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65章 藏锋不露声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空是空了点。”

    连翘学着连烈风的神态叹了口气,又凑到他的眼皮底下,笑得粲然。

    “可爷爷回来了,翘儿就不觉得将军府里空了。”

    “你这丫头,亏府里还有你在。”

    连烈风笑着摇了摇头,顺手指向悬在天上的月亮,“都深夜了,快回去睡吧。”

    “嗯,那我走了。”

    连翘乖巧地点头,在关上门前,又对书房里的连烈风叮嘱道:

    “爷爷,你也早点回房休息。”

    连烈风笑着答应了,等连翘走后,才对窗外低声叫了句,“你进来。”

    话音落下后,花木后缓步走出一个身影。

    “属下见过将军。”

    连钦微微俯首,身上依然佩刀挂剑,衣襟上金线绣成的“连”字分外显眼。

    秋夜凉风起,他剑上新换的穗子随着风微颤。

    “钦儿,你不必拜我。”

    连烈风挥了挥手,“这么多年来,我早将你视若已出,你呢……却始终不肯叫我一声义父,总是以奴仆自称。”

    连钦依言起身,却没有回答他的话。迎着窗内透出的灯火,肃然而立于漆黑的夜色里。

    “罢了。”连烈风并不强求,抬手指了指书房的门。

    连钦会意,转身从门外走了进来。

    他在连烈风的手势下,坐下,饮茶,安静又不逾越半分。

    “我知道你非池中物,将军府这方寸之地,留不住你。”

    连烈风转着手中的茶杯,突然抬眼打量住连钦,“你已经是斗王了吧?”

    “托将军的福。”连钦面色平静地注视着他。

    “果然啊,我就猜到你该突破了。”

    连烈风身体朝后,靠在椅背上,自嘲的笑了起来。

    “十七岁的少年斗王,说出去,恐怕别人都会以为我得了失心疯。”

    “东原不宜修炼,将军如果身在中州,或者南域和荒寂之地,突破也不会如此艰难。”

    提起那个地方时,连钦的语气毫无波动。似乎和那个势力从未有过任何关系。

    连烈风的内心有些发堵,抬眼望向连钦。

    “你该不会是在打击我这个老头子吧?虽说东原不宜修炼,但你在这里修炼成了斗王。

    如果换成中州的话,岂不是得突破到斗皇了!”

    这话终于让连钦有了点反应。

    他看了连烈风一眼,那双转动的眼珠如寂寂长夜,却没有说话。

    连烈风端起茶,吹了吹上面漂浮的茶叶,方才问起。

    “翘儿的师父是你吗?”

    “不是。”连钦摇头。

    意想不到的一句回答,使得连烈风眉头紧锁。

    他回忆起平生接触过的奇人,仍然是毫无头绪,“除了你,还有谁愿意帮翘儿……”

    连钦听了连烈风这句话后,沉默半晌。他低声答道:

    “属下不知。”

    连烈风低下头,茶杯里袅袅升腾的白雾,遮住了他的眼睛。

    “翘儿说什么师父在隐居,不愿见人。面都不敢露的人,让我怎么放心。”

    这道低声喃语落入连钦的耳中,他眸色加深了几分。

    “需要属下去调查清楚吗?”

    “暂时不用。”

    连烈风说话间,已经放下手中的茶杯,他突然冒出句,“钦儿,你什么时候走?”

    连钦回望住他,面色波澜不惊,眼神却在无形中透出令人压抑的气机。

    那份寂如冰雪的平静下,好似埋着正燃烧的烈火。

    “三年之内。”

    简短的四个字,从他口中念出来,竟然有杀气暗流涌动。

    这孩子究竟是什么来历?

    连烈风端视着他,眼睛微眯。

    但他到底是老江湖,虽然心有疑虑,面上却笑了起来,“刚好能赶上翘儿出嫁。”

    出嫁……

    是要嫁给上次来府里抢人的世子?

    连钦眉头微皱,“大小姐对那桩婚约没有提出异议?”

    听他这么说,连烈风不免感到几分奇怪。

    “没有。”

    原来如此,她没把抢人那件事告诉将军,仍然想依靠镇北侯府度过下半生。

    连钦面无表情的盯住手里的茶杯。

    这时,连烈风的声音再度响起。

    “你和翘儿一起在将军府长大,深知她的处境。只要我倒了,翘儿将再无依靠,今天老夫要厚着脸皮拜托你一件事。”

    连钦愣了下,“将军但说无妨。”

    “希望你能念着这份兄妹之情,以后回来看望她几眼,如果翘儿被人亏待了,你帮忙照看点。”

    连钦思索片刻,正色道,“属下会带大小姐离开。”

    闻言,连烈风呛了口茶水,上唇那道花白的一字须也沾了几颗水珠。

    “那个,不用这么偏激。”

    起码得等他入了土,镇北侯府才敢亏待他的孙女。

    到那时候,翘儿的膝下定然子女环绕,哪能随随便便就走了呢?

