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53章 暗生情愫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修炼室。

    连翘盘坐在阵法最外圈,眉头偶尔皱上一下。

    她基本习惯了开孔的痛苦,除了前几针下去时会咬牙,后面每次开孔都影响不到她运转斗气。

    她甚至还在运气的过程中,思忖自己是不是该换个面具。

    比如能吃饭的那种。

    天天在修炼室开孔就罢了,连饭也得在里面吃,连翘几乎快对西院这座修炼室产生阴影。

    这次经脉愈合后,她要出去一趟。

    先买几个面具,再回府看看小黑蛇,也不知有没有趁她不在四处捣乱。

    连翘顺利地捱过十二个时辰,等睁开眼时,修炼室里空荡荡的,猜测长孙彦又跑去竹林里逗猫了。

    她走出石室,径自去了竹林深处。

    此时林子上空,晨光微熹,天色即将明了起来。

    连翘沿着石阶路走,轻松地找到了长孙彦,对他告过别后,就离开了镇北侯府。

    另一边。

    侯府花厅内,早已布置齐全。

    长孙征盯着面前的家仆,出声吩咐,“贾家二小姐来了,就立即禀告本世子。”

    “小人知道了。”那群负责接待女眷的家仆们齐声应到。

    安排好这边后,长孙征转身朝西院行去。

    眼下离赏花宴开始,仅剩下一个时辰。如果乔庄真是贾灵芸,不可能还留在府中。

    他先去修炼室内转了圈,却没找到乔庄的影子。

    长孙征勾起唇角,又去往竹林,远远地只瞧见了二叔独自坐在青石上。

    竹林里再无他人。

    乔庄果然不在府中,长孙征觉得快猜中了她的身份。

    他按捺下心中的兴奋,佯装出若无其事的模样,缓步走到长孙彦身前。

    “二叔,我师父怎么不在?”

    长孙彦正漫不经心地顺着花猫的毛,闻言抬起眼,“她一大早出去了,说有事要办。”

    长孙征眼底瞬间起了光亮。

    一定是她,否则怎么会这么巧,刚好今天有事?

    哼,哪里是有事要办,分明是来出席赏花宴了。

    长孙征忍不住低笑出声来。

    乔庄再狡猾,总会露出尾巴,今天可不让他给逮到了。

    长孙彦被他侄子突如其来的笑,搅得无心逗猫,拿眼神把他上上下下打量了遍。

    长孙征唇边的笑意愈发得大,语气也透着笃定,“我知道了,多谢二叔!”

    说完,整个人都变得神清气爽,快步离开竹林。

    长孙彦抬眼瞅着他的背影,一脸莫名其妙。

    “我说什么了?”

    “他知道什么了?”

    ……

    集市。

    连翘俯身,在小摊上选了几张面具。

    仍然是夸张可怖的鬼面造型,不过每张都是半面。

    她将面具戴在脸上后,又紧了紧斗篷上的宽大的帽沿,再次把脸挡的严严实实。

    付过银币,连翘又来到将军府附近的小巷,左右环顾一圈才脱掉斗篷,恢复了正常模样。

    她把面具和斗篷全装进了纳戒中,随后走出巷子,正大光明地踏入将军府。

    院子内。

    她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小黑蛇。

    连翘歪着头想了会儿,干脆前往厨房。

    而此时,镇北侯府上格外热闹。

    那些贵族小姐们三三两两聚成一团,或赏花、或抚琴、或即兴作诗。

    长孙征始终站在人群之外,倚靠着假山,好遮掩住自己的身躯。

    他眼神中带着几分探究,抱着双臂,不动声色地观察着那位贾家二小姐。

    可他的视线实在犀利得过分,又毫无掩饰地落在人身上。对方只要不是迟钝得像根木头,就绝对能察觉出来。

    长孙征根本没来得及瞧出什么苗头,便被贾灵芸发现了。

    她转过头,见到有个罗袍少年站在人群外,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他不是镇北侯世子吗?为什么盯着我?

    贾灵芸下意识地别过头,心中暗想:侯府世子和自己从来没有过交集,莫非是脸上有脏东西,被人看了笑话?

    想到那种丑态,贾灵芸急忙摸了摸自己的脸。

    长孙征原本心底不断涌现出的怪异感,在看到她那番动作后,瞬间被压了下去。

    还遮住脸,分明是心虚,没戴面具不敢见人吗?

    正常姑娘若见了他,谁第一反应是先转过头,再去摸自己的脸?

