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小鬼,哪里逃 第五十一章 中阴身(上)

时间:2018-05-16作者:秋水

    茶杯砸在墙上咣当碎裂,周旭抡起拳头准备越过香案,沈绮吓得急忙拉住周旭的衣服:“哥,究竟怎么了嘛!”

    周旭指着郑宏财:“狗日的!你让老子去村里治病,故意让村民给我下毒,迫使我必须找人救命,你他妈知不知道,老子差点被那些畜生宰了!”

    郑宏财擦了擦身上的茶渍,沈绮急的掉眼泪:“哥,你说什么啊?我不明白。”

    周旭迅速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沈绮不信:“哥,这明显是村民瞎编的,宏财是爱贪便宜,但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他绝对做不出来,你可是我哥啊!”

    “是呀。”郑宏财阴阳怪气的说:“旭哥,您是老板,要是看我不顺眼就直说,别老变着法打绮绮主意,她可是你表妹啊!别以为赶走我绮绮就是你的了,门都没有!”

    沈绮急道:“哥,这真不关宏财的事,那些村民会这样谁也想不到,你怎么也不能诬赖好人啊。”

    郑宏财冷道:“可不是嘛,自己吃点亏打不过别人,就知道窝里横,我算什么呀我?给你介绍生意还遭这份罪。”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沈绮冲郑宏财骂道:“少说两句行吗?”

    “我为了谁,还不是……”

    “我让你闭嘴!”

    周旭不说话,拿出手机把录音调了出来,把音量开到最大。

    郑宏财听到自己声音的霎那浑身一颤,眼珠转的飞快。

    沈绮眼睛越瞪越大,拉着周旭的手慢慢松开,然后捂住了自己的嘴。

    接着,沈绮干脆带上耳机,把录音听了好几次。

    郑宏财:“这!这是合成的,旭哥,你不带这么整我的啊!”

    周旭冷道:“这话该我对你说,郑宏财,老子给你工作给你店,你他妈做出这种事情,猪狗不如!”

    沈绮把手机放下,哭着冲郑宏财大骂:“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这就是你的声音!”

    郑宏财见没有辩解的余地,竟然笑了:“旭哥,您本事大,这不好好回来了么?真的,我特别佩服你。”

    沈绮气得尖叫起来,挥起拳头去打郑宏财,周旭上去一把揪住郑宏财衣领:“你差点害死我知道么?”

    “死就死呗,再说你不是活的好好的么?”郑宏财邪魅的笑着,周旭拳头正要挥下,猛地看到脖子上的灵花精油,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黑色。

    周旭感觉不对,店里的阴香已经被撤走,怎么精油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周旭忍着怒火放下手,冷冷道:“你是不是又在店里藏陪葬品了?”

    郑宏财急忙道:“没啊!”

    周旭后退到店门口,灵花精油的颜色很快变淡,周旭又走近郑宏财,灵花精油重新变黑。

    周旭意识到了什么,深深吸了口气,装出愤怒的样子对郑宏财道:“我收拾不了你,自然有人会,你给我等着!”

    离开前,周旭向沈绮使了个眼色。

    “哥你要干嘛,别乱来啊!”沈绮急忙跟周旭出了门,郑宏财在背后看着周旭的背影,抬起手用中指贴着嘴唇,小指翘得老高,阴邪的笑着。

    走出香堂,周旭大步向前,沈绮跟在后面,两人走到了另一条街上。

    周旭回头看郑宏财没有跟上来,才停下脚步。

    沈绮抹着眼泪对周旭道:“哥,我真没想到他是那样的人,这畜生不如的东西!”

    周旭摇了摇头,本想告诉沈绮灵花精油的事,但又怕她吓得在郑宏财面前露了马脚,于是冷静的问道:“妹妹,最近郑宏财……你对他的感觉如何?还像你上次微信里和我说的那样么?”

    沈绮神情扭捏,顿了顿道:“他感觉怪怪的,平时对我的化妆品特别上心,老是问这问那,就差没往自己脸上抹了,不过他说话做事成熟了不少,不像以前老干不着调的事;哥,你想和我说什么?”

    “没什么,大概是他做生意学精明了吧,至于变化……估计是上次遇鬼受了刺激,你帮我看着点,如果他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就悄悄告诉我。”周旭说道。

    也许是注意到了什么,沈绮连连点头

    “哦对了还有个事儿。”沈绮叫住准备离开的周旭:“有天我出去买……买东西,回到店里的时候,看到他在唱戏。”

    “唱戏?!”周旭眉头皱起。

    “而且唱的非常好,就连我一个女人也发不出那么高的声音。”沈绮皱着眉头道:“反正他受了刺激以后,就变得越来越娘娘腔。”

    …………

    之后周旭直接去了夏星霜家,从柜子里拿出封印戒指阴灵的香灵咒绢,然后用灵花精油探了探:精油颜色没有任何变化。

    周旭猛吸口气:难怪了!

    自从上次封印戒指的阴灵后,周旭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在吕开播放录音前,周旭很难相信郑宏财会害自己,他这人就算毛病多,还惹出了不少麻烦,但出发点都是耍小聪明贪财。

    如果要郑宏财去害命,还是女朋友表哥的命,既不符合他的性格,也没有这样做的动机。

    香灵咒绢的状态已经说明了一起,那阴灵铁定跑出去了,还附在了郑宏财身上,或者说,那东西一开始就封印失败了。

    周旭给夏星霜打电话,把整件事情说了一遍,夏星霜在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之前我也感觉奇怪,我和郑宏财没见过面,他却在录音里说了解我。

    戒指是来自被盗的民国墓,我记得好多新闻都报道了,你现在上网搜搜,看能不能找到那座墓地的照片,有的话放大墓碑看看,告诉我墓主人的生卒年号。”

    周旭回家打开电脑,找了好半天,才终于翻到一则带有清晰图片的新闻,这座民国墓十分老旧,墓碑的字几乎看不清了。

    周旭把图片放大盯了好久,才艰难的读出:“生于咸丰五年…什么…卯月……卒于民国四年乙…这里看不清…月丁巳日……”

    “那便是了。”电话里的夏星霜严肃道。

    周旭问什么是了,夏星霜沉声道:“虽然有些地方看不清楚,但基本能推算出来,咸丰五年到民国四年正好是一甲子,都是乙卯阴年;另外,墓主人生与死都在同一天,同为阴年阴月阴日。”

    周旭有种不好的预感,夏星霜接着告诉他:“这种八字纯阴,生卒在同时间的人,死后会化为中阴身,你被这东西盯上……这下麻烦大了。”

    周旭头疼起来,他第一次听夏星霜说“麻烦大”三个字,于是问夏星霜什么是中阴身。

    “前阴已谢,后阴未至,中阴现前。”夏星霜道:“八字纯阴,生卒同时的人,在死后会从前阴身,往鬼,也就是后阴身的方向过度,这段过渡期,称为中阴身。

    中阴身不是鬼,但比鬼可怕的多,而且拥有五通:神足通、天眼通、天耳通、他心通、宿命通。他们什么地方都可以到,时间空间没有阻碍,即便是别人的想法,也能第一时间察觉。”
小说推荐