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62章 乔庄之名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如今又招揽到一个天分堪比席鹤的炼药师。

    要说没见到乔庄之前,他对此事还抱着七分怀疑。

    但现在亲眼看到这个乔庄,从个头到嗓音,明显是个稚嫩的小娃娃。

    面圣既不懂规矩,身上穿的斗篷衣料又很粗糙,一瞧就是没有身家背景的草民。

    但镇北侯府竟然让世子拜了乔庄为师。

    这说明什么?

    长孙家向来眼高于顶,除非这小娃娃确实有不输给席鹤的炼药天赋。

    可正是如此,他心中才恼火起来。

    镇北侯府怎么如此好运。

    急着拉拢这个小娃娃,莫非是想培养出第二个丹王?

    好大的野心!

    哼,这次就看看侯府是会得罪陛下,还是得罪这个脾气古怪的乔庄。

    连翘的眸子陡然变得冰冷几分。

    听这意思,对方是摆明了和自己过不去。

    “草民不懂规矩,只是怀着对陛下的敬畏之心,不愿以丑颜冒犯陛下,为何这份敬畏之心落在大人眼中,就是见不得人?”

    连翘突然抬起头,鬼面具下的两眼直勾勾盯着他,加重语气道,“草民很费解。”

    见自己的臣子被抢白一通,陛下出声制止道,“够了。”

    他转头望向连翘,“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娃娃,既然你说对朕怀有敬畏,那好,朕现在命你摘下面具。”

    连翘袖中的手掌微微握紧成拳。

    小黑蛇察觉到她的情绪,忍不住游在她手腕边上,跃跃欲试地想露出脑袋。

    主人如今是龙困浅滩,竟然被人类欺负到这种份上,实在是不能忍!

    这时,宴席外却突然走进来两道身影。

    为首那个少年一身鸦青锦衣,剑眉凤目,器宇轩昂。

    他快步行到乔庄身边,唇边含笑,对帝后两人行礼道,“儿臣见过父皇,见过母后。”

    跟随在萧火野身后的祁六,则恭敬地跪下行礼。

    看清来人后,宴席上顿时议论纷纷。

    “是太子,他竟然从沧灵学院回来了。”

    “不是两个月前就已经动身了吗?”

    “听说在路上耽误了……”

    连翘偏头看向一侧的少年,原来他就是萧火野,同辈中迄今为止实力最强之人。

    六星斗者,即将迈入斗师的境界。

    察觉到她的眼神,萧火野也转头看向她,眼神里带着几分专注的探究。

    奇怪了,面前这个人他为何觉得眼熟?

    小黑蛇还躲在袖子里,正贼头贼脑地往外面瞅,连翘又极轻地晃了下左臂。

    主人实在对那些人类太客气了!

    小黑蛇气得张开嘴,将獠牙抵在连翘手腕上,借此表达出愤怒。

    随后极不甘心地拍了下尾巴,又游回到袖子深处。

    哼。

    再饶那些不知好歹的人类一次,若是还敢挑衅主人,它绝不会忍。

    皇后连忙将萧火野唤到身旁,拉着他的手,将他上上下下打量了遍。

    “皇儿,你可算肯回来看一眼母后了。”

    萧火野面上笑得粲然,俯下身揉捏着她的肩颈,“母后您不知道,儿臣一路快马加鞭地赶,就为了能早日见到母后。”

    “胡说,你骑的是什么马,竟然比往常慢了近两个月。”

    皇后佯装发怒地瞪住他。

    “马儿是……”

    是父皇特意赏赐他的汗血宝马。

    萧火野一时想不出好理由,干脆把视线放在了连翘身上,低声问道,“母后,那位是何人?”

    陛下被他这声提醒,又想起了乔庄。

    转头看去,见她还站在原地无动于衷,顿时怒极反笑,“怎么,你的敬畏之心呢?难道之前的话都是拿来欺骗朕的。”

    连翘沉默许久,最后只低低说了句,“恕草民难从其命。”

    从未有人像这个小娃娃,一而再,再而三地违抗自己命令。

    当着众多贵族的面,实在是挑衅他身为陛下的威严。

    “砰——”

    一掌重重地拍响长案,震得那斟满的酒杯都溢出了酒水来。

    满座贵族都被陛下的怒意镇住了。

    长孙征这时起身,急忙解释道,“陛下,家师对东陵国的规矩一概不通,她来自古沙国,那儿习俗不能轻易露出面目,她……”

    “征儿!”

    镇北侯暗中拉了下他的衣摆,想让长孙征坐回去。

    没见陛下已经龙颜大怒了吗?这时候还撞上去当什么出头鸟!

    连翘诧异地回头看向长孙征。

    她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在宴席上为自己说话。

    更加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长孙征。

    而最令连翘哭笑不得的是,古沙国,那是她诓他的啊……

    “古沙国,朕竟从未听闻有这个国家。”

    陛下眯起眼睛,“如果长孙征所言为真,那你之前谎称自己有面疾,就是欺君,此罪就该砍了你的脑袋。”

    砍主人的脑袋?

