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鬼,哪里逃 第五十三章 撞鬼

时间:2018-05-16作者:秋水

    周旭靠近墓碑,看到照片里的自己,正在香堂里的柜台旁整理货架。

    在照片上下两端还贴着双面胶,胶上粘着几根头发。

    周旭摸着照片,眼睛慢慢瞪大,这段时间接触了不少蛊术降头之类的东西,像是照片,头发,衣物一类,都是用来诅咒人的必需品。

    这些东西显然是被附身的郑宏财弄来的,如此一来,中阴身控制自己就更加容易。

    周旭喘着粗气,打开周记电筒把照片撕了下来,同时看向墓碑中央的刻字,这些字风化严重,大概写有继氏何氏……之墓。

    周旭凑近墓碑,想把字看清,墓碑后忽然探出一张皱纹密布的脸,发出凄厉的怪叫。

    周旭触电似的弹了起来,连滚带爬往后跑,脚下不小心绊了下,摔了个狗啃屎,天旋地转中,脑袋撞在一块坚硬的墓碑上,剧痛传来的同时,眼前的黑暗中金星乱舞。

    头脑又疼又昏,周旭感觉自己的身子越来越轻,眼前的景象渐渐消失。

    ……

    再度睁眼,周旭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站在一处四合院里。

    身体不受控制,大脑无法思考的感觉又来了,周旭下意识的捂住脑袋,不知为什么,被撞的地方一点都不疼。

    这座四合院打扫得很干净,前方屋里有烛光隐隐闪烁,只听吱呀一声,屋子的木门打开,走出一名年轻女孩,满脸疑惑看着院子里的周旭。

    周旭感到控制自己的力量还在,这股力量迫使自己,对走过来的女孩说道:“我……迷路了……能在这儿住一晚么?要是不方便的话,我睡院子也行。”

    看着周旭空洞的眼睛,女孩歪着脑袋点了点头,问道:“你怎么会在这儿?是怎么进来的?”

    周旭机械式的摇了摇头。

    女孩叹了口气:“看你的样子不比我大多少,可惜了……”

    周旭脑子里就像一团浆糊,听不懂女孩的意思。

    女孩又道:“里屋住的是我爷爷奶奶,还有曾祖,我们不方便让你进去,嗯……这里的床也不能让你睡,你就在院里就地休息吧。”

    周旭点了点头,缓缓来到墙角坐下,女孩奇怪的看了周旭一眼,摇摇头,进屋去了。

    咚咚咚!

    半梦半醒之际,周旭听到有人叫门:“你们东西到了!开门!”

    小女孩匆匆走了出来,打开四合院的大门,周旭看不清楚外面的人,只见有一个大包送了进来,包上写着名字,因该是四合院里几个人的。

    大包足有半个女孩高,胀鼓鼓的不知里面是什么东西,女孩仿佛感受不到大包的重量,把它放到了四合院中央的石桌上。

    前方屋子门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四个老人,看到大包的刹那,激动的跑到石桌前。

    其中一个留着辫子的老头高兴道:“终于到了,快快打开!”

    小女孩拆开大包,只听当啷几声响,好几块银灿灿的大银锭滚了出来,还有好几沓面额巨大的钞票。

    辫子老头把钞票随手扔了,没好气的说:“这些不肖子孙,这些钱画一万个零也是白搭,他们又不收;还是银子实在,哈哈,这下可以买不少东西咯……”

    几个老人兴致勃勃的分银子,这时候,一个小脚老妇转向周旭,盯了好半天才颤颤抬手:“人!人怎么进来了?!”

    小女孩耸了耸肩:“大概是迷路了。”

    另一个穿着中山装的老人也看向周旭:“真好,把他留在这吧,还没有外人来过我们家呢。”

    小女孩摇摇头:“爷爷,这样不好。”

    “有什么呀,咱们没日没夜的锁在这儿,有人陪陪不是更好。”老头说道。

    “爷爷!”小女孩生气了。

    老头努力了努嘴,不再说话。

    周旭看着桌前分银子的人,想说话喉咙又仿佛被堵住,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

    大辫子老头拿起一块大银锭朝周旭晃了晃:“小伙子,想要么?”

    小女孩急忙拦在周旭身前:“曾祖公您别这样,他要是收了我们的东西,就真得永远在这儿了。”几个老人咯咯笑着,说你这小娃娃,我们逗他玩呢。

    几个人分完银子,心满意足回屋去了,说也奇怪,他们分明拿了好多钱,但腰包依旧空荡荡的。

    周旭眼皮越来越沉,浑身上下一个劲儿的发抖,明明天气不算冷,却有种莫名的寒意从体内迸发出来,这种感觉异常难受,想睡觉,却又冷得睡不着。

    不知过去多长时间,周旭胸闷得喘不过气,睁开眼睛一看,前方有四名提着塑料袋的中年男女,正满脸惊恐的盯着自己。

    周旭偏头,发现自己竟靠在一块墓碑上,周围全是密集的坟头,吓得从地上弹了起来,几名中年吓得惊叫起来,一个妇人向周旭不断挥舞手里的柳条,另一个男人从塑料袋里抓出一把米,唰唰的朝周旭撒。

    周旭捂着头,虚弱道:“你们干嘛!”

    几个人懵了:“你,你是……”

    “你用米撒我干嘛?”周旭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

    中年妇女颤颤惊惊看着周旭:“你说你一个大小伙子,怎么睡在坟地里,哎哟,吓死我咯。”

    周旭沉沉呼了口气,脑子里的记忆断断续续,问道:“这是哪?”

    中年男人说这是黑龙潭坟山,城里好多人都葬在这儿。

    拿着柳条的妇女似乎想到了什么,就问小伙子你是不是昨夜在山下走夜路了,周旭记不清昨天的情况,只能点头称是,走着走着看见一间院子,就过来了。

    这时候,另一个手上戴着念珠,衣着朴素的妇女问:“你进屋了?有没有拿屋里人给的东西?”

    周旭摇头:“好像有人……要给我钱,我没拿。”

    “阿弥陀佛老天保佑。”妇女双手合十,对周旭道:“小伙子你命真大,我侄儿前年上坟迷了路,第二天才找到,和你一样晚上在山里撞了鬼,我们带他回家的时候,他就嚷着自己拿了别人的东西,结果……呜呜呜,在去年病死了。”

    妇女提到伤心事哽咽起来,周旭浑身发冷,这名带着佛珠的妇女看上去心很善,啜泣几声后,在周旭身边烧了几张黄钱纸,又撒了把米,让周旭跟着一起下山。

    由于顺路的关系,妇女让周旭搭了他们的顺风车,回到家以后,周旭感觉胸闷得厉害,分明是早上,却特别想睡觉。

    倒在床上闭眼没多久,周旭感觉卧室里有些冷,准备起身去找被窝,还没起床,就隐约看到卧室外的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女人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