    鬼鬼祟祟,倒是符合乔庄平素的作风。

    长孙征嘴角翘起抹笑意,扭头对身旁的家仆吩咐道,“去,把贾二小姐请来,就说本世子欣赏她的……琴技吧。”

    “小人领命。”

    家仆恭敬地回复过后,径直朝人群里走去。

    聚在此地的贵族小姐们,多数已发现了假山旁边的长孙征。

    他在奉京城的盛名,和太子萧火野比起来也不逞多让,何况还时常在京都里转悠,结交了许多贵族子弟。

    许多女孩儿在自家府中,倘若遇见了长孙征和兄长,都要去乖巧地叫他一声世子哥哥。

    就这四个字,面上平静地念出来,心中却禁不住小鹿乱撞。

    毕竟要论身家,镇北侯府为贵戚权门,声势显赫。

    论天赋,长孙征已经是四星炼药师,今后前途不可限量。

    论相貌,那就更不用说了。

    镇北侯府是出了名的美人多,长孙家养的花,都比别人家开得娇艳。

    因此在奉京城内,长孙征始终是少年里最惊艳的,谁也抢不走他的风头。

    虽然早有婚约在身,但实际上,并没有人把那份婚约放在心上。

    镇北侯府,绝不可能让世子娶已经沦为笑柄的连翘。

    往年的赏花宴,也没邀请她过来一次。

    这群贵族少女们来侯府上,多少也存了点偶遇长孙征的心思。

    因此在发现假山旁围着重重家仆后,就不断地偷瞄上一两眼,没成想竟真瞧见了心中的世子哥哥。

    那名领命来找贾灵芸的家仆,刚踏入花园内,就被迫承受了数道羞涩中暗含期待的目光。

    他硬着头皮,快步来到贾灵芸面前。

    “贾二小姐琴技惊人,世子颇为欣赏,特意命小人来邀您去兰汀亭探讨音律。”

    “我?”

    贾灵芸顿感错愕。

    她除了在炼药上有点天赋,其它贵族小姐们常玩的,都不太擅长。

    刚那首曲子还是长姐要戏弄她,自己不得已弹奏的。

    音不成音,调不成调。

    竟然能受到世子青睐……

    家仆依旧面不改色道,“世子请的就是您。”

    贾灵芸不禁朝假山那边望去,长孙征已经不在那里了。

    反而,向来不受重视的她,却破天荒的被一众眼高于顶的贵族小姐们眼红。

    她的长姐贾灵汐站在不远处,身边还围着几位姑娘,此时正紧紧皱着眉。

    从前她可是连正眼都不屑瞧自己一下。

    贾灵芸在众人的瞩目中起身,心中只觉得阵阵快意。

    她挺直腰杆,跟在家仆身后走向兰汀亭。

    亭内。

    长孙征撑着下巴,遥望小步朝这边走来的贾灵芸。

    走得那么慢,想来她很不情愿。

    长孙征不禁哼笑起来,今个儿就要吓唬她一次。

    平时鬼鬼祟祟,这次看她敢不敢以贾家二小姐的身份,在自己面前作妖。

    贾灵芸心中紧张,却也勉强能维持住镇定,径直走进了兰汀亭。

    她刚来到长孙征面前,就见世子抬头望住自己,先是玩味一笑,随后抬手指向对面的凳子。

    “拘谨什么?坐呗。”

    他语气里透出的熟稔,让贾灵芸一阵恍惚,几乎产生两人以前相识的错觉。

    看她明显心不在焉的模样,长孙征不由得低笑出声。

    装。

    那副神游九天外的脸,装得可真不走心,起码得朝他摆出一个困惑的表情吧。

    长孙征抬手沏了杯茶,随后将杯盏推到贾灵芸面前。

    他别有深意道,“这是敬你的,喝。”

    敬茶作揖行拜师礼,都是乔庄当初说的话。

    不过以她平日的表现,十有八九不会喝,肯定怕他往茶里撒什么怪玩意。

    贾灵芸怔怔地接过那个青釉瓷杯。

    世子不但把她叫来独处,还亲自给她沏茶。

    他为何这么看重自己?莫非是对自己生了某种情愫……

    想到这里,贾灵芸的手突然一抖。

    茶杯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长孙征毫不意外,只是懒洋洋地瞥了眼碎渣,随即嘴角挂起抹挑衅的笑意,“你这是不给本世子面子啊。”

    他怎么脾性阴晴不定的。

    贾灵芸咬着下唇,心中有点畏惧,俯下身便要去捡瓷片。

    她垂着眼睛,额前的刘海遮掩了少女的大半神色。

    长孙征见她咬着嘴唇,似乎很不服气,还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他顿觉得无比畅快,撑着下巴俯视贾灵芸,神情戏谑。

    “二小姐的纤纤小手,和那些山野刁民不同,可别给碰伤了。”

    贾灵芸伸出去的手一僵。

    从来没有哪个少年,当面夸她的手好看。

    世子怎么对她说话半点也不懂得掩饰,她也是会害羞的……

    贾灵芸把嘴唇咬得更重了,她颇为不好意思,于是把手一寸寸缩回了袖子里。

    然而,长孙征笑得更欢畅了。

    山野刁民,不信她不知道指的是谁。

    长孙征身体前倾,弯腰俯看蹲在地上的贾灵芸,“二小姐,快起来啊,还在那儿蹲着干嘛?”

    贾灵芸抬起头,就看见罗袍少年的脸。

    那双狭长的眸子里满是笑意,如流泉溶溶。他斜斜地一抬眉,丰神俊朗。

    “世子哥哥,我……”

    贾灵芸心中砰砰乱跳,话都忘了该怎么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