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29章 疑冢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哼。”

    连翘轻飘飘地斜了它一眼,“这都记不清,还好意思说帮我找回龙躯。”

    黑蛟惭愧的低下头。

    它只是主人的众多仆人之一,那种关乎威严的大事,它怎么可能有资格知道。

    但这种话不能说。

    说了显然是责怪主人,太逾越了!

    此时,连翘脑海里回荡着另一道阴柔的嗓音。

    “你可真胆大,冒充本座来套寒玉的话。”

    连翘先是一怔,后又反应过来它口中的“寒玉”,指的就是寒玉黑蛟。

    如今千机弩钻进了她的身体里,换句话说,那条妖龙也被迫封印在她体内,所以能够和她沟通。

    不过,眼下看来也只能和她沟通了。

    连翘笑吟吟地在心里顶嘴,“谬赞,谬赞。”

    戾半晌没动静,估计是被她的无耻打断了思路。

    连翘起身走到黑蛟面前,伸手抚摸着它的角,动作温柔至极,模仿刚从戾那里学来的语气。

    “寒玉,找回身躯前,我必须在人类世界生活。”

    黑蛟理解地点点头,“是。”

    连翘又把手移到它脑袋上,对兽类来说,这是一个极具压迫性的动作,黑蛟立即恭顺地垂下脑袋。

    连翘顺势拍了拍它的头,语气陡转,道,“所以在我身边不准杀人,不准现出原型,只能做一只正常灵宠该做的事情。”

    她话音刚落下,黑蛟的身型瞬间暴缩,又化作成小蛇模样,瞪着无辜的眼睛望她。

    连翘满意极了。

    她俯下身摊开掌心,小黑蛇便乖巧地游到她手中,又把自己盘成小小的一团。

    连翘怜爱地点了下它的脑袋。

    “对,以后就要这么乖,万一惹恼我就回潭底面壁去,听懂了吗?”

    “懂了。”小黑蛇使劲地点着头。

    同一时刻,连翘体内的戾显然被惹怒了,冷冷地抛下句,“愚蠢!”

    连翘琢磨着,它骂的应该是寒玉黑蛟。

    很好,她下次也这样教训小黑蛇。

    若是放任不管,就让这头蛟在长生山作祟,还不知道会生出多少乱子。

    不如把它带在身边严加看管。

    虽然很危险,但这头蛟不在自己眼皮底下行动,似乎要更危险一点。

    连翘望着左腕上的小黑蛇,眸光诡谲。

    此刻,镇北侯府。

    “救他!”

    长孙征猛地从榻上起身,他嘴唇苍白,额间冒着豆大的冷汗。

    屋内的下人立即凑上前去,嘘寒问暖道,“世子渴了吗?”

    “药师在哪里?赶快叫他过来。”

    “世子……”

    长孙征懵了许久,才发现是在自己府邸上。

    他环顾四周后,没看见那些陪他去长生山的家仆,于是立刻差人去传。

    他在昏迷中被人抬回来,或许是路上颠簸,长孙征做了许多噩梦。

    梦中全是那个戴着鬼面具的人,说话阴阳怪气,声音雌雄莫辨。

    他连那个混蛋是男是女都分不清,但犹记着在生死关头,那人转身给了他一条黑绳。

    也给了他一条生路。

    接着那个混蛋被黑蛟追上了。

    先是被黑蛟咬断右臂,接着又被它咬断左腿,反正死得七零八落。

    他想埋了那人,对方却连骨头都沉到潭底,捞也捞不上来。

    醒后长孙征才知是梦,但心底还是郁闷得慌。

    他堂堂世子,何须个山野刁民来救?

    哼……别指望他会领情!

    这时家仆已经被带了进来。

    长孙征饮了口茶,润了润嗓子,待心情平复了,才垂眸望向地上的家仆。

    “那个人呢?”

    家仆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世子要的是那个鬼面具人,身上顿时就惊出了冷汗。

    他支支吾吾,半晌也没个声儿。

    长孙征皱了皱眉,放下手中漆杯,身体前倾打量起了家仆的神色。

    他似乎猜到了,却又不肯相信那个推测,非要亲自求证。

    “你们没救那人回来?”

    家仆吓得抖了下,偷瞄了眼世子。

    只见他面上如覆寒霜,正一瞬不瞬盯着自己的脸。

    “没……没救。”

    家仆不敢隐瞒,立刻答道,“当时世子情势危急,我们只顾着将您送回府上,不敢分心。”

    “不敢分心?我看你们是不敢出手!那头蛟扑过来时,你们个个躲在树林里动都不敢动。”

    长孙征气怒之下,连自称都忘了。

    他真想踹地上那人一脚,但满脑子都是之前的梦,各种复杂的滋味齐齐涌上心头。

    “叫人!本世子亲自去长生山。”

    他猛地撂下这句话后,又瞪住脚下的家仆,神情气恼。

    “让之前那些废物也跟上,找不到人,你们就自己跳进潭里淹死算了。”

    说完,大步朝屋外走去。

    后面一众下人面面相觑,随后急忙追上,喊道,“世子万万不可啊!”

