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神医毒后,极品大小姐 第23章 药坊笨贼

时间:2018-04-23作者:棠溪十二

    ,精彩小说免费!

    “我会守诺的。”

    连翘挑眉一笑,行动间没有丝毫犹豫,干脆地立了契。

    暗街的人行动十分利落,立过契后,万师爷就派人送来了龙涎莲。

    连翘眼也不眨地望着那个冒着寒气的冰盒,龙涎莲就被冻在其中。

    只要拿到它,她这条小命暂且就保住了!

    一楼。

    连钦坐在桌边,斗篷遮住了他冷峻的脸庞。

    他微微俯首,神情专注,极为耐心地擦拭着手中长剑。

    对面有个瘦小的老头儿,猫着腰坐在圈椅上,一动不动,双手却分别紧紧攥住扶手,眼神死死地瞪住连钦。

    少年对那两道犀利如电的目光置若罔闻,继续耐心地擦剑。

    寂静。

    此地恐怕掉根针都清晰可闻。

    连翘下楼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两人之间没有任何交流,她却察觉到了暗流涌动的杀意。

    她快步来到连钦身边,“我回来了。”

    对方侧头,正好瞥见她怀中的冰盒,索性将剑一收站在她面前,“那回府吗?”

    连翘“嗯”了声,随后眼神飘到了那名老者身上。

    他眼中的敌意明显,却不过来阻扰他们,连翘不禁心生疑惑,

    在她见万师爷的那段时间,一楼发生了什么?

    “他……”连翘眼神示意地投向老者,接着面色询问,望住连钦。

    对方面无表情地道,“没事,我们走吧。”

    他话音落下后,老者蓦地发出声冷哼,先他们一步拂袖而去。

    连翘不明所以地看看老者,又转头望向连钦。

    他面色漠然,好似没瞧见刚才那场景,低声说:“接引人在溪边等我们。”

    连翘猛地想起出了暗街后还有正事,此时见连钦不愿说,也不再追根究底。

    她抱着冰盒笑得粲然,当先朝门外行去,“走!”

    奉京城北,无人的小巷里。

    一扇掉漆的木门被推开,接引人带着连翘他们从旧宅里出来。

    他指着身前狭窄的小路,说:“两位已经离开暗街了,向东直走,就能出了阵法。”

    连翘眸光掠过附近的民居,完全没有住人的气息,已经不是进来时的路。

    她心中生出感慨,怪不得奉京府拿暗街没办法。

    有万师爷那样精通阵法的奇人,恐怕想踏进里面一步都难。

    两人朝东行去,在路的尽头有面水波般的壁障。

    连翘试探着伸出手,右手便轻松地穿了过去。

    阵法那边是条一模一样的小巷,墙外有车马声,小贩的吆喝声。

    来时天刚破晓,眼下已是暮霭苍苍,原来在暗街里已经待了一整天。

    不过她拿到了龙涎莲!

    连翘唇角微弯,抱着战利品,心满意足地回到将军府。

    府上的护院见了她后,态度比之前要恭敬许多。

    她不在的时候,府上已经流传遍了大小姐驱逐世子征的英勇事迹。

    连翘搞不懂这些人怎么一夕间变了脸,她只顾抱着冰盒,满心欢喜地跑进屋内。

    点燃案上的铜雀灯,连翘将冰盒放置在灯下,小心翼翼地打开。

    寒气争先恐后地涌了出来,厚厚的冰渣里冻着株火红的龙涎莲。

    案边依次摆着药杵、瓷罐、木勺,还有一包锋利的细针,以及各种煎药的小玩意儿。

    烛火摇曳,一夜在她的鼓捣中悄然过去。

    次日。

    窗外金乌破云,晨曦乍明,是个晴好的天气。

    连翘端坐在榻上,随着她的修炼,庭院中突然一阵树动花摇。

    原本肉眼看不到的灵气,却在半空逐渐形成个无色漩涡,朝后面某扇镂空花窗涌去。

    花窗下,连翘面色平静,将头顶的灵气全部吸入体内。

    昨晚服下调配好的汤药后,她运转斗气催化了一整晚的药力,成效显著,现在已经能够修炼了。

    拿到龙涎莲前,她全身经脉都过于脆弱,也曾经试过强行吸纳灵气。

    结果是她疼痛难忍地温养了一夜经脉。

    体内的斗气本来就少,那么动用一次后,更是稀薄得可怜。

    好在如今,她已经用龙涎莲护住经脉,毒素暂时侵蚀不到,只要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她的实力绝对会大幅增长!

    此时,无色漩涡如水滴入海般,没进了连翘的身体。

    她满头黑发无风自动,紧闭的眸子猛然睁开。

    那双本该如一泓清水的双目里,如今仿佛蒙了层浓雾,一眼望不到底。

    二星,竟然直接突破到二星斗者!

    连翘缓缓地抬起手,她心念一动,指尖上立即包裹了层红色的斗气。

    屈指弹向案上,只见早已熄灭的铜雀灯,在她的斗气火焰下又燃烧起来。

    连翘再也忍不住喜悦,仰头长笑出声。

    这具身体的天赋实在逆天,被剧毒侵蚀这么多年,还能一夜之间突破。

    以这种速度修炼,或许她两年就能晋升到六星斗者!

