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兽医白无常 第294章 诗人的版税

时间:2018-09-07作者:文立刀

    魂园里没了钱诚,让老白感觉心里空牢牢的,仿佛千千万万个家住农村的空巢老人……

    孩子去大城市发展,老人则守在家中,想儿子了,最多打个电话,现在有了微信还不错,可以视频聊天。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说到空巢老人的问题,钱诚愤然挂断了视频电话。

    奶奶的,都大明星了,还来占老子的便宜!

    老白开怀大笑。

    钱大少很绝,新专辑《落魄文人》里,故意放了一首歌,叫做《泾渭分明》。

    刘晋岩的词,钱大少重新谱的曲。

    只要听歌的人都知道,《泾渭分明》这首歌是高泾明的主打歌,说是他的招牌歌曲也不为过。同样的歌词,却是不同的曲调、曲风,钱诚此举,明显有打擂的意思。

    说打擂不太恰当,因为现在的钱大少是锋芒初露,而高泾明则是灰头土脸,加之本身钱诚的唱功和创作能力要高于高泾明一筹,诸多因素加起来,完全是吊打。

    两首歌,一样的名字一样的词,一首歌的词作者落款是高泾明,另一首歌则写的是刘晋岩!

    不光吊打,还打脸。

    这首《泾渭分明》的词作者刘晋岩已经去世了,而且他没有后代,只有一个年迈的老母亲在世,所以无法以词作者的身份去起诉高泾明进行维权。高泾明依仗的就是这一点,不过钱诚绝就绝在这里,既然我不能告你,那么你来告我吧。

    “或者下过一场细雨,或者刮过一阵秋风,哪怕只是静静的等待,最终,泾渭分明,清者自清。”

    原来自诩清高的歌词,现在人设崩了,冷冷的词句啪啪的往脸上拍。

    就问你高泾明,要不要装看不见?

    粉丝听后每每会会心一笑,似乎在歌曲中看到了钱诚贱兮兮的样子:来告我啊,来告我啊!

    听了一遍钱大少演绎的《泾渭分明》,魂魄状态的刘晋岩久久不语。

    此刻,作为这首歌词作者的他,心中百味杂陈,尤其是面对那堵由自己骨灰抹的墙的时候。

    钱大少的确是替自己出了一口恶气,只是面对那堵墙的时候,还是有点高兴不起来……

    这面墙,用来面壁倒是很不错。

    看诗人失神的样子,老白过去安慰:“没关系,别人是一捧黄土,在脚下,而你,骨灰也要站着,有风骨!不如你在这面墙上题诗一首,这样人中有诗,诗中有人,人诗合一,天下无敌……”

    刘晋岩白了老白一眼:“抹墙上你说有风骨,那撒海里就是有胸怀是吗?”

    诗中有人,我是墙中有人!

    你这么会唠嗑的吗?

    老白拍了拍鬼魂的肩膀,安慰道:“其实这也是一种创新,对不对?至少不会有人在你坟头蹦迪,而且这种‘墙葬’多省空间啊,回头我在这给你挂一张大照片,要有人来拜祭,直接墙根底下放花。”

    刘晋岩翻着白眼,转移话题道:“不说这事了,钱诚此举,的确是给我出了气了,不过……”

    “不过什么?”老白问。

    “不过……他用了我的词,是不是没给我钱啊?”

    老白上下打量了一下刘晋岩,诗人也学坏了。

    “给钱是应该的,保护作者权益嘛,这样老刘,你说个数,回头我让钱诚烧给你!十个亿够吗?”

    “烧给我像话吗?给我那玩意我去哪花去?”

    老白眨眨眼间,想了想道:“要不……你想要啥,我找扎纸活的给你弄一个,什么别墅跑车手机电视,现在连二奶都能烧,我给你烧个大胸脯的怎么样?”

    诗人很郁闷。

    “老白,不开玩笑,我真的需要钱!”

    刘晋岩一时想不开烧炭自尽,却留下个六十多岁的老母亲在农村,多亏有那位惺惺相惜的朋友朱翔宇时常帮忙照应,时不时以刘晋岩的身份往家里汇钱,寄东西,老太太也不疑有他,一直以为儿子仍在人世,只是工作太忙没时间回家。

    后来,一首《素衣回唐》,一首《落魄文人》,借唐素衣的热度,不光钱诚,刘晋岩也跟着火了一把。原来微博上六个粉丝,现如今已经突破了百万,你要不关注一下刘晋岩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喜欢诗。

    不少真真假假的文人也愿意跟着蹭热度,各种缅怀,各种感慨,溢美之词是不介意送给死人的,光是各种各样的缅怀诗就有一大摞,甚至还有人去寻访传说中的诗人的,于是,死讯再也瞒不住了。

    那首《素衣回唐》,唐素衣给了一百万,可是对于一个失去独子的老人来说,钱又有什么意义?

    “我那老娘听闻噩耗之后,精神状态很差,她一个人在农村我也不太放心,所以……”

    老白微微点头,其实心里想的是另外一回事。

    “这么说,你打算在天阳买一处房子,把老娘接过来?”

    刘晋岩道:“是想给我妈接来的,但买房子没什么意义,她在农村呆惯了,冷不丁来到城市也怕她住不惯,我想的是,给老人家送到养老院去,身边有人照顾,而且和一些有共同语言的同龄人在一起,日子总会好过一些。”

    老白点了点头:“敬老院里有人伺候,倒是比一个人在家舒坦,不过这也花不了多少钱啊,一百万能住好几十年了,你想要钱做什么?”

    刘晋岩显得有点不好意思,喃喃道:“的确,我已经不缺钱了,我妈也是,甚至她有钱都没处花,可是……”

    刘晋岩说着顿了顿,道:“我妈她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在农村没有退休金拿,就靠土里刨食,种地吃饭,现在身体还可以,勉强还能养活自己,如果有一天她干不动了……”

    老人那种凄惨的境地实在让人不忍想象,好在,现在刘晋岩已经不缺钱了,那样的事情不会发生。

    可是,天底下还有多少个那样老无所依的失独(失去独生子女)母亲?

    诗人说到这有些激动,继续道:“所以,我就想用写歌的钱来做这件事,就算成立一个慈善基金吧,用这笔钱来奉养失独老人,也算是替那些早亡的子女尽一尽孝!”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未尽母恩,报还天下!这才是诗人该有的大胸怀!

    这个想法不错,老白也被感染了,“可以啊晋岩,好想法,现在你这笔慈善基金攒了多少钱了?”

    刘晋岩老脸一红:“还没有。”

    “你不是有了一百多万了吗?”

    “那是留给我妈的!”

    老白眼睛眯了起来,“你的意思是,从现在开始,我们需要狠狠地敲一下钱大少的竹杠了?”

    诗人跟着一脸贱笑的点头,全无往日儒雅的气质。

    “也好,这小子一有钱就让人生气,咱就按照唐素衣那个价格来走吧?一首歌一百万,怎么样?”

    刘晋岩嘿嘿地乐,不住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