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61章 七日丧命散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无论是人体要害,还是近身体术,对她而言都是最基础的必修课。

    在忘川大陆上走偷袭的路数,全是因为这里的人都跟开了挂一般,个个会修炼斗气。

    而她现在这具身子,落下的差距太大,只好换了打法。

    但真论起杀人的本事。

    她无论偷袭还是近身,技术都称得上一流。

    对付贾灵芸这种级别的,根本动用不到她的真本领。

    连翘俯下身,习惯性地在对方身上摸索一番。

    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东西。

    “该怎么处理她?”

    连翘左右环顾了圈,心中有了决定。

    她攥住贾灵芸一条胳膊,在地上拖着昏迷的她,一步步往旁边的湖水走去。

    前世接悬赏单时,连翘失过几次手。

    失手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暴露了身份,另一种是没有暴露。

    如果是后者,倒不用太担心,下次行动时计划布置的再周密点就行。

    但是前者的话,就很可怕了。

    目标会来反杀自己,同样下悬赏单,甚至不知道暗中潜伏着多少同行想取自己的命。

    那种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的滋味。

    只是体验过几回,连翘就悟出了自己的杀手之道。

    要么按兵不动,要么不死不休。

    她和贾灵芸没什么仇怨,但对方露出了杀心,她就不会轻易地放过。

    来到湖边,连翘毫不犹豫地将她推了下去。

    随着“咚”的一声闷响,湖面被砸开了巨大的涟漪。

    连翘凝视住湖面,眼底的黑深不见底,比这夜色还浓郁几分。

    等涟漪彻底消散之后,湖面重新归于平静,她才转头离开此地。

    闹了这么一出,她已经赶不及回镇北侯府了。

    “麻烦。”

    扔下这两个字后,连翘临时改了方向,朝歇脚的院子走去。

    而在她离开后不久,不远处的树木后,却缓步走出来两道身影。

    萧火野望着连翘消失的方向,眼神沉静,转而又盯住了湖面,抬手一指,开口道,“祁六,把水里那个人捞上来。”

    生于宫廷之中,互相钩心斗角的事,萧火野见过太多。

    他一眼就看出来,穿黄衣的姑娘想谋害对方,却因技不如人被丢进湖底。如果在平时,他不太愿意管这种恩怨。

    可今天是在皇宫,宴会上又来了许多贵族。

    若是湖底的姑娘就这么死了,宫宴上一定会闹出丑闻。

    而且刚才这两人之间的较量,自己看得分明。

    走掉的人,她那张脸,熟悉的相貌和火焰状的疤痕……明明是连翘。

    奇怪了,她不是无法修炼吗?

    究竟是怎么出的手,才能一下就把对方打到丧失所有行动力。

    “是,太子。”祁六依言来到湖水旁。

    他站在岸边,手中放出斗气,两米之内的湖水在他指引下逐渐向两旁退开。

    拥有水属性的天赋,与江河湖海这类东西天生就亲近。

    “太子,我看到那姑娘了。”

    祁六跳下去后,把昏迷不醒的贾灵芸扛在肩头,又纵身跃上了岸。

    他把贾灵芸轻轻放在地上,随后抬起脑袋,不解地问道,“太子,刚才那个姑娘我看像连翘,她怎么这么厉害?”

    萧火野抿着唇,上前几步走到他跟前,随后弯腰,将食指搭在贾灵芸鼻下。

    有呼吸。

    他的手朝下伸去,又按在了对方的脖颈上。

    脉搏也在微微跳动。

    这情况难道是被打晕了?可他看得清楚,连翘根本没碰到她,她却突然间倒了下去。

    萧火野在脑中回忆起当时的情况。

    这个姑娘先出手,连翘侧过身体,用极快的速度躲过。

    对了,她的手稍微动了下。

    想来是用了什么暗器,细小到让暗处的他无法察觉的暗器。

    萧火野起身,给了身后两人一个背影,吩咐道,“祁六,你在这个姑娘身上找找,有没有细针之类的暗器。”

    “我?”

    祁六目瞪口呆地指住自己,说话都变得结巴起来。

    “人……人家还是个姑娘,我我……我,我怎么在她身上找针。”

    “这种小事还需要教吗?”萧火野负手向前走了几步,目光沉静,俨然一副正人君子的做派。

    “你已经把人家捞了,又是抱过,又是扛过,现在就该你动手。”

    祁六的眼角抽了抽。

    太子这番话,初听觉得有几分道理,可仔细一想,怎么总觉得不服气呢。

    萧火野此时冷声道,“还不开始,是在等我帮你吗?”

    “属下哪里敢……”

    祁六叹了口气,只得用两根手指,极为小心地在她身上摸索。

    针。

    唉,黑灯瞎火的,怎么在衣服里去找一根针。

    过了良久。

    祁六怔怔地抬头,望向萧火野的背影,“太子,这位姑娘的身上没有针,什么暗器都没有。”

    “怎么可能——”

    萧火野刚一回头,又急忙转过身去,“找根针而已,你怎么还脱了她的外衫?”