    妙,实在是妙。

    连翘兴奋过后,拾起斗篷披在身上,打开门走了出去。

    她的内院除了木苓,禁止闲杂人等踏足。快步来到院墙下,她便轻而易举地翻了出去。

    奉京城东是繁华的商业区,这里不仅有拍卖行,商会,还有东陵国规模最大的交易市场。

    街边的商贩服装各异,口音混杂,热情地在小摊后兜售着自己的商品。

    连翘边看着街上新奇的小玩意,边凭着记忆进入一家药坊。

    前世她也制作过丹药,但绝不是忘川大陆上这种,用斗气火焰炼制的方法。

    不过要交给万师爷的养灵丹,她必须用这里的手法炼制。所以,她需要先找一些药材和丹炉练练手。

    这次独自来药坊,是不愿让将军府的人知道。

    虽然她可以拿师父推脱,但次数多了,难免让人怀疑。

    别的不说,收了将军府大小姐为徒,却始终鬼鬼祟祟不敢出面,那时她总不能凭空变出个师父。

    连翘买齐了药材和丹炉后,开始在里面闲逛。

    一楼是些常见药材,客人不多,二楼则开始售卖丹药、丹炉,甚至是丹药的配方。

    她就在这里转悠,不过没发现什么珍奇玩意,就在连翘准备下楼时,余光突然瞥见柜台里的一枚戒指。

    它通体乌黑,正静静躺在乌木匣子内,上面雕刻着极其繁复的符号。

    连翘觉得有这戒指几分眼熟,俯身细细查看起来。

    柜台后的伙计热情地介绍起来,“客人好眼力,这是本店的镇店之宝,叫纳戒,意为大千万物皆纳其中。

    它上面有炼器师刻下的器纹,自带一个小空间。

    客人可随时随地将药品、防具、食物,总之任何东西它都能装!任何时候它都能取!

    纳戒最近才流进东陵国内,奉京城里有地位,有品位的人都买了它,客人也买个试试?”

    连翘问道,“多少金币?”

    伙计在柜台后竖起两根手指,“物超所值,只要两百万个金币。”

    “两百万?”

    连翘诧异地从腰间取出一枚通红的戒指,正是锦衣男子上次给的,“原来这玩意儿还挺值钱。”

    它颜色鲜亮,上面雕刻的符号比柜台里的那枚,复杂出了无数倍。

    伙计看得目瞪口呆,这……这纳戒她竟然就随便塞在了身上!

    而让他意想不到的还在后面,连翘把那枚纳戒左瞧瞧,右看看,突然就笑吟吟地朝他凑过来。

    “小哥,你知道它怎么用吗?”

    伙计呆滞地回答,“把斗气灌注到里面,纳戒认了气息,就能使用。”

    他说话的同时打量着连翘,心中疑惑:

    这个人分明有纳戒,却不知道如何使用,戒指该不会是她偷来的吧?

    “多谢。”

    连翘依言,尝试着将斗气灌注到纳戒里。

    结果她试了半天,纳戒死活不认她气息。伙计也注意到这幕,望向她的眼神逐渐变得奇怪。

    “客人。”他试探地问,“是斗气灌不进去吗?”

    “是啊。”连翘头也没抬地回答,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法不对。

    听到她的回答后,伙计面色一变,神色凛然地痛骂起连翘。

    “好一个笨贼!纳戒只要认过气息,就无法被别人使用,你偷了人家东西还撞到我手上,来人捉贼啊——”

    连翘表情一懵。

    周围的人已经聚拢过来,为首的两位膀大腰圆,凶神恶煞,“哪里有贼?”

    伙计干脆地指向连翘,“就是她,偷了别人的纳戒!”

    话音刚落,两道凌厉的斗气朝这边轰了过来。

    连翘根本没有辩驳的机会。

    她斗气段位虽然不高,但是轻功数一数二,人若飘絮,灵巧地避开攻击,转身跃下楼从正门逃了出去。

    “小贼别跑。”

    “速来吃你爷爷一拳!”

    奉京城里街上的正义之士扎堆,多数还修炼过斗气。

    听到有人捉贼,纷纷踊跃地来献上一记招式。

    连翘几乎如过街老鼠,幸亏她轻功高明,眨眼间就从众人眼皮底下溜走。

    小巷里。

    “靠!”

    连翘一把扯下斗篷,再穿这身出去完全就是找打。

    她紧紧捏着那枚通红的戒指,神情颇有几分咬牙切齿。

    那个男子,上次放火烧她的仇没清,今天又得加上一笔!

    要不是她出门穿了斗篷把脸遮住,恐怕就丢人丢到了将军府。

    真是气得她牙痒痒。

    从小巷另一头走出来后,连翘脸上的疤顿时招来围观。

    街边的商贩们窃窃私语,不是议论她丑,就是议论她丑得真像将军府那位大小姐。

    连翘面无表情地众人中穿行而过,随后在一处地摊前停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