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火爆小神医 第881章 泪珠在打滚

时间:2017-12-05作者:晨光熹微

    离开江湾56号别墅,在回去的途中,周云凡来到河堤风光带,独自站在大理石雕花栏杆边,凭栏远望,心情难以平静。

    他的父亲只存在记忆里,既模糊又清晰,周云凡这两年安排好兄弟伍大发,通过多渠道追查父亲失踪的线索,一直没有进展。

    没想到父亲没找到,他得罪的众多仇家当中的侯家,不但找到自己,还下如此毒手,周云凡的心情十分沉重,不就是山庆市侯家么?

    俗话说,除恶务尽,父亲当年清理侯家不彻底,他们竟然死灰复燃,祸害别人,或许父亲当时有苦衷吧,周云凡眺望远方,浮想联翩。

    做为他的儿子,又具有这个能力,理所当然把侯家这个毒瘤根除,周云凡理顺思路,拨打好兄弟伍大发的电话,调动所有力量,搜集山庆市侯家在这一二十年的犯罪证据。

    周云凡第二个电话打给韩明珠,让她同刘艺菲商量,调集资金,配合叶灵竹,对侯家钱景不错的三家上市公司,展开收购案,甭管代价,不要计较成本。

    周云凡的第三个电话打给易雪灵,动用人脉,切割侯家在商界的人脉,就凭她在江东省和河川省商圈里的影响力,还真有可能同侯家有仇的商界精英联手。

    侯家的灰色产业,这些年基本洗白,不过这种靠走偏门起家的人,他们的惯性思维,是没法从根本上变更过来的,这些劣根性的习惯,对周云凡来说,就是他们的命门和生死穴位。

    随后,周云凡打电话给山庆市许家许老爷子,叙旧聊了一会家常,许家身为山庆市第一大豪门世家,对山庆市排名前五的侯家肯定十分了解。

    没想到的是,许老爷子对侯家的人和侯家的事,讳莫如深,十分顾忌,老人家在电话劝诫说:“云凡,侯家不好惹,他们历来不按规矩出牌,就象疯狗一样,逼急了,见人就咬。”

    周云凡在手机里淡然处之地说:“谢谢许爷爷提醒,他们竟敢欺负我,我自然得把欺负还回去,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绝不会是孬种怂货。”

    周云凡打了一通电话,开始布局,这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他立即答应下来,转身上了那辆黑色宝马房车,急速开往“灵韵山庄”。

    刚刚下来,走进大厅,就看到赵玲珑满脸挂着寒霜地盯着他说:“实习生,你这个人太过分了!”

    周云凡满头雾气,分不出东西南北:“喂,玲珑姐,我没得罪你,你说太过分,还真把我弄糊涂了。”

    赵玲珑霸气侧漏地来到周云凡身边,想伸手拎他的耳朵,吓得他赶紧闪身躲避:“别别别,玲珑姐你别这样,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我好歹也是有点名气的小神医。”

    还真别说,周云凡有点心虚,心想难道我去过叶灵竹那里,让她知道了,她翻倒醋罈子?好象不是这么回事。

    就在这时候,只见易雪灵同白乐乐,从同一个房间里出来,周云凡急忙跑到易雪灵身后,拿她做挡箭牌:“玲珑姐,你别生气好不好?甭管怎么说,你得先告诉我原因,就算是死,也得让我死个明白。”

    赵玲珑指着易雪灵说:“易总,你来告诉他,我为什么生气,这个小混蛋,竟敢把我当空气,我不收拾他,去收拾谁。”她装模作样地还要追赶周云凡,下手的目标依然如故地锁定周云凡的耳朵。

    事情闹得这一步,易雪灵只好开口劝和:“周医师,这次你确实做得不地道,这么大的事,你没对玲珑姐说,确实做得有些过分,快给她赔个不是。”

    周云凡的大脑短路,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好把目光投向白乐乐,想从她那里得到暗示,最好是直接得到答案。

    白乐乐竟然装作没看见,她们三个人,似乎达成攻守同盟,这让周云凡无语得很,竟然逃不了,索性就不跑了,闪身来到沙发边,重重地坐到沙发上,嘴里嚷嚷:“不说是拎耳朵嘛。”

    看到周云凡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赵玲珑跑到他身边,弯腰拎住他的左边耳朵说:“实习生,你扪心自问,说句实话,我赵玲珑对你怎么样?”

    “很好啊。”周云凡的左耳朵没有一丝痛感,心说,你是十分疼我的。

    赵玲珑追问道:“好在什么地方?列举一二三出来,要有说服力。”

    周云凡哭丧着脸说:“对我好的地方有很多,比如当初我完成转正入职东江市中心医院,你对我太好了,直接就把我除名了,这是一。”

    赵玲珑继续问下去:“哪二嘞?”

    周云凡心里想,反正你拧着耳朵,不发狠,又不痛,干脆继续胡扯:“第二就是咦,还真说不出一个第二来。”

    易雪灵和白乐乐笑眼周云凡在赵玲珑面前耍宝,反正是见怪不怪,也就这样。

    赵玲珑加重了手感和力度:“那就直接跳过这个二,那么三嘞?”

    周云凡拉长一张驴脸:“玲珑姐,别拎了,给点面子行不行?甭管怎么说,我现在是你的男朋友,你这幅母老虎的架式,真让人的心里发怵。”

    “噢?你还知道有面子这个词啊,既然说到面子,那我问你,策划这么大的商业收购案,为什么没我什么事?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女朋友”

    “说你欺负人,这还是含羞的说法,直白一点说,你你你”赵玲珑装作说不下去了,她的眼眶里,竟然还有泪珠在打滚。

    周云凡看到后,心说,有点意思,玲珑姐的演技越来越高超了,我只怕是快马加鞭也追赶不上。

    “你倒是说话呀你你说说是不是欺负人?可恶的实习生。”赵玲珑这回真用力拎着周云凡的左耳,都说左耳离心脏近,她就想让周云凡感到痛,痛入心扉,记住她这个正牌女朋友。

    周云凡涎皮赖脸地开口求饶:“赵院长,实习生说声对不起,你就松开手行不行真的好痛,知不知道?”

    赵玲珑把周云凡的左耳拎得发热:“噢,知道痛就好,对付仇家这么大的事,你就应该在第一时间对我说,因为我是你女朋友,要同你同甘共苦。”

    周云凡解释一句:“我不是怕你不喜欢商业筹划和运作嘛,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怕把你累着。”赵玲珑松开手,坐在他身边,气嘟嘟地说:“为了复仇,我连死都不怕,还怕累着,你也太小瞧我了,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