    更何况连钦这孩子刚到府上时,无论言谈举止,还是行事作风,都绝非普通人家出身。

    他十二年来的藏锋不露声,全落在了连烈风眼中。

    究竟是怎样尔虞我诈的环境,才能让一个孩子从五岁起就如此隐忍。

    翘儿万不能跟在他身边,太凶险了。

    “你带着她也不方便,只要让镇北侯府知道,翘儿身后还有人撑腰就够了。”

    连钦将他话底下的隐忧看穿,只是微笑着瞥了一眼将军。

    “属下明白了。”

    ……

    将军府,莲池的九曲桥上。

    连钦的手掌搭在了石桥墩上,望向桥的尽头,哪里有片茂林,深处还有棵参天古树。

    它的年龄,要比将军府还早个几百年。

    原本在府中四处巡视的连钦,突然想起幼年的事,干脆直接来到了古树跟前。

    曲折的老树根暴露在土壤之上。

    当年,连翘就是蜷缩在这里,抱着个小酒坛,哭啼啼地朝着天怒吼。

    “我的爹没了,娘……也没了,现在连斗气都没了。想喝口酒,还辣得本小姐掉眼泪。”

    时间,恍若在瞬间回到了五年前。

    连翘抬起一根手指,指住对面的少年,“你,就是你!你说我惨不惨?”

    年幼的连钦呆立当场,无意识地把心底话说了出来。

    “惨。”

    瞅见他这副同情自己的模样后,连翘“哇”的一声,哭得更凶了。

    天下间最倒霉的人果然是她。

    连钦不曾见过这种场面,顿时慌张起来。

    他左右环顾,生怕招来别人误以为自己欺负了她,只好蹲在连翘面前,低声哄道:

    “你别哭,别哭了。”

    翻来覆去就只会说这几个字。

    连翘松开手底下的小酒坛,满脸忿忿,怒视着连钦。

    好像害自己经脉尽毁的人是他一样。

    “我都这么惨了,你还不准我哭两声,凭什么?

    就凭我以前打不过你,现在更打不过你,还变成了丑八怪,对不对?

    你瞧不起我了吧。

    你们一定都瞧不起我了,滚,快滚,本小姐不想看见你!”

    她这番无理取闹的话,令得连钦瞠目结舌。

    脸上的神情也失去了素来的镇定,用探究的眼光打量着连翘。

    谁知下一秒,他的目光就被连翘察觉到。

    连翘立刻瞪起眼睛,恶狠狠地盯住他,眼底透着一股子澎湃汹涌的愤怒。

    连钦只好往后退了几步。

    连翘见状,抬起精致的下巴,用一种俯视逃兵的眼神望着他。

    “你还不滚?”

    凌厉又不饶人的气势,惹得连钦心中微有不快,于是在临走前,故意佯装好心地说了句:

    “深更半夜,你在林子里哭得这么渗人,此地怨气重,要小心点。”

    话毕,他转身就走。

    连翘原本伤心欲绝,独自蜷在老树根下,也不觉得有什么。

    可听他一说,恰好林间的夜风又冷飕飕地吹来,四下里仿佛藏着魑魅魍魉。

    连钦踩着遍地落叶,心安理得地走了。

    他的脚步声很轻,接近于无,只有落叶在他脚下被踩得吱呀作响。

    气氛陡然了几分恐怖。

    有片叶子被风刮落,轻飘飘地落在了连翘的头顶,好像有只鬼手搁在了她脑袋上。

    连翘吓得一蹬腿,惊惧不已。

    她猛地跳起来,在极度不情愿中,咬牙朝连钦的背影怒喝一声:

    “你回来!”

    连钦叹了口气。

    他转身,再次走进连翘,面上流露出几分无奈,用眼睛打量起她。

    “你怕什么?”

    这句话令连翘的心尖微颤。

    她现在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活下去。

    没有了斗气,和砍了她的胳膊,截了她的腿有什么区别?

    她不但成了废人,还容貌尽毁。

    这时候,仅剩的亲人仍在外面领兵打仗,爷爷会不会出事,会不会战死……

    从未有过的恐惧几乎击溃了连翘,她什么都怕,却不肯在连钦面前服输,非逞强道:

    “哈!本小姐天不怕地不怕。”

    连钦露出一副深以为然的模样,拱手道:

    “那么属下告退。”

    他低下头,不去看连翘的表情,转过身,又径直走了。

    这次连翘没有再叫住她,反倒是泪花儿全涌上了眼眶,她的声音变得很低,很微弱。

    “现在连你也欺负我了。”

    连翘站在那里,一脸心如死灰的模样,怔怔地望着本该保护自己的侍卫走远。

    没有发怒,甚至连命令都没有。

    直到林子里再也没有连钦的身影,她方才低头,俯身捡起了小酒坛。

    再喝几口,才能晕呢?

    连翘把鼻子凑过去,闻了闻,舌尖仿佛还残留着酒的辣味。

    已经很惨,就不给自己再找罪受了。

    她费劲地将小酒坛扔出很远,回头时,猛然发现树梢上蹲着个黑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