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69章 师兄妹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想啊。”

    连翘说完后,索性就地坐下,同时双手拖着脸颊,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状。

    她还真想知道,长孙彦究竟掌握了多少,猜中了多少。

    “好。”

    长孙彦盯着她那张鬼面具,唇边翘起了抹浅浅的笑意。

    “既然你这么想听,师兄就慢慢地说。

    古沙国是假,你住的地方就在奉京城内。”

    连翘轻笑了一声,“师兄继续。”

    这个并不难猜。

    她和镇北侯府的人数次见面,除了第一次在长生山里,剩下都是在奉京城内。

    换成任何人,都能将自己的落脚点大致锁定出来。

    长孙彦摇了摇食指,视线再次落到她那张鬼面具上。

    “你先是以斗篷遮身,面具掩面,又改变嗓音,还编造出一个古沙国掩盖来历。谨慎是好事,但你谨慎过了头。”

    听到这番点拨后,连翘这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破绽。

    “你什么意思?”

    她眉头微皱,几乎是在瞬间警惕起来。

    从她的语气中捕捉到一丝波动后,长孙彦唇边的笑意加深。

    “师兄昨夜想了许久,如果镇北侯府里没人见过你,你完全不用如此大费周章。

    除非你面具下的那张脸,有人认识。

    让我想想,奉京城内谁敢大摇大摆地进出侯府?

    拥有这种底气的家族不多,从平时的相处也能看出,你在心底认为我们是平起平坐的。

    再加上你的年纪、火属性的天赋、根骨精奇、体内斗气却弱得离谱,这种人实在是寥寥无几。

    最后乔庄出现之时,宫宴上恰好有个最可疑的小丫头不在场。

    师妹,还想听我说下去吗?”

    连翘摇头,随后缓缓地拍了起手。

    根据他的推测,奉京城内最可疑的人只剩下她了。

    凭长孙彦的身手,想摘下她的面具轻而易举。

    但他却悠闲地躺在青石上,如话家常般,漫不经心地说出这些。

    连翘深深地吸了口冰凉的空气,方才感慨出声。

    “难怪府里的人都畏惧你,看到你一个个的表情就像老鼠见了猫。

    凭这些都能猜出我的身份。”

    话说到了这份上,再没有隐瞒下去的意义。

    连翘索性摘了自己的面具。

    阳光从竹叶间的缝隙,斜斜照了进来,在她的发梢和鬼面具上,洒了层细碎的光。

    她扬起尖尖的下颔,肤光胜雪,柳眉杏眼。

    眼波流转间透着一股子狡黠的灵气,端看这五官,容色绝丽。

    连翘故意顿了顿,又猛地转过脸,同时彻底摘下鬼面具,露出另外半张爬满疤痕,狰狞可怖的脸。

    “果然是你……”

    长孙彦面色微变,手指尖都僵了僵。

    这两张脸之间的落差太大,令得他猝不及防。

    “我有一事不解。”

    连翘好似百无聊赖般拨弄着那张鬼面具,接着眼皮微抬,瞧了眼长孙彦。

    “说呗。”

    “今天侯府的人去将军府,你应该知道。”

    话刚出口,连翘不禁皱起眉头,她顿了顿才疑惑道:

    “我们两家不该是……撕破脸了么?你已经猜出我是连翘,怎么还?”

    看她眼神乱飘的模样,长孙彦抬起眉角,笑得轻松自在,缓缓替她说出了下面的话。

    “我怎么还和平时一样?”

    “嗯。”连翘点了点头。

    长孙彦的表情在这时难得正经几分。

    他用手掌撑着青石,坐了起来,身姿端正似钟,方才开口道:

    “你扪心自问,真想看将军府和镇北侯府撕破脸皮?

    数年来,你爷爷在外征战,你独自在奉京城内。我们府上的人虽说没有雪中送炭,但谁真正欺凌过你?

    反倒是这半个月来,我耗费斗气帮你突破。

    征儿虽说表面和你不对付,但背地里的那些药材、糕点、维持修炼室的火焰晶石等,全是他亲自送来。

    本来只是件你不愿嫁,他不愿娶的小事,何必闹得两个家族都不痛快?”

    连翘垂着眼,缓缓地抚摸着鬼面具。

    “可是我休了长孙征。”

    她这时抬起眼,眼神里透出了几分无奈。

    “你们府上的人真能做到心无芥蒂吗?就算你能,长孙征能咽下那口气?他要是想对付我,我绝不会坐等挨打。”

    长孙彦却浑不在意地笑了。

    他似乎觉得轻松了许多,又重新躺在青石上,蜷起条腿,懒洋洋地靠着身后翠竹。

    “这等小事,我去与他们说说,绝不会寻你的晦气。”

    紧接着,长孙彦颇为自得地一挑眉,望向连翘,“你师兄我可是三寸不烂之舌。”

    如果说以前的长孙家,和自己家还算沾亲带故。

    那现在两家的交情可没那么亲密。

    一个是镇北侯府的二爷,一个是将军府的大小姐。

    连翘不相信他对自己会起无缘无故的善意。

    “师兄,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她双手搭在膝上,坐得挺直,浑身没有半点放松。

    态度和长孙彦的悠闲截然不同。

    瞧见她表面态度恭敬,眼神却透露出几分谨慎。

    长孙彦心知这丫头的警惕心很高,并不好拉拢到手,他悠然道:

    “当初在护城河边试探你时,我就觉得你不一般,不想和你为敌。”

    “所以就立刻认我做师妹?”