    今天它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脑袋先给摘了。

    小黑蛇猛地从连翘袖中钻出,快到没有人看清它的身影,就立即现出原形。

    半空之中,突然响起道震天动地的尖啸。

    “吼!”

    其声能穿云裂石,其势之惊心动魄,让在座众人皆感到一阵头晕。

    实力弱的直接瘫软在地,根本爬不起来。

    除了连烈风和连翘,以及角落里的长孙彦能勉强站立,其余人竟然无一例外的倒了下去。

    寒玉黑蛟盘旋于半空中,独眼里的杀机暴涨,死死地盯住陛下。

    “区区人类,也敢口出狂言!吾今日便给你教训——”

    它浑身鳞片犹如乌铁铸造,遍布寒光,尾巴仅是随意一甩,便将底下的石莲座铜鸟灯碾成齑粉。

    寒玉黑蛟蓦地张开嘴,喷出一道水柱。

    闻动静赶来的御前侍卫们挡在陛下身前,还没来得及出手,便不幸地全被冻成了冰块。

    灯火下依稀能辨出他们每个脸上惊恐的神情。

    “保护陛下。”

    “出人命了——”

    “竟然是寒玉黑蛟!”

    连烈风一把抽出身后侍卫佩戴的长剑,率先离开座位。

    他纵身跃到寒玉黑蛟面前,沉声喝道,“孽畜,今日老夫要你的命!”

    他挥剑间,剑锋堪堪碰到身后那几个冰块上面。

    几人便轰然倒下,碎的满地冰渣。

    宴席上再度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尖叫。

    这一切说时慢,却不过是在短短几秒内便接连发生。

    连翘刚被面前的冰块震慑住,连烈风已经正面到了寒玉黑蛟面前。

    寒玉黑蛟抬起前爪,这个人类不好对付,实力和它相差无几。

    仅是吐水柱,估计伤不到他多少。

    寒玉黑蛟龇起牙,它头顶上那对寒光流窜的角,刹那间变得光华大作。

    连烈风手中腾地冒出团斗气,全覆盖在长剑之上。

    她的爷爷,和寒玉黑蛟竟然在皇宫里斗起来了。

    这头蛟,原来到了怒极时就不会理睬自己的命令。

    连翘面上瞬间覆盖了一层寒霜,眼底的杀意,比寒玉黑蛟更甚。

    她指着它,冷声喝道,“给我回来!再伤半条人命,现在就滚回长生山!”

    嘹亮到尖锐刺耳的声音,盘旋在整座宴席之上。

    这次他们听清了,竟然是个少女,那个炼药天分堪比席鹤的乔庄。

    她是在……命令那头寒玉黑蛟吗?

    所有人的心顿时都变得颤颤巍巍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的。

    寒玉黑蛟从来没有被任何召唤师收服过。

    能召唤出五大灵兽的召唤师,那都是传说中的九星召唤师。

    东陵,不,整个东原都没有九星召唤师!

    那个乔庄分明是炼药师,为何还能命令灵兽?

    难道他们竟然对如此尊贵的召唤师大人,那般无礼吗……

    寒玉黑蛟始料未及,转过头盯住地上那道小小的身影。

    它悲愤又凄厉地叫了声,“主人——他们竟敢如此对您,寒玉誓要为您出这口恶气!”

    寂静。

    四下突然死一般的寂静。

    没有人再去瞧那头传说中五灵之一的寒玉黑蛟。

    他们的视线,全部投在了戴着鬼面具的乔庄身上。

    长孙征已经说不出话来。

    他还记得以前曾问过,乔庄,你怎么从那头蛟爪下逃出来的?

    她是怎么说的——

    “用腿跑的。”

    去他奶奶的用腿跑!

    长孙征生平第一次想爆粗口。

    原来她竟然收服了寒玉黑蛟,原来她的实力比连烈风还高。

    怪不得二星斗者,就能炼制固气丹。

    以她的本领,想隐瞒自己的实力不让侯府众人发现,轻而易举。

    长孙彦深深地锁住眉头。

    这丫头难道除了是炼药师,还是召唤师?

    整个忘川大陆上,也没听说有人能同时驭兽和炼药。

    她到底是什么来头?分明还急着在两个月内突破到四星斗者,她究竟是如何让寒玉黑蛟臣服于她的?

    那可是灵兽中最凶残,最骄傲,最蔑视人类的寒玉黑蛟啊!

    人群之中,深深地咽了口唾沫的还有——东陵国的陛下。

    他刚才绝对没听错。

    那头蛟说,要为乔庄出一口恶气。

    它随便吐口水,就瞬杀了自己那么多御前侍卫,那么它刚才说的出恶气,又指的是什么?

    但是,谁能想到随便召见的一个小娃娃,竟然……竟然是九星召唤师。

    东陵国的历史上,还从来没出现过七星以上的召唤师。

    要不是亲耳听到那头蛟开了口,他无论如何都不会相信,那么小的少女竟然能收服寒玉黑蛟!

    “到底是为我出气,还是你自己想出气?

    寒玉,你既然不想听我命令,那我再不会束缚你了,这么多人,你随便去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