    “我!她穿了那么多层衣服,不脱怎么摸?”

    祁六气得瞪起眼睛,却突然觉得自己的话里有歧义。

    他索性恶狠狠地闭上眼,把贾灵芸的衣服随便拢到一起。

    “太子,给她穿好了。”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祁六终于把贾灵芸的腰带打了个死结。

    萧火野暗中思忖,连翘究竟用了什么招。

    看来他在沧灵学院的这段时间,奉京城内发生了很多变化啊。

    “祁六。”萧火野瞥了眼贾灵芸,轻声吩咐道,“把她抬到假山旁避风,再叫几个宫人过来。”

    “好。”

    此刻,宴席外。

    连翘换上了黑衣斗篷,脸上又戴起那张吓人的鬼面具。

    她悄无声息地潜伏在暗处,当看到从镇北侯府上返回的随从后,立即将他拖到暗处,“嘘,我在这儿。”

    “乔庄!”

    那名随从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瞪圆了眼睛,不可思议道,“你怎么会在皇宫里?”

    连翘趁他震惊之时,袖口里倏地滑出一把匕首,利落的抵在他喉间。

    “先提醒你,我记住了你的脸,你现在认真想想,今晚是从哪里见到我的?”

    随从咽了咽口水,试探道,“镇……镇北侯府。”

    “不错,张开嘴。”连翘从纳戒里取出枚丹药,那架势显然是要喂给他吃。

    随从也看到了她手里那枚丹,不禁慌了神,“乔庄大人,我真的是从侯府里见到您的,无论谁问,都是这个回答。”

    “噢。”连翘淡淡地点着头,不为所动道,“张嘴。”

    说着,抵在他喉前的匕首又多使了几分力道。

    随从欲哭无泪,却实在不敢反抗。

    万一闹出动静来,叫皇宫里的人看见乔庄手持凶器,肯定会牵连到世子。

    这么重大的责任他承担不起。

    唉!

    随从狠下心来,猛地张开了嘴。

    连翘把丹药扔进他嘴里后,猛地一抬他的下巴,只见随从的喉结上下滚动起来,知道他真咽了下去。

    “你是跟在长孙征身边的人,我不会杀你,也不会害镇北侯府。”

    连翘不愿再过多解释,话锋一转,又出言威胁道:

    “长孙征有没有告诉你,我制毒的本领比炼药更高,刚给你喂的,是有名的七日丧命散。”

    “我……我怎么没听过?”随从被她吓得脸色苍白。

    “那是你孤陋寡闻!”

    连翘眯起眼睛,继续道,“七日丧命散是华夫人传授我的,用了七种毒虫,加上砒霜、鹤顶红等,说了你也不知道的剧毒,足足炼制了七天。”

    她语气意味深长。

    “每逢七天,你必须来找我讨解药吃,否则就会筋脉逆流,胡思乱想,最后走火入魔导致血管爆裂而死,你听清楚了吗?”

    随从颤抖着点了点头。

    连翘这才满意,一把将匕首从他喉前收回,又紧了紧自己斗篷上的帽沿。

    “我们进去吧。”

    喂给他的丹,其实是最普通的铅丹,用来调配少林的黑玉断续膏。

    那所谓的七日丧命散,不过是她说出来吓唬人的。

    连翘跟在随从身后,走进了宴席之内。

    她径直来到帝后面前,行了大礼,仍然嘶哑着声音,“草民乔庄,见过陛下,见过皇后娘娘。”

    陛下不禁皱起眉头。

    这东陵国内,他还没有见过这么摆谱的人。

    面圣岂是过家家的儿戏,脸上非得戴一张鬼面具戏弄他。

    不需陛下开口,已经有贵族出声喝道,“果然是草民,半点规矩都不懂,既然是面圣,就摘下你的面具!”

    小黑蛇躁动地在连翘胳膊上摔着尾巴。

    区区人类,竟敢如此对主人说话!

    面圣?主人才是天地之间最圣灵的生物,有的人类还自称真龙,真是无耻之极。

    那些假“真龙”们,主人都不必出手。

    它一尾巴甩过去,就能抽残一堆。

    连翘极轻地晃了下左臂,小黑蛇才平静下来。

    “草民面上有疾,唯恐惊扰到陛下。”她转眼望向刚才说话那人,“惊扰到诸位大人。”

    “哼,陛下岂会轻易就被你惊扰到?”

    那人听了连翘的话,愈发不依不饶,“你尽管摘下面具,说不定陛下还会派御医来,替你治治那见不得人的面疾。”

    他说完还嗤笑两声。

    镇北侯府本就是炼药世家,近几年又垄断了奉京城内许多药坊。

    搞得剩下的炼药家族们怨声赞道,敢怒不敢言,其中就包括他们赵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