    连翘的语气如常。

    可这句话细细一听,就知道她并不怎么相信。

    这其中的细微差异,长孙彦自然察觉到了,他当下澄清道:

    “师兄我哪有那么随便!”

    “喔——”

    连翘面色恍然地望向他,“也就是说,你这段时间一直在观察我?”

    “咳咳……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

    或许是心虚,长孙彦竟然解释了两句。

    “拜入我们师门,首先要看品性,这段时间来看,嘿嘿,师妹你算是过关了。”

    连翘听了这话之后,面上却丝毫没有动容。

    她虽然处处掩饰身份,但这位师兄确实是以真心对待。

    没想到对方却只拿出三分实意。

    这让连翘怎么能不窝火,于是她面色冷淡,嘲弄起他。

    “喔?那我的表现如果不令你满意,你岂不是自找了个麻烦。”

    长孙彦完全没有体会到她话里的怒火,反而炫耀起来。

    “那哪能啊!我怎么会给自己身上惹麻烦?

    凭我的聪明才智,到时随便动点手脚,你自己就肯乖乖走了。”

    说完,还露出一个你懂的笑容。

    “喔——我知道了。”

    连翘半点也不配合,面色变得越发冷淡,她毫不客气的说道:

    “师妹只是你口头上叫的,丹王还没有点头。

    听你这么说,我要是没表现好,拜师那天就会出什么波折。

    而你只需安慰我一句,说丹王收徒是看眼缘,我运气不行,然后这个师兄妹自然就不算数了。

    厉害啊师兄,无论如何你都是大好人。”

    被连翘不留情面的拆穿,饶是以长孙彦的厚颜,此刻也只能讪讪一笑。

    “我——”

    连翘打断他,“这样一来,你不但可以落得清净。”

    说到这里,她眯起眼睛,逼视着面前的长孙彦,继续道:

    “我还会一直惦记着你的好,以后说不定能帮上你什么忙。”

    “那个,别……别别说了!”

    长孙彦的面色稍微不自然,他别开眼睛,小声嘀咕起来。

    “小丫头片子,年纪不大心眼儿还挺多。”

    “哼。”

    这般低喃细语,也逃不过连翘的耳朵。

    她抱着双臂,斜了长孙彦一眼,“我要是笨点,说不定就被你玩死了。”

    发觉到连翘是真生了气,长孙彦立刻从青石上起身,俯下身凑到她面前,语气格外温柔。

    “师妹你别生气嘛,我错了。”

    连翘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地俯视着他。

    长孙彦见她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索性施展了平日里哄女人的绝技。

    “连翘,你看看你自己,你知道自己多过分吗?

    你那么冰雪聪明!天生伶俐!一下就识破了我的雕虫小技!师兄以后怎么敢糊弄你?”

    说到此处,长孙彦满脸诚恳,甚至抬起三根指头做发誓状。

    “师妹,你尽管发火,只要你能消气,让师兄做牛做马都不在话下。”

    搁往常,别的女人肯定会娇“噗”一声笑了出来。

    但是连翘只冷眼盯住了他,看他嘴里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竹林里的气氛,一度变得十分尴尬。

    这时候,连翘挑了挑眉,“说完了?”

    长孙彦不自然地抿了下嘴唇,“完了。”

    连翘继续问,“没词了?”

    长孙彦尴尬地点头,“没了。”

    “成,那就换我来说。”

    连翘往后退开几步,等长孙彦站直了身,才抬头望向他的脸,语气平静地说:

    “初次见面,你我不过是陌生人。

    你是镇北侯府高高在上的二爷,我是随处可见的无名小卒。”

    长孙彦没想到她这么认真,忍不住插嘴道,“师妹……”

    连翘这时候一抬手,阻止了他的话头,继续说道:

    “你能欣赏我的天分,开口认我做师妹,指点我炼药,帮助我突破,已经极为难得。

    我身份不明,你要防备我,也是合情合理。

    虽然我早在心底把你当成了好师兄。

    现在,我是谁你已经清楚,两家的恩怨,你也说不提,我还会继续把你当做一个好师兄。

    但是以后,如果你又悄悄在我身上打小算盘,我一定会翻脸不认人。我说到做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