    “待养好伤再去找人也不迟。”

    “世子……”

    镇北侯府里顿时鸡飞狗跳。

    长生岭坐落于东陵国和火枫国之间,其中长生山地势最险要。

    有深涧、峻岭、悬崖等天险,经常出没各种凶兽。

    甚至在有些地方还特意设下禁区,实力低于斗师者不得入内,有强者坐镇看守。

    可是今天,禁区外来了三位不速之客。

    有只金光闪闪的火鸾从天而降,它还未落地,背上的蓝衣少年就敏捷地从半空跳了下来。

    他精致的靴子踩在泥土上,缓步朝那些人行来。

    镇守于此的强者,实力最低的也是一名六星斗师,此时纷纷打量着突然出现的少年。

    但是,居然没有人能瞧出他修炼到什么程度。

    “来者何人?此处是长生山禁区,速速离开!”

    真烦……

    南溪翻了下眼睛,忽然抬起手。

    还说什么长生山禁地,这里有无极阁上一任君王迷惑盗墓贼的疑冢。

    他们中州的人没来,眼下反而被一群小喽啰霸占了。

    南溪食指微弯,地面上立刻生出许多荆棘,破土就长。

    顷刻间,将前面那些人从头到脚都缠住了。

    他的声音不轻不重,却清晰的印在了每个人耳里。

    “凶煞坟冢在哪?”

    前君王的疑冢多至两百处,有的甚至藏在悬崖底,不是修冢人根本找不到在哪。

    就连南溪也不清楚,长生山里的疑冢具体建在何处。

    广袤的深山,总不能每寸土都去翻一遍,他可没那闲工夫。

    虽然被他的荆棘困住,但是那些人训练有素,面色并没有太过慌乱。

    “你是何人!打听坟冢做什么?”有个实力较强的中年人喝道。

    凶煞坟冢,是他们驻扎在此的秘密。

    一年前,国丈偶然途径这处,发现有些不同寻常。

    方圆几十里,连个虫鸣都不曾有,实在诡异。

    他领着侍卫们在此地搜索,最后寻到了一片废墟,还挖出了个地道。

    那地道像极了陵墓入口,前后共进去了近百人,最后只有国丈一人生还,还丧失了大半修为。

    东陵国内知晓坟冢的人,屈指可数。

    那些贵族又觉得晦气,更不可能贸然前来。

    面前这个少年出手就能困住他们数人,显然大有来头,却又不是东陵的王族子弟。

    怎么看都十分可疑。

    “问你们什么,老实答就是,偏要讲那么多废话。”

    南溪勾了勾手指,那些荆棘猛地一收,狠狠扎进了那些人的皮肉里。

    他家主子办事,还要对这些小喽啰汇报吗?

    东陵的人,半点也不识抬举。

    见他们想挣脱开,南溪情不自禁地嘲弄道,“别费力气了,连个斗王都没有,还妄想破开我的荆棘。”

    是不是做梦呢?

    他随意选了个人,踱步到他面前。

    对方正使出浑身解数和荆棘对抗,此时见少年向他走来,不禁吓了一跳。

    南溪自顾从纳戒里取出一块腰牌。

    “睁大眼,看清楚,这玩意儿你认识吗?”

    对方看到腰牌之后,果然瞪大了眼。

    那是驻扎在南边禁区的头领,象征着他身份的腰牌,见此物如见他本人。

    长生山所有禁区中,唯有南边禁区的头领实力最强。

    可是他的腰牌怎么会出现在这少年手上?

    那人瞳孔骤缩,“你把他……”

    剩下的话却怎么也不敢问出口。

    “杀了。”

    南溪扯唇一笑,颊边隐现着小小的酒窝,语气里却透出浓浓的危险。

    “快说凶冢在哪?不说我就杀了你,换个人问。”

    他神情认真,没有半分开玩笑的痕迹。

    对方闻言怔怔地抬头,看着身前的蓝衣少年。

    他唇红齿白,长相精致得像个瓷娃娃,分明有张人畜无害的脸,言辞间却充满了对生命的藐视。

    “别杀我,凶冢的位置在……你凑近点,我小声告诉你。”

    南溪信以为真,他刚抬起脸,谁知对方猛然朝他吐了口唾沫。

    他将头一歪,躲开了。

    “小崽子,凭你也想知道凶冢在哪?我们才不会——”

    南溪眼神冷酷地动了动手指,随后转身换下一个人。

    在他身后,被荆棘缠身的男人已经断了气,连话都没有说完。

    那坚不可摧又锋利至极的倒刺,刺入了他的喉咙,还有全身要害。

    从脑袋到胸膛,那个男人死得很利落。

    南溪目光在众人身上打量一圈,表情变得很不耐烦,“每个看起来都不识趣。”

    他眯起眼睛,恶狠狠地开口。

    “最后问一遍,凶煞坟冢在哪?我数三声,说或者死,你们自己选择,三。”

    对面鸦雀无声。

    “二。”

    仍然没有人回答。

    “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