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鬼,哪里逃 第五十四章 避祸

时间:2018-05-16作者:秋水

    周旭躺在床上,分明已经用力,但怎么也爬不起来,门外走进的女人穿着艳红的衣服,慢慢来到卧室,死愣愣立在床边,布满皱纹的脸仿佛刷了白漆,阴沉沉的盯着周旭。

    女人露出怪异的笑,惨白的脸伸到了周旭脑袋正上方,浑浊的眼珠下,一抹猩红徐徐蕴出,凝聚成黑红色的血泪,从眼眶里滴落下来。

    周旭想叫,却发不出声,女人的血泪滴在脸上,寒冷至极,阵阵阴寒从毛孔钻进皮肤,颧骨顿时刺痛难忍。

    女人的笑容越发扭曲,暗红的嘴左右拉伸到了脸颊两侧,慢慢伸出一只手,朝周旭的脸按了下来。

    周旭吓得拼命挣扎,却根本无法动弹,所有神经仿佛被封死一般,连眨眼都做不到。

    周旭看到女人按下来的手渐渐变大,五根惨白的手指贴在眼前,脑袋仿佛被冰冻住一般又冷又疼,同时耳畔传来似有似无的声音:“我不会走的……不会的……”

    啊!!!

    周旭尖叫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床边的女人不见了,房门也锁得好好的,自己浑身全是冷汗,仿佛从水里爬出来似的,胸闷得就算大口呼吸也提不上气,难受得一阵阵发恶心。

    周旭无力拿起枕边的手机,给夏星霜打电话过去,打了四五次都没人回应。

    周旭感到一股无名火涌了上来,把手机摔到床上,啊的大叫一声后看着天花板发呆。

    大概过了半小时手机响了,看到屏幕上夏星霜三字,周旭触电似的把手机拿了起来:“你干嘛去了?我快死了知不知道!”

    “你快死了就想拉我下水?”夏星霜声音很生气。

    周旭揉了揉太阳穴,问怎么了,夏星霜告诉周旭,刚才自己传授黑巫师邪香咒,正在关键时刻,一旦分心两个人都可能变成疯子。

    “抱歉,我不知道。”周旭吐了口气。

    “没事,是我忘关静音了。”夏星霜道:“说吧,怎么回事。”

    周旭把昨晚到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夏星霜沉默了一阵:“你遇到的中阴身,它们不属于鬼的范畴,所以降真香和清镇香几乎没用,你看看带着的灵花精油怎么样了。”

    周旭低头的刹那浑身一颤:灵花精油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血红色。

    “颜色很深对吧。”夏星霜呼了口气:“这具中阴身对你的怨恨,已经超乎了我的预料,它在你身上种下了阴气。”

    “那玩意儿有病么!干嘛针对我。”周旭气道。

    夏星霜:“你要把它封起来,它当然生气,就像你走大街上,忽然有人要抓你去暗无天日的地方当奴隶,你恨不恨他?况且这类非人的东西,脾气本就难以捉摸。”

    周旭道:“那我来找你好了。”

    “不行,我现在教黑巫师修邪香咒,屋子周围全是阴气,我身上也有不少,你接近我症状会更严重。”夏星霜道:“现在我的咒术已经展开,一时半会儿也无法离开家里。”

    “那怎么办?!”周旭没注意了。

    “中阴身在你身上散步了阴气,你离它越近影响越大,最好暂时出省避一避。”夏星霜说道。

    周旭:“好,我先去找你之前和我说的材料,寄给你以后就出省,是不是我远离郑宏财以后,就不受阴气影响了?”

    夏星霜的回答让周旭郁闷无比:“只是减轻影响,反正比现在好很多,而且在阴气的作用下,你的心性可能会发生变化,自己要多注意。”

    周旭叹着气说知道了,挂掉电话之后,心想自己刚才莫名其妙的发火,肯定就是受了阴气影响。

    接着,周旭先去城里一座大寺院找了香灰,又去药店买了丹砂,然后去菜市场弄了只公鸡,让人宰杀后单独把鸡冠收好,又找了家快递把东西寄给夏星霜。

    之后,周旭又回夏星霜家,带了几种生意上常用的线香,打车来到火车站,买了张四川cd的票。

    夜晚,火车驶出城市一段距离后,周旭才感觉胸闷的症状有所缓解,脖子上灵花精油的颜色也变浅不少。

    稍微放松后,就算火车的床很难睡,周旭还是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反正避难闲着也没事,周旭准备看看有没有新客户,打开微信后,果然在新朋友一栏里有不少留言。

    最终周旭找到了一个正好在cd的客户,于是添加好友准备联系。

    没等周旭打招呼,对方就主动发来消息:“周大师,可算等到你了,请问你会看风水么?”

    周旭纳闷,这个自己还真不懂,于是回复:“不会。”

    对方过了好一阵子才回:“哦,那算了。”

    到了cd北站下车,周旭在站前路看到一家陈麻婆豆腐,心想来到四川就先尝尝这儿的名菜好了。

    吃饭的时候,周旭接到了鲍缜的电话,上来他就抱怨夏星霜下的邪香咒太难解,这个师妹太不通情理,不就是几十万么,至于这么整师兄嘛!

    周旭说你要抱怨别找我,正准备挂电话,鲍缜忙说那咱们不提这个,又问周旭为什么最近都不联系他做生意,前几次不是合作得挺好么?是不是又不相信我了。

    周旭说最近身体不好,在家休息。

    鲍缜急忙说:“可我的身体好了呀!你把客户转给我,咱们利润五五开。”

    周旭听了心想不错,鲍缜第一次虽然坑了自己,但那之后的五次合作,鲍缜都漂漂亮亮的完成了。

    另外夏星霜老有事,要是她不在自己连门路都没有,现在看来必须扩展上家了。

    再说了,生意场就像国际的政圈,本就没有绝对的信任,不能因为鲍缜有劣迹就彻底断绝,只要能有用得着的地方,就有必要权衡利弊挖掘他的好处。

    况且周旭觉得老不找他,估计过段时间鲍缜也不会再跟自己合作。

    于是周旭把刚才客户问风水的事给鲍缜说了。

    鲍缜听了笑道:“老弟啊,你怎么能说不会看呢?这种事情,就算不会也要说会,我们有什么不会的?就是让我生孩子,只要价格足够高,我也变性给他生一窝!

    你放心,这事儿包在我老鲍身上,保证给你办的漂漂亮亮!话说客户在cd么?这样吧,我现在在越南拜访一个黑衣阿赞,离你太远了,要不你先去打听情况,只要对方开价高,一切就交给我了,谁跟钱过不去啊。”

    周旭心想正如夏星霜所说,内地有本事的师傅几乎都绝迹了,就连鲍缜也往越南跑,不过他既然认识法师,这事也就好办了,反正所谓的术法都是相通的,中国叫茅山道士,日本叫阴阳师,泰国马来西亚和柬埔寨的东南亚一带,则叫阿赞。

    于是周旭给之前的客户回信息,问他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