外行去。

    连翘笑着摇了摇头,她紧了紧斗篷上的帽沿,也跟了出去。

    离开西院,跟着长孙彦沿着青砖路走,没过多久,一座精心雕凿的木牌楼跃然眼前。

    木雕牌匾上刻着三个遒劲的字——“千金坊”,旁边的红漆柱子还挂了只葫芦。

    连翘的眼角顿时抽了抽。

    千金方,挂葫芦……

    没有想到在忘川大陆上,她还能见到前世的传统。

    “师兄,你们这是悬壶济世呐?”

    长孙彦没理睬她这句调侃,只随手指向立柱的石头,上面竟然描绘了各种火焰,栩栩如生。

    “气派不?”

    这次他的语气仍然得意,连翘却没有出口反驳。

    她走到立柱前,边盯着上面的十六种异火,边出声附和道。

    “气派气派,师兄家里真是恢弘大气。”

    从她的嘴里听到赞扬之后,长孙彦才肯罢休。

    他径直走到连翘身旁,同样俯视着立柱上的图案。

    “你在看什么?”

    连翘伸出手摸着上面的花纹,每种火焰下面都有行小字,刻着它们的名称。

    她突然问道:

    “我记得师兄说过,沧灵学院有一种幽灵诡火,这立柱上为什么没有?”

    “那种火焰没人能画出来。”

    长孙彦指住了角落那行小字,写得正是幽灵诡火,上面却没有任何图案。

    “它之所以被称为幽灵诡火,就是因为它看不见,却摸得着。”

    “看不见的火,好神奇。”

    听了长孙彦这句话后,连翘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嘴唇。

    如果她能得到那种异火,那么出招就不会被任何人发现,隐形的斗气丝线,还有隐形的麻醉针……

    仅是想象一下,连翘就觉得无比兴奋。

    “神奇的火多了。”

    长孙彦说着,手掌就窜起了幽幽的白色火焰,故意在连翘面前晃了圈,才收手。

    他成心想逗弄连翘,突然一笑,损她道:

    “幽灵诡火胜在不易察觉,倒是挺适合你这种耍阴使诈的小女子。”

    “是吗?”

    连翘在这时候扬起脑袋,也冲他笑了一下。

    “阴冥冷火呢,外热内冷,也很适合你这种表里不一的伪君子。”

    “你……”

    虽然早已领教过乔庄的嘴皮子,但长孙彦还是低估了她。

    “哼,咱们两个啊,彼此罢了!”

    他一转身,径直朝药房的大门走去。

    连翘忍不住低笑了两声,紧接着快步追在他的身后。

    药房之内,飞阁流丹。

    富丽堂皇的程度,和城东那些药坊相比,实乃天差地别。

    除了大门和楼梯,四面都是药柜。

    连翘看了半晌,心中只冒出四个字:壕无人性!

    长孙彦似乎觉得这里拿不出手,甚至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朝二楼走去。

    连翘只能默默地跟在他身后。

    二楼最深处的地方,朱门紧闭,整面墙壁似乎都有淡淡的斗气包裹。

    门上还悬着一把闪烁着流光的重锁。

    “这里面是什么?”连翘不免好奇地问道。

    “玲珑紫衍炉。”

    长孙彦一挥手,整面墙的斗气尽数消失,他轻松地打开了那把锁。

    “今天师兄就是带你来见识它的。”

    “哇——”

    连翘不禁吞了吞口水,她当初来镇北侯府,完全就是冲着这炉子来的。

    没想到今天竟然能提前见到。

    长孙彦对她的这种反应很满意,趁机提出了要求。

    “师妹,你什么时候,也让我见识一下那头寒玉黑蛟呀?”

    那可是传说中的五灵之一,虽然在宫宴上见过,但完全看不够。

    想他当初去中州游历,也只听说过无极阁有召唤师,拥有一头赤金火鸾。

    谁能想到,最凶残的寒玉黑蛟竟然被连翘给收服了?

    “好说好说!”

    听到这么简单的条件,连翘立刻毫不犹豫地卖了自家的小黑蛇。

    长孙彦推开门,又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收服那头蛟的?”

    这个问题,他几乎想破了脑袋,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别说连翘现在是三星斗者,她就算是三星斗王,想让寒玉黑蛟臣服也是一件够呛的事。

    何况,炼药师怎么可能同时拥有召唤师的天赋。

    难道真是他孤陋寡闻了?

    连翘因为他这句话犯起了难,她思忖片刻,才开口道:

    “魅力这种东西是很难说清的,它一看见我,就追着我跑,不信问你侄子,他可是亲眼见过的。

    寒玉黑蛟追上我后,非要认我做主人。

    唉……就连你看了我,都抢着让我当你师妹。”

    连翘边说,边颇难为情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长孙彦。

    对于她这种说辞,长孙彦听了后面色微僵,索性不再理睬她,抬步走进了屋内。

    一个约莫有半人高,周身萦绕着淡淡紫气的金炉,静置于中间。

    连翘站在长孙彦身旁,打量起它,无意识地说出了心底话。

    “这个炉子看起来并不玲珑啊。”

    长孙彦像是早知道她会这样感慨般,轻声道,“此炉千变万化,不能用看待寻常药炉的眼光看它。”

    “喔——”

    连翘绕着它转了圈,倒是看出了点微妙之处。

    “这些紫气,似乎是这个炉子自然散发出的灵力,和人为加持过的不一样。”

    “你说的不错。”

    长孙彦这时也行上前来,他掌中火焰骤然冒出,在紫气的引导下,变幻出种种奇异景象。

    连翘看得瞠目结舌,口中不禁赞道:

    “厉害,还能这么玩。”

    “我曾经看过一本古籍,上面有个记载很新鲜。”

    长孙彦目不转睛地看向玲珑紫衍炉,方才接着说道:

    “说的是万物有灵,你眼见的一草一木,甚至一块不起眼的石头,都有天然的灵性。”

    连翘听到这句话之后,不禁停下脚步。

    “师兄看过的书倒是挺多。”

    “一般一般。”

    长孙彦谦虚地摆了摆手,继续道:

    “那本古籍到后面,有个想法真是荒诞大胆。”

    说到这里,长孙彦顿了顿,似乎琢磨着接下来的措辞。

    连翘则在旁边睁着眼,安静地等待他讲。

    “写书的人提出了器灵之说,顾名思义,就是让草木石头活过来,然后为人所用。

    那个人把此种手段称作为‘养灵’。

    如果灵被养到了极致,到了那种时候,甚至是手中的兵器,都会拥有人一般的灵智。

    比如说你眼前这个玲珑紫衍炉,它的紫气会化作成某种形态,当它的灵和你心意相通时,就能想你心中所想……”

    连翘的心头猛然一颤。

    她几乎是瞬间想到了千机弩和里面的戾。

    “还有呢?灵是怎么养的?”连翘轻声问道,“养了器灵后,它真能想我心中所想?”

    “青天白日的你又做梦!”

    长孙彦刚酝酿好的情绪,被连翘给生生地打断了。

    “那是我偶然间看过的一本杂书,又破又旧,内容也残缺不全。

    至今记着它不过是觉得新鲜,当做趣事儿说给你听的。

    我要是知道器灵怎么养,早就把玲珑紫衍炉的紫气给养成一个大美人了,听话乖巧,还会给我炼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