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67章 退婚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次日,将军府内。

    “爷爷你看呐,这府里的一草一木都没有动,还是您出征前的样子。”

    连翘陪在连烈风在府内散步。

    他们身后,跟着连钦和木苓两个人。再远点,是洒扫的婆子,和路过的家仆们。

    “翘儿,你身边的另一个丫头呢?”

    连烈风总觉得少了什么,当视线落在身后的两人时,才想起是少了个人。

    连翘没想到爷爷对她的关心如此细微,连缺了一个婢女都能察觉。

    她笑了笑,“木挽到了年纪,求我把她许配出去。”

    边说,边看了眼木苓。

    对方接到她的眼色,立刻点点头,“对,小姐把她许配出去了。”

    连烈风原本就是随口一问,此时听到“许配”二字,突然就想到了连翘的婚事。

    “翘儿,你——”

    连烈风刚开口,连翘就从他的表情里看出来想问什么,匆忙打断了他的话。

    “翘儿这段时间,本该和师父一起去历练的,所以……”

    连翘正犹豫着该如何开口时,远处突然跑过来一名家仆,嘴里喊道:

    “老爷,镇北侯府来人了!”

    这句话落在连翘耳中,她下意识地皱起了眉。

    上次长孙征就是带着镇北侯府的人,一大早闯进了将军府,给连翘没留下半点好印象。

    连烈风等那名家仆跑到了跟前,才问出口:

    “镇北侯府是谁来了?让你这般急急忙忙的,像什么样子?”

    “回……回老爷,侯府的老爷子,侯爷,和世子都来了,对了!还带着几箱子的礼,说是里面有乔庄大人给府里送的见面礼。”

    连翘听到他最后那一句话时,表情有点茫然。

    为了确认她还询问了声,“乔庄给我们将军府送礼,是谁说的?”

    连烈风此刻也是满腹疑问。

    那名家仆低着头,恭敬地答道,“是镇北侯亲口说的。”

    闻言,连翘不禁眯了眯眼睛。

    究竟是什么事,竟然让镇北侯打着她的名头,如此兴师动众地来。

    莫非是识破自己了?

    想到这里,连翘立刻望向连烈风,开口道,“有意思……爷爷我们去看看吧。”

    连烈风颔首,发了话,“去前厅,见客。”

    将军府的前厅布置得格外大气。

    黄梨木的屏风前,隔着一案,两圈椅。分别坐着连烈风和长孙云天,辈分最大的两位老爷子。

    连翘神情淡淡,落座在连烈风的下首。

    而她对面,足足坐着一排人,最前面的两位就是镇北侯长孙谋,以及长孙征。

    这么一比较,将军府的人丁单薄得可怜。

    寒暄过后,长孙云天低咳了两声,直接切入主题。

    他的脸上堆满笑意,“老友,实不相瞒,今日是有一事相求。”

    连烈风瞥了一眼放在厅内角落的四个箱子,猜测他此行绝不是为一件小事,此时只客气地开口:

    “呵呵,愿闻其详。”

    “说来惭愧,昨夜老友也见过乔庄,知道她是征儿的师父。”

    长孙云天将目光投在了长孙征身上。

    后者在两位老爷子的注视下,上前拱了拱手。尤其是朝连烈风行礼时,身体俯低得十分有诚意。

    连烈风见状,面上露出满意的微笑,不吝地夸奖起来。

    “征儿这孩子少年有为,我在回京路上,沿途听到了不少有关他的事情,如今已是四星炼药师,难得啊。”

    听着连烈风透着关怀的话,长孙征想起待会要提的事情,面色不免尴尬了几分。

    他皱起浓眉,心想反正迟早都要开口,不如现在直说。

    “家师乔庄来自古沙国,规矩严苛,当她的徒弟也要恪守门规,戒偷、戒盗、出师前必须戒……戒色。

    修炼动辄要耗个十年八载,我怕耽误了连翘,还恳请将军能——”

    “砰!”

    随着一声闷响,连烈风手底下的案面四分五裂。

    难道大清早的带着重礼上门,原来是想毁诺,心里发虚。

    当初急着赶来定亲的是镇北侯府,全天下都知道翘儿和长孙征的婚约。

    如今倒是学会了落井下石,浑然不顾翘儿的脸面。

    未嫁就被休弃,在东陵国绝对会受万人嗤笑。长孙云天是当他将军府后继无人,可以任意践踏欺辱了吗?

    连烈风面色铁青,手掌逐渐握成了拳头,淡淡的斗气包裹在其上。

    见状,镇北侯府的众人全屏住了呼吸,眼也不眨地盯住连烈风手上那团白色的斗气。

    威震四国的斗王,同时拥有攻击力最强的金属性斗气。

    发起火来,那可不是好玩的。

    连烈风的表情阴沉,身上爆发出凌厉森然的怒意。

    在座的除了连翘之外,都将神经绷到了极致,半点也不敢大意。

    长孙云天在这时候看了一眼连翘,却见她神情淡然,脸上竟然连半点羞愤之色都没有。

    他觉得奇怪,寻常女孩子被休不该是她这种表情。

    但是长孙云天没工夫去揣摩连翘的想法,他率先打破满室的寂静,语重心长地劝道:

    “老友可要三思!

    皇族如今正想拉拢乔庄,我们也是不得已才来退婚。

    如果征儿违逆了门规,乔庄一走了之,等陛下降罪下来,你我都不好收场啊!”

    连烈风没有理他,反倒是拳头上的斗气变得更加凝实。

    他的眼底也迸出两道锐利的凶光,好似出鞘宝剑。

    镇北侯府好大的威风,打着一个小女娃的名头,就敢跑上门来撒野!

    他今天倒是要看看,打了长孙家的人,陛下究竟是会向着满门忠烈的将军府,还是那个纵宠杀人的乔庄。

    心念一动,连烈风拳头间的斗气成型。

    霎时间,无形的威压弥漫了整个前厅,长孙征站的最近,首当其要,喉头顿时翻涌上一股腥甜。

    其他人也不好受,长孙云天的面色变得凝重起来。

    他蓦地起身,瞬息间就到了镇北侯府众人的跟前,斗气火焰同样从他掌中腾起。

    两位老爷子分庭抗礼,长孙云天却明显更弱视些。

    刚交上手,他的面色就变得苍白了几分。

    “爷爷。”

    在看到镇北侯府有人几乎站不稳时,连翘停止了冷眼旁观,及时出声:

    “这根柱子都快裂了,要打也先出去打。”

    连烈风:“……”

    长孙云天:“……”

    闻言,两人的动作皆是一滞。

    长孙征捂着发闷的胸口,表情古怪地望向连翘。

    这时候,也就只有她能注意到那些小细节吧。

    连翘见两人有收手的趋势,才继续说道,“无论如何,这桩婚姻也是我和长孙征的事,请让我们来解决。”

    她说完后抬起下巴,示意地瞄了长孙征一眼。

    连翘这个反应,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原本以为她会哭哭啼啼,没想到整个前厅里最冷静的人却是她。

    长孙征猜不出连翘在打什么主意,但只要能立刻让二老住手,他自然愿意配合。

    听到自家孙女都这么说了,连烈风冷哼一声,扯掉了斗气。

    长孙云天同样收了手。

    “你们说了,退婚之举牵连到皇族,迫于无奈。”

    连翘眼含嘲讽地看了眼侯府的众人。

    “为陛下分忧是我的本分,岂有拒绝之理?”

    她递给连烈风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随后来到长孙征面前。

    “先不提乔庄的师门规矩,长孙征,你今日来我府上,只为解除婚约对吗?”

    长孙征对上她清亮的眼神,难免有些心虚。

    但事态已经发展到如此地步,脸面已经全撕破了,也不必再多费唇舌。

    “对。”

    他惜字如金。

    得到肯定的答复后,连翘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本姑娘也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

    她望向站在柱子旁,早已呆若木鸡的家仆们,出声道,“来人,上笔墨。”

    几名家仆如梦初醒,一人立刻转身去取纸砚前来。

    连烈风似乎猜到了她接下来的举动,不由得紧紧握拢起手指,心情也变得沉重了起来。

    翘儿能做出这种决定,想必是失望透顶了吧。

    长孙征此时也察觉到不妙。

    只要联合起她前后说出的话,那么连翘接下来要做什么就很好猜。

    长孙征眯起眼睛,面上已有愤怒的神色,他的表情阴沉得像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你要笔墨干什么?”

    长孙征冷声质问。

    “自然是写休书。”连翘笑得天真纯良,末了还补上几句。

    “你们来到我府上,难道还想休了我不成?

    我为陛下分忧,愿意主动解除这桩婚姻。

    怎么,你现在是不愿意吗?”

    被扣上这么大的帽子,长孙征面色陡然一沉。

    他眼底的怒火几乎有燎原之势。

    生怕孙子急怒之下,说出什么能让人钻空子的话,长孙云天这时冷冷出声道:

    “自古以来还没有女方休夫,连翘,你将我们侯府的尊严置于何地!”

    对他这种胁迫的语气,连翘一脸的无动于衷。

    她不反驳,不叫屈,嗓音冰凉如水。

    “您如果要过问此事,小辈不敢冒犯,只能让爷爷来处置。”

    说着,连翘看向从出手到现在,始终神情冷峻的连烈风,“爷爷,你说这桩婚事该怎么办?”

    在座众人皆把目光投向了连烈风。

    “呵呵呵。”

    连烈风扫了眼厅内众人,冷冷地笑了几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