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兽医白无常 第335章 慢慢死着

时间:2018-10-20作者:文立刀

    话再也说不下去了,屋里已经是哭声一片。

    半晌,老头勉强止住悲声,看窗外天已经蒙蒙亮了,赶紧叫儿子:“小山,把厨房那块门板给我卸下来,就放这,老人不能死床上,不吉利!快点!”

    小山被支使得也有点发懵,听爹的话,赶紧去卸厨房的门,香萍有眼力见,拿抹布给擦干净,门板放在里屋的空地上,老边头赶紧躺了上去。

    “爹,门板太硬了,您先起来,我给你铺床褥子吧!”

    老头摆手,“不用,别折腾了,天眼瞅就亮了!”

    窗外,第一缕阳光照进了屋内,正好打在边宏昌的脸上,老人缓缓闭上了眼睛,脸上因为阳光的照射,蒙上了一层圣洁的光。

    边小山看父亲的眼睛闭上了,噗通一声跪了下来,一声哀嚎:“爹!”

    老头眉头微皱,阳光直射,有点晃眼睛……

    “先别哭,还没死呢!”

    老爷子专心致志,虔诚的等待那一刻的降临,而屋里其余三个人更是紧张,围在老头周围,不错眼珠的看着——所谓养老送终,能看着老人咽气,这就算给老人送了终了,这可是老大的福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太阳也越升越高,屋里从一开始的一抹红色,到现在已经开始大亮了,老边头躺在门板上心里也琢磨,不是说好了五鼓天明的时候来接引吗?怎么还不来?

    老头不动,老太太、儿子、儿媳妇当然也不敢动,起来实在太早,边小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屋里庄重的气氛也随之被破坏。

    “老头子,你感觉怎么样啊?”

    老太太问的很委婉,其实这句话的本意是,说的那么吓唬人,你到底死不死啊?

    其实老头也有点尴尬,支吾道:“说是天亮鸡叫的时候,鸡还没叫呢!”

    话音刚落,外面也不知道是谁家的鸡,一声啼明,响彻云霄!在平时,农村里听见公鸡打鸣,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不过今天,全家人的脸色都变了!三口人同时,把目光投向了躺在门板上的老边,老头双目紧闭,脸有点红。

    仔细看胸口,一起一伏,还有呼吸。

    小山想问,却没敢问出口,其实这句话,所有人都想问——鸡叫了,怎么还没动静?

    老边趟在门板上,脸都红了,只能索性装听不见。

    “白尊使,您倒是快点啊,我躺在这很尴尬的有没有?”

    心里话,老边还没法说,现在一家四口人僵在这了,老头躺在门板上,老太太和儿子、儿媳妇围在四周,最开始,三个人还站着,后来站的有点乏了,都坐在了炕沿上。

    “姿势摆了这么久,架势拉的这么足,白尊使,你别玩我啊!”老边心里嘀咕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小山已经连打了三个哈欠了,儿媳妇香萍也揉眼睛,抬眼看头顶上的挂钟,五点半了。

    是老太太最先沉不住气,看时间差不多了,站了起来,“老头子,你慢慢死着,不着急,我先去把稀饭热上啊!”

    小山其实也恨不得回屋睡个回笼觉,不过爹还在地上躺着,真也好假也好,现在总不能惹老爹生气,两口子对视一眼,无奈苦笑。

    一家人老这么耗着也不是事啊,一会儿再来个串门的,就更热闹了!儿子小心翼翼的蹲了下来,小声问道:“爹,要不炕上躺着,地下凉!别回头再病了。”

    “你给我滚一边去!”

    边小山讪讪地退了回来,从炕上拉过一条压脚的小被,盖在老头身上。老边头也的确感觉到门缝有凉风,这次并没有拒绝。

    屋外,厨房锅碗瓢盆的响声,老太太在外面已经忙活了起来。小山看了一眼媳妇,解围道:“香萍啊,你去厨房,帮我妈忙活忙活!”

    “哎!”儿媳妇答应一声,轻声推门出去了。

    屋里,只剩下爷俩。

    小山回头,把房门关严,然后拿了个小板凳,坐在了老爹的身旁。

    “爹啊,今天您唱的这是哪一出啊?”

    唱了一出《空城计》,还唱了几句《甘露寺》,要和你说?老头心里不老痛快的,睁看眼看了儿子一眼,然后又闭上,把头转到了另外一边。

    “爹,我知道你是心疼儿子,不过药该吃还得吃啊,钱花完大不了咱在去赚,可是爹没了,再认一个可就不是亲的了!那药一个月两万多,是贵,可是我手里不还有点吗?现在我在城里干水暖,一个月也能六七千,还过得下去!就算真过不下去了,那时候咱再说放弃治疗的事,我最起码也没有遗憾了不是?您总得让我尽尽孝啊!”

    老头想张嘴,可是想了想又把话咽了下去,眼睛闭着,不知道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对于老人来说,死不容易,活着更难。

    “忠不顾身,孝不顾耻,忠则尽命,孝当竭力!我还没竭力呢,爸,咱不能随便放弃啊!撑过了这个坎儿,还有好日子等着咱们呢,对不对?”

    孝当竭力,可是当老人的,怎么忍心让子女竭力?

    而且真的竭力的时候,让儿子怎么张嘴啊?爹,我没钱了,你去死吧……

    边宏昌老泪纵横,喃喃道:“小山啊,你在我这竭力了,要是回头你妈再病倒了,你怎么办?你让我吃那七千多一盒的药,我就是吃了,活着也是生不如死啊!爹知道你孝顺,你有这份心,我也就满足了,我……”

    老头想说我死之后如何如何,不过看这意思,这一时半会儿好像还死不了。

    边小山摇头苦笑,父子俩这样的对话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每次都是各说各的理。

    “爹,我知道你怕什么,咱说孝当竭力,真的到了我这个儿子无能为力的时候,您老别怪我就好,到时候啊,我就找朋友,用面粉做药丸,您就是看出来也别说破,就当不知道,行不行?最后那一出戏咱爷俩一起唱,好不好?”

    老边头紧紧握着儿子的手,重重地点头!

    过了一会儿,爷俩情绪都平复了些,小山站起身,暖壶里倒了杯水,然后在窗台把药盒拿了过来,瓶里小心翼翼的拿了粒药出来,这才再次蹲在老爷子的面前。

    “爹,先把药吃了吧!”

    老头恼羞成怒,“我马上就死了,还吃什么药?”

    小山无奈笑道:“爹,要不吃完药再慢慢死?”

    “不吃!”

    张嘴说话这一瞬间,小山手疾眼快,把胶囊塞进了老头的嘴里,老头“唔”的一声,可是没敢吐出来,小山借这个机会,托着老爷子的脖子,把老头扶了起来,“爹,喝口水再说!”

    那么贵的药,老边头实在是舍不得糟蹋,已经进了嘴里,没办法,喝了一口水把药咽了下去,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

    “爹,要不炕上躺着吧?”

    “不!”老头来了脾气。

    小山也不勉强,拿了个枕头垫在老头的脑袋地下,这下舒服多了。

    老头心里面也说不上是个什么滋味,半夜在山上,仿佛是做梦一样,如果不是脖子上的勒痕让他现在还有些不舒服,他甚至会以为那是幻觉。

    想着幻觉,迷迷糊糊中,那个白衣小伙子——就是白无常再次出现在面前。

    “白七爷,白尊使,你可算来了!我已经准备好了,咱可以走了吧?”老头长出一口气,刚刚我好尴尬的有没有?

    白无常嘻嘻一笑:“我特意来,是为了告诉你,之前和你说勾你魂魄,送你一个安乐死的事情,其实我是骗你的!哈哈哈!”

    “你……你妹!”

    小山守在父亲身边,看老头一会儿笑一会怒的,表情一会儿一变,也不知道梦见了什么。不一会儿,老爷子的呼噜声起来了,一呼一吸,显然是睡得沉了。

    儿子轻轻地将父亲抱到了炕上,盖上了被子,这才小心翼翼的退出屋去。

    “睡了吗?”老太太问。

    “睡了。”

    ——————

    “我用面粉做药丸,你看出来也别说破,好不好?”拜托各位读者老爷,这句你咂摸咂